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常威的破绽

    一切都要从一年半之前说起,魏良卿不知道堂弟魏良栋脑子抽什么风,居然给常威讨了个锦衣卫北镇抚使的虚衔。

    那也没关系,在魏良卿眼中,这位堂弟是个标准的纨绔,除了吃喝玩乐和一点小聪明,啥也不会。甚至连巧取豪夺、谋财害命都不会,所依仗的只是叔叔魏忠贤的宠爱罢了。

    因此,给应天府解元一个虚衔根本引不起魏良卿关注,可没过多久,堂弟魏良栋竟遇上了刺客,好在有惊无险。虽然魏良卿对自己的堂弟有些看不上,但无论如何都是魏家人,他对堂弟的安危还是很关心的。

    谁曾想,刺客事件竟然牵出了白莲教和圣母教造反的事情,更神奇的是那个解元和臭脾气的小蛟龙傅舟子,迅速平灭了圣母教。这一仗给魏忠贤涨了面子,常威这个名字正式引起魏忠贤集团的关注。

    更让魏良卿好奇的是,这个常威竟然是个逍遥人物,丝毫没有当官往上爬的意思,因而,那一战得益的是常威的亲朋好友。

    到此为止,常威的表现都很好,阉党集团非常满意,紧接着常威制造燧发枪,编练义勇营这些事情引起了皇帝注意。但融洽的关系没能持续多久,浙江布政闵承弼一纸书信状告常威在六横岛侵犯了自己的利益。

    常威祖籍陕西扶风,出生在南直隶苏州,做官在南京,可以说其活动范围完全在南直隶,插手浙江六横岛的事情是踩过界了,这在官场是大忌,必须要教训一下,要让他长个记性才行!

    于是,魏良卿示意田尔耕,将常威的北镇抚使虚职给摘了,得到教训的常威终于安份下来了,他和自己的盟友沈家远离了六横岛。未几,常威又破了白莲教炮轰南京皇宫的阴谋,再次得到北镇抚使的虚衔,继而,剿灭海盗,剿灭湖匪,顺势北上剿灭白莲教!

    这一连串迅猛无匹的动作不但让常威在朝廷里崭露头角,还给魏忠贤挣回了大面子。这些事情,虽然没有触犯魏良卿的利益,却引发了漕运总督藤乐山的强烈不安。

    常威的父亲常青弹劾藤乐山的奏疏是魏忠贤压下来的,魏良卿自然知道藤乐山在害怕什么,正在魏良卿犹豫的时候,山东巡抚赵颜等一帮人弹劾常威的手下劫掠府库,欺压同僚的奏疏到了,而另一边闵承弼也拿到常威冒用邵泽身份的证据。

    这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常威不坐几年牢也要流放三千里,想要仕途直上是再无可能了,到了这里根本不需要魏良卿和藤乐山在做什么,常威就完蛋了。

    但奏疏到了皇宫,皇帝却另有主意。常威造火枪、练义勇、打圣母教、白莲教以及造玻璃镜等事迹都传到了皇帝耳中。皇帝监察天下的途径有各地官员、东厂、锦衣卫、御马监派往各地的太监,甚至还有魏国公徐宏基之类勋贵。

    在种种消息面前,皇帝认为常威是个能臣干将,是要大用的人物,他批准了田尔耕敲打常威,审讯案件实情的奏请,但皇帝的本意是打一顿板子了事。

    正是这道旨意引发了魏良卿的惶恐,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只是打一顿板子?如果真的让他进入朝廷,在堂弟魏良栋的帮助下,将会成长到什么地步?不行,常威必须完蛋!

    于是,在魏良卿的授意下,田尔耕罗织了十大罪状,要彻底断绝常威的仕途。在他们看来,进了诏狱的人,要么被打死,要么乖乖的认罪服法,没有多余的选项。

    意外还是发生了!常威武功被废,人被折磨的半死不活,频临崩溃,却死不开口,没有供出一个字,没有承认半点罪名。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袁可立竟然飞马入京,并进宫求到圣谕,而三法司更是一点都没耽搁,直接到沧州厘清了案子。

    最后,常威赔了十万两银子了事!

    虽然,常威没有彻底完蛋,但却远离了仕途,更有趣的是常威在江湖上敌人众多,魏良卿不再把他当回事。

    但常威的顽强却超出了魏良卿的意料,先是远洋舰队又是蹬车、马车,还有袁可立的举荐,这些事情全部传到了皇帝耳中。最后,魏良栋更是说动魏忠贤,为常威争取到了锦衣卫北镇抚使,这回不再是虚衔,而是实授!

