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五千五百字章节

    只是单纯生意上的事情朱子清可能就答应了,但里面牵扯到陶林家族就让他不得不慎重。

    从他和林宝儿确定关系那一天开始,他身上就已经被打上了陶林一系的标记。事实上他也没想过摆脱这种标记。

    做人要讲良心,天网集团能发展的这么顺利,和陶林家族在政治上的庇护是脱不开关系的。上房抽梯的事儿他还干不出来。而且不管他怎么做,在外人眼里他和陶林家族都是一家。

    再说,他也并不想放弃来自政治上的庇护。

    中国的现状就决定了,想把企业做大就必须考虑政治上的因素。否则不是被人吞的渣都不剩,就是步履维艰生意做不下去。

    嗯,特指国内是不对的,其实全世界所有国家都是如此。官商勾结也好、官商合营也罢,实际上到了现代社会大家都明白,官商是不可能分家的。区别是双方合作的模式。

    想到官商二字,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一系列阴私操作,实际上这种认识是很片面的。官商也是可以合作共创美好未来的(我真的没收国家的钱)。

    最典型的官商合作范例莫过于国内的各大经济特区了。国家提供政策扶持,商人潜心发展,然后创造了很多的奇迹。

    天网集团发展到现在,需要在合法的范围内取得政策上的倾斜和扶持。也需要有人为他挡住来自官方的不公平对待。而想要获得这些,就离不开陶林家族。

    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政治庇护就要付出些什么。一般情况,作为‘商’的一方付出的都是金钱。

    朱子清和陶林家族的合作模式有些特殊。朱子清付出的不是金钱,而是‘点子’。

    一个‘西气东输’就能让陶林家族的势力扩大好几倍,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更何况还有军事改革、一些前世被证明成功的施政方针等等。

    这些东西也许不符合这个世界的实际情况,很多都用不上。但每一个能用上的都能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丝改变。

    不要觉得‘一丝’太小没什么了不起。以整个世界为基数,在小的‘一丝’也是一个庞大到惊人的数据。

    此时,在普通人看不到的地方,国家最高层都在等,等待一个声音,一个来自于中东地区的枪炮声。只要这个声音响起,陶林家族未来登顶的可能性就会从无变成有。

    哪怕枪炮声没有响起,以西气东输、军事现代化改革等等成绩,他们也能成为国内最顶尖的政治团体之一。

    这是朱子清以一介平民创办天网集团,在和陶林家族的交易中还能保持完全独立的最大原因。林宝儿起到的作用是为双方合作提供了一个基础。

    只是陶林家族是一个庞大的政治势力团体。虽然名字叫陶林家族,但其中的成员可不全是姓陶姓林的。之所以叫陶林家族,只是因为这股势力是基于陶林两家的政治基础组建起来的。

    陶安平林开山等人虽然是头领,但也必须要考虑其他成员的感受。

    如果天网集团频繁的借用这股势力,必然会引起其成员的不满。这对谁都不是一件好事儿。

    嗯,这里多说几句(你说的还少吗,不知不觉又水了一千多字了)。知道西气东输、军事化改革等点子是朱子清提出的人只有陶安平、林开山、林伯旭等寥寥数人。

    其他人都以为是陶林自己琢磨出来的,就连共和国最高的那几位首长也都是这种看法。绝对没人想到这么多改变世界的点子居然出自一个不满双十的年轻人之手。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尴尬的事情。大家都认为天网集团能保持独立性是因为林宝儿的缘故。是因为陶林两家对这位小公主的宠爱,所以不去动她的‘玩具’。

    在这种情况下,陶林家族只是为天网集团提供政治庇护,还在大家的忍受范围内。纵然有人抱有微词,只要陶林两家能把控得住大局就翻不起什么浪花。

    毕竟大家都没少利用团体的力量为个人谋私,大哥不说二哥。只是天网集团发展的更加恐怖罢了。

    如果天网集团频繁的借用这股政治团体的力量,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这些东西自然不是朱子清自己想到的。他虽然进步很大,但还没进步到能看出这些东西的地步。这些都是林宝儿告诉他的。

