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误会无需解

    夙无衣在芷音布下红绡纱幕后,并没有住手,白竹剑再化成万千剑气绞杀向红绡纱。

    红绡纱幕看似轻薄得伸根手指一划就破,却在万千剑气磅礴的倾山之势的攻击下大体上安然无恙。

    夙无衣一试之后收回了白竹剑,迟疑了下,没再使出三色神光。

    听到林千蓝说出“再屠一回”的话后,他心头莫名的一惊。

    这里没有其他的鸟妖,这个“屠”字,是针对他说的。

    但见林千蓝说完后什么都没做,闭了眼。

    芷音立在林千蓝后侧,紧抿着嘴唇,戒备地看着红绡纱外的他。

    几个月的朝夕相处,虽不至于各自交心,但林千蓝什么样的处事方式他多少了解,她不是个会放大话的人。

    红色轻纱内的林千蓝变得朦胧了些,沉寂如水的神色是夙无衣没见过的。

    她发髻上戴着的是他送于她的羽翎,夙无衣心头再一凛:他多少了解林千蓝是什么的人……处事方式是什么……若真如他了解,林千蓝怎会屠杀那些弱小的鸟妖!

    “芷音。”

    听到主人的命令,芷音出了红绡纱幕外,手上提着个用追云藤编制花篮,里面盛满了姹紫嫣红的花朵。

    在芷音出了红绡纱幕的那一瞬间,悬在他上方的白竹剑再启,对着芷音一挥而下。

    夙无衣没对腾二手软,对芷音也不会,这一剑剑势不比之前的弱。

    眼看着芷音被一劈成两半,包括她双手提着的花篮也是从正中分开,可剑光过后,分成两半的芷音眨眼间又合在了一起,包括她手里的花篮,仿佛方才被劈成两半的情景是个幻觉。

    器灵依附于法宝生存,法宝是器灵的束缚也是安全堡垒,只要不伤到法宝,器灵等于是打不死的存在。

    芷音虽是个实体形态,但的器灵本质没变,具有器灵该具有的局限性和优胜处。

    除非是幽冥阴火这种能消除神魂宝物,否则剑斩刀砍之类的,是杀不死器灵的。

    何况芷音是有实体的高等级器灵,夙无衣的三色神光虽厉害,可浮音簪是仙宝,三色神光还奈何不了浮音簪。

    所以林千蓝放心让芷音单独面对夙无衣。

    芷音之后再没做什么,忽地回到了红绡纱幕内。

    芷音莫名其妙的行为,却让夙无衣感觉不妙。

    几乎在芷音回到红绡纱幕内的同时,从妖丹处传来异样感,没等夙无衣探个清楚,全身突然脱力,他反应也快,白竹剑刺地,身体重心依在白竹剑上,才不至于栽倒。

    是中毒!

    夙无衣赫怒不已!即便在他想留林千蓝在夙昔谷,也对林千蓝对他下毒一事耿耿在怀,才会一追出来就对她出手,为了是以此解了心中的这个结。

    可林千蓝再对他用了毒!

    他吃过中毒的亏,怎会没有防备。

    上次林千蓝能得手,是因为他那时正在进阶中,是最为虚弱的状态,无法抵御,由着林千蓝直接把毒注入了他的体内,他才会中毒。

    他从到来后,由羽翼化成的衣袍一直开启着防御,没有一刻松怠。

    因他的衣袍是他自身的羽翼化成的,即便是无法阻止侵入的毒素,他也会在第一时间觉察到,就如他上次来到这个峰顶时,就发现了峰顶的薄雾里含有闵罗香瘴一样,所以他没做停留立即离开了。

    可现实是,他无知无觉的中毒了,再一次栽在了林千蓝的同一种手段上!

    有一个夙无衣不想相信的可能,他难以接受地望着纱幕内的林千蓝,“你给我的解药有问题?”

    他直觉不是芷音。

    芷音是扰乱他的注意力以让林千蓝方便行事,尽管他尚不清楚林千蓝是怎样让他毒发的。

    林千蓝徐徐睁开了眼,眸光漠然,“解药没问题,是另一种毒。嗯,你大概想到了,当日我在你身上放了两种毒。我还以为从不会用到,是我想错了。”

    她闯入夙无衣的住所内,虽是无意,但闯入是事实,强制他辅助自己度过自己的特殊状态,她对夙无衣是自觉理亏的。

    可她也是惜命的,理亏归理亏,也没忘了留个钳制夙无衣的后手。

    她用冰针把丁君雾花的花毒注入夙无衣体内时,暗中还把一个噬毒珠放到夙无衣的衣袍上。

    这个噬毒珠跟她放在秦方仁身上的不一样。放在秦方仁身上的噬毒珠是用阴气挤压而成,很容易散开来释放出毒素。

    而放在夙无衣的噬毒珠,是她用元气聚成的。

    与阴气团不一样,用元气聚成的元气团不易散。

    因元气与灵气不相容,从五大世家用元气淬体的事上可知,元气留在体内一段时间就会被排斥出体内。

    林千蓝利用元气团的这一特性,按阴气珠的方法,制成了可由她控制的噬毒珠。

    “若是没用到会怎样?”

    “会不存在。”

    夙无衣现在毒发,是林千蓝引动了附在噬毒珠上那丝神念。

    为免被夙无衣察觉,她让芷音出去,正是为了吸引夙无衣的注意力。

    若是夙无衣不真的要她的命,这个比针尖大不了多少的噬毒珠在一段时间后便会自行排斥出他的体内,夙无衣都不会觉察到。

    夙无衣先前心头的那一凛,他低沉着声音问道,“是你屠了我的族类?”

    他心里已经动摇了。林千蓝既对他掌控着生杀大权,怎会因他对她的追杀而报复在那些不相干的鸟妖身上?

    林千蓝认了,“我杀了。还是那句,它们来截杀我,我怎么杀不得?”

    夙无衣握着剑柄的手颤了下,全身脱力地让站立变得艰难,可他还是勉强站着,眸光如剑,“截杀你的你杀了我无话可说,为何要屠杀至绝,连幼鸟都不放过!”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林千蓝听出了其中有蹊跷。她杀是杀了,可怎么也跟屠杀挨不上边,更别说杀幼鸟。

    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可她已对夙无衣失望,不想多说。

    唯一的道侣人选不复存在。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误会解开了对夙无衣不是什么好事。

    噬毒珠里包裹的依然是冥尘噬魂弯刀上的毒,无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