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杀戮白莲余孽

    双钩高手抢进阴影中,只见常威手中的刀斜斜插进颜如玉腰腹中,后者则凤目圆睁一脸不甘之色,正是垂死挣扎前的神情。

    汉子面具下传出狂笑,随即,双钩一挥交错勾向颜如玉的头颅,想要彻底将之斩杀。

    突然,汉子眼前一花,颜如玉摇摇欲坠的身子像利箭一样直直撞向他怀里,那把两尺长的三菱刺就是绝命的箭头,这种时候根本无法后退,生死之间汉子猛地垂手,双钩向下一沉,意欲用同归于尽的姿态阻挡颜如玉的攻势。

    就在此时,一道闪电般的刀光从颜如玉身后杀到,双臂一轻汉子的手腕连同双钩砰然坠地,疼痛的感觉还没从大脑中传出来,胸腹间又是一阵钻心巨疼,紧接着全身大穴便被颜如玉白嫩的素手点中,汉子连一点声音都没能发出来便陷入了昏迷中。

    常威弃了刀双手按向汉子丹田、后背,而颜如玉则在第一时间便抽出汉子小腹上的三菱刺,冲向和唐锦衣激战的铁鞭高手。

    常威一边狂吸他的内力一边庆幸刚刚将刀子插进颜如玉身后衣服中的妙招。

    要不用这个诡计,而是挥刀上去围攻的话,只怕没个三五十招都对付不了他,而且对方还有逃走的可能。

    吸干内力,常威一把扭断他脖子,并将断手和双钩收好。从假山下一出来,常威就看到使双鞭的汉子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唐锦衣阴柔的一掌打的他一口鲜血喷出半尺远。

    但是,汉子的强悍出乎了唐锦衣预料,这一掌非但没有让他趴下,反而借力向侧后方窜向围墙,竟然是一招借力逃命的妙招。

    颜如玉冷冷一笑三菱刺向后挥去,阻住了那汉子后退的路线,唐锦衣再次冲上来将他缠住。

    汉子一计不成狂性大发,手中钢鞭舞的呼呼作响,只见院中假山和花坛被他打的寸寸碎裂,石屑满天纷飞。

    颜如玉的三菱刺虽然凌厉,却是短兵器,只能稍稍后退暂避锋芒,汉子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手中钢鞭舞伦圆如风车,人影已经窜出了两人的攻击范围。

    “哼!”

    常威一声冷哼,从侧面风一样的卷了上去,人还没到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刀,这凝聚常威全身八万烈马奔腾之力的一刀根本躲不开,况且汉子用的是重兵器明显不以轻功见长,只能抡起铁鞭和长刀狠狠一撞。

    原本常威以为这一刀汉子无论如何也接不住,却没想到对方比想象中的强,只得假装自己喉头反而一甜,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喝一声:“好强的内力,这家伙才是实力最强的一个!”

    这时常威才知道唐锦衣为何一直在跟他游斗了,好在这汉子招式并不是特别灵活,等后面两人围上来的时候,常威的内力已经恢复如常了。

    汉子眼见无法逃脱,一声断喝铁鞭挥出了一重重山岳般的重影,那鞭影如同从天而降的流星火雨带着轰轰烈烈的气势,一波强过一波誓要将三人撕碎。

    可三人都是身法迅疾,经验丰富的高手,知道汉子这一招不过是樯橹之末,都不跟他硬碰,武器回缩谨守门户,就听一阵叮当作响,汉子山岳一般的身形开始左右摇晃,显然已经到达了极限。

    瞅准机会,常威和唐锦衣的长刀凛然杀出直取汉子胸腹门户,颜如玉的则机敏的绕到他身后,双手乱点,汉子如山的身躯重重砸倒在地。

    常威闪身从其怀中摸出令牌丢给颜如玉,道:“这些人是白莲使者!”

    “白莲使者?!”颜如玉瞳孔一缩,深吸一口气才道:“原来是白莲教余孽……”

    一顿搜魂大法下来,从汉子神魂中得到了白莲教余孽的聚集地,不过他们的具体目标却不清楚,常威、唐锦衣、颜如玉稍一商量决定三人前去探探路,摸摸线索。

    南京城外一处小山下,漆黑的夜色中驻扎着百十号精壮汉子,突然,三道光影出现了,一道颀长的人影从幽暗出后极速出现,一个眨眼的瞬间,那人影已经到了守卫身前三尺的地方。

    面对这突然杀出、来势汹汹的人影,警惕性极高的守卫立即反手抽刀,但那道人影更快伸手在腰间一抹,一蓬匹练般的刀光便照亮了夜空!

    刀断河山!来者正是常威!

    在守卫堪堪抽出长刀时,凌空而来的刀光已经将他罩住了!