    所以,在知道胡满盈的计划可能要动用陶林家族的力量之后,他对这个计划的热情顿时就冷却了至少一半。大脑也清醒了过来。

    “这件事情很复杂,我需要考虑考虑才能给你答案。”他也没直接拒绝这个计划,能给棒子制造点麻烦的机会并不多。没办法,愤青就这样。

    “我明白。但时间不要拖的太久,这种事情拖的越久发生变故的可能就越大。”胡满盈没有任何失望的情绪,显然也早就料到会这样。

    “三天吧,最多三天肯定给你一个答复。”朱子清斟酌了一下,给他说了一个具体数字。

    “好,我等朱总的好消息。”

    正事儿谈完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胡满盈就提出告辞。朱子清也没有挽留,亲自把他送到电梯口才返回办公室。

    想打电话给林宝儿,看看时间还不到中午,这会另一半球还是半夜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让助理把需要他签字处理的文件都拿过来处理掉,时间差不多到了该下班的时间,就把处理好的文件交给助理,并拒绝了她派车送他的提议离开了公司。

    一个人在外面找了个小餐馆买了点吃的对付了一顿,就返回家中。他家每周都会有家政服务公司的人过来打扫,算算日子应该是昨天才打扫过,所以看上去非常干净整洁。

    看到阳台上摆放着的宠物狗用具,他才想起自己貌似还有一条狗寄养在隔壁。

    既然回来了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啊。于是就去敲开了隔壁的门,准备把狗狗暂时取回来。

    “哎呀,小朱你怎么回来……啊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开门的是位五十多岁的大妈,精气神非常好。见到朱子清大吃一惊,热情的不得了。

    “赵阿姨你好,我是刚回来。没打扰你们吧?”朱子清也是笑容满面道。

    “没有没有,阿姨正在家闲着呢。快进来坐坐。”赵阿姨说着就拉开了门。

    “叔叔不在家吗?”进屋后朱子清也没有拘谨,径直走到沙发前做下。

    远亲不如近邻,两家私下走动很频繁。尤其是两位老人过来之后,串门唠嗑更是家常便饭。朱子清也没少来这里蹭饭吃。

    “他啊,忙活一辈子了哪能闲得住,非要出去工作。前几天在隔壁小区给他找了个看大门的工作,现在刚好他的班。要到晚上才回来。”赵阿姨一边倒水一边说道。

    “和我爸一样,让他和我妈一起过来住说什么都不肯,非要在家忙活。”朱子清说道。

    “哈哈,是吧。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来,在家有事情做到处都是老伙计,到这里一个人不认识成睁眼瞎了。要不是豆豆,我们才不来这里。”也许是找到共同话题,也许是想起了小孙女,也许两者都有,赵阿姨笑的那是一个开心。

    豆豆是赵阿姨的孙女,今年两岁多一点。赵民光两口子都要上班,老人只能过来带孩子。平时赵阿姨在家带孩子,赵叔叔就没事儿做。

    估计是实在无聊的没办法了,才在隔壁找了个看大门的活。工资挣多挣少无所谓,就是有个事儿做。

    “对了,豆豆呢,怎么没看到。”朱子清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小孩子,问道。

    “在里屋睡觉呢。”赵阿姨随口回道,然后一拍大腿说道:“坏了,忘了给她把尿了,别尿床了。”说着就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

    不一会就见她抱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豆丁走了出来,小孩身上不时的往下滴水,显然是小家伙表达了对大人忽视自己的不满。

    “刚睡着的时候还想着要把尿要把尿,洗个碗的功夫就把这事儿全忘了。”赵阿姨一脸懊悔的说道。

    “小朱你先帮我看她一下,我去给她找替换的衣服。”说着把孩子放在了朱子清旁边的沙发上就往阳台上走。

    面对小孩朱子清并没有如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手足无措,虽然前世今生都没有当过爸爸,但也替别人看过小孩。前世不提,今世张岩家的小姑娘他可没少照顾。所以照顾孩子的经验还是有一些的。