    这还得了?但魏良卿无法阻止,因为,皇帝决意启用常威!好吧!启用就启用吧,等你到了京师,到了我的地盘,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滚蛋,甚至玩死你!

    但更加过份的事情来了,那个纨绔堂弟魏良栋借助常威的功绩和两辆车使得皇帝龙颜大悦,当场封魏良栋做了安东公,并代祭太庙!

    这下子彻底触怒了魏良卿!他当即召集客光先、侯国兴、许显纯、倪文焕等党羽商议对付常威的办法,只要常威一倒,魏良栋一介纨绔,将再次恢复无所作为的状态。

    这一次的计划不仅要收拾常威、还要扳倒常同、常宽、甚至是袁可立,这些人精于害人,诡计多不胜数,很快就制定出周密的计划,设置下精妙的陷阱。

    但是去年除夕晚上,叔叔魏忠贤亲口告知的秘密消息让魏良卿,口中发苦,手脚冰凉!一切的算计谋划都被这个消息击破了,他所有的手段都是徒劳的,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不敢动手!

    魏忠贤的消息是:皇帝和常威结拜为兄弟了!而且,皇帝是认真的,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块腰牌送给了常威!

    魏忠贤不是傻子,知道魏良卿耍手段对付常威的事情,以前他没有过问,是因为没有必要,毕竟一个小小的解元,死活都不看在他眼里。

    但现在,绝对不能在对付常威了,那是与主子结拜了的人物啊!

    凭心而论,魏忠贤对常威的印象很好,除了称呼他为胖子之外。常威和皇帝交谈的时候,上到击灭后金、开疆拓土、欧罗巴、亚美利坚,下到枪炮、战舰、玻璃镜、蹬车都是富国强兵之道,没有涉及丝毫朝政、党争。

    况且,常威的大哥吏部左侍郎常宽、二哥镇江知府常同,甚至老师袁可立,都是踏实干事,从不参与争斗的清流。这些人都是皇帝喜欢的,是朝廷需要的,是魏忠贤都必须尊重的人。

    即便他魏忠贤再厉害,再权倾天下,也需要靠这些干事实的人来治理天下,来坐朝理政,否则仅凭那些拍马溜须,只知道捞钱的人朝廷早就垮了。就连魏忠贤自己都曾拿出几十万两银子,替辽东前线买马、置办铠甲、枪炮。

    总之,一句话:常威和他的帮手们,不是敌人!

    常威跟皇帝结拜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立刻,让魏良卿蔫了。他收起心思,停止所有计划,老老实实的在一旁注视着常威。

    正月初六,常威一上殿,先是洗白了自己身上的污点,继而由白莲教说到农民吃不饱饭的事情,然后推出高产的土豆,当时那个小玩意,在户部全力推广之下,今年真的丰收了,真的做到了亩产六百斤!

    而后,常威又抛出了摊丁入亩和重新推行一条鞭法,收取大量工商税的建议。这理所当然的受到东林党阻挠,然而,经过初步交锋之后,常威却拿到了更大的权力!

    进入北镇抚司第一天,常威就宰了王昌和阎老五,继而,释放了八百多名受到东林牵扯的人,又斩了二百多人!厘清诏狱的事情让朝廷大臣们看清了常威铁面无私,万事遵守律法的立场。

    继而,建立机器局,改良枪炮、火药,收拾谋反的福王等一系列事情,为朝廷和皇帝带来了天大好处。趁此良机,常威提出整顿卫所和削藩大计。

    魏良卿小小的阻拦了一下,但是,换来的却是皇帝严厉斥责以及内阁变动的雷霆天威!这时候魏良卿怕了,真的怕了!

    这时候的常威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陕西收拢流民,在镇远关斩首林丹汗,夺回传国玉玺,获封秦国公,然后,出塞控制鞑靼汗庭,横扫漠南草原二千里!

    还没完,在青龙河的野地浪战中,一战打垮后金贝勒豪格的五万骑兵,杀死二万五千人,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战功!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都在刺激着魏良卿的神经!看着喜气洋洋的堂弟魏良栋,魏良卿心中一片寒凉!

    终于,事情出现了转机!

