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两省削藩

    羽飘翎温顺的依偎在身边,像个合格的奴婢一样替他捶着腿,问道:“飘渺的事情太多,奴知道的也有限,不知爷想知道哪些具体事情?”

    常威卷了一根烟,道:“你们飘渺的祖师是建文帝的妃子,永乐大帝登基,郑和将飘渺收拾的凄惨无比,你们从教坊司里爬了起来,而后二百年间,你们大表忠心,终于得到朝廷认可。我想知道你们现在的目标是什么?扳倒成祖一系的目标变了没有?”

    羽飘翎凄凄惨惨的回道:“飘渺早就没了这个想法,只想替朝廷出力,替自身谋得好处,让门人子弟都安安生生的过日子,练武功,替朝廷看着江湖和大臣们的动静。”

    常威长叹一口气,“看着江湖和朝臣?飘渺果然也是皇家一把剑,这把剑握在何人手中!”

    朝廷有东厂和锦衣卫,如今都握在魏忠贤手中,今年皇帝把北镇抚司交给了常威,飘渺又是什么组织?由何人掌管呢?

    羽飘翎道:“武宗死后,内阁首辅杨廷和定兴献王世子朱厚熜为帝,年号嘉靖。年仅十四岁的嘉靖帝上台后澄清前朝弊政,大明朝有了中兴气象,但大礼仪之争,让皇帝和百官站到了对立面。他罢黜杨廷和,廷杖杨慎,经过三年斗争独揽朝政。”

    “锦衣卫陆炳、沈炼被杀之后,嘉靖帝就不再信任锦衣卫,从此,躲进西苑玉熙宫玄修,二十年不上朝,却能将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都是靠着飘渺和东厂掌控朝政以及天下大事。”

    “从那时起飘渺就改变了想法,一来,只要大明朝还在,就一定是永乐帝后人为帝,别的枝系永远也无法上台;二来,由于剿倭之战中的贡献,嘉靖帝彻底赦免了飘渺。”

    “明面上是萧雨歇祖师奉朱执的命令杀了龙城飞,实际上这是皇帝密诏,嘉靖帝不愿意龙城飞这种不受控制之人活着。”

    常威暗叹一声:竟然是嘉靖的旨意?朝廷的水真是太深了。

    羽飘翎幽幽然回道:“当今皇帝上位独宠客氏,又任用魏忠贤,飘渺早就没有了朝堂权柄,宫里的人杀的杀,贬的贬,宫外的人走的走,退的退。说起来大人可能不信,飘渺如今能掌握依旧只是教坊司,奴投靠大人一来是去年那无心之举,二来也是想靠大人重新振作。”

    “飘渺果然是想靠我上位吗?”常威想起汪秀嫣说的教坊司鸾鉴,“那位鸾鉴就是你们的人吧?”

    “是!”羽飘翎坦白的认了。

    常威道:“我有一事不明,既然朝廷已经赦免了飘渺,以你们的武功才情,好好练武求道便是,为何一定要卷进朝廷的争斗中。”

    羽飘翎叹道:“树欲静而风不止,东林党、阉党都不愿意放过飘渺,两边都有人指使飘渺做事。而且,飘渺内部也像朝廷和江湖一般,分成了好几派,有许多人都念着往日的荣光呢。”

    这话虽然说的笼统,但未必都是假的,常威沉吟一下道:“武林大会那晚你和苏倾城、楚晴、粱克成一干人来找我,而后,我便被赵明琳刺杀,这是怎么回事?”

    羽飘翎指天发誓,“绝对与飘渺无关,因为寇白门的事情,奴只想借故亲近大人,以期赔罪,绝不敢也不会设计刺杀大人。”

    常威又问:“苏倾城究竟是什么人?”

    羽飘翎回道:“她和千波师姐过从甚密,与奴并非一路人。”

    常威皱眉道:“飘渺烟雨楼,那座楼到底在哪里?”

    羽飘翎柔声道:“奴从小在太湖东山,一小岛上长大,岛上也只有师长姐妹二三十人,从未见过那座楼。”

    弄了半天竟是白问,什么都没问出来!常威怒极而笑,起身道:“羽姑娘,话既然说清楚了,你走吧,从此,咱们互不相欠!”

    羽飘翎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见他已经站到门口,做出一副送客的姿态,垂下眼睑,脸上神情一阵变幻之后,又恢复了来时的面目,福了一福,惨惨戚戚的向门外走去。

    常威看着她的背影轻声问了一句,“你这名字也是假的吧。”

    羽飘翎脚步一顿回道:“奴家小名小羽。”

    常威点点头没在说话,看着她走到门口,魏希捷却迎面走了进来,瞪了羽飘翎一眼,道:“刚说你府里都是丑丫头,今天怎么突然换了个这么漂亮的?见了人也不会打招呼?”

    常威咬着牙道:“不要惹我,我已经很生气了!”

    魏希捷忙换上一副笑脸道:“这是怎么了?”

    等她进了屋,常威拍着手道:“你说要劝你叔叔,他手下的浙江巡抚、布政使竟直接否了我的削藩议案,劝的好,劝的真好!还有那杨祚昌,朝堂上驳我就不说了,如今也是驳了我的奏疏,你干的不错啊。”

    魏希捷脸色大变,“不关我的事,当时,叔叔明明答应我不为难你的,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见常威拿着一本书不再开口说话,魏希捷像蛇一样的缠了上来,“我的爷,让奴婢好好伺候你,消消火吧!”

    “哪有这个兴致!”常威一把推开她,恨声道:“你应该知道了吧?皇上一不高兴,竟将十公主许了给我,还不许我拈花惹草,否则就要阉了我。以后,你也别来了,触怒了皇上,大家都没好下场。”

    这话阴阳怪气的,分明是将阉党否了议案的气撒在魏希捷身上,弄的她尴尬不已,缠了好一阵,常威始终没个好脸色。

    魏希捷只得恨恨的丢下一句,“我现在就去找叔叔论理!”扭着水蛇腰出门走了。

    此后二十天内,陕西、山西二省,总督、三司、兵备道、粮道、地方士绅、士子齐齐上书要求削藩。

    另外,在黄宗羲等人的鼓动下,国子监、翰林院以及那些被常威放了的东林余党在刑部衙门前抗议五天,最后刑部终于顶不住压力,将许显纯拘押到案。

    许显纯被生死符折磨的生不如死,在审理过程中胡乱回话,引起了黄宗羲愤慨,出庭对证时,出袖中锥刺许显纯,以至于许显纯大声求饶,尽数招出罪状。

    但黄宗羲也因扰乱朝堂被打了三十大板,并革除监生,遣返原籍。

    被皇帝斥责过的魏忠贤也令手下官员赶紧改口上书,虽然还有三成的地方官员不赞成,但陕西、山西削藩决议已成。

    四月初一,皇帝赐下王命旗牌,尚方宝剑,令常威节制陕山二省兵马,推行削藩之策,并于沿途惩治不法官吏,可先斩后奏!

    “削藩终于要开始了!大明朝的顽疾虽然不能根除,但先剜掉一点脓疮也是好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