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就他了

    鱼不智选择的结交对象是袁绍。

    这是他通盘考虑后作出的决定,原因很多。

    ——首先,飞鱼领生存环境。

    逐鹿领位于益州,地域因素在,很难指望从某位诸侯处获得较大支持,离关东诸侯更近的特别领地飞鱼领,是鱼不智选择结交对象时的重要依据。怎么对飞鱼领未来生存发展最有利,是决定建交对象的关键所在。

    飞鱼领建立初期,准备默默发展修炼内功,但事与愿违。

    为把握快速发展机遇,飞鱼领在幽并狼灾横空出世,让外界大为震惊。如果仅止于此,鱼不智对“飞鱼领出名”的事实倒也并非不能接受,可前段时间风云突变,昔日潜入中山国掳人之事东窗事发,黑山军愤然来寻仇,最终还是被飞鱼守军和墨家宗门力量联手击败,危机暂时解除。此役之后,飞鱼领和黑山军的矛盾更加难以化解。

    拥兵数十万的黑山军,很难承受败于玩家领地的奇耻大辱!

    以黑山军的实力,中央朝廷无力镇压,地方诸侯更不被他们放在眼里,黑山军经常寇击郡县,也没见诸侯们讲话变大声。黑山军跟玩家领地结仇,真要出兵讨伐,无法想象地方诸侯会替飞鱼领挡箭。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何况是飞鱼领掳人在先。

    大家都知道黑山军是贼寇团伙,经常出山干一些坏事,可张燕的平难中郎将是先帝册封,着他管理河北山区也不是假的。飞鱼领跑到山区掳人,往好了说是替天行道,往坏了说是侵犯了贼寇团伙的合法权益!

    鱼不智唯有指望,与飞鱼领存在管辖关系的诸侯势力相护。

    这样的诸侯有两个:袁绍和韩馥。

    一个是渤海太守,一个是冀州牧,都有保境安民的责任。

    但客观地讲,两家兵力加起来,只怕还不到黑山军总兵力一半的一半,要他们跳出来履行诸侯责任,实有些强人所难。

    而且,两位诸侯并非同心同德。

    韩馥职位高于袁绍,可会盟时还得乖乖认袁绍当盟主,为公事可从权,现在讨伐董卓行动已结束,韩馥和袁绍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从韩馥角度,当初袁绍自个儿跑到渤海起兵,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然天下共抗董卓的大势不可逆,韩馥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甚至还向袁绍供给钱粮整军备战,指望着扳倒董卓,袁绍重返朝中当官,把自己地盘交还。可讨伐行动结束,董卓劫持天子和百官迁都,洛阳被烧成废墟,袁绍没办法回朝廷任职,又不敢丢了立锥之地,索性继续占着渤海装糊涂。

    如此一来,韩馥简直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袁绍留在冀州,其人望恩义出身都强于韩馥,韩馥感受到了巨大威胁,为求自保,断然决定使手段逼袁绍离开。历史记载,讨伐董卓战役结束后,韩馥中断了对袁绍的钱粮支持,失去州府支持,仅靠渤海一郡的产出税赋,袁绍没办法养活手上部队,两人矛盾由是爆发。

    虽说最终以相对和平的手段完成权力交接,但韩馥肯拱手让出冀州,是因为谈判不成就会爆发战争。现在战役刚结束,矛盾还没有如此激烈,但很快就会趋于白热化。

    如果黑山军再攻飞鱼领,不要指望韩韩和袁绍会联手。

    韩馥巴不得黑山军帮他将袁绍打跑!

    黑山军盘踞太行山区,经常入侵周边郡县,但攻破城池后求的是财货,劫掠一番后便会退回山区,不会长期占据城池。等黑山军一走,韩馥另外委任一位太守,渤海郡重归州府怀抱。

    冀州牧和渤海太守之间的龃龉,让飞鱼领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劣。

    黑山军威胁如芒刺在背,飞鱼领需要庇护。

    三大预选诸侯里面,袁绍对飞鱼领的影响最直接。

    飞鱼领就在袁绍地盘上,这是不争的事实。

    另两位候选诸侯,公孙瓒的骑兵很厉害,但右北平与飞鱼领隔海相望,北平骑兵没办法跨海来援;至于曹操,处四战之地,自个日子都过得窘迫,且陈留离渤海实在太远,根本没办法给飞鱼领必要的支援。

    黑山军压力下,能庇护飞鱼领安全的诸侯,现阶段只有袁绍!

