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3章 欧阳天城

    张平松足足看了半盏茶功夫,才缓缓放下手中的清单,脸上依旧残留着不少惊讶,根据他对各种铸器材料的了解,江桓拿出的这份清单上的材料不仅颇为困难,而且价格方面绝对非同小可,估计至少需要七八亿元石,而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使对于圣尊几倍牵着这绝对可以算是一巨额的数字,更别说是江桓只是一名圣帝境初期修士。

    放下清单后,张平松轻吸一口气道:“江道友,这份清单上的材料你都收齐靠,这其中可涉及到不少顶阶的稀缺材料。”

    江桓微微点了点头道:“嗯,的确都已经收集齐了,不过能够搜集齐这些材料还要多亏了东洲商盟的一位好友帮忙。”

    张平松闻言,倒是微微露出一丝释然之意,若是有东洲商盟出手相助收集齐这些材料倒是说得过去,毕竟东洲商盟几乎遍布整个东洲人族区域,以其能力的确有不小机会能够收集齐清单上的材料。

    “原来如此,这清单上列举材料大部分都是顶阶材料,其中还有不少珍贵的稀缺材料,想要收集齐那些材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是东洲商盟出面的话那倒是相对容易不少,不过这批材料你花费恐怕不小吧。”张平松微微释然道。

    江桓回道:“的确是花费了不少元石,张道友对这份铸器材料可有什么意见?”

    张平松微微有些尴尬,若是江桓拿出铸器材料是为了打造八阶玄兵的话,他倒是可以给出不少指导意见,但是此刻江桓拿出可是打造九阶玄兵的炼器材料,而关于打造顶阶玄兵他可是难以给出什么经验,他可没有铸造过九阶玄兵,对清单上列举的铸器材料其实无法给予一个准确的判断,如此他也不好信口开河。

    不过,张平松面上尴尬之色一闪即使,然后只见他看似轻松说道:“目前具体我也不好给出意见,看你这份清单列举的材料,大部分是顶阶的铸器材料,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想要打造一件顶级的九阶玄兵。”

    江桓倒是没有否认,微微点了点头道:“的确有如此想法。”

    张平松顿了数息,抬手摸了摸下巴道:“关于顶阶的九阶玄兵我并没有铸造的经验,所以具体方面我其实无法给出指导,只能大致给你说说,首先,江道友准备打造一件样式的玄兵?”

    江桓回道:“具体什么玄兵我还没有定下来,不过大概是刀或者斧类玄兵,首先我之前主要是懂刀类的玄兵,用起来应该比较顺手,不过最后定型恐怕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然后在座判定。”

    张平松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他倒是给江桓讲解了不少关于铸造玄兵的相关事宜,不过那些铸造玄兵的相关事宜他早就清楚,说句实话,对方讲解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帮助。

    不过,这倒也不能够怪张平松,在他看来,江桓应该铸器之道没什么了解,讲些深奥的东西对方恐怕也无法理解,所以他只是讲了一些简答的基础只是。

    江桓还耐着性子听完了,他倒是没有自大暴露自己是可以与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相媲美的九阶铸器师。

    两人的一番交流前前后后差不多持续了两个时辰。

    最后,张平松亲自给江桓与月狐在铸剑谷安排了住处,并让一名门下弟子带着江桓与月狐到了拿除住处。

    张平松安排的住处一座环境幽静的庭院,平时用老招待贵宾的。

    庭院倒不是很大,一栋两层的楼阁与一座小院子,院内种了各色花草,另外还有一座小小的假山。

    江桓看了一眼庭院,还是颇为满意的。

    “我们两人恐怕在这座庭院至少要待上两三年时间了。”

