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零五章 浑水摸鱼

    与此同时,应天府的何冲也开始行动了。受到江湖征集令的影响,江南、江北的各大门派都躁动了起来,在发现了江湖的异动之后,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向自己的师门丐帮发出了求助的请求。

    在武林大会上常威击伤丐帮帮主伍四海,击杀丐帮一位老家伙,污衣派实力大损,以何成空为首的净衣派则势力暴涨,如今的丐帮伍四海闭门养伤,敖天佑话语权极低,大事都是何成空说了算。

    收到消息何成空立刻派出峰哈凭虚、峰回路转等高手率领人马星夜驰援,终于在常威到达苏州的那天晚上,鲁卫的援兵到了。

    “老哥,不用这么夸张吧!”

    望着被何冲武装到牙齿的丐帮精锐,常威哑然失笑。

    “我有什么办法?我的大少爷,你彻底把江湖给搅乱了啊。”

    这些扮成捕快模样的丐帮精锐,从南京开始兵分多路,对各地的兵器作坊进行扫荡,就连久负盛名的谦字房也没能逃脱被查封的下场。

    之后,转战神仙庙前的花街柳巷,凡是没有路引的一律捉拿,兵器超过三斤的一律没收,一路下来,击毙两个、抓获十七个正赶上风头的刑部及各省张榜缉拿的重犯,没收兵器一百余件,还有几个江湖人想试试苏州巡检司的份量,也被闪电般的拿下,一上午的雷霆出击,几乎让金戈会和长空帮在苏州的这部分人马失去了五成战力。

    “国公,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吧!”

    闻风而来的长空冠世哭丧着脸向常威诉苦:“金戈会在苏州的人手超过我长空家三倍有余,何冲在江南大扫荡,我们岂不成了待宰的羔羊?”

    “长空,你他妈的真是得陇望蜀!”

    “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国公对我们的好,可光靠那些弓箭也不成啊,万一陷入肉搏,没有趁手的兵器,那些弓箭手就是死路一条!威少,你能不能偷偷还给我们一些兵器呢?”

    长空冠世总算不笨,知道何冲的人马在搜查的时候有意放了长空帮一马,并没有收走那些违禁的弓箭。

    常威一口回绝了,上午的大搜查已经大大削弱了金戈会的优势,他可不想现在就让它发现自己的偏心。再说长空帮和一剑门的剑法都讲究速度,不似金戈会的刀法那般讲究气势,用重兵器的机会就更少,长空帮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叫苦的该是金戈会吧!

    想到这里,常威心中蓦地一动:“莫非长空家又得到新的强援不成!?”

    “哟,这不是李官人么!哪阵香风把您吹来了?”

    “秀姐儿啊,我可有一阵子没见着你了。”

    常威现在易容成李隆也是个贩湖珠的商人,不过这家伙犯了点小事,正好被苏州的严打给弄进去了,常威知道他跟凤来仪的秀姐儿刚刚有了一腿,于是便冒用了他的身份。

    大厅里和秀姐儿一番热络,很快大家就认识了这个贩卖湖珠的年轻商贩,当然其中大部分人也就很快对他失去了兴趣。

    凤来仪比起昨天冷清了许多,这里的头牌歌姬、琴姬虽然没有演出,可她们的归来还是让停云楼和爱晚楼吸引去绝大多数的读书人,甚至不少江湖人也慕名前往,停留在凤来仪楼的人数便骤然减少。

    除了七八个商人模样的在挑拣着姑娘之外,就是泾渭分明的两伙江湖打扮的汉子一共十几个人分坐东西,一面饮酒吃茶一面听歌伎咿咿呀呀地唱着。

    只是脸上多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往他们腰间一看,只有寥寥三人挂着佩剑,其他人都是空无一物,显然是上午被巡检司下了兵器。

    “……仗还没打,兵器就没了!想想老子就火大,四哥,咱们当时二十多个人呢?想想就他妈觉得窝囊!”似乎是江北打扮的一个汉子小声发着牢骚。

    “别他妈的不开眼了,你以为你是谁,就是咱路总管当时在场,也得乖乖缴械!”四哥道。

    先说话的那个汉子说:“我才不信呢?咱路总管在江湖上的排名可比何冲高了十几名呢!”

    “你知道什么!”四哥神秘地道:“那几个捕快里有一个就是丐帮顶尖高手哈凭虚,咱路总管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说话的那个四哥杨四常威认得,他是扬州听月阁的一个护院班头,听到他这番话常威心中却是一动,相信唐门以的易容术,从容貌上认出哈凭虚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不过他是从金戈会直接来苏州的,金戈会或许根据形势能判断出哈凭虚来苏的目的,可长空帮却能确言凿凿,显然是早得到消息了。

    “杨四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常威原本是想用李隆的身份接近金戈会来实施计划,对于一个贩湖珠的商人,金戈会该不会有那么大的戒心吧!

