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工业党横空出世

    请输入正文常威的出现不但让王在晋坚壁清野,决战山海关的策略得以实现,也让袁可立壮大东江镇,巩固朝鲜防线的策略更加完善。

    实际上常威那个,驾水师战舰从朝鲜外海北进鲸海(日本海),从侧后方袭击后金老窝的计划,就是袁可立计划的变种版本,是更具侵略性和战略性的计划。

    这种战略也只有常威能提出来,因为,只有他的水师舰队才有跨海作战的能力!

    至于王在晋那个坚壁清野的计划为什么只有常威能提呢?因为,他不怕!

    要想实现王在晋的计划有三大难题:漂没、罪名、虚名!

    如果放弃宁远、锦州,只守山海关,就不需要大量的江南粮食向辽东输送,也就没了漂没,也就断了朝廷官员的一条财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第一个难题就很大。

    但常威不怕!

    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他放了八百多东林党,杀了二百多早就该杀的人,清查卫所兵将两京一十三省的都司得罪了个遍,削藩又把百万宗室得罪了,十分之一税率把东林党和江南世家望族都得罪了。如果弹劾许显纯还只是小小的得罪了阉党,那么今天骂了魏良卿,打了崔应元脊杖就是大大得罪了阉党。

    这么一看,常威几乎将上上下下的东林、阉党,所有能得罪的人全都得罪了,所以,还有什么好怕的?还怕多得罪一点人吗?不如趁势搞点大事情,成了,会将那些反对他的人全部摆平,败了,也不过是多得罪一批人罢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第二个难题是罪名,放弃宁远、锦州四百里江山,这个罪名别人担不起,常威担得起啊!他刚刚征服了漠南二千里草原,打败了豪格,几万大军驻守大宁故地做了蓟州北方的屏障,防御了东起山海关,西到居庸关那绵延二千里的边镇。

    从此,后金想要从蓟镇的,九门口、界岭口、桃林口、刘家口、冷口、青山口、董家口、喜峰口、潘家口、龙井关、马兰关、黄崖关、将军关、墙子路、古北口、黄花关、八达岭等地入寇,就要先消灭常威手下那四万五千名枪炮骑混编精兵,否则,一旦靠近蓟镇所属的长城,立即会受到南北夹击,别说入寇,想逃跑都要费很大力气!

    所以,仅此一点,常威的功劳就大的不可思议,因为常威骑兵堵上了后金入寇京师的捷径,只要这支骑兵在,皇帝和朝廷再也不担心后金、鞑靼的草原骑兵会摸进长城杀到北京城外!

    既然常威有这么大的功劳,还会怕丢弃宁锦四百里国土的罪名吗?显然不怕!

    第三个难题是虚名,有了常威的盖世奇功在前,‘收复’没有人占领的四百里宁锦根本就不叫功劳了,而且,堵住这个虚名的最好办法是,让皇帝下诏:‘收复’宁锦无功、不赏,很显然这个奏疏,只有大功臣、大宠臣常威来上,才有份量!

    这就是今天袁可立召集王在晋等人前来商议的目的之一!

    袁可立、王在晋等人自然是这一战略的推动者,常宽原本是不参与这些事情,只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但现在他是身不由己了,不得不卷入这些争斗中。

    一来,他是大学士户部尚书,各边镇、辽东以及全大明用钱的地方最终都要由他签字画押才能通过,否则,皇帝下诏都没用,因为,现在的常宽已经是大明朝的大管家了,这也是他的本职工作;二来,他是常威的哥哥,即便他不参与政争,别人也会将他当做常威的阵营的大佬,这种时候个人意志已经不管用了,不争不行,况且,以常威现在的势头,常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毫无选择的余地,必须不遗余力的支持常威。

    孙元化是反对王在晋计划的人,但是,如今他只能转变立场,因为,常威这里有补偿!这就是今天商议的第二件事--办学!

    年中,常威提议将各地藩王府办成学校,这些学校不但要教授科举所考的四书五经圣人之学,还要教授数学、几何、物理、化学、机械五科,最要命的是要将五科纳入科举!

    在被削除的藩王府邸办学这件事,朝廷上下甚至全天下的读书人全部支持,但朝廷里只支持前者,只同意办学教授四书五经,不支持后者--常威提出的五科。

    消息一出的时候,机器局的西学三杰徐光启、孙元化、毕懋康,立即上书全力支持常威的奏疏,继而跪在午门外嚎啕大哭。消息一传出去,宋应星、张继孟、毕登翰、毕登辅、薄珏等人立即上书响应。

    因机器局、火器局、火药局成效斐然,皇帝诏令:徐光启官复原职为礼部左侍郎,孙元化兵部主事,毕懋康兵部左侍郎,宋应星加工部侍郎,张继孟加刑部侍郎,毕登翰、毕登辅、薄珏加御史大夫。如此一来,常威一方声威更胜!