    ——其次,袁氏领袖光环带来的隐性红利。

    袁绍现在虽只有渤海一郡,但他出身显著,汝南袁氏门生故吏遍天下,袁绍本身也颇具实力和魅力,在朝野间声誉都很好,以太守身份成为盟主,号令群雄,将袁绍的领袖地位彰显无遗。

    讨伐董卓战役结束了,但袁绍的领袖光环并未消失。

    作为三国迷,鱼不智比较熟悉那段历史。

    各路诸侯打道回府,袁绍继续做他的渤海太守,由于举事诸侯中再也找不出一个能服众的人选,袁绍依然保留着部分盟主特权,地位比较超然。

    袁绍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先是准备抛弃献帝另立新君,以获得大义和便于驾驭,于是选中了汉室宗亲、幽州牧刘虞。奈何刘虞无意当皇帝,断然拒绝,袁绍另立新君的企图才没能得逞。以太守之身,主导并推动皇帝废立事宜,其他诸侯没有提出异议,不难看出袁绍的影响力。

    后来袁绍与韩馥交恶,韩馥减少军需供应,想饿散、饿垮袁绍的部队。袁绍是不速之客,占着地盘不走,遭遇主人如此对待本不难理解,可袁绍直接决定谋夺韩馥的冀州。当时韩馥兵强,袁军饥乏,硬拼多半铩羽而归,袁绍开始利用他的影响力借刀杀人,请公孙瓒南下,言明由两人瓜分冀州。结果北平军一动,韩馥惊慌失措,袁绍派人说服韩馥让出地盘,独吞冀州,自此与北地军事强人公孙瓒交恶。

    再后来,袁绍多次在关东任命地方官,青州刺史臧洪就是由他任命。

    谋议另立皇帝、勾结外地诸侯以下克上、私自册封地方官,凡此种种,都不是普通诸侯能做或敢做的。袁绍却做了,做起来轻松写意,勿论成败,其他诸侯没有强烈反弹,除非立场直接敌对,大家尽皆默认袁绍有这权力。

    董卓把持了天子,关东无主。

    诸侯们难免发生龃龉,有个能居中调停的人总是好的。

    袁绍曾经是诸侯盟主,家世声望都很高,天然适合成为名义上的盟主。

    这就是问题关键之所在!

    甭管袁绍地盘大小,其超然地位不会轻易改变,领袖光环带来的特权,其他诸侯难以撼动。如果运用得好,有望带来难以估量的隐性红利。

    鱼不智看重袁绍身上的这一独特“领袖光环”,以逐鹿领现在的实力,或许还很难享用到这些隐性红利,但随着领地继续发展,终究会有些机会。往近了说,眼下有个人能否获得袁绍支持,形势可能完全两样。

    这个人,就是巴郡太守赵部。

    鱼不智很愿意帮赵部一把,不仅为了那份交情,还有自身利益的考虑。

    鱼不智和赵部私交不错,联系十分紧密,赵部若能保住巴郡太守之位,对逐鹿领有百利而无一害。巴郡太守赵部被刘焉步步紧逼,处境尴尬。

    以一郡之力,硬抗拥有汉室宗亲暨益州牧身份的刘焉,前途煞是黯淡。硬扛很难幸免,最好的结局是换个地方,可毗邻的荆州自打刘表入主之后,气象为之一新,赵部眼下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下一步应怎么办,一时间谁都说不清。

    袁绍或许是最可能帮到赵部的人。

    赵部明确响应过讨伐董卓号召,袁绍是关东诸侯盟主,虽说赵部从未到过前线,但名义上与十八路诸侯算是同道中人。如今赵部处境比较艰难,袁绍要是能帮他说几句话,居中调停一下,或许刘焉会卖他一个面子。

    赵部转危为安,留任巴郡,逐鹿领基本不用再担心主据安全。

    即便刘焉不肯罢休,赵部无法留任,拜托袁绍给安排个职务也是好的。反正袁本初胆子也够大,将来连刺史都敢任命,让赵部挪个窝继续干太守,既显得关东盟主对与事诸侯不抛弃不放弃,又能收获赵部的感激,挺划算。