    江桓看向身旁正好奇打量庭院的月狐,两三年时间其实还是他的保守估计,首先这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才半个月前闭关铸器,根据张平松所透露的信息是一件八阶玄兵,如此欧阳天城出关恐怕就要半年时间,除非期间欧阳天城出现了是什么重大失误而不得不停住情况,但是这样情况在东洲第一竹铸器师身上恐怕是很难出现,对方可是一名九阶铸器师,铸造八阶玄彬对他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通常情况下是不会出现什么重大失误;其次就是他需要打造的玄兵,他想要量身打造的可是一件顶级的九阶玄兵,且不是准备时间,就算是铸造玄兵时间恐怕也需要至少两年时间,如此加起来两三年时间恐怕还止,所以这庭院他恐怕是住上一段时间了。

    月狐微微诧异道:“需要住这么久吗?这铸剑谷才这么一点,几天功夫就能够玩过遍了,早知道就不跟着你一起凑热闹了。”

    此刻,月狐似乎颇有几分后悔。

    江桓微微有些无奈摇头道:“既来之则安之,另外这铸剑谷可不是我们琉璃宗,你可不要瞎玩了。”

    月狐有些不耐道:“你有来了。”

    江桓轻叹一声道:“好吧,我们还是先好好看看这所院子吧。”

    随后,江桓快步朝着中央楼阁走去。

    中央的两层楼阁倒是不大,只能算是一座小楼,不过足够江桓与月狐居住,楼阁除了客厅之外,可还有好几间房间。

    江桓上下看一遍,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

    随后,江桓与月狐两人开始庭院的布置,主要是在楼阁内布置了几套法阵禁制,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另外他设立单独修炼室,满足他日出的修炼,在这铸剑谷可能要待上数年时间,他也不可能一直无意义等待,有富余的时间他自然是要尽可能放在修炼之上。

    几套法阵布置后,江桓与月狐两人倒是正是入住了。

    刚开始的几天,铸剑谷执事长老张平松几乎每天都会登门造访,带他熟悉了铸剑谷的环境,另外还袋江桓参加一个小聚会,也让认识多名铸剑谷的长老。

    之后一些日子,江桓则是开始有些等待,不过这等待的日子他倒也没有闲着,除了偶尔与铸剑谷长老交流活动之外,其他几乎所有时间他都待在居住的庭院中,其中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修炼之上。

    月狐也很少外出,倒不是他乐意待在庭院,而是被江桓要求。

    江桓对月狐还是颇有几分不放心的,而他现在身处铸剑谷,可不是琉璃宗,若是闹出什么事端那可阵有些不好受。

    如此,月狐也比较的罕见将主要精力放在了修炼上。

    时间一天天快速流逝。

    转眼间,半年多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次,执事长老张平松登门造访。

    江桓亲自出门客气相迎,虽然对方只是一名圣皇境修士,但是他现在毕竟是在铸剑谷,而且有求于铸剑谷,自然是要谦虚一些。

    两人很快就楼阁一层的客厅坐了下来。

    张平松微微笑道:“江道友,今天来拜访主要是有一个好消息需要告知你。”

    江桓神色微微一道:“好消息?”

    张平松点了点头道:“是的,前两日谷主已经出关了,昨日我就将你的消息告知谷主,谷主闭关铸器有些劳累,等待休整几天,应该就会接见你。”

    江桓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欣喜,在这铸剑谷他已经待了半年多时间,目的正是为了求见铸剑谷谷主,如今总算是等到了。

    随后,张平松给江桓说了需要注意的事情。

    张平松倒是没有多待,不到那个时辰就离开了江桓居住的庭院。

    三日后,江桓就收到了谷主接见的消息。

    张平松亲自到了江桓住处,然后带他朝着谷铸剑谷中心区域而去。

    月狐倒是没有跟着一起去,江桓一方面是不想月狐口无遮拦闹出什么误会;另一方面他求见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是为了铸器之事,这方面月狐可帮不上什么忙。

    不久后,江桓跟随张平松抵达了铸剑谷中心区域一座五层楼阁。

    张平松笑着介绍道:“此处楼阁就是我铸剑谷谷主平时坐镇之地,谷主之前通知过我带你来此处相见,他应该正在楼内等你。”

