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阡风死了

    离体的元婴在腾二面前,等同于毫无反抗之力的婴孩。

    元婴是血恨上人的。

    有罗彩滢带路,林千蓝穿过谷外的迷峦进到了谷内之后,才被血恨上人发现。

    血恨上人是元婴中期,林千蓝跟腾二联手,与血恨上人展开一场恶斗,最后以血恨上人肉身被元气雷击毁,想以元婴脱逃,被腾二擒住收场。

    搜魂的事腾二做的很熟,先一个微型风障入体,禁锢住了元婴,让它想自爆都不行。

    元婴小人知道自己是小命难逃,却没有求饶,阴毒地盯着站在远处的罗彩滢,声音阴森,“吃里扒外的东西!”

    这是他的最后一句话了,随后目光呆滞,是腾二吞了他的神魂。

    罗彩滢入谷后就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躲着,现在谷内所有的建筑,以及多处山崖断裂,她躲无可躲。

    她这会站在一处弯崖的折角里,尽量减小了自己的存在感,还是没能躲过了元婴小人的目光。

    被元婴小人骂吃里扒外,罗彩滢脸上露出愤愤不已的神情,看到元婴小人已成了白蛇砧板上的鱼肉,她心里舒服多了。抓人杀人又不是她做的,她这受连累的命难保,连累她的人也别想逃!

    不管元婴小人听到听不到,似是在为自己辩解,又似反击元婴小人,罗彩滢低声道,“把我当奴仆使唤,谁跟你们一个里。”

    没了神魂的元婴小人被林千蓝召唤出的幽冥阴火烧了个干净。

    腾二搜了下元婴小人的记忆,“老大,他是血恨上人里的谢迹,谢痕受了重伤,在百魂窟里养伤。”

    林千蓝瞥了罗彩滢一眼,罗彩滢赶紧澄清,“血恨上人并不信任我,从没让我进过主院,血恨上人是两个人的事,我是从……双修时知道的。”

    谁都不会想到,血恨上人会是两个人。

    血恨上人能在筑基后期就灭了一个有着一位筑基后,两个筑基中,一个筑基初的小家族,不是血恨上人实力强悍,而是因为灭门的有两个筑基后期。

    谢痕,谢迹,双胞胎兄弟,长相、灵根完全相同,两人心机深厚,从不同时在人前出现,明面上血恨上人就是一个人。

    在罗彩滢是血恨上人的侍妾,两人尽管连修为气息都没有差异,但双修时的感觉不尽相同,几次后,罗彩滢猜出血恨上人是两个人。

    林千蓝没心去听罗彩滢说什么,问腾二,“阡风在哪?”

    “阡风被抓了,关在百魂窟里。”腾二猛得大叫,“老大!不好了!阡风的神魂离体了!”

    林千蓝目光微沉,“腾二,找到百魂窟入口。”

    一会,腾二沮丧道,“老大,记忆里没找到。”

    哪种搜魂术都有着同样的缺陷——记忆缺失,有的修士还修炼有防止搜魂的秘术,避免不了死,那也不能便宜了杀了自己的人。

    血恨上人是元婴中期,神魂对搜魂的反抗剧烈,腾二没让他把记忆全毁了已经难得了。

    林千蓝再瞥了眼罗彩滢,罗彩滢心里突突的,却是看到林千蓝冷冷的一笑,一只虚影大手朝她抓来,罗彩滢没能想清这只虚影大手是什么,头脑一混,陷入了黑暗。

    虚影大手把罗彩滢的神魂从她的体内拉了出来,林千蓝当即对她搜了魂。

    罗彩滢没有防备下,神魂几乎没有抵抗,大部分记忆都留下了。

    果然,罗彩滢知道百魂窟的入口在哪。

    她没打算放罗彩滢活路,罗彩滢大概猜出了她的打算,配合是真配合,血恨上人在哪,勾魂谷怎么进,她都说了,也带路了。

    可有的信息,林千蓝不知道的,比如百魂窟,罗彩滢绝口不提。

    林千蓝看穿了罗彩滢的目的,罗彩滢以为血恨上人是元婴中期,她是元婴初期,加上腾二,能抵得过一个血恨上人,却是抵不过两个,罗彩滢是想借血恨上人之手除了她了。

    罗彩滢更希望看到的结果是她跟血恨上人两败俱伤。

    只是,让罗彩滢没想到的是,进到勾魂谷后,只出来了一个血恨上人,被她和腾二灭杀,这是罗彩滢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看穿了罗彩滢配合之后目的林千蓝没想放过罗彩滢。

    罗彩滢是低估了林千蓝,若是林千蓝没有几分把握,怎会冒然进到勾魂谷里来?