    赵部离开巴郡,逐鹿领生存环境会略受影响。

    鱼不智对此很看得开,至少多一个外援。

    在他看来,帮赵部符合逐鹿领的利益。

    他不知道袁绍是否愿意帮这个忙,这取决于赵部和袁绍的谈判,涉及一系列利益交换。鱼不智能做到的,就是确保自己有牵线搭桥的资格。与袁绍建立友谊,是获得牵线搭桥资格的前提。

    ——第三,与袁氏建立更稳固关系的客观需求。

    与袁绍交好,是特别领地选址确定后做出的既定方针,将荀衍派往渤海建立特别领地,就是基于该目标作出的决定。因为按照历史轨迹,荀衍之弟荀谌会为袁绍效力,成功说服韩馥让出冀州的,正是荀谌。

    依靠荀氏的关系接近袁绍,原本以为完全能够达到目的。

    但是,飞鱼领惹上了黑山军。

    靠荀氏兄弟各为其主的裙带关系,为飞鱼领谋取一些福利,不难办到。可现在黑山军对飞鱼领动刀,那份裙带关系便显得不是那么牢靠。

    按照历史轨迹,荀氏与袁绍的关系,本身就会面临巨大考验。

    荀氏当代家主就是有“王佐之才”美誉的荀彧,即荀衍和荀谌的兄弟。荀彧本是朝中守宫令,董卓任相国后弃官回乡,荀彧认为颖川是四战之地,天下有变,不能久留,但乡人多怀恋故土不愿离去。冀州牧韩馥是颍川人,派人接荀彧,无人相随,荀彧只得独自将宗族迁至冀州避难。

    到冀州后,冀州已为袁绍所得。

    袁绍对荀彧非常看重,待甚上宾,当时荀谌和同郡辛评、郭图都在袁绍帐下,荀彧却不看好袁绍,又渡过黄河去投曹操。荀彧的选择,从宗族角度看是对的,袁绍帐下已有荀谌,他去曹操那边做事,将来无论谁胜出,荀氏都能确保富贵荣华,让宗族继续传承下去。

    但荀彧名气太大,年少时被南阳名士何颙评价为“王佐之才”,又是荀氏当代家主,他将宗族迁到冀州,自己却重返河南,让袁绍感觉非常郁闷。荀谌说服韩馥让出冀州后再无拿得出手的事迹,很可能与荀彧的离去有关。

    荀氏未来在袁绍阵营的地位,不是太乐观。。

    荀氏与袁绍的关系不太牢靠!

    靠荀氏兄弟之谊辗转搭上袁绍,和平时期可行,当前形势却已嫌不足。

    另一方面,飞鱼领自身的关系网,未来也与袁绍势力存在冲突的危险。

    北平公孙瓒。

    幽并狼灾,曲晨伏击鲜卑人时与公孙瓒结识,公孙瓒对曲晨非常欣赏,当面邀请曲晨加入右北平。曲晨虽然颇为心动,却因为兄弟之谊不忍离去,公孙瓒只得作罢,后来得知曲晨打算组建骑兵部队,当即赠送五百匹战马,帮助曲晨组建自己的骑兵部队。

    白马将军与飞鱼军并肩作战,豪赠大量战马,在北地被传为佳话。

    飞鱼领和公孙瓒关系亲近,不是什么秘密。

    现在袁绍和公孙瓒没翻脸,倒还没有什么,等到将来两家兵戎相见时,这份交情很可能为飞鱼领招致麻烦。从袁绍与荀氏关系变迁过程看,袁绍起码不是一个宽厚的人,将来会不会因此给飞鱼领穿小鞋,暂时难以预料。

    荀氏的间接关系不保险,飞鱼领自身又有隐患。

    鱼不智认为,必须强化与袁绍势力的直接联系,飞鱼领才能相对安全。直接和袁绍建立友谊,黑山军如果卷土重来,才比较容易拉上袁本初保驾,将来袁绍和公孙瓒在河北争雄的时候,飞鱼领也能更好地保存自己。

    诸侯里面,袁绍不是最佳长线投资对象,但中短线里是最好的。

    飞鱼领处于危险境地,需要找一个强有力的庇护者。

    如果连生存都无法确保,有什么资格谈未来?

    袁绍最值得期待。

    他是渤海太守,守土有责;出自名门,重视声誉,战役期间黑山军出兵渤海境内,已经相当于打脸袁氏,那时还能以“不在渤海”、“大局为重”等理由搪塞过去,若再度来犯,袁绍不回应将颜面无光;再加上与逐鹿领的“交情”,袁绍没有不保飞鱼领的理由。

    就他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