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人根峰母门洞

    唐锦衣这边的和尚见两个领头的跑了,立即便想溜走,可惜他们却没有那种抗打的本事,在维护秩序的骑兵赶来之前就被撂倒了。

    简单问了几句,果然是不满两个‘黄教和尚’抢了他们的饭碗,交给执法的骑兵带走了事。

    回头进了毡帐却见胡文清怡然自得地喝着马奶酒,拉着马头琴,丝毫没有关注打斗的情况,常威不满的嘟囔道:“老胡,你也不帮把手。”

    胡文清笑咪咪的回道:“这些小喽罗,不值一提,咱们初来乍到,倒不必赶尽杀绝。”

    唐锦衣点头道:“也有道理。”

    盛夏的草原,凉风阵阵,到处是烤肉的香味和欢声笑语,草原民族能歌善舞,姑娘和骑士们围着火把翩翩起舞,在歌舞中有看对眼的,跳不几回,就钻进草场深处,天当被地当床成就好事,这等豪放的习俗,实在让汉人无比汗颜。

    不过,三人却没有参与这种热闹的聚会,因为,常威和唐锦衣现在扮的是遵守戒律的黄教和尚,而胡文清是他们的老仆。

    况且,三人的目的也不在此,毡帐中常威取出笔墨继续写战争论,唐锦衣打坐练功,老胡品着酒拉着琴,倒也是互不干扰。

    第二天上午,苏泰叫了常威和唐锦衣去,问了昨晚的事情,而后问了一些经义,常威提前做过功课,一些简单的东西倒也难不倒他。

    说了一阵,苏泰道:“宗康师傅曾在明朝京师修行过,跟我说说京师的胜景吧。”

    那些枯燥干巴的经文常威也没兴趣,正巴不得她转话题呢,以手蘸茶比划道:“明朝京师东临辽碣,西依太行,北连朔漠,背扼军都,南控中原。非但是兵家必争之地,还是民众汇聚之所,京城之内人口过四十万,加上城边宛平、大兴二县,人口过百万之众。”

    “北京城格局,严格按照星宿建设,称为星辰之都。从南边的永定门到北边的鼓楼、钟楼,按洛书的方位十五之数为准,正好十五里。”

    “素有里九外七皇城四之说,全城上千街巷、五百胡同,秩序鼎然,百业兴旺,大到造枪炮的火药局,小到制针线的坊铺,可谓无所不有……”

    苏泰惊叹道:“百万人口啊,一个京师就快抵得上我大元了,明朝总共有多少人?”

    常威假装皱眉想了一阵道:“万历年间明朝人口就稳定在一亿五千万左右,如今怕是只多不少。”

    “这么多人口?”苏泰小嘴张成了圆形,“明朝皇帝真是伟大呀,他们怎么管理自己的子民?”

    常威徐徐说道:“自汉朝以来,中原士大夫都有与皇帝一同治天下的理想,他们入朝做官,以天下为己任,代皇帝牧守万民。全明朝共有两万多官员,朝廷里有内阁、六部,地方上有两京一十三省,政令一层层的传达下去,直到国家每一个府县;地方上的官员再将下情一层层传报上来,直到皇帝案头,这样,皇帝就能清楚的了解整个国家的大事小情,从而制定大大小小的政策,来管理国家。”

    苏泰眼波流转,“大师这样精通明朝政事,怕也能做个官吧。”

    常威从容的念一声佛号,“我佛面前众生平等,繁华红尘,深山古庙,处处皆是修行。在明朝当官要辛苦读书几十年,从童生、秀才、举人一路考到进士,每三年才有一二百人能做官,绝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了的,百姓们都把官老爷叫做文曲星下凡呢。”

    “明朝真是强大啊!”苏泰叹了一声,又道:“后金建奴有多少人口,大师可知道?”

    常威思索一阵道:“据说有二百万人口,其本部八旗兵过十万,加上蒙汉旗军总兵力在四十万人之上,与大草原差不多。”

    苏泰又问道:“后金和明朝开战十多年,多次获胜,以大师看来,后金有无可能像我大元当年,打进关内,占据中原江山?”

    常威摇头道:“大元当年面对的是没有长城、没有骑兵、国土面积不及明朝一半的宋朝;可如今后金国土、人口、兵力远远不及大元,而明朝强过宋朝数倍,更有先进的火枪火炮和舰队,后金最多在关外称雄,一旦明朝出个杨廷和、张居正之类的能臣,立即就能凭借强大的国力将后金碾碎;即便没有名臣,依托山海关和山东半岛,海陆两路夹击,后金也无法进关,太后以为如何?”

    苏泰点头道:“大师说的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有依靠大明的想法。大师可见过那位秦国公常威?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常威非常无耻的说道:“这个人崛起不过一年,进京也只是短短半年时间,很少有人见过。不过他却是锦衣卫高官,是皇帝宠臣,很会赚钱,最近的削藩和整顿卫所两策一旦成功,后金的好日子怕就到头了。镇远关一战,太后也应该知道他的武勇了吧?此人允文允武,又有皇帝信任,有名臣之姿啊!”