    十一月初六,在常威打败科尔沁部,焚烧其草原,屠杀其部族人口的消息传来时,苏州御史上了一道奏疏,与此同时,南直隶巡抚毛一鹭,浙江巡抚闵承弼的密信也送到了魏良卿面前!

    “常威啊常威,你终于露出破绽了!”

    袁可立看到苏州御史奏疏的第一时间,便派人出飞骑出京去找常威。经验老道,嗅觉敏锐的袁可立看出了这道奏疏后面潜藏的危机。

    十一月初八,常威得知后金济尔哈朗和豪格同时出兵的消息,立即驱赶着二十几万年轻的俘虏和几百万匹牲口,退出科尔沁草原,在青龙河进入草原的山谷口埋下火药,将此处夷为平地,断绝了科尔沁草原和大宁卫故地的联系。

    四万五千大军退到大宁卫故地,在闪电河、青龙河、滦河、马孟山交汇的险地修筑土城,此处向东可威胁后金义州,向西扼守察哈尔草原,北方扼住了喀喇沁、兀良哈南下之路,向南距离喜峰口不到三百里、骑兵一日夜就能到达。是真正的兵家必争之地!

    十一月初十,常威见到了袁可立手下的古、陈二位高手,两人的话让他心神为之一震!

    当下,与唐锦衣、胡文清、方环儿、秘商一夜,第二日三人与古、陈二人南下。

    三天后,长城上传来消息:有圣谕!朝廷特地派了兵部右侍郎、御史台、司礼监、御马监、蓟州兵备等人前来商量草原事宜,请常威回喜峰口相商。

    常威安抚众将,将一切事宜交给武定,只带左辅、右弼南下。

    十一月十五,在大雪飘飘,滴水成冰的喜峰口长城,常威见到了十几名朝廷要员。

    “参见秦国公!”

    今日的常威不但是超品国公,还立下了不世之功,这群大员虽然带着朝廷使命和圣谕,但面对他还是跪地行了大礼。

    “诸位大人不必多礼!”

    寒暄过后,老熟人司礼监秉笔太监涂文辅将圣谕交给常威,圣谕中的内容非常随意,皇帝高度赞赏了常威的战功,并让他主导漠南草原的一切,由他确定有功之臣回朝受赏,至于移民实边的事情,还在争议,需要他本人回朝说定具体情况和方略,才能施行云云。

    皇帝零零散散的写了上千字,字里行间都透着浓浓的关心和亲热,这让常威略微心安,看完之后心下大定,因为皇帝并没有提及袁可立说的那件事情。

    这就是肯定他的功绩,并不打算追究那件事情,起码给了他辩驳的机会。

    细细的看了几遍圣谕,常威才跟几位大员商议起关外草原上的事宜,这些人都得到了皇帝和内阁嘱咐,一切事情以常威的意见为主,他们负责协调附近兵员、将领跟他配合。

    最后的结果是:新设大宁镇,武定一步登天为大宁镇总兵,蓟州总兵协助常威的人马镇守大宁镇,蓟州总兵是女将秦良玉。

    秦良玉字贞素,四川忠州人,夫马千乘是汉伏波将军马援后人,世袭石砫宣抚使,马千乘死后,因其子马祥麟年幼,秦良玉代领夫职。天启元年后金兵围沈阳,秦良玉率领兄弟、儿子参战,后驻守蓟州,战功显赫,皇帝下诏给秦良玉加二品官员服饰,并封诰命夫人,封马祥麟为指挥使。

    派秦良玉这等名将协助,可见朝廷真的下了决心。

    大宁镇辖大宁卫,武定兼任指挥使;全宁卫,程老虎为指挥使;青龙卫,贺文烈为指挥使。他们暂时驻守在大宁,修筑城堡稳固地盘。

    新设万全镇,辖万全卫、开平卫、应昌卫、人员由朝廷选派;设河套镇常平为总兵,辖归化卫常平兼任指挥使;朔方卫、东胜卫、临河卫、九原卫、集宁卫等九处卫所,指挥使刚好落在北斗九子身上。当然要上任还得等移民实边的事情落实才行。

    虽然这样做有揽权的嫌疑,但是兄弟们战功卓著,加上朝廷里没有人愿意跑到草原上吹风,即便愿意来,也没人有坚守的才能。

    马烈、卓启振以及他们的手下如何封赏,需要入朝觐见才有定论,但官职肯定不会低。

    商定好这一切,左辅右弼回到大宁带着马烈、卓启振、拔都拜虎等人南下受赏!(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