    继而‘江南三子’顾炎武、王夫之、黄宗羲响应;与黄宗羲并称‘浙东三黄’的黄宗炎、黄宗会响应;‘海内三儒子’北直隶容城孙奇逢、陕西李颙响应;与李颙并称‘关中三李’的李柏、李因笃响应;被常威释放了的东林遗老遗少纷纷表示支持,一时之间响应者众多,影响力极其巨大。

    我们好好的学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四书五经八股文,现在你常威说还要考什么数学、机械?即便是八股和那五科分开也不行!那些工匠的学问,凭什么和我们这些读书人一样能当官,能拿朝廷俸禄?技术官员?那也不行,那也不能让那些低贱的工匠和我们一样得到荣耀!

    被触犯利益的东林党和正统的读书人并不是好惹的,京师国子监、江南复社南北呼应,同时反对常威的奏疏。

    大明以八股取士,读书士人为砥砺文章,求取功名,因而尊师交友,结社成风,而以江南尤甚。东林党就是这样的文社,到天启六年阉党掌握大权,东林党大败,自内阁六部至四方总督、巡抚,都有人甘当魏忠贤的死党。

    东林败落后,复社又起。复社是天启九年成立于苏州吴江的文社,系由云间几社、浙西闻社、江北南社、江西则社、历亭席社、吴门羽朋社、吴门匡社、武林读书社等十几个文社联合而成。

    其首领为张溥、张采,二人是太仓人,又曾同窗共读,形影相依,声息相接,人称“娄东二张”。

    复社打的旗号虽然是揣摩八股,切磋学问,砥砺品行,但却带有浓烈的政治色彩,以东林后继自任,代表着江南地主、商人的利益,又与江南工商业相呼应,具有相当广泛的基础。

    复社成员主要是青年士子,人数超过两千,声势遍及海内。该社春秋集会时,衣冠盈路,一城出观,社会影响极大。

    从去年常威考举人开始,许多复社成员相继登第,而许多文武将吏及朝中士大夫、学校中生员,都自称是张溥门下,从之者几万人。

    今年,常威弄出机器局,大造机器,还规定只有缴纳了十分之一工商税的人才能购买,东林和复社成员们代表的江南富商们自然不甘缴纳这等重税。这让沈家、黄家、龙游商帮等常威的势力大肆赚钱,这不但惹的江南望族痛恨不已,也让普通工人无比嫉妒。

    他们将赚不到钱的原因归咎到常威头上,因而,从江南到朝廷,对痛恨常威的人数不胜数,但却对他无可奈何,这回逮到办学校这个机会,立即发起声讨!

    更要命的是周延儒是张溥的老师,而周延儒弹劾常威,却被倪文焕扳倒,所以,这笔账也算在了常威头上,这下前因后果加在一起,常威立刻就成为了复社的眼中钉,誓要将之扳倒!

    但常威是个喜欢他的人喜欢的不得了,比如皇帝,比如袁可立,比如魏良栋,比如黄宗羲,比如沈家,比如龙游帮,比如得了好处的商人,比如能学五科得功名的工匠们,比如徐家等得既得利益者;痛恨他的恨不得吃了他的肉的人,比如魏良卿,比如周延儒,比如复社,比如没得到好处的东林党和江南大地主、大商人们!

    因而,常威这道奏疏不但是朝堂之争,而且变成了学术之争,可以说这场争斗将关系大明朝未来的学术走向。

    若常威胜了,他著的《国富论》《海权论》《将兵论》以及后面的《战争论》将会成为大明朝的主流学问,他所提倡的数学、几何、物理、化学、机械五科将成为继理学、心学后的显学,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学术流派。

    若常威败了,这些学问和刚刚兴起的西学将遭受严重打击。从此,理学的地位将难以动摇,复社将真正取代东林,成为朝野的重要势力。

    因而,袁可立、常宽请来这十二位重要人物,意在明日的朝堂决战!

    这十二人是:南京吏部尚书王在晋,礼部左侍郎徐光启,兵部左侍郎毕懋康,兵部主事孙元化,户部左侍郎林学曾,户部右侍郎郭允厚,刑部左侍郎苏茂相,顺天巡抚吴中伟,太子太保中书舍人王永光,右佥都御史毕自严,大理寺少卿何如宠,兵科都给事中御史龙文光。

