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阴魂咒(二合一章)

    常威还要进招,却听皇帝在后面叫一声:“够了,娘娘,事已至此,你?17??认了吧。”

    郑贵妃惨笑一声,“校哥儿,你真的长大了,你是个合格的皇帝啊。”

    说罢转头看着常威,道:“常大人,能告诉哀家这是什么剑法吗?好让哀家安心上路。”

    常威冷冷道:“无名剑法,是我自创的!”

    “自创?”郑贵妃惊的身躯一晃,似乎身上伤口都没有这两个字威力大。

    护着皇帝的陆兴安同样双目一睁,眼中神光熠熠,没有内力自创的剑法竟然带着天地之力,带着阴阳和道之意境,这简直匪夷所思。

    继承前人的武功精华练到绝顶境界虽然难,但并不是什么惊人的事情,尤其在陆兴安这种大高手眼中。普通武功招式想要自创也并不算多难,然而,能创出这种道之剑法,意味着对武功的理解已经到了开宗立派的宗师境界,古往今来这种人物无一不是惊天动地精彩艳艳之辈,无一不是称道做祖的人物。

    远有吕洞宾、王重阳,近有张三丰,这些人无论在江湖还是宗派都是后人崇敬,高山仰止的人物,今天在皇宫之中竟然能见到这种人物,陆兴安如何不惊?

    魏忠贤和王体乾虽然在乾清宫见过常威舞剑,但是三五剑就能杀伤绝顶高手,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殿中唯一一个没有被惊呆的就是不会武功的皇帝,常威也是不以为然,郑贵妃不但是一般的绝顶高手,而且基本上没有对敌经验,招法生涩,攻击手段极为有限,对常威的剑法又是一无所知。

    她根本没想到用自己最强的破空内力远远攻击常威,反而近身欺来,这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郑贵妃长叹一口气,“英雄少年果然了得,那个玄奥莫测的步法也是大人自创的吗?”

    常威颜色稍缓,“我还没有这等本事。大禹王创此步法,会象阴阳,沟通上苍,治理洪水,平靖九州,是为禹王九步!”

    “难怪难怪!哀家死在这等神功之下也不算冤枉。”郑贵妃终于平静了下来,悠然道:“皇上,且容奴端正衣冠拜见。”

    说罢行了一礼,也不顾身上滴滴嗒嗒的血迹,施施然走到牙床前,穿上宫装,无比留恋的看了一眼宫殿,晃晃悠悠的走向皇帝,常威有心阻止却见皇帝面露哀伤之色。

    “唉,这位爷太重感情了,面对谋夺自己皇位的人也能这般善待,真是,不过,对我来说这倒是好事,起码不用担心伴君如伴虎,哪天被他干掉。”

    常威慢慢的跟在郑贵妃身后向皇帝走去,想着不能用剑对着皇帝,便将永乐剑还鞘,反正郑贵妃已是油尽灯枯,皇帝身边又有三位大高手护卫,也不怕她刺杀。

    走到皇帝身前五步郑贵妃艰难的跪倒在地,口称:“罪人郑氏拜见万岁,愿吾皇春秋鼎盛,愿大明国泰安康,江山永固!”

    常威心中默然,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只听郑贵妃又道:“愿皇上看在一脉同胞的份上放常洵一放,如此,奴纵死也有面目去见万历爷了。”

    常威恍然,郑贵妃幡然悔悟是因为舔犊之情,真是应了那句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皇帝心有戚戚焉的说道:“娘娘放心,朕已交待常威,要他带福王回京师安度晚年。”

    郑贵妃双目露出异彩,“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话音一落,异变陡生,郑贵妃身上光华大盛,闪电一般扑向皇帝。

    “大胆!”陆兴安、魏忠贤、王体乾三人同时怒喝一声,飞身便迎了上去。

    常威大恨,厉喝一声“找死”便要拔剑扑上去,却不料三大太监已经一掌将郑贵妃拍了回来,那老迈的身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向常威,不等他有所动作,郑贵妃双目发出一道利剑般的光芒。

    那光芒轰地一下,照进常威脑海,犹如铁锤重击,令他高大的身躯如遭雷噬,砰地一下翻倒在地。

    皇帝惊叫一声,“无畏!爱卿!”

    郑贵妃落地惨笑一声,“奴并无伤害皇上的意思,只是想趁机收拾这个害了我的小儿,皇上金口玉言,定然会遵守诺言吧。”说罢,脖子一歪便气绝身亡了。

    皇帝扑过来抱着常威身体猛摇,却见他面白如纸,表情无比狰狞。此时常威正在神魂世界中天人交战!

