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宜宾燃面(两章合一)

    “粑粑,是这里吗?”一个黑发黑瞳,扎着两只羊角辫,发辫上系着鲜艳蝴蝶结,大概五六岁大的小萝莉咬着手指,抬头望向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是啊!等会就有好吃的啰!”男人往大厅里一望,接着就犯起了难:“呃……我们好像已经来晚了呢。”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已经到了美食节关门的时间,大部分的食客都在往外走,而大厅的厨师们也已经在收拾摊位了。

    “你好,现在还有东西吃吗?”男人走到一个摊位前,朝一个正在清洗蒸笼的厨师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今天我们已经要关门了,请明天再来吧。”

    “那有没有剩下的食物,给我们带回去吃?”男人又问道。

    “也没有,全卖完了。”厨师指了指空空如也的蒸笼:“要不你去别的摊位上看看?”

    “好吧。”男人有些无奈,拉着小萝莉的手,将她带到另一个卖蒸饺的地方。

    “请问,你们的食物都卖完了吗?”

    “是啊,已经卖完了。”回话的是那个苏州来的女面点师——丁香。

    “那能不能临时制作一点给我们吃呢?我和我女儿开了很久的车,才赶到这的。”

    “临时制作啊?”丁香有些为难:“我们这个饺子的面皮和馅料都是提前准备的,非常耗费功夫,一时半会肯定做不出来。”

    “那别的摊位还有吗?”男人有些不死心,接着询问道。

    “应该是没有了,就算是有剩下的,为了保证食物的新鲜,到这个点我们也处理掉了。”丁香回道。

    “这样啊!”男人一脸的失望,蹲下身捏了捏小萝莉的脸蛋:“乖宝,你看——今天的食物都卖完了,我们明天再来好吗?爸爸保证,明天肯定会早点过来,绝不会再迟到了。”

    “好吧。”小萝莉嘟起嘴,非常不情愿的回道。

    “等等,先生。你们是从中国来美国旅游的吗?”男人拉着小萝莉刚走出几步,后面的丁香叫住了他们。

    “不是。”男人摇摇头:“我们已经在美国定居了,我的女儿出生后,从没吃过传统的中国食物,所以我今天特意带她来看看,没想到路上耽误了点时间,迟到了。”

    “这样啊……”丁香从摊位后走了出来,弯下腰:“等姐姐一下好吗?说不定会有惊喜哦!”

    “好的。”小萝莉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丁香回来了。一起来的,还有刘芒和李若男。

    “小朋友,今天我们的东西卖完了噢。”李若男摸了摸夭夭的头:“不过你们愿意等一下的话,这位大哥哥可以做给你们吃的。”

    “粑粑,我们再等一会好不好?”夭夭拉着男人的袖子,哀求道。

    “可是再等的话,我们回去就很晚了啊。”男人抬腕,看了看手表,有些踌躇道。

    “你们想吃什么东西?”一旁的刘芒问道。

    “您是?”

    “哦,我叫刘芒,是举办这次美食节的负责人。”刘芒伸出手,说道。

    “刘芒师傅你好!我叫陶跃华,这是我的女儿陶夭夭。”

    “陶夭夭?”李若男眼睛一亮,轻笑起来:“这个名字不错啊,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名字是我妈妈取的。”小萝莉一脸骄傲。

    “刘芒师傅,我女儿是在美国出生,从小吃面包长大的,所以我想让她尝尝正宗中国食物的味道。”陶跃华说道。

    “没问题,你们想吃什么?”刘芒再次询问道。

    “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都可以了。”

    “那我想吃燃面。”

    “燃面,你是指蜀地宜宾的那种燃面?”

    “刘芒师傅,你知道?”

    “当然知道了。”刘芒点点头:“燃面油重无水,点火即燃,先生你是蜀地人?”

    “嗯,我在蜀地出生,美国上的大学,毕业后就留在这工作,已经十多年了。”

    “燃面我倒是会做,只是……你女儿吃得惯吗?”

