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天下第一朝天阙

    韩追咂巴着嘴道:“这老牛鼻子不但是天下第二,还是武当掌门飞雷子的师傅,雷轰的师祖。”

    常威嘁了一声,“辈分这么高还跑出来争这个虚名?”

    韩追立即来了劲,“就是,这牛鼻子真是个老不修。”

    唐书雪笑道:“你们两个不要在这里编排人了好不好,人家只是为了交流武学,哪有那么不堪呀。”

    正如唐书雪所说到了这个境界的人,一心追求的是武道极致,江湖上的虚名应该是不看在眼里的,天下第一朝天阙,江湖上根本看不到影子,这么高的境界对手难逢,遇上了不好好交流一下怎么行呢?

    韩追和常威当然知道这一点,不过,他们编排武当是有深层原因的。他们出身终南山,详知道门内部争斗虽然明面上看不见,但是暗地里却异常惨烈。

    大明这十几位皇帝之中太祖朱元璋曾做过和尚,对于佛教颇有好感,但朱元璋此人雄才伟略,乾纲独断,绝对不会崇信佛道之流。

    成祖朱棣自称是北方真武大帝转生,坐上皇位之后,大修武当山庙宇,武当一脉从此占据大明主流,当然中间也有穆宗之类皇帝短暂信佛让少林寺、五台山兴盛了一段时间。

    其奇葩的是武宗正德帝,这位聪明、爱打仗、好玩女人的皇帝,信的是密宗并自称活佛转世,武宗死后世宗嘉靖帝堪称古往今来最崇信道教的皇帝,经常身穿道袍自称真人。

    嘉靖前二十年最宠爱是龙虎山邵元节真人,从此龙虎山一脉大兴;后二十年邵元节年老,又崇信的武当一脉。

    嘉靖之后的万历在前十五年励精图治,堪称英明神武,后来玩弄权术,迷信丹道崇信终南山一脉。

    然而,当今天启帝除了干木匠活、玩机械之外,并无特殊爱好,他不好女色,不吃春药,不信佛道,除了年节之间例行的镶灾祈福之外大家都没得玩。

    可大家认为皇帝现在还年轻啊,就像嘉靖、万历一样,过个十来年很可能就喜欢长生不老求仙问道了呢?因而,暗地里都有争斗。

    朝天阙和飞流子这场天下第一之争境界太高,普通观众看不明白。只看到两人拳掌指腿慢悠悠的凌空乱递,很多招数都发在空处,美则美矣,但是既没有雷霆巨震的轰鸣声,也不见刀剑齐举的凶险,完全不如前面虎榜挑战赛来的精彩刺激。

    常威刚刚跟朝天阙过了一招,他自然知道这种战斗的凶险,也能看出一些高深的东西,看上去两人拳掌不带一丝烟火气息,很多招式都打在空处,实际上那是对方后招的关键之处,是无比重要的一招,再看那慢悠悠的姿势应该是领域对撞,再深奥的东西常威也无法理解。

    龙榜高手的争斗以半个时辰为限,但是两人早已超出时间了,高良才、何冲却不停止比武,毕竟是天下第一之争嘛,特殊一点可以理解。

    绝顶高手们全神贯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漏过了什么。

    普通观众却认为无聊,大家都在看台上聊起天来,话题从比武的胜负到那个美人儿姿色最好,从常威和雷轰两个人的绯闻到今天的天气如何,不一而足。不过退场的人并不多,因为这毕竟是天下第一之争啊,看不懂过程看个结果,也好出去跟人吹牛不是?

    正在大家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风雷之声大振,一连串剧烈的雷鸣声从朝天阙身周发出,在头顶上涌出一群奔腾咆哮的猛虎,细一看却是片密实的黑云,那黑云一层层漫过头顶,越聚越厚,越压越低,那威势已经盖过了天上的太阳。

    飞流子须发皆张,苍老的面容似乎一下子年轻了三十岁,而他头顶则是一片洁白如雪的云彩,那云彩翻翻滚滚与朝天阙的黑云针锋相对,互相覆盖压制,很明显这是斗到极致了。

    见到这种人造天象,观众登时来了精神,几万人齐齐闭嘴,死死盯着黑白两团云彩,紧张的关注起战局来。

    常威心旌神摇,“那两团云彩竟然是二人内力凝结而成?妈的,这太夸张了,他们到底是什么境界啊!难怪人称张天师他们为活神仙,这二位的境界只怕离神仙也差的不远了。”

    转眼的功夫,白云中传来嗤嗤啦啦的声音,像是一头怪兽正在吞噬黑云一般,黑云却不为所动,仍旧保持着原有的节奏,一层一层往外压着。

    常威心中有些忐忑,很明显,飞流子已经出招了,而朝天阙依旧维持原状保持不变,也不知道他是没有后招还是稳操胜券不动如山。

    白云嗤拉了数十息之后,黑云中突然传出一阵毕毕剥剥的躁动声,像是在酝酿着闪电一般,众人等了好一阵子,也没见到闪电出现,只不过白云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后退却,看上去是朝天阙占了上风。

    黑云追击的正欢,突然,沉寂的白云中吐出一片耀眼至极的火光,一道细长的闪电如利剑般直刺而入,它没入黑云之中沉寂一下,而后迅速的变成恐怖闪灼的电火花,飞一般的穿过云层向朝天阙击杀而去。

    到这时在外行的人都看出,两人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程度,虽然朝天阙占据上风,但飞流子的反击手段也相当厉害。这可是闪电一般的威能啊,朝天阙能够接住吗?

