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常山赵子龙

    听荀衍说率领北平援军者,是一名常山小将,刚投入公孙瓒帐下不久,鱼不智心中便咯噔了一下,心情骤然紧张起来。

    等到荀衍道出那小将姓名,鱼不智顿时风中凌乱。

    赵云!

    常山赵子龙!

    赵子龙何许人也,已经无需多言,相信没有三国玩家没听过他的名字,没有人不知道他的英雄事迹。浩瀚三国英才辈出,各路豪杰智士各显其能,留下无数激动人心的故事和传说,让后人对那个时代的英杰充满崇敬和向往。那个猛将如云、谋士如雨的时代,赵云无疑是最耀眼的超级偶像之一。

    鱼不智第一反应,怎么会是赵云?

    但回过神来一想,怎么不能是赵云?

    赵云是常山真定人,常山是冀州北部的郡国,过中山国即到幽州地界。赵云初次正式登上三国大舞台,正是在191年,袁绍入主冀州之后。

    韩馥虽是个庸才,在任却没有做过出格的恶事,好心收留袁绍讨董卓,不仅将冀州人口最多的渤海郡借袁绍养兵,各种支持也不遗余力,结果却被袁绍鹊巢鸠占,让出冀州后被架空。袁绍为图霸业想方设法搞地盘无可厚非,但古代看重信义,原冀州官属和百姓很多同情韩馥。

    恰逢公孙瓒因为被袁绍欺骗,准备挥师南下。

    赵云受常山百姓推举,率本郡义从吏兵投奔公孙瓒。

    公孙瓒正忧虑冀州人全投靠袁绍,便赞赏其来投,说:“听说冀州人都想依附袁绍,怎么唯独你能迷途知返呢?”赵云回答说:“天下大乱,不知道谁是明主,百姓有倒悬之危,鄙郡经过商议讨论,要追随仁政所在,并不是因为我们个人疏远袁绍而偏向于将军您。”

    赵云自此随公孙瓒征战。

    曲晨前番去右北平时,赵云刚投公孙瓒帐下,当晚酒宴赵云受邀列席。公孙瓒忙于准备和袁绍争夺冀州,北平军嫡系不宜轻动,遂让大将严纲从投靠他的义从中选人。赵云是新人,才能还不显,擅长骑战又与曲晨有一面之缘,于是被选中成为派往河套的骑兵主将,到飞鱼领报到。

    幸亏赵云的才能还没显现出来,否则很难想象公孙瓒舍得将他送过来。

    鱼不智激动万分。

    发了发了!

    赵子龙耶!

    按照历史或演义轨迹,赵云不久之后就会被派去跟刘备搭档,主骑兵,一路追随直到生命的终结。史料记载,刘备这时候应该已经投靠了公孙瓒,但演义内容更深入人心,导致游戏主线始终在史实和演义中摇摆,游戏中,刘备正在平原,说明在这个细节上采纳的是演义路线,赵云刚到右北平,应该还没有与刘备见面的机会,自然谈不上结识。

    赵云跟刘皇叔的缘分还没有开始,就因为某些意外女戛然而止。

    现在赵云被派往河套,帮助飞鱼领抵御异族。

    子龙是公孙瓒的人,但鱼不智已决心想尽办法让他留下来,不惜一切!

    刘皇叔,对不住了您!

    没见到赵云,鱼不智遗憾不已,若非海贼不识相,他就不会临时走开;没临时走开,荀衍必然会告诉他相关信息,他肯定不会让赵云就这样离去。大老远从北平过来,不让人家好好休息几天再动身,未免太不近人情,也显露不出本城主体恤下属的泱泱气度,子龙又是重情重义之人,万一因此事误解哥的人品,找谁说理去?

    知道赵云刚走不久,鱼不智立刻派人骑马去追。

    他先前打算避而不见,是因为不知道公孙瓒派来的是赵云,既然知道,哪里还按捺得住,恨不得立刻与这位传说中的人物见上一面,以慰相思之苦…呃,这话好象有点奇怪,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体会心情就好。

    傍晚时分,派去的人无功而返。

    鱼不智无可奈何。

    逐鹿领的骑兵早就去了河套,飞鱼守军皆为步卒和水师,以前飞鱼领战马有多,部分步卒有条件抽空学习骑马,但终究都是些半吊子,骑术不可与真正的骑兵同日而语。况且赵云是骑将,按照游戏的一贯尿路,多半身怀相关武将特性,加上赵云忙着赶路,派去的人追不上在情理之中。

    鱼不智很快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次没见到传说中的云哥,还有下次嘛。

    反正都是往龙领方向去的,到了河套,与神州隔绝,玩家也非常稀少,就算有玩家发现河套领地,龙领和野马镇也不会对外开放。赵云到了那边,身边除了逐鹿军民,就只能接触到羌胡人。到那个时候,逐鹿领有的是时间跟赵云培养感情。

    当徐徐图之,小心呵护之,待瓜熟蒂落,不亦乐乎!

    先前和徐庶商量,如果公孙瓒当真派来援军,让河套军民管好自己的嘴便是,一切既定对策,都是以如何防范泄密为重。既知是赵云去了河套,先前的某些策略便显得不合时宜,有必要重新商榷,重新拟定。

    起言立行,直飞龙领。

    徐庶已经从主城返回,见鱼不智快步走进领主办公室,心头颇感意外。他前番回去,鱼不智曾告诉他打算在逐鹿领坐镇一段时间,连宣布曲晨处罚都让自己代劳,这才没几天时间,鱼不智又跑了过来,这是要闹哪样?

    见鱼不智神情跃跃欲试,跟打了鸡血一般,徐庶心知多半有要事。

    等到鱼不智吩咐通知翟冏、曲晨和刘纯等人过来议事时,徐庶很肯定,所涉事宜必定非常重要。领主大人为人随和不重形式,有什么事情大多直接与主事者商量,建设找翟冏,军事问徐庶,召集河套地区重要官吏和武将的会议,自龙领创建以来从未有过。

    众人很快聚齐。

    曲晨自知上次北平酒后失言大错,因为犹豫未立即汇报更是错上加错,虽被罚俸,仍觉无颜面对大哥,开会不敢不来,这厮便缩着脖子往角落钻。

    “阿晨。”

    见鱼不智面沉如水,曲晨挤出个笑脸:“大哥……”

    “白马将军的援军,正在来河套路上。”

    “什么!”

    曲晨面色大变,这些天他只盼公孙瓒喝醉不记得当晚之事,每天提心吊胆,深怕北平援军过来,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大哥今天专程过来召集众人开会,定会好好修理自己,这可如何是好?

    “给你一次机会,将功折罪。”

    曲晨突然福至心灵:“一人做事一人当,大哥放心!不管谁来,我定会想办法让他们在河套呆不下去,绝不会暴露领地秘密……”

    “糊涂!”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