    逃无可逃的守卫,拼尽性命将长刀舞成了一团旋风,他一辈子使出的刀法数此刻最强。

    守卫的刀光密集如网罗,如汹涌奔腾的江水,可无论刀势如何变化,常威都无动于衷,势如山岳的一刀瞬间便突破封锁,迎头斩落而下。

    锵!

    两柄长刀在空中重重撞击,爆出一团明灭不定的火星。

    咔嚓嚓!冰面破裂般的细碎声音响个不停,守卫的长刀寸寸碎裂!

    雁翎刀如电光般挥出一片绚丽的血光,守卫大好头颅高高飞起,无头胸腔中的鲜血像喷泉一样飙出三尺高,扑簌簌的喷了常威一头一脸。

    他却毫不躲闪,左手一捞将守卫的首级抓住,厉喝一声:“南京推官何冲在此,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死!”

    之所以报何冲的名字,是想吓退这群人,玩出更深的线索和背后的主谋!

    惊心动魄追魂夺命的一刀;浑身浴血傲然而立的风采;杀气凛然震慑人心的爆喝。常威在这一刻展现出来的神采,让所有人心惊胆颤!

    现场静的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白莲余孽们肝胆欲裂,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突然,呛啷啷的拔刀声传了出来,四五个汉子瞪着血红的双眼,怒吼道:“兄弟们拼了!”

    看起来这些汉子是死士一流,他们知道即便自己投降也活不了,索性拼了。

    浑身浴血的常威断喝一声,血色身躯由极静转为极动,雁翎刀挥出了一蓬密集的刀网。

    抢先拔刀的三名白莲余孽瞬间便惨嚎着摔倒在地,随即雁翎刀幻化出十余道森寒的残影,再次砍翻五名鬼迷心窍的死士。

    浓重的血腥气瞬间便布满大帐,残肢断体中的鲜血像漏水的堤坝一般飙射个不停,不亲眼观看很难相信人体内会有这么多血可以流。

    受到鲜血刺激的白莲余孽先是一愣,随即嚎叫着挥刀冲了上来。他们能当做死士就是因为悍不畏死,能杀人!跟官军打仗的时候,他们亲眼见过成百上千上万的人死在自己面前,现在只不过死了五六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来的好!”

    自从打完仗,常威一直在朝廷里勾心斗角,即便是武林大会也没出全力,现在这种痛痛快快光明正大的厮杀,正是痛快之极。

    一招狂刀落日挥出,瞬间就将两人腰斩,嗤拉,再一回刀,一招拔刀侧身决又砍翻三人。

    一刀落下,常威又抄起一把长刀,霎时,迅猛如雷的双刀像澎湃的江水般,一浪强过一浪,杀的残肢乱飞鲜血狂喷,血色身影所过之处一片惨嚎。

    “好快的刀!”

    死士们越看越心惊,常威的裂风刀法、拔刀诀原本就以速度著称,现在杀的性起,凌厉的刀光比毒蛇巨蟒还狂暴,在强大的内力催动下,双刀发出咻咻厉响,仿佛变成了有生命的活物,而这些鲜活的生命就是它最好的滋补品。

    常威的刀越舞越快,裂风刀、拔刀诀、西洋击剑术、乌晶剑法、甚至是百鸟朝凰枪等所有刀法、剑法、枪法全部在独孤九剑总决的指引下,如疯似狂,不过,还是他心中却清明无比,只使出了神勇无敌境界实力,绝不用处决定以上的实力。

    越杀越猛的情况下,常威杀敌的视觉效果却越来越弱。因为一开始他的刀法凌厉狠辣,一刀斩出通常随着大片骨肉和血雨飞洒;而现在他的招数越来越快,伤口却越来越浅小,往往一刀斩出只划破敌人的咽喉或刺破心脏,就斩向下一个对手。这种招数虽然看起来没有先前那么凶悍,但杀人效率却更加恐怖,自身的消耗也更少。

    与他对战的人即便是死士也暗自叫苦,面对这等凶险恐怖的刀法,他们不敢有丝毫的走神,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开始的喊杀声早已退去,大帐中只剩下了一片惨叫和抽气声,气氛肃杀到了极点。

    在漆黑的树从里,大帐中升起了一层浓重殷红的血雾。刀锋交击爆出的火星映照的血雾像瑰丽、残酷的血色花朵,而常威手中双刀带起的道道残影,将这血色花朵浇灌的更加绚烂多变。

    面对这阴森如毒蛇一般的刀法,死士害怕了!脑中那点疯狂的念头散去后,拼命的气势也为之消散,残存的十来个死士开始后退着求饶投降。

    但常威根本不想给他们机会,手腕连连颤抖间,双刀劈斩挑刺一气呵成,退避不及的六个死士竟然尽数被斩翻。

    刀法没有半点犹豫和迟滞,反手一回,刷啦一下又两人被挑开肚腹,热腾腾的鲜血溅了常威一头一脸,他却像没事的人一样踏步急进。刀光更加绚烂,迅捷,不一时,就只剩下一名死士在站着。