    看着沉睡的小人儿,朱子清心中某个部位顿时被融化了,开心的不得了。可能是衣服湿了感觉不舒服,小人儿的小手小脚轻轻的舞动起来。

    朱子清觉得有趣极了,就忍不住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小人儿的脸颊。哪知道手刚接触到脸蛋,小人儿就睁开了眼睛。

    刚睡醒意识还是朦胧的,小人儿睁着漆黑的眼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巨人’,那小模样要多萌有多萌。

    很快小人儿就醒过神来,发现眼前这个‘巨人’好陌生啊。奶奶哪去了?小脑袋左右扭了扭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小脸儿一皱,小嘴一咧就准备唱小曲儿。

    朱子清也是拥有丰富的带孩子经验的人,马上就知道小家伙要哭了。赶紧把她抱起来,同时朝着阳台方向说道:“赵阿姨,豆豆醒了。”

    “醒了?”赵阿姨本来还在慢腾腾的挑衣服,一听这话也不挑了,随手抓了两件就赶紧小跑过来。

    当她回来的时候,小人儿眼睛里豆大的泪珠正滚滚而下。可把她心疼坏了。豆豆也看到了奶奶,也忘了哭了,伸出双手就要抱抱。

    朱子清赶紧把孩子递了过去。赵阿姨接过孩子,一边擦眼泪,一边笑着数落:

    “你个小萝卜头,哭什么呀。这是你朱叔叔,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前段时间朱子清一直窝在家里写书没有怎么外出,两家经常串门。豆豆也能认出朱子清,和他单独玩也不会哭。

    但刚两岁出头的小孩子记忆力没有那么强,大半个月不见就开始陌生了,更何况是刚睡醒正需要安抚的时候。

    小孩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赵阿姨哄了几下就完全忘了刚才的事儿。等把衣服给她换好,就挣扎着下到地上到处乱跑,小嘴里还嘟嘟囔囔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在客厅转悠了两圈,小人儿迈着小短腿儿就往里屋跑。边跑还边喊:“狗狗。”

    “哎呦,豆豆你慢点,别摔着了。”赵阿姨在后面跟着,也是累的不行。

    看着这一幕,朱子清心里生出一种淡淡的羡慕。这种情景正是一直以来他所期待的。但也只是淡淡的羡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无需过于羡慕他人的美好。再说他这一世才二十岁,要孩子还太早。

    公司也是刚刚走上正轨,正飞速发展的关键阶段,林宝儿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放下一切生孩子。起码五六年内他们是没有要孩子的计划。

    “对了,小朱啊,你这次回来时长待还是就看看?要是长待就把道哥还给你,要是呆的时间不长还是就先放我这里吧。免得来回拿麻烦。”里屋赵阿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道哥是那条狗的名字。给狗取名字也是花了不少心思。什么豆浆油条,什么赛虎飞虎,什么斑点大白之类的没少取。不是觉得俗就是被用烂了。

    最后还是朱子清拍板,就叫道哥了。取这名字倒不是向疯狂的石头致敬。而是狗用英文说是dog道格,取谐音叫道哥。

    “我就回来看看,可能下午就走。还是先放在你这里吧。就是太麻烦你们了。”朱子清提高声音说道。

    “麻烦什么,这狗可聪明了一点都不用人操心,我们都养出感情来了。过几天你想抱走说不定我们还不舍得还给你了呢。”赵阿姨开玩笑说道。

    “你要是真喜欢就送你好了。买的时候没有考虑那么多,买回来才发现根本就没工夫养。跟着我们也是遭罪。”朱子清随口说道。

    “那可不行,狗这东西有灵性,自己养的怎么能送人。”赵阿姨认真的道。

    有些上了年龄的人想法和年轻人差别很大。现代人不舍得把狗送人是因为当狗奴当习惯了。赵阿姨他们是觉得狗有灵性,送人不吉利,算是迷信思想。

    说起狗奴,这里在吐槽几句。步兵曾经混进了某个狗奴群,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真的被这些人奇葩思维惊呆了。