    那道目光攻入神魂星辰的瞬间,便化作一道阴森呼啸的龙卷风,星辰大海中洪水滔天而起,只一下便将大地变成了水乡泽国,无数的生灵狼奔琢突,争先恐后的挤在一片片还未被洪水淹没的孤岛绝崖上。

    恍惚间常威感觉自己落在一座丰雨飘摇的竹木房子上,楼下洪水呼啸奔腾,转眼间便淹到了他胸口,力量像潮水一样被卷走,很快竹木构成的脆弱房子被洪水撕裂,常威立即便被洪水卷走了。

    深深沉向水底的神魂在巨大的水压压迫下,胸腔似乎要散架一般,耳朵中响彻雷鸣般的声音,更加糟糕的是重压之下神魂渐渐有淡化消散的迹象。

    狂暴彻骨的洪水,像有灵性一般拼命的向他口鼻灌去,神魂形态的常威口中之中溢出大量鲜血染的洪水一片鲜红,但经过这森寒彻骨的水流一灌,常威一下清醒过来。

    噗,咳咳,咳咳!

    接连喷出几口鲜血和呛水之后,常威一个机灵拼命的蹬踏水流,飞快的向头顶光亮处上浮,时间竟然变的如此难熬。

    经过缓慢却奇长无比的上浮时间后,窒息感和强大的压力消失了,常威心念一转便落在那海天相接处的太极石球上。

    入目只见,龙卷风搅的神魂星辰上一片狼藉,天际上霹雳雷霆连环炸响,海浪像千军万马奔驰一般,千百丈高的浪头呼啸着倒灌而下,彷如天幕塌陷,天河倒灌。

    巨浪汹涌咆哮着轰击而下,大海和天空像是换了位置一般,再也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海,哪里是陆地,那日月同辉的秀美山川完全变成了世界末日的大天灾。

    瞬息间一团黝黑的巨浪被龙卷风裹挟着,像一张吞天巨口一般要将常威和太极球吞没。

    轰隆隆!

    城墙般的巨浪,遮天蔽日而来,像一个黑黝黝的宆盖,零散的海水如岩石一般密密麻麻的砸落下来,无数生灵被当场震死;铺天盖地的海水,势若奔马,飞流****,四面奔涌,带着无穷威势,如天罚降世要将神魂星辰彻底毁灭!

    “这就是阴魂咒吗?果然厉害!”

    常威身如标枪般迎着龙卷风而立,在滔天巨浪砸下来的瞬间,他厉喝一声:“不过,给我到此为止吧!”

    朝承雨露,传赐青冥!

    倒插青冥,呼吸日月!

    常威的神魂身躯站在太极球上,双手结印打出一股股玄奥的气劲,周身阴气四射,随着印诀,身边快速出现万里寒霜,千里冰封的景象,那滔天巨浪被一寸寸压了下去。

    青冥浩荡,日月照耀!

    筑台青冥,垂钓苍龙!

    印法极速变换,“望仰青冥,离地冲天;青冥化虹,洗涤恶灵!”

    呼呼!太极球缓慢的旋转起来,阴阳二气缓缓进入身体,神魂星辰中一轮小小的红日从龙卷风肆虐的海平面上冉冉升起,海面上波涛翻涌,凝成一个巨大的阳鱼。

    阳鱼越来越生动,巨浪像找到了大海的小河流一样,欢快的奔涌而来,海底一阵巨雷霹雳声轰然传出,声音响彻整个神魂星辰,不过这次却没有海浪冲起,而是显出一个幽深漆黑的阴眼。

    阴眼中寒气冲天,与天上的太阳甫一交汇,一股堂皇正大之气便散发而出,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将那罪魁祸首龙卷风击灭,神魂被这红日光芒一照,立即变的璀璨纯净,朝气蓬勃。

    下一刻,阴气四起,一轮小小的暗月在大地尽头升起。

    日月同辉!

    似黑夜过去,白日到来,预示着阴阳交替万物生长。神魂星辰中出现永恒的日月,照的山川、大地、河流、生灵越来越生动,像时间倒退一样,淹没的陆地、消失的森林、死去的万物再次出现,非但没有损失反而衍化的更加璀璨、堂皇。

    转眼间,神魂星辰中风和日丽,常威哈哈大笑,“郑贵妃,你妄图用阴魂咒害我,却没想到我的神魂如此强大,手段如此厉害吧?你非但没能害了我,反而让我的神魂得到巨大滋补,真是枉费心机!哈哈哈!”