    燃面油多,所以味道很重,从来没接触过的人,很难吃得惯,更别说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小孩了。

    “没关系,我就是想让她记住家乡的味道。”陶跃华神情有些伤感。

    “好吧,请稍等一会,马上就好。”

    “小妹妹,跟姐姐走,姐姐带你去好吃的。”李若男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人儿,越来越喜欢,忍不住拉着她的手,跟着刘芒往里走去。

    刘芒来到做面的案板前,取了一点面粉倒在案板上,然后从中扒出一个坑,将适量的水到进去。

    “你想吃素的还是荤的?”刘芒一边用手搅动着桌上的面粉,一边问道。

    宜宾燃面又分两种,一种为荤,一种为素。素的只加入佐料好红油,而荤的则会加入炒制好的猪肉碎。

    “荤的。”陶跃华回道。

    正宗的宜宾燃面所用的面条是碱面,所以刘芒又取了一点小苏打,加入案板上的面粉中。

    经过搅拌后,面粉成为粗屑颗粒状的一团,样子看来不像好面团的面团,倒有点像是棉絮。

    “嘭!嘭!嘭!”刘芒将棉絮状的面团搓成一块,使劲摔打起来。

    碱面和其它做面条的面团不同,在加入苏打粉后,质地变得非常坚硬,所含的水分也要少一点,非得要用大力揉搓、摔打不可。

    经过十来分钟不断的揉搓、摔打,面粉终于在刘芒暴力融合下,变成黄灿灿的一大团。

    “刘芒,给我点面。”看到面团揉得差不多了,李若男说道。

    “你要面干嘛?”刘芒诧异道。

    “别管我,给我就行啦。”

    “噢……”刘芒从面团上分下一小块,送到李若男手里。

    李若男将面团放在手中揉捏,几下的功夫就捏成一只小猪,然后又从案板上的罐子里拣过两粒黑豆,做成小猪的眼睛。

    “可爱吗?”取过一根筷子黏在小猪的肚皮上,李若男举着对幺幺说道。

    “可爱。”幺幺拍着手,咯咯直笑。

    “啰,送给你。”

    “谢谢姐姐!”

    “嗯……真乖!”

    看着李若男孩子气般的举动,揉着面的刘芒摇摇头,嘴里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笑意。

    取过一根擀面杖,将面团反复挤压,接着擀成薄薄的一大块面皮,最后一层层叠起来,用宽刃的菜刀切成细条,燃面所用的面,就完成了。

    接着是炒制臊子,荤燃面所用的臊子非常简单,只需用到猪肉沫和蜀地特产的牙菜即可。

    冷鲜柜中选出一块三肥七瘦的猪五花肉,刘芒用快刀去掉皮,放在砧板上细细剁成肉泥。

    炒锅烧制六成热,将猪肉泥倒入锅中翻炒,等将猪肉中的油分逼出来后,放入豆瓣酱,炒出香味后加入芽菜,放少量的生抽和胡椒调味,就可以出锅了。

    “对了,孩子的妈妈呢?怎么没一起来。”将臊子盛入盘中,刘芒随口问道。

    “呃……”听到刘芒这么一问,陶跃华露出尴尬的神色,他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和李若男玩在一块的幺幺,轻声说道:“我和幺幺她母亲刚刚离婚了,她人已经不在美国,回中国去了。”

    “噢……”刘芒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锅中加入清水,煮开后放入面条,用筷子不停的搅动。

    因为碱面的质地比一般的面条要硬,不太容易熟,所以在煮制的过程中刘芒分三次加人凉水。

    这样一来,面条就不容易粘锅,煮出来的口感也更加清爽。

    煮好的面条捞起,放入竹制的筛子中甩干水分,然后放入碗中。

    接着将炒好的臊子盖在面条上,同时撒上葱花、油炸过后去皮磨碎的花生碎,核桃仁、白芝麻,再淋上一勺红油和香油,燃面就做好了。

    “请用吧。”刘芒将下好的面条推到陶跃华面前:“你先吃,不够我再下。”

    “好的。”陶跃华点点头,端起面条,深深的吸了口气:“好香啊!”

    “哦,再等等!”刘芒一拍脑门,突然想起什么。

    他赶快走到灶边,从一个大桶里舀出一大勺猪骨汤放入锅中烧开。接着又加入紫菜和豆芽,撒上胡椒面和盐调味,盛了出来。

    “差点忘了,燃面还要配上这个汤一起吃。”

    虽然是一碗普通的清汤,但吃面之前喝上几口,却能清理食道,打开味觉,正是解除燃面油腻的最好伴侣。

    “乖宝,过来吃面了。”陶跃华叫了声还在玩耍的幺幺,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这是什么啊?粑粑?”