    腾二在她闭关的四十年没有只顾做生意和玩乐,每天都会修炼,林千蓝在闭关把得来的寒魄晶、定魂石等都给了它,它现在的实力相当于化神初期。

    腾二平时总是一副无害的样子,又没有实体,总是让人误认为它的实力的不高。罗彩滢不再是虚天宗的弟子,对腾二的实力知道的更少,不怪她对腾二估计不足。

    即便是遇到两个血恨上人,她跟腾二不会输于两人,何况她有个浮音宫这个后路,林千蓝惜命,不会跟人死拼到底,真到了不敌时,她会选择避退。

    林千蓝有几分把握,剩下的几分是涉险。阡风生死不明,她没有时间去想万全之策。

    搜到需要的信息,林千蓝一个火球术烧了罗彩滢的尸首,叫上腾二,“入口不在这里,我们出谷。”

    百魂窟的入口不在谷内,在围着勾魂谷的迷峦中。

    罗彩滢没提百魂窟,是想等着双方两败俱伤时,她好从中得利,其中一个大利,就是百魂窟。

    有了罗彩滢的记忆,林千蓝出谷穿过一重迷峦后,在一处断崖前停下。

    名为勾魂,是因为谷外有天然迷峦,谷内有天生迷阵,而这个迷阵即是百魂窟入口。

    天生迷阵在不触动时是不会有人为阵法波动的,血恨上人没在断崖外另设阵法,是不想做了欲盖弥彰的事,反而引起他人的注意。

    林千蓝往断崖的左边行了几步后,径直往断崖内走去,没有阻碍地没入了断崖内。

    迷阵在断崖内。

    天生的迷阵没有定律,破起来不易,罗彩滢知道百魂窟的入口,却从来没进来过,不知道怎么走迷阵。

    林千蓝没打算一点点破阵。

    几枚丹宝一扔,阵开,露出一个曲弯的小道。

    阵一开,从小道尽头传来一道阴狠的声音,“想救他,一命换一命!”

    他是指阡风?说话的人应是谢痕。

    勾魂谷里那么大的动静,谢痕即便没听到,谢迹也会第一时间传音给谢痕。

    林千蓝一步到了小道尽头。

    是个一个上方钟乳倒悬的洞窟内。

    上方是林立的钟乳,下方布置成了华丽殿宇。

    殿宇右侧有一个五边形的黑石台,一位着华丽衣衫的男子坐在上面,目光阴沉。

    面相阴柔,过于红的薄唇如刚刚噬过血。若不是提前知道是双胞胎,她会以为在勾魂谷与她对战的谢迹又活过来了,两人连神态都完全相同。

    此人应是谢痕。

    林千蓝没看谢痕,她看的是黑石台边一个被几道锁链穿体悬挂的人。

    婴儿手臂粗的锁链,两条从左右胸穿过,一条从丹田穿过,其余的缚住四肢,从手心脚心穿过,钉在了几个倒悬的钟乳上。

    锁链上都是已干的血渍,身上伤痕累累,脸上也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是阡风。

    具体说,是没了神魂的阡风。

    尽管有所心里准备,但看到阡风没有神魂的躯壳,林千蓝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手上蠢蠢欲动,想杀了黑石台上的男子为阡风报仇,但理智让她忍住了,她问谢痕,“他的神魂在哪。”

    谢痕听到勾魂谷的动静,或者从谢迹那里知道了有人闯谷,却没有出去,是因为他受了重伤。他没有走也是同样原因,他重伤到无法离开。

    林千蓝进来后,快速用神识探了下,谢痕丹田内的元婴破碎,身上几处主要经脉断裂,没有逆天的宝物,他是好不了了。

    伤了他的人正是阡风。

    所以谢痕才会这么恨阡风,折磨了他的肉身后,再抽走了他的神魂。

    谢痕跟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阴柔的脸变得更为阴森,“我说过,一命换一命,不然你是看不到他的神魂的。”

    腾二怒道,“老大!我杀了他为阡风报仇!”

