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雷轰死了

    金嘉石木讷的回道:“我说你是常大人的手下!”

    常威提着两个人,一跃坐在墙头上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金嘉石不慌不忙的说道:“在京城,能驱驰绝顶高手的,锦衣卫自然是一个。况且,丐帮虽是江湖第一大门派,但规矩森严,门人弟子很少招惹是非,更不会惹上阁下这种绝顶高手。”

    “唯一的可能就是本帮内部事务!本帮净衣、污衣二派不和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常大人与净衣派何长老情分深厚,武林大会时敖副帮主又得罪了常大人;因而,不管是常大人要出气,还是净衣派的师兄弟们要打通关节,都容不下我大智分舵!”

    听了这番话,常威二话不说,翻身一跃,消失在黎明前的夜色里,换了衣服回衙门坐定才叹道:“小视天下英雄了,金嘉石竟然事先料到我会对付他,如今他有了防备,再也不能下手了!”

    对付污衣派最大的顾忌就是丐帮那群老家伙,如果在对方知道实情的前提下还去杀人,绝对会引起那帮老家伙猛烈的报复。常威自己倒是无所谓,锦衣卫北镇抚使不是江湖人敢动的;但何成空、何旗那帮人定然不好过。

    似乎人不顺起来喝凉水都塞牙,下午,方环儿叫人送来信,“武当风云子六人,金戈会楚同光四人以及飘渺西山雨、苗宛白、楼初雪、羽飘翎四人,齐齐赶到京师,说有要事求见大人!”

    要事?这个时候这些人跑到京师来找我干什么?武当来了六人?武当为什么一下子跑出来这么多道士?

    江南居的前身环采阁本就是百顺胡同数一数二的销金窟,加上方环儿的妙手经营和常威照拂,立刻就成了首屈一指的存在,但常威到了环采阁深处一座院子的时候,屋里的气氛却肃杀的吓人。

    常威身穿便服进去,先是抱拳行个江湖礼节,“各位好,月余不见,各位怎么从江南来了京师?”

    风云子也不废话,“常大人,雷轰死了!”

    “什么?”常威大吃一惊,雷轰是他亲自救出去的!

    楚晴带着雷轰离开京师,马远等人可是沿路跟了三十里,一直看着他们过了卢沟桥才回来向常威复命的。

    常威稳稳神道:“怎么死的?死在哪里?楚晴呢?”

    楚同光沉声道:“在卢沟桥以南二十里的长阳镇,被人一剑穿心,晴儿跳进卢沟河才逃得性命,如今,人已回江南去了!”

    常威又道:“知道凶手是什么人吗?”

    武当几人用敌视的目光看着他却不说话,常威双眉一挑道:“怎么?你们来找我,莫非以为是我干的不成?”

    一个中年道士说道:“楚小姐说那一剑像极了你在武林大会上使的剑法!”

    常威深吸一口气道:“除此之外,楚小姐有没有说他们是怎么出的京城?”

    那道士登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不再说话了,楚同光接口道:“晴儿说,是常大人救他们出的京城。”

    幸好她说了公道话,要不然这事情还真有麻烦。常威点点头道:“虽然我和雷轰有些恩怨,但你们也应该知道,那点事情最多算意气之争,还不至于动手杀人。即便我要杀他,以我在京城的能量有一百种手段可以杀死雷轰,根本没必要先救后杀;况且,以我现在的前程,完全没有必要去招惹雷轰。希望武当的朋友,能明白这一点!”

    风云子点头道:“我们自然明白这一点,否则也就不会来见大人了!不过,楚小姐说在京城发生了一些事情,常大人掌着锦衣卫,还请帮我们查一查这件事!”

    常威点头道:“有人敢杀我送出城的人,我自然要查个清清楚楚。”话题一转又道:“雷兄的尸身在哪里?”

    风云子摇头道:“现场除了楚小姐就只有杀手一人,尸身我们也没有见到。”

    常威有意无意的问道:“各位是几时接到的消息?”

    “三天前。”

    “三天前?雷轰、楚晴是五天前离的京。”

    常威愕然道:“武当山在湖广,金戈会在江南,飘渺似乎也在江南吧?正常车船到京师得半个月,兵部八百里加急也得两天两夜!各位是怎么来的?”

    羽飘翎柔声道:“我们原本就要来京师找常大人,路上恰好遇上楚小姐传出的消息。”

    常威眯着眼道:“找我?”

    羽飘翎道:“大人讨逆遇上九城乱云谷的事情不是写在朝廷邸报里了吗?这种江湖凶邪只要一露头,人人得而诛之!我们自是责无旁贷,所以,都准备来京城探探消息,谁知又碰上了这种事情。”

    是真的吗?这些人当真是为了九城乱云谷而来,来的也太巧了吧!这些事情真是诡异啊!

    正在常威烦心的时候,一位老仆来报:“三少爷,宫里有人到衙门找少爷。”

    “谁?又是什么事?”常威最近几天都没敢去皇宫,生怕皇帝现在就让他做驸马。

    老仆可不管他语气不善,着急上火的催促道:“是涂文辅公公,他说皇上请您去国子监讲学,快走吧我的少爷!”

    “国子监?讲,讲学?”常威差点把舌头咬了,“你再说一遍!”

    老仆笑着道:“少爷,您没听错,涂公公说您写的书印了一部分,皇上带着讲经筵老师、一帮子大臣去了国子监,连大少爷都去了。说是让您讲学啊,我的少爷,皇上和满朝大臣都在等着呢,咱还是赶紧吧!”

    这下也顾不上其它了,常威赶紧起身,“快,官袍带了没?”

    “带了,就等您换呢。”

    “各位,失陪了。”常威一拱手赶紧走了,到外面屋里一边换官袍一边说道:“良伯,跟这几位留个地址。”

    羽飘翎却跟上去笑道:“西四牌坊边的安富坊?我们都知道了,大人真是前程远大啊。”

    换好官袍,常威一边整理衣冠一边狭促的朝她勾勾手指,等羽飘翎过来,常威色迷迷靠近她问道:“你究竟许给了谁?官大不大?要是不大,我就把你强占了哟。”

    羽飘翎双颊一红,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用蚊子哼哼一样的声音道:“那奴家晚上就去府上伺候大人!”

    “哦?”

    说完这话羽飘翎飘然而去,只留下一脸愕然的常威。(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