    这些人都是袁可立、常宽的故旧以前大都是尚书、部郎、一省巡抚、布政之类高官,或被朝中党争牵连,或得罪阉党被贬,是袁可立、常宽入阁、常威势大后,慢慢提拔起来的。

    还有另一个兵部左侍郎(其余五部只有一左一右二侍郎,兵部有二左二右四个侍郎)加太子太师的王之臣在外整顿卫所,未能赶回来,这样一算,常威一方的实力实在是不容小窥了。

    但常威的野心不仅仅是推广五科,他还要组建真正的党派,玩政-党-政-治!如今朝廷里的阉党和东林党实在是很低级的玩法,他们只是朋党而非政-党。

    阉党和东林党都是朋党,是因为学术、共同利益和友情而形成的朋党。

    政-党-政-治则完全不同,它是指朝廷通过政-党行使政-权的形式。广义包括各党为实现其政纲和主张而展开的一切朝政和斗争。

    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政-党以各种方式参与朝政,对朝廷和天下大小事务发表意见,对朝政施加影响。

    其二,政-党争取成为执-政-党,通过领导和掌握朝廷政-权来贯彻实现其政纲和措施,使自己所代表的阶层、集团的意志变为国家意志,这是政-党-政-治的核心。

    其三,内部协调与朝廷以及与其他各派别、团体、阶层的关系。

    政-党-政-治起源英格兰!

    十七世纪,英国议会内部出现了托利党和辉格党两大政-治派别,工业革-命以后,随着英国议会制度的发展,托利党演变为保守党,辉格党演变为自-由党,由此才正式形成英国议会制的两-党-政-治。

    政-党-政-治对比封建君主制有着巨大且明显的进步。这一制度中,虽然不同阶层、不同利益集团和不同派别之间相互斗争。但其本质是某一派,通过代表其利益的政-党来执掌政-权,斗争很明确,比较和平。不像如今的朝廷,明争暗斗,只为私人利益,不为国家利益!

    只要政-党-政-治的态势能够形成,那么,常威设想的三权分立,君主立宪,才会成为可能,这三种设想常威已经明确的跟袁可立、常宽、常同、黄宗羲等人提过。

    自己人反倒有些顾虑和疑虑,反而是东林出身的黄宗羲对这一套推崇备至,这倒让常威大为惊讶。不过仔细想想,却很正常,黄宗羲是东林六君子黄尊素的长子,备受朝政腐败毒害,对皇帝独制以及随心所欲的将权力交给阉党深恶痛绝,其主要学术思想就是抑制皇权,使得权力不得乱用,常威这一套真的说到他心底了!

    另一边常威试着跟皇帝提了政-党-政-治和三权分立,皇帝同样对此跃跃欲试。朝廷里天天扯皮吵架,办事效率低的令人发指,许多提议荒唐的令皇帝几欲抓狂,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用魏忠贤大肆杀戮。

    但是,正如常威所说,朝野的反对者杀不完啊,真的杀完了谁来治理天下?靠那些乖乖听话,只会拍马屁的人根本不行啊。诸如顾秉谦、冯诠之流能干什么?还不是要靠来宗道、梁鼎臣、袁可立、常宽这些能干的吗?

    可这些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信念,办学校开数学等五科就被来宗道死命抵制了,除了杀了他或者罢官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然而,要是用常威的政-党-政-治,直接让工业党来执掌大权,什么一条鞭法、摊丁入亩、削藩、整顿卫所、坚壁清野修筑山海关外城、办学校、十分之一税率这些新政完全能够推行下去啊。

    而三权分立可以安抚魏忠贤的阉党和失意的东林党,执政是工业党,那立法交给东林、司法交给阉党,大家各行其是,互相监督,除非有某个官员违法,否则,要弹劾就弹劾其整个政-党和策略,一旦有确凿证据,罪名成立,立即下野换另一派来执政,权力轮流掌管,考核之后,那一派干的好就继续,干的不好说明你们整个团体思路错误,全部罢免!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有没有真本事凭政绩说话,不要耍嘴皮子!

    这个说法让皇帝非常心动,因为皇帝不喜欢管这些琐事,也不管谁贪了多少钱,皇帝只看你给朝廷弄了多少钱,打仗有没有功劳,有没有人造反。其余的,诸如地方治理的好不好,那一派的全力大,这些‘琐事’皇帝根本没有兴趣!

    常威这个办法无疑可以让皇帝从繁琐的政事中脱开身来,可以投入到自己喜欢的军国大事和擅长的木匠、机械中去,皇帝自然会喜欢啊!

    当然他只敢抛出前两项,君主立宪这种限制皇权的事情,可不敢对皇帝说,说了的话,只怕皇帝会立即让他滚蛋!君主立宪只能等待朝廷有变,等待天时,才能推行!

    也没对在场的十二位大臣们说,只抛出了政-党-政-治和三权分立,虽然,大家还有些意见,比如不容阉党那群败类和东林那帮蠢货监督自己,但这却是现下最现实的办法了!

    于是,在场之人勉强达成共识,决心组建工业党,推行这两项策略!

    常威大出一口气,“工业党终于出世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