    腾二的怒喝中加了音攻,谢痕的嘴角渗出血来。

    谢痕用手背一抹嘴角血渍,阴笑道,“杀啊,杀了我你们别想找到他的神魂。”

    “老大,他撒谎!三天前阡风的神魂就离体了!”

    “你们是搜了我那个蠢弟弟的魂吧。”谢痕提到谢迹跟提到一个陌生人一样,不是他能装,就是他天生凉薄,不在意谢迹的死,“我蠢弟弟的记忆没错,这个叫阡风的是三天前被他抽了神魂,但神魂抽了,不一定散了。”

    谢痕拿捏住了林千蓝的命脉。

    谢痕的修为跟谢迹一样,同是元婴中期,但此时,林千蓝一招就能杀了他,神魂都跑不掉,但林千蓝主要目的是救阡风,只有找到神魂,才能让神魂归体。

    谢痕不躲不避,敢在这里等她找来,一定把阡风的神魂藏到了一个妥当的地方,一个除了他其他人不易找到的地方。

    她杀他容易,可要是找不到阡风的神魂,她会后悔杀了他。

    林千蓝也不想放过谢痕,他心机深,睚眦必报,现在放了他,他必定会找自己报仇,看他此时伤得很重,谁知他能得什么机缘,恢复了修为?

    这样一个人,死了才了放心。

    这一会时间,她的神识探了百魂窟好几遍,边边角角都探到了,但没有发现阡风的神魂。

    阡风的肉身里有残留的神魂气息,逸散到了百魂窟各处,干扰了腾二的判断,它也没能找出阡风神魂所在的线索。

    她传音给腾二,“你到外面去找。再回灵舟看看屠敖醒了没有,要是他醒了,看他还能不能感应到阡风的神魂位置。”

    虽然屠敖跟阡风之间没了契约联系,但屠敖的天赋是追踪气味气息,两人契约多年,屠敖对阡风的神魂气息应更敏感。

    腾二一闪离开。

    谢痕道,“我劝你还是别让你的魂宠做多余的事,万一我想拉个垫背的,你是什么都得不到。”

    林千蓝冷笑一声,“你最好保证阡风的神魂还在,不然,你的下场不会比你弟弟的好!

    你想拉垫背的,尽可的拉,万一我不想救人了呢。我看,你要真想死,不会说这么多。再劝你一句,你最好在我还想救人的时候把神魂交出来,省得死都死不成。”

    她对谢痕投鼠忌器,谢痕对又何尝不是如履薄冰?

    她进到勾魂谷后问了谢迹阡风的下落,谢迹以出手回答了她。

    谢痕并不知道她是谁,跟阡风是什么关系,她越是表现得想救人,越是给了谢痕底气。

    林千蓝的一番话,让谢痕不再说话,琢磨着她的话的真假,若是真的,他会步他弟弟的后尘。

    谢痕不吭声,林千蓝更不会主动说。

    一时百魂窟内静了下来。

    这正合林千蓝的意,她不想跟谢痕多费口舌。

    林千蓝再用神识探了一遍,这回有所发现,那根从阡风丹田穿过的索链,钉在了阡风上前方的钟乳石上,比其他的索链多了一颗铆钉。

    那颗铆钉上的灵力波动跟魂玉相似!

    找到了!

    魂玉,纳魂珠,以及其他的能装魂魄的法宝,灵力波动都有相似之处。

    腾二传音,“老大,我叫屠敖了,屠敖吐了口精血,没能醒,还叫吗?”

    林千蓝回传,“不用了。”

    纳魂法宝放在这么隐蔽的地方,阡风的神魂十有八||九在里面。

    阡风的神魂已离体三天,不能再拖了!

    纳魂法宝是谢痕的,为免他一念毁了,林千蓝突然出手,谢痕死在了雷网下,神魂都没有逃出体外的机会。

    “阡风!”

    林千蓝的心沉到了底。

    她以为阡风的肉身还有的生机,是索链上的,阡风的肉身已生机全无。

    用这件附带生机的索链法宝锁住阡风,是为了让他不死的那么快!

    不死草能活的是尚有一线生机的躯体,或是神魂尚在肉身内的,阡风都不符合。

    “阡风……”

    从铆钉纳魂法宝里找到的阡风的神魂,几近溃散,林千蓝揪着心收进了魂玉空间里。

    即便阡风肉身还有生机,他的神魂也无法归体了。

    林千蓝不得不接受事实,阡风死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