    苏泰看着南方道:“希望那封书信能够打动他吧。”

    苏泰对什么教义经文没有兴趣,反倒对天下大势极为关注,尤其对明朝的一切很是好奇。常威将大明的朝廷结构、军事、火器、物产、舰队、工业、两京一十三省的情势细细讲解,当然全检好的、强大的地方说。至于流民、魏忠贤专权之类都当成逸闻趣事来说,并不是重点。

    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加强大明在苏泰心中的份量,给她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一连三天,苏泰每天都叫常威来讲述,后来额哲也来听讲,以常威的口才,很容易就让母子二人对大明产生了一种上邦大国的仰视感。

    随着话题的深入,母子两请教起常威如何将鞑靼建设成大明那样强大、繁荣、人口众多的国家。

    常威给出的建议是定居,建设城池,发展共商农业,就地征税,减少对游牧民的依赖。这样说是有道理的,因为游牧社会抵抗天灾的能力最弱,所以人口最少,最没有发展前途。农业社会稍强,最强的自然是工业社会。

    这样说用心是险恶的,游牧民族之所以难以对付,就是因为他们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没有办法过冬的时候,总想着南下劫掠。一旦中原王朝打过来,他们掉头就跑,大不了死一些人,损失一些牲口,过个几年几十年,缓过气来,再打过来就是了。

    一旦落地生根,把精华人口聚集在一起,那就好对付了,中原汉王朝的强大战争潜力和先进武器,一旦开动,只要碾碎那几座精华城池,基本上这个游牧民族就完蛋了。

    但苏泰母子却信了,因为,常威用后金做了例子。实际上后金的强大,是建立在大明朝廷政治腐败,内耗太大的基础上的。万历皇帝多年不上朝,加上三大征,尤其是抗倭援朝之后,在辽东地区留下了大片真空地带,让后金钻了空子。

    天启一朝先是东林斗三党,又是阉党斗东林,大家斗的不亦悦乎,只知道后金占了辽东大部分地方,却不知道后金具体是什么情况,实际到过辽东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整个大明朝只拿出了十分之一的力量在辽东和后金耗,一旦整合所有资源,后金根本不足为患!

    可苏泰母子远在草原,哪里知道这种连大明朝臣都弄不懂的事情?很容易就认同了常威的说法,沉浸在重新振兴‘大元’的梦想中!

    第四天,几人正在金帐内说话,林丹汗的大福晋娜木钟,四福晋芭德玛瑙伯奇,过来找苏泰说话。娜木钟虽然是正室大福晋,但苏泰为林丹汗生下了唯一的儿子额哲,母凭子贵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所以,娜木钟和伯奇的地位比不上苏泰。

    塞外女子作风豪放,当着两个和尚和额哲的面,伯奇对苏泰说:“大汗阵亡前曾临行过咱们姐妹三人,如今大姐似乎有了受孕的征兆,三姐可有喜脉?”

    苏泰摇头道:“这些天忙着大汗的身后事,见过马将军后又听宗康大师讲经,我倒没有注意这方面。”

    娜木钟道:“我要去人根峰、母门洞求长生天保佑,四妹也准备同行,三妹也一起去吧,要是能多给大汗留个后,也是好事呀。”

    人根峰?母门洞?听起来像是求子的地方!

    苏泰道一声好,又对常威、唐锦衣说道:“两位大师初来后套,也跟我们一起去见见那等奇观吧,路上也好随时向大师请教!”

    常威自然答应,三名福晋乘坐马车,百十名鞑靼骑士护卫在旁,常威、唐锦衣和胡文清随行在旁。

    敖伦布拉格镇距离临河故城仅五六十里地,在镇子西面阴山余脉的七彩神山中有一根‘擎天’石柱。

    山谷中,这樽巨大的石柱巍然屹立,直指苍天,高有十余丈,十人合抱,整体呈褐红色,酷似一根超大的男人话儿,当地牧民称为‘人根峰’。在其南边几里外,有一座‘母门洞’,又酷似女子私处。

    这神奇的一峰一洞,活灵活现,栩栩如生,鼓荡着强烈的生命气息,传说人根峰与母门洞,是伏羲和女娲在此处造人后留下的,用于祈福人类繁衍,子孙绵长。

    常威惊叹一声:“阳刚天下雄,阴柔世上美,上天真是鬼斧神工,灵慧无穷啊。”

    “此地是求子圣地,非常灵验!”苏泰大方的向常威解释道:“黄金家族的圣物伏羲女娲石,与这一峰一洞,外形几乎一样。”

    竟有此事?

    常威惊叹的时候,并没注意到身后远处的胡文清在悄悄的向唐锦衣说着什么。(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