第九百五十一章 猴子

    战场上,不同批次的射击声终于混成了一片。回形阵正面五千把步枪间歇不断地朝冲刺而来的哥萨克骑兵们喷射火焰。

    东欧的骑兵们不像是在冲锋,而像是在自杀。

    前面的哥萨克冲上去,在密集的弹雨中没走几十米就被撂倒,身上喷出血花或者血柱,从马上倒下来,扑通扑通地摔进一尺多厚的大雪中。

    前面的哥萨克被打死,刚刚把空间让出来,后面的哥萨克又暴露在铺天盖地的弹雨的面前。

    然后这些刚刚站上第一排的哥萨克就被狙击步枪瞄准,要不了几秒钟,这些刚刚冲到前排的士兵就被打死。

    选锋师采用密集阵型,每个士兵只占据半米的战场宽度。而士兵又分为卧倒、蹲下和站着三个排次射击,所以在每个哥萨克骑兵占据的一米多战场宽度上,都起码有九名选锋师士兵在射击。

    这九名士兵自由射击,以几秒钟一发的速度,在不同的时间朝正面的哥萨克骑兵倾泻弹雨,造成的杀伤可想而知。哥萨克骑兵往往只要露头几秒钟,就被打死了。

    东欧的彪悍轻骑兵们仿佛是进入了一个屠宰场,前仆后继地往前送死。越往前冲,选锋师的命中率越高,冲到后面,地上的战马尸体已经让哥萨克的阵线无法往前面推进。后排的哥萨克尚不能跳过、绕过地上的战马尸体,就被前面扫射过来的弹雨射死。

    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大屠杀。

    日尔科夫骑在队伍的中间,脸上变得一片雪白。

    这样的战争太可怕。哥萨克横扫欧洲和亚洲,还从不曾遇见这样的敌人。战争仅仅开始了四十息的时间,哥萨克就被打死了几千人。地上的尸体就像是被杀死的猪羊,横七竖八地铺在雪地里。

    而且可怕的不是这惊人的伤亡,更可怕的是战场的形势:阵线推进到选锋师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就再也无法继续往前推进了。哥萨克尸体在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堆叠,继续冲下去,可能两万哥萨克要全部被这些亚洲步枪手打光。

    哥萨克的士气在飞速的流逝,几十息前还趾高气昂的欧洲轻骑兵转眼间已经胆战心惊。大屠杀一般的场景让他们浑身失去了力气,让他们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眼睛血红,浑身僵硬,甚至发抖。

    他们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小,冲锋的速度越来越慢。没有一个人敢以最快速度冲到最前面去,去被亚洲的士兵一枪打死。

    战争的结果已经毫无悬念。

    亚洲的士兵太强大了。唯一能阻止亚洲士兵的是黑龙江的严寒。而此时既然敌人已经用奇怪的衣物克服了严寒,哥萨克就远不是敌人的对手。

    日尔科夫知道伤亡太大了!要不了多久,叱诧欧洲和亚洲的哥萨克大军就要崩溃。

    是时候放弃这场毫无悬念的战争了。

    然而日尔科夫的醒悟还是慢了点。在后装步枪的可怕射速下,战场上的局势在每一秒钟都飞速变化。日尔科夫还没有来得及下令撤退,哥萨克大军就崩溃了。

    短短两百米上起码被打死了六、七千人,哥萨克们早就失去斗志了。只是这可怕的屠杀发生得太快,后排的士兵了解到前面的情况需要一些时间,否则哥萨克早就崩溃了。

    在抛下一雪地的尸体后,哥萨克彻底丧了胆。再没有人往前面冲锋,他们在马上发出了充满了恐惧的嘶叫声,手上的马刀,背上的步枪都扔了一地。他们睁大因为战栗而血红的眼睛,一个个都缩在马背上往北方逃窜,只求能在雪地里逃出一条性命。

    日尔科夫看到一万多人的骑兵大军一哄而散,全身变得一片冰凉,顿时心如死灰。

    想不到这一仗竟打成这样。

    日尔科夫是哥萨克人选出来的大统领。作为领袖,他的责任是领导哥萨克抢夺更多的土地,更多的粮食和更多的女人。

    然而转眼间,自己不但没能抢下明国人的一切,反而被明国人彻底打崩。大军崩溃成这个样子,这一仗要死多少人?

    自己有何面目回去见那些哥萨克女人和孩子?

    日尔科夫犹豫的一瞬间,就被崩溃的骑兵们让到了最前面。

    几乎是同时,两发笔直射过来的子弹射进了日尔科夫的胸口和肚子。旋转的锥形子弹刹那间把皮草下面的肉体搅成了血水。这个强盗头子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扑通一声倒在了雪地上。

    战场上,拼命逃窜的哥萨克骑兵已经失魂丧胆。

    后面明国人的可怕火枪还在连绵不绝地射击。哥萨克们想逃出后装步枪四百米的射距,不知道还要丢下多少尸体。

    欧洲来的强盗们已经被恐惧压得失去了一切理智,哪里还管什么军纪,管什么头目的指挥?他们不顾一切地抽打马匹,只想最快速度逃出生天。

    因为彪悍而闻名欧洲的哥萨克此时不像是军人,而像是一群狼狈逃窜的骑马猴子。

    要知道,仅仅在几分钟前,这些狼狈的骑兵还想着怎么分配抢来的明国女人。

    钟峰看着仓皇逃窜哥萨克骑兵们,冷笑了一声。

    “就这点本事,也敢挑战星宿下凡的王爷?”

    “蒋充!”

    “末将在!”

    “你率领部队追上去,把这些白夷全部杀死!一个都不要放过。”

    “得令!”

    蒋充敬了一个军礼,一挥手喊道:“所有人取马!上马追击白夷!”

    选锋师从诞生起就是作为骑兵训练的。虽然装备新式火器的选锋师更习惯下马步战,最大程度发挥火器的杀伤力。但只要跨上战马,这些士兵同样是优秀的骑兵。

    士兵们散开了密集的回形阵,跑到回形阵的中间去取自己的战马。

    李植繁育的军马属于蒙古马。和欧洲的战马比起来,蒙古马个头小得多,冲击力远不如欧洲大马。但是这种战马的耐力却比欧洲战马更好,蒋充有信心能追上那些骑着大马的白夷,将哥萨克全部了结在这皑皑雪地中。

    “驾!”

    蒋充骑着自己的战马,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蒋充身后,两万选锋师骑兵像是一片汹涌海水,追向了拼命奔逃的哥萨克们。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