    常威眼中,那道粗大的电芒像撞上了一道无形气墙般重重地打在朝天阙身前三尺的虚空中,迸裂出一团脸盆大小的火花,然而任由这火花如何激烈,也无法轰到朝天阙身上。

    常威心中一松,“看来飞流子无法击破朝师兄的防御。”

    念头才转过,白云中又是一道足有胳膊粗细的电蛇,这一击又比先前厉害的多,这道闪电仿佛要将比武场劈成两半,这道闪电劈出之后却没有消散,而是围绕在朝天阙身边,闪电越来越多,渐渐的竟然组成了一对阴阳鱼。

    朝天阙大袖一甩,那团黑云一下缩小大半将自己身体包裹起来,看上去黑云体积变小了,但是浓度却远超先前。朝天阙黑云防御刚成的同时,飞流子双手猛地一扬,那团白云嗖地一下凝结成鸡蛋大小的四团,其中两团落入阴阳鱼中形成生动的鱼眼,变成了一副生动立体的太极图。

    另外两团则飞速覆盖在黑云外边,放射出千百道银色光芒,好似千百把利剑,又像是给黑云镶上了一层银边,像极了一幅水墨画。

    飞流子食中二指同时一并,掐成剑诀,狠狠向前一挥,那千百道银剑一般的光芒陡然一缩便要向围在中心的朝天阙射去。

    此时,朝天阙的反击到了,只见他左手并指成刀,急促的向上一挥。

    咔嚓嚓!

    轰隆隆!

    漆黑如墨的密云中响起一阵沉闷而迟缓的滚动声,随即,一道剧烈的狂风撕开密云肆虐而出,在狂风之后是一声声战鼓般的轰鸣声,惊天动地的炸雷彻底撕裂了浓重的黑云从朝天阙身边滚滚而来,轰然炸响在比武场中央。

    似乎天空气都被弥漫而来的乌云抽走了,遮天蔽日的异象散发出天罚一般的壮观威势。轰响不停的雷鸣声中,一道道紫色电蛇爆发出刺目的光华,一下就炸开太极图和千万道银光,照亮了整个比武场。

    闪电过后隆隆的雷声,一下涌上飞流子头顶,而后便重重地响炸开来。紧接着天空忽暗忽明,闪电象鞭子一样抽的飞流子身子一晃,乌压压的黑云一下便压下来了,比武场中央变成漆黑一团。

    整个天空都是炸雷的响声,震得人耳朵发麻,锯齿形电光不停的闪耀着,这下子耳中除了嗡鸣声再也听到不任何声音,眼中除了电蛇再也看不到任何画面了。

    雷电霹雳交击了十数息之后,豆大的雨点霹雳啪啦的敲打下来,那并不是真正的雨点,而是朝天阙和飞流子绝招相撞后溢出的力量。

    在砖石乱飞尘土飞扬中,那满眼的乌云雷霆闪电,突然一扫而空,抬眼看去只见两人立足那方圆三五丈的地面,砖石全部化为粉末,地面齐齐整整的下沉一尺深,形成一个醒目的大圆圈。

    常威急忙看去,只见朝天阙衣衫尽碎,须发散乱,脸上一片疲惫之色,不过眼中依旧神光熠熠。

    对面的飞流子则像苍老了一百岁似的,全身骨骼肌肉尽皆萎缩,浑身上下只剩一层松塌塌的老皮,原本那饱满生动的面庞像被风干的干尸一般,无比的凄惨,那双如雷似电的眸子如今更是空洞洞干巴巴,像是魂灵儿被抽走了一般。

    似乎这一战将飞流子的生命元气抽干了如今站在那里的不再是个绝顶高手,而是个一指头就能点倒的残喘老人。

    朝天阙向飞流子一竖右掌,飘然转身出了比武场,武当的看台上登时爆出一片失魂落魄的叫声。

    “师傅!”“师伯!”“师叔!”“师祖!”

    一群人背着飞流子出了比武场,瞬间百十号武当弟子走了个干净,在离开比武场之前,雷轰无比怨毒的瞪了一眼常威。

    这场比武的胜负根本不用宣布,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飞流子败了,而且是惨败,飞流子非但败了,很可能也活不长了。

    朝天阙捍卫了天下第一的名头,由于他已经被飞流子挑战过了,按照规则不在接受新的挑战,是以,在未来的一年中朝天阙依旧是天下第一人!

    经过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大家都没兴致继续进行剩下的龙榜挑战赛了,许多绝顶高手在这一战中得到了丰富的经验,现在都忙着回去体悟呢。

    高良才与何冲适时宣布今天比武结束,明天将进行最后的龙榜、虎榜自由挑战赛,以及名次评定!

    所谓自由挑战赛就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大家在这里解决最后的纠纷。

    常威嘴里更是念念有词,“雷轰,明天你最好不要出现,否则,我会打的你满地找牙!”(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