    很快,两人就进入楼阁,到了一层一处大厅。

    大厅上正坐着一名白胡子老头,老头身材魁梧,面相颇有几分粗狂,一双眉毛如剑,目光则是精芒四溢,看起来颇为精神。

    张平松带着江桓走进大厅后,立即上前微微一礼道:“拜见谷主,琉璃宗江桓道友带到。”

    坐在上方的白胡子老头正是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

    江桓之前并没有见过欧阳天城,不过张平松这一礼他自然也就知道白胡子老头身份,也立即抬手一礼道:“琉璃宗江桓见过谷主大人。”

    之前,江桓在岳海城东洲商盟总部与金六全倒是谈论过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根据金六全的描述,这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是一个颇有古怪与脾气的人,若是得罪对方吗,恐怕就算是他有那枚从昆仑庆典切磋盛会得到的特殊令牌也不一定能够如愿以偿,因此面对眼前的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他还是表现得十分小心谨慎的。

    坐在上方的铸剑谷谷主欧阳天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则是打量了一眼江桓,缓缓说道:“你就是那在宗盟庆典切磋盛会获得圣帝级别头名的江桓。”

    欧阳天城并没有参加宗盟庆典活动,那时铸剑谷仅仅只派了副谷主前去,他对类似庆典活动并不感兴趣,而且宗盟庆典活动期间他正好在铸器,相比而言,他自然是更喜欢沉浸在铸器的世界中,不过关于琉璃宗江桓获得最终头名他倒也有所耳闻,而且当初得知江桓还仅仅只有圣帝境修为时他还颇有几分惊讶,对宗盟盛会他还是颇有几分了解,以前他特去参加过,能够代表宗门参与道切磋盛会可都是各大宗门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圣帝级别切磋虽然由于限制,能够进入第二轮几乎都是圣帝境中期修士,至于圣帝境初期修士基本是无缘于第二轮的对决,但是江桓不仅冲入第二轮对决,而且在众多圣帝境中期修士强者手中获得第一在他看来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的。

    江桓微微点了点头道:“正是。”

    欧阳天城紧接着说道:“能够在圣帝级别的切磋比试中获得头名足以说明了你的实力强大,我还真想要见识见识。”

    他的修为早已经达到圣帝境巅峰水平,面对眼前的宗盟庆典切磋盛会圣帝境级别第一的江桓,他颇有几分技痒。

    江桓谦虚道:“我能够获得头名也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

    欧阳天城缓缓说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对了张师弟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你先退下吧。”

    张平松立即点了点头道:“是,谷主。”

    很快,张平松就退出了客厅。

    欧阳天城紧接着则是招呼江桓坐了下来,然后笑着说道:“江道友,我这儿也没什么好招待,只有浊酒几杯,希望你别觉得我这个堂堂铸剑谷谷主寒酸。”

    说话的同时,欧阳天城就从储物袋中拿住一只酒壶与两只酒樽,然后运用体内的圣元之力将酒樽送到了江桓的身旁桌上。

    江桓笑着回道:“谷主大人客气了,对我而言,灵酒足矣。”

    欧阳天城神色微微一动道:“江道友,对酒道可有研究?”

    江桓轻轻点了点头道:“在下对酒道倒是有所研究。”

    欧阳天城老脸上露出一丝兴趣,然后带着一丝笑意道:“哦!原来江道友乃是同道之人,那你尝尝我这灵酒。”

    言语之间,欧阳天城再次运转体内的圣元之力控制酒壶给江桓身旁桌上的酒樽到了满满一杯。

    江桓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关于欧阳天城对灵酒的喜好他之前在岳海城东洲商盟总部与商盟长老金六全交流时就得到相关信息,当时金六全还给他出了注意,适当时候可拿出灵酒跟欧阳天城拉拉关系,当初金六全正是因为灵酒与欧阳天城相识,并有打过不少交道,眼下欧阳天城主动拿出灵酒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