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斜月派

    “知道了又如何?”两个女子看了一眼常威,恶狠狠的说道:“他破不了我们的银月决,等死吧!”

    此时,两片巴掌大小的银月浮现在常威身上,这鬼东西在吸星大法的克制下,虽然无法对常威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也奈何不得它。

    九阳神功的内力虽然都吸了回来,但那银月不知是什么东西,轻飘飘的打不烂破不了,一旦使出内功就被它吸走,即便吸干它上面吸附的内力,它也会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缠上来主动吸收内力。

    斗了几个回合,常威突然双手结印,打出一股股玄奥的气劲,银月光芒大盛,渐渐分离出大股森寒刺骨的阴气,万里寒霜,千里冰封,巨峰填海,雪精寒怪,各种虚影飞快出现。

    一见这招有效,常威双手极速变换,精纯的内力化为道道青气将银月裹住,不停的挤压吞噬,突然,那冷气森森的银月像个活物一样摇头摆尾的动了起来。

    继而,身体五分之四都化为一张血盆大口,凶猛险恶,恶毒异常,形如厉鬼般向常威扑来,似乎要一口将他吞了,“既然是阴寒至极的东西,那就受死吧!”

    印法再一变,青冥化虹,荡涤恶灵!

    两片银月登时像遇到了天敌一般,发出惊恐瘆人的啾啾之声,但青冥印法的净化之力落在身上,立即让它们碎裂成点点银粉,落在常威手上,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吸取内力的能力,彷如失去生命,变成了死物一般。

    神魂中太极球阴鱼发出一股欢欣至极的意志,像是遇到了美味猎物一般,常威顺势运功将两捧银粉吸进体内,登时,阴气大盛,阴鱼无比活跃。

    常威看着两个女子道:“这银月到底是什么东西?像是活物又是死物,还能吸人内力,说吧,说了就饶你们不死。”

    两人惊的眼珠子都要落下来了,“不可能,你怎么能将银月鱼炼化?”

    常威双目一凝,“银月鱼?这东西是鱼?”

    两个女子对视一眼,恨声道:“不要问了,杀了我们吧!”

    常威咧咧嘴,转身扑到床上,穿上衣服,顺手一拂,桌上的马奶酒唰的一下洒了出来,常威抬手抓了两把,阳刚内力猛地逆转,双掌之间结出一片亮晶晶的小冰片,抖手一甩,几十枚冰片尽数没入两个女子周身大穴中。

    唐锦衣奇道:“这是什么?不过,你施暗器的手法真是太差劲了。”

    常威笑道:“那咱们就来交换!”

    登时,神魂与唐锦衣桥接,将九阳神功、天山六阳掌、折梅手、生死符以及阴阳遁术、青冥印法等这大半年学过的武功尽数传给他。

    神魂交流速度奇快,半盏茶时间两人就将所学的武功心法、图解交换完毕,见猎欣喜的常威再次凝结两把生死符,用一衰烟雨任平生的手法发射出去,但遗憾的是,效果并不是很好。

    常威嘟囔道:“发射暗器真的需要天赋?还是说你这个大舅哥跟我藏私了?”

    唐锦衣笑的春光灿烂,“你还是玩火枪吧,这生死符配上我的暗器手法,说一句天下无敌也不为过!”

    说完,掠到桌边拂动酒水,很快便凝聚出生死符来,唐锦衣那完美的手法几乎是不着形迹的发出了生死符。

    两个女子已难过的浑身如筛糠般抖了起来,“生死符?你们是天山旗鸣峰的人?”

    常威走到她们身边蹲下来道:“既然知道生死符的厉害,就老老实实的交待,否则,要你们生不如死!”

    两个不怕死的女子登时松口了,“银月鱼类似于虫草,夏天是鱼冬天是草,生长在漠北之眼斜月海中,那里也是我们斜月派的根基所在。”

    “漠北斜月海?”常威皱着眉头道:“你说的是苏武牧羊的北海?也叫贝加尔湖?”

    一女子讶然道:“你知道?不错,我们就来自那里!”

    常威沉吟一阵,突然喝道:“北海距离河套足有两三万里之遥,你们到这里来有何企图?”

    另一女子痛苦的声唤道:“喀尔喀部落发源于斜月海东岸,内喀尔喀五部已经投降后金,他们大汗与我们宗主达成一致,特地派遣一队人马进入归化城迷惑、策反土默特部加入后金作为礼物。”

    又是后金和左翼万户的交易,大草原形势不容乐观啊,常威沉声再问,“那你们跑到后套来干什么?为什么刺杀我?”

    “我现在的身份是五福晋的侍女,她是察哈尔人,也是我派弟子,精通天魔销魂舞,林丹汗被她迷惑才改信红教,林丹汗被常威杀死后,鞑靼基本上没有了对抗后金的可能,等到后金联合察哈尔逼降土默特,大军威逼后套,额哲必定投降,到时候后金定能统一大草原。”

    后金吞了前套后套,到那时可以从东北的山海关到西北的贺兰山,这之间过万里距离的任意一点上打破边墙入寇,那时候大明将无比危险,后金好大的手笔啊!

    但是,这女子却没有提到另一个地方,“东套的鄂尔多斯呢?后金针对他们做了什么布置?”

    一女子道:“没有,鄂尔多斯跟瓦剌的卫拉特部落眉来眼去,瓦剌大汗派冰霜殿进了鄂尔多斯,要想拿下他们必须要用武力!”

    常威眉头一挑,“冰霜殿是瓦剌的势力?”

    “是,卫拉特发源与寒冷的斜月海西岸,冰霜殿总殿就在哪里。”

    原来这两个门派都和草原部落关系密切,更可怕的是冰霜殿一度扎根在延安府,还曾加入魔教,残元的势力依旧不甘心啊。

    常威又道:“去年你们为何参加武林大会?”

    “想看看中原群雄的实力,亲眼所见的结果是,除了少林之外,没有人能够稳胜我斜月派,冰霜殿的实力与我们不相上下!”

    常威心中凛然,连身边的唐锦衣都是浑身一震,斜月派和冰霜殿的实力竟如此强大?连武当和丐帮都不放在眼里?

    常威心思一动道:“那么九城乱云谷和天山旗鸣峰呢?”

    “九城的实力虽然很强,但还比不上我们,旗鸣峰实力最多与我派相当。”提起这个名字,两个女子同时大个哆嗦,“但这生死符太过歹毒,除非去后金找天命教,或者回斜月海靠海眼浸泡才能解除。”

    常威忽视了前者,愕然道:“后金天命教能解生死符?”

    女子脸上露出见了鬼一般的恐惧表情,“天命教实力远胜少林,称为天下第一毫不夸张!”(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