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皇帝都保不住你

    轻盈盈的溜达到外面,常威看到了六个穿着东厂服饰的番子,在他们对面是两个佩着白纸扇臂章的女子和两个佩着火枪臂章的男子。

    四人外套左胸口刺着七海盟的海水浪花图案,右边则是一座紫色城池。表明他们都是京城堂的,再加上白纸扇和火枪,就说明他们是文职和武职中级弟子。

    摊子铺的太大,人员不够用啊,京城这么重要的地方只有中级弟子撑场面,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

    “大胆刁民,胆敢辱骂东厂?活腻了吗!”在常威出场后,那个尖锐的声音更加愤怒了。

    扫了一眼这面白无须,肥肥壮壮的人,常威有点纳闷,难道魏忠贤的手下都是胖子吗?

    “你是太监?”

    “不是!”肥壮男子先是否认,又补了一句,“我是中监。”

    紫禁城里有十二监、四司、八局组成的二十四衙门。十二监的提领者被称为“掌印太监”,这些“太监”均由宦官担任。

    没品没级那些洗马桶的,烧火的,挑水的叫“火者”“水者”之类,说白了就是个杂役,有官阶的称为“少监”“中监”,官阶最高的一类才有资格称为“太监”,有品有级有俸禄,高级的掌印太监,提督太监,像王振、刘瑾、魏忠贤之类祸害就能做到欺上瞒下,权倾天下。所以,太监实在是个很大“阉人”了。

    常威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死阉人!”

    “你,你敢骂我?你这大胆贱民!”这个死阉人明显不认识常威,要不然也不敢跟他对骂。

    常威倒乐得逗他玩玩,这阉人在骂难听点,就活不了了。

    “要说贱人,阉人一定是天下最贱的,本来你们是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快要饿死了才做阉人,终于出人头地了,仗着点小权势就作威作福,欺压良善,真是贱性难改啊。”

    “混账!”死阉人嘴角抽搐几下,咽了咽唾沫叫道:“你敢辱骂九千岁?等着江南居被查封吧,你小子也难逃诏狱之苦。”

    “哎呀,你这搬弄是非的阉货倒会栽赃害人啊,别胡扯,你这个三岁偷看女人洗澡的阉货,四岁你就逼女人偷看你洗澡,因为人太丑只能找八十岁的老太太,五岁上街去做无赖被头目曰了,六岁的你破罐子破摔开始卖后庭为生,可惜人太丑一次一文钱都卖不到,维持到七岁生意实在太惨淡,只好拉着你老爸一起去卖,你老爸个老阉货生意倒好,从此发家致富,八岁你们搬家到县里去做富家翁,然而瘙痒难耐,贱性难改仍旧以卖后庭为生,九岁你娘,”

    “混帐东西,我,我要宰了你,我要抄你的家!”听到九岁这死阉人气的浑身直哆嗦,“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点把这个小贼子给我拿下!”

    “啊?哦,是,大人。”

    阉人的五个手下正听的过瘾呢,被头目一骂才想起自己的立场,恋恋不舍的收起心思,冲上来要拿常威。

    不止是他们,成宁儿五人也惊呆了。他们这些江湖人都没听过这么阴损的脏话,这位国公爷可是官宦子弟,出身尊贵位高权重的,怎么会这种无赖都没有的口舌?

    这五人武功稀松平常的很,常威脚步一动,人影一晃就消失在他们面前,双手连翻,不疾不徐的挥出一爪拍出一掌,没有漫天的掌印也没有凌厉无匹的气劲风声,噗噗噗几声轻响,五个东厂番子便摔倒一地,齐齐晕了过去。

    那阉人中监掂量了一下常威的身手,忍住动手的冲动,色厉内荏的大叫一声:“你敢袭击东厂之人?小兔崽子,这回没有人能保得住你了。”

    常威啧地一声,“东厂这么厉害?皇帝都保不住我吗?”

    “你惹了东厂的人,皇帝肯定保不住你!”

    阉人这声大骂简直犹如天籁之音,实际上这阉人想说“你是谁啊,皇帝一定不会保你”,可惜被常威嚣张的气焰给带歪了,连大脑都没过,便把常威的原话丢了回来。

    啪啪啪!

    常威接连拍了几下巴掌,转头对成宁儿和四个七海盟弟子道:“你们听到了?”

    五人齐齐回道:“听到了,这阉人说‘惹了东厂的人,皇帝都保不住国公’。”

    “哈哈,你完蛋了阉货。”

    “你们听到了又怎么样?”阉人中监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继而瞪大了一对蛤蟆眼,“你们说什么?国公?”

    成宁儿立刻变色厉喝:“大胆,见了秦国公还不下跪!”

    阉人中监已经开始打摆子了,“你你你,你是秦国公常威?”

    成宁儿表情丰富的补了一句,“国公爷赞拜不名,任何人不得称其名讳,你又犯了一条大罪。”

    噗通,阉人中监瞬间跪倒在地,将肥大的猪头磕的山响,“国公爷,小的瞎了眼,奴婢有眼无珠,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大恩大德,饶过小的吧。”

    “饶过你?”常威用靴底揉搓着他的肥脸,“知道刚才那句话是什么罪吗?等进了诏狱你就死定了!”

    “国公爷开恩,开恩呐,奴婢家有十三口人,全凭奴婢在宫里当差养活,国公爷要是治了奴婢的罪,奴婢一家人就都活不成了啊,呜嗬嗬……”

    任凭阉人中监如何哭求告饶,常威始终不为所动,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阉人中监都要绝望了,常威才无所谓的道一声:“饶你性命?也不是不可以。”

    “国公爷仁厚,国公爷恩比天高,奴婢下半辈子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国公爷。”

    等他许了一阵愿,常威才道:“来江南居收份子钱是谁的主意?”

    “是奴,嘎”阉人中监硬着头皮想说是自己,可一看常威森寒如刀的眼神,立刻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是,是上头的主意。”

    常威一字一顿的说道:“再有半句废话,立刻送你进诏狱,那时节想死都难,你那十三口子家人,也是同样下场!”

    这句话冰冷的像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鬼之口,不但阉人中监,连成宁儿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是,是九千岁下,下的令。”

    左右是个死,阉人中监一咬牙一狠心,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只希望常威能遵守诺言。

    常威会遵守诺言吗?从内室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大厅里还坐着马烈、卓启振、拔都拜虎等人,另外还有些朝廷官员、富商巨贾以及勋贵子弟。

    这阵仗明显是为了坐实阉人中监的话,在常威带着人离开之人,成宁儿让人将刚才的事情迅速传播,等常威回到北镇的时候。

    “惹了东厂的人,皇帝都保不住秦国公”这句话,便传遍了江南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