    与此同时系统提示:击杀绝顶高手获得三千万声望值。

    常威的神魂正在狂笑间,突然感觉到一股浩瀚如狱的神魂,铺天盖地而来,心中剧震,正准备反击,却发现那神魂带着善意,似来唤醒自己的。

    常威心中一动,立即醒转过来,睁眼一看,陆兴安那铁钎般的手指正按在自己眉心印堂中,“多谢陆公公,我已经醒转了。”

    噗!

    话音一落,张口喷出一大滩漆黑如墨的粘稠血迹,只听皇帝惊道:“无畏,无畏,你怎么样?陆公公快救他!”

    常威心中一暖,忙回道:“陛下,臣没事,那黑血是阴魂咒残渣!”

    阴魂咒以伤害封禁神魂为主,又等于是对神魂的一次淬炼,这口黑血正是神魂中的残渣。

    皇帝欣慰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常威这才发现自己竟在皇帝怀抱中,周围除了陆兴安、魏忠贤几人,连前方慈庆宫的皇后也来了。

    赶紧挣扎着起来,道:“臣无能,让陛下受惊了,臣真该一剑斩了她!”

    皇帝拍拍他肩背道:“有陆公公和老魏、老王在,她伤不了朕。”旋即,又道:“老魏好好收敛郑贵妃,传话出去就说她生病暴毙,和万历皇帝合葬了吧,让内阁商议个谥号。”

    魏忠贤忙应了一声,常威接口道:“皇上,臣这便带人去围剿大小承恩寺的逆党吧。”

    皇帝关切的问道:“你真的不要紧吗?要不然让陆公公去吧。”

    常威立即道:“臣神魂强大,毫无妨碍。况且,陆公公的禁兵一出,必将打草惊蛇,臣怕福王那边铤而走险,反倒不美!”

    陆兴安应声道:“不错,常大人一身道家正宗玄功,邪魔难伤,平叛之事该当速速进行!”

    皇帝叹息一声,“老王,下密旨!福王谋逆案由锦衣卫北镇抚使常威处置,并节制河南兵马便宜行事!”

    说罢又道:“无畏,有可能的话,替朕请福王回京师,实在……唉,也要给他一个体面。”

    “是!臣领旨!”常威口头上答应的好好的,心中却道,我一定会让福王死个干脆利索。

    领了圣旨飞奔出宫,回到北镇抚司衙门,千余缇骑正在严阵以待,常威带齐火枪、神兵剑、印信、蟒龙袍等物,翻身上马大手一挥,“走!”

    一队人由马远率领出了正阳门直奔环采阁而去;大队人马分为两路一路由廉贞武曲领路,从西长安街绕路飞驰王恭厂从承恩寺后门西、北二面围上去,一路由常威亲自率领,沿着城墙过象来街,围住东、南两面,密集的马蹄声踏碎了凌晨的宁静。

    沿街的人们一见锦衣缇骑成群结队向内城西南角而去,吓的大门紧闭,在屋里瑟瑟发抖,生怕被牵连上。现在还没过正月十五呢,锦衣卫这就开始行动了?前几天不是才放了八百多号人吗?又要兴诏狱了吗?

    千余锦衣卫将承恩寺团团围住,身手高明的直接翻墙而入,大门一开,常威打马直入,找到法界明王所在的宫殿,一声呼喊,百十条火枪将大殿围了个水泄不通,廉贞一脚踹开殿门,黑洞洞的枪口齐齐指住大殿,几个胡姬惊恐的披衣而起。

    常威环视一周,心中一沉,喝问:“法界明王在哪里?”

    胡姬们口称“不知”,如狼似虎的锦衣卫上前扭转,千余人搜遍寺庙,找到百十个不知所措的和尚、女子,却不见法界明王。

    抄掠一番寺中竟然有三十万两白银,翻看帐薄都不是皇家所有显然是脏银,给锦衣卫们一人记下十两,引的众人一片欢呼,让十二罗汉中两人将人和银子带回北镇衙门,封寺以及后续的审讯工作由马远等人主持。

    常威带着千余缇骑折入宣武门,出西便门向京西大承恩寺而去,四十里路程快马疾驰不多时便到,大承恩寺面积更大人员更多,可如同前次一般翻遍寺院也没找到法界明王和主持宗安等人的踪迹。

    等不多时,后续的马远等人赶到,将寺里的脏银一人再分十两,常威喝令:“诸位同僚听好,这次咱们要奔袭上千里,查一件惊天大案!只要干成了,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高文彩、周胜等知道内情的高级军官齐齐叫道:“谨遵大人号令!”

    “好!”常威扬鞭打马:“出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