    这死士原本想退,但却被他赶到了大帐中央,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提起刀冲向杀神一样的常威。

    见常威丢了左手刀大步走来,这汉子双手握刀用尽全身力气照头劈去;常威咧嘴一笑,也用了同样的招数,双刀凌空交击传来一阵咔嚓声,顿时他手中长刀被常威强大的内力震碎了。

    这汉子正想迈步后退,身体忽然从额头中间开始分裂分为两半,常威这一刀在劈碎他手中刀之后,以迅雷天降之势将他劈为两爿。

    砰!两爿尸体落地,溅起一片稀里哗啦的血水,常威随手一丢,长刀落地的咣当声才让这血腥的杀戮归于平静。

    此时,整个大帐里,血腥味浓的完全化不开了。任是见惯了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人,也忍不住一阵恶心。

    常威却像没事的人一样,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坚实的脚步下是一个个粘稠血液凝成的脚印,这样一尊杀神令帐外百十名白莲余孽立即向树林深处飞退。

    可惜逃跑的地方是一条死亡通道!一直没有出现的颜如玉和唐锦衣,在树林深处设置了大量的陷阱。

    白莲余孽们跑了一刻钟之后,前方的树林茂密了,可他们一点都不敢停歇,因为常威这个杀神正在不断的杀戮掉队的人,后方的惨叫堪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很快前方的人已经跑了密林深处,后方的人也在常威的屠杀下,堪堪进了树林。

    突然,树林四周就传来一阵大风吹动枝叶的哗啦声,何时起了这么大的风?不,是唐锦衣动手了。

    此时的颜如玉正蜷缩在一片枯叶中,视线透过头上松软的树叶缝隙看到,四面的树木一阵晃动,随即风声变成了凄厉的呼啸,一排排儿臂粗细的尖锐树干像弩机驱动的标枪一般迅猛无匹的投射进人群中。

    随着扑哧扑哧的闷响声,浓重的血腥味开始弥漫在整个树林中,一二十个猝不及防的汉子,惨叫着被树干贯穿,残肢断体和血肉内脏爆裂开来,洒得到处都是。

    “敌袭!”反应快的人在这第一波的打击下,惊怒的吼叫了起来。

    “不要慌,背靠大树藏好!”经验丰富的小头目开始吼叫了。

    这个正确的命令,让幸存之人找到了保命的方向,人们立即抽出自己的武器,靠向最近的大树,紧张的看着四周戒备起来。

    在众人紧贴着大树站好之后,树林中又安静了下来,仿佛那些树干投枪只是预先设置好的机关陷阱,触发之后就再也没了后续的攻击。

    众人的心思都放在了树林的边缘,紧张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忽然,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响起,众人立即靠着树干缩紧身体,蹲了下去。

    蹦蹦蹦一连串弓弦震颤声从树林的四面八方接连响起,连身在局外的常威都听不出来弓弦声从何处传出,弓弦声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响声落下之后,众人却发现没有一支羽箭射出,可这种诡异的迹象更让白莲余孽们害怕。

    “敌人在使诈?”

    这个想法刚刚升起的时候,密集的弓弦声再次响起,人群连忙又靠近树干伏低身子。

    这一次依然没有羽箭射来。

    “他娘的又是虚张声势!”

    “狗崽子们,有种就现身一战,装神弄鬼算什么本事?”

    按捺不住的汉子们,扯开嗓门大骂,以缓解紧张焦灼的情绪。

    骂声未落弓弦声再次响起,还是没有看见羽箭。

    “哈哈哈,狗贼,”一个响亮的叫骂声刚刚出口,那汉子雄壮的身躯就飞上了半天,与此同时一二十人同时飞了起来,不等落地他们身后就鲜血喷射,在漆黑的半空中洒出数十条粘稠的血箭。

    危险竟然来自身后依之为屏障的大树,忍者将树枝折弯当成了踏弩,在连续虚张声势消除人们的戒心之后,终于启动了,除了弹射之外树身中还隐藏着真正的踏弩和飞刃,猝不及防之下金戈会一方又损失了一二十人。

    “离开大树!”

    经过了这鲜血淋淋的教训之后,不用人提醒,剩下的人全都自觉的远离大树,背靠着背围成几个小战圈,寒光闪闪的武器全部指向圈外。

    这时候,弓弦声再次响起,真正的羽箭出现了,小心防备之下这一次只死伤了五六人。白莲余孽们的心在滴血,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二三十个精锐死士竟然死的没剩下几个了。

    “形势不利,退回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