    “这叫燃面,是爸爸从小吃到大的食物。”

    “那妈妈呢?妈妈也吃过吗?”

    “妈妈也吃。”陶跃华神情黯淡下去,拿起勺子舀起一勺汤:“乖宝,先喝口汤。”

    “噢。”幺幺张开小嘴,轻轻抿了一口。

    “好喝吗?”

    “嗯,真好喝!”

    “来,再尝尝这面条。”陶跃华用筷子将碗中的面条搅匀,挑起几根送到幺幺嘴边。

    “哇,好辣!”幺幺将面条吸入口中,咀嚼了几下,吐着舌头说道。

    “辣是因为里面放了红油。”陶跃华放下筷子,接着用勺子给幺幺喂了口汤:“在爸爸小的时候,每天早晨去上学,都要到楼下吃一碗燃面。因为到得早,所以每次都能看到面铺老板熬红油,那种香气啊!只要站在那待一会,一整天身上都是那个味。”

    “粑粑,和现在这个味道一样吗?”幺幺舔了舔嘴唇,问道。

    “嗯,是的!一样的浓香,一样的令人难忘!”

    “那我还要吃。”幺幺皱了皱小巧的鼻:“我也想再尝尝爸爸小时候吃过的味道。”

    “行!刘芒师傅,麻烦您帮我再拿个碗。”

    刘芒递过一个碗和一双筷子,陶跃华接了过来,将碗中的面条均了一点出来:“乖宝,咱们比赛,看谁吃得快好吗?”

    “好的。”幺幺有些笨拙的捏着筷子,吸溜起碗中的面条来。

    安顿好幺幺,陶跃华自己端起碗,夹起一撮面条送入嘴中。

    当劲道的面条入口,舌尖上的味蕾首先感受到的是红油的辣味和麻油的香醇,再次咀嚼,芽菜、花生、核桃、在牙齿的切合下发出脆脆的响声……

    陶跃华大口的吞咽着,感受着熟悉的味道,同时心底的记忆也被这味道勾起,纷至沓来。

    “喂!你今天怎么不吃面?啊!我知道了,你肯定又把阿姨给的早餐钱买小人书了,对吧?没关系,我请你。”

    “你的额头怎么了?是初三班的那几个人干的对吗?等会我就去告诉校长。”

    “听说有人给你送情书了?谁啊?告诉我嘛,我肯定不说出去。”

    “喂,你的志愿填了没有?西南理工吗?真是好巧哦,我也是耶!”

    “呆子,已经上大学了,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好不好嘛,干脆点!”

    “明天我们就要去美国了,好难受啊!以后怕是再也不能吃到这家的燃面了。”

    其实所有的记忆都不曾忘却,它们只是被深深的埋在心底,一但涌出,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脆弱。

    “真是好吃啊!”陶跃华放下面碗,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鼻头,站起身来,一把握住刘芒的手。

    “刘芒师傅,真是谢谢你。”

    “这有什么好谢的?一碗面而已。”

    刘芒很是奇怪,昨天调的红油有那么辣吗?辣得这个陶跃华的眼圈都发红了。

    “不,对我来说,这可不是一碗普通的燃面,它的味道让我想起,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混蛋,居然弄丢了一直在身边,却从未好好珍惜的东西。”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刘芒有些无语。

    “反正就是感谢!非常的感谢!还有,幸好来得及!”陶跃华笑了起来,摸了摸幺幺的脑袋:“乖宝,吃完了吗?”

    “吃完啦!粑粑你看!”幺幺举起空了的面碗。

    “那以后还想吃吗?”

    “想吃呀。”

    “那好,爸爸保证,以后你每天都可以吃到。”

    “真的吗?”

    “真的。”

    “刘芒,你面条里放了什么特别的东西吗?”看着拉着幺幺往门口走去的陶跃华,李若男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啊。”刘芒挠了挠脑袋:“那我也下碗尝尝。”

    “乖宝,你想妈妈了吗?”

    “想啊!”

    “那我们回中国找你妈妈好不好?”

    “真的吗?那我们还回来吗?”

    “不回来了,以后我们三个人,永远也不分开好吗?”

    “好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