    最简单的,自己的狗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养了想送人。对收养这条狗的人提出了N多要求。

    比如家庭条件要好,要有自己的房子,苛刻点的还要求专门给狗准备房子。要有钱,没钱买不起高价狗粮。要有爱心……要给狗美容美发美甲什么什么的。

    还要探视权,每周或者每隔多少多少天原主人想来探视,收养的人不能拒绝。一旦发现收养的人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原主人随时有权利要回自己的狗……

    反正步兵当时看的是惊呆了。麻痹的,这是给狗找主人呢,还是给自己找老公呢?估计她给自己找老公都没这么多要求吧?

    收养你这条破狗,还不如自己花钱买一条,想怎么养就怎么养。

    你以为这就完了?不,更奇葩的是特么的居然还有煞笔同意以上条款,要收养这条狗,还不是一个人。

    而且那些要收养狗的人是真的为了狗,不是为了打着狗的名义接近狗主人。

    在那个群里呆了一段时间,步兵真的涨了见识。从此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狗奴=脑残+煞笔。

    在赵阿姨家玩了一会,准备等到下午去首都——答应孙芸要上她的节目,近期就要录制了。而且他还想抽空去拜访一下陈启明大师。

    计划赶不上变化,半道接到马聪的电话说是正在武汉微星小区,邀他一块去看房子。微星小区就是天网集团修建的住宅小区。

    马聪早就说一期已经完工,可以入住了。只是还没有验收,再加上事情太多忙的顾不过来,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搬过去。

    今天他到武汉来,又跑到微星小区,估计是验收结果出来了。让自己过去接收。

    反正也闲着没事儿干,朱子清也想去看看自己的那栋别墅修建的到底怎么样。光听马聪吹嘘说多好多好,没有亲眼见到心中总是没底儿。

    等朱子清赶到的时候,马聪正在和领导模样的人交谈,天网集团后勤部主管程俊毅也在现场。

    “朱总……”

    “朱董……”

    “朱先生……”

    见到朱子清,在场的不管哪个人都异常客气的过来打招呼。朱子清也礼貌的一一回应。

    “怎么样?”朱子清和大家打过招呼,把程俊毅叫到一边问道。

    “检验结果显示各项指标完全符合要求,可以入住。”程俊毅言简意赅的回道。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是达万集团和天网集团的第一个合作项目,只要还想继续合作,他们是不会让这项工程出任何问题的。验收只是走个过程:

    “我知道了,回去给胡总说可以考虑分配房子的问题了。等林总回来直接举办乔迁仪式。”

    “是,我回去就找胡总。”程俊毅点头道。

    又和他说了一些事情,就让他去招待验收组的人去了。朱子清则和马聪一起坐在车上绕着小区转了起来。

    微星小区是全封闭式小区。

    嗯,虽然国家明文规定原则上不允许修建封闭式小区(至于为什么,大家可以搜索一下,只能说很有必要),但这个小区是内部使用不对外出售,且修建在郊区人流量不大不影响交通。

    尽管如此,修建的时候还是预留出了宽阔的主干道,以便于为将来改成开放式做准备。毕竟把封闭式小区逐步改建成开放式也是国家法令。

    因此,小区的主路是很宽敞的,足够四辆车并排行驶。马聪的轿车在空无一人的路上自然是想怎么开就怎么开。

    “怎么样,对我们的工作还满意吧。”马聪看着窗外林立的高楼邀功道。

    “可以,果然不愧是国内首富,这楼建的对得起你们的名气。”朱子清笑道。

    “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劲。”

    “有吗?你肯定是想多了。”

    毕竟才是一期工程,范围有限。哪怕车子缓缓行驶,也很快就走到了小区最里面。这里有一栋占地很广和别的楼风格完全不同的楼。

    “这就是你要的那个体育馆。”马聪指着这栋楼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