    不过既然有接近长空帮的机会,也不能轻易放过,何况长空帮虽然把常威当做靠山,可许多绝密是不会透露的。

    毕竟常威是官,而长空帮是江湖人,还是黑道,对当官的有着天然的排斥,双方的合作也是互相利用,长空家又没有女儿嫁给常威,也没有唐锦衣那种一开始就跟常威有着过命交情的人。

    杨四看了看常威,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显然并不认识他,可来人能喊出自己的名字,该是以前打过交道吧!只是在听月阁里见过的人成千上万,谁知道他是哪一个呢?不过他倒不像是金戈会的探子,金戈会实在没有理由认识李隆这样的小人物。

    杨四的心理早被常威摸透了:“四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呀!当初在扬州听月阁,若不是四哥您拦着,我差点被人打死呢!”常威附在他耳边小声道,似乎是怕身后的羽飘翎听到。

    这样的事情在听月阁每天都在发生,不过既然是自己做的好事,杨四脸上便有些笑容:“原来是你呀!李……”他听到秀姐儿喊李官人,却不知常威究竟叫什么。

    “李隆,贩湖珠的李隆啊!”常威自报家门,顺手拉过易过两遍容的羽飘翎:“这是我浑家,快叫四哥。”

    杨四显然对相貌平庸的羽飘翎没什么兴趣,甚至还嘟哝了一句说他眼力实在差了点。倒是羽飘翎听到那句浑家,眼中既喜且羞。

    常威大气地说今儿我请四哥,杨四便问他是不是发财了,他说做湖珠生意大财发不了,发点小财倒不难,便把以前那些湖珠知识大肆发挥了一番,却也讲得头头是道。

    杨四越发相信常威的身份,就连原本颇有些注意他的那帮金戈会的弟子也都放心地不再一个劲儿地盯着他了。

    “奶奶的,湖珠还真他妈的挺赚钱呢!等把金戈会灭了,老子也贩它几回……怎么,不服呀,来来来,老子陪你玩玩。”杨四不屑地瞥了东面猛站起的一个金戈会弟子。

    他的话虽然挑衅的成分居多,可言语之间却充满着必胜的信心,看来长空帮战前的鼓动是做得相当成功。

    而常威却故作紧张和惊讶道:“啊?灭掉金戈会?为什么呀?金戈会不都是好人吗?”

    说到这儿,常威慌忙站起身来,像是想要离开的样子道:“杨……杨四哥,你坐啊!我、我家里有事,我先走了……”

    杨四几个人顿时哄笑起来,杨四一伸手把他拉回座位上,笑道:“看把你吓的,不就跟我们喝喝茶吃顿饭么,难道金戈会能把你杀了!再说金戈会是好人,难道我杨四就得是坏人不成!?”

    另外一个人好心安慰我道:“李老弟你不用怕,金戈会不敢在凤来仪生事,这是应天巡抚毛大人他侄儿的产业,你就放心吃你的酒吧!”

    江湖人虽然仗着武艺高强、人多势众日子过的潇洒,可以无视一定的规则,但是,每个地方都有江湖人不敢招惹的势力,比如应天巡抚毛一鹭就是这种势力。

    虽是如此,可在杨四他们眼里常威这酒吃得是战战兢兢的没一丝乐趣。不过待我支走羽飘翎说让她去停云楼见识见识琴姬陆骆之后,杨四便把话题渐渐引到了风月上,而常威也似乎渐渐放松下来,变得有说有笑了。

    “……唉,男人不都这样嘛!他妈的有个对联说的好,‘为逼生,为逼死,为逼奔波一辈子;吃逼亏,上逼当,最后死在逼身上’,横批更绝,‘没逼不行’,真他妈的把男人看透了。”杨四打着饱嗝感慨道。

    这种荤段子在妓院最是常见,不过配合着酒桌上的话题,杨四就显得有些超人一等的哲人味道。

    常威也借题发挥道:“是啊,不为这点爱好,我他妈的辛辛苦苦赚钱干什么呀!恨就恨咱爹不是沈百万,要不上多少回当、吃多少回亏也不怕,咱玩得起!再不,让我找到十二连环坞的藏宝,我这下半辈子也不愁了。”常威舌头打着卷儿,似乎已经喝多了。

    这正是他计划中的重要一环,前年金戈会灭了十二连环坞,去年突袭长空帮,武林大会之后成立江南武林同盟,彻底完成了集成江南武林的任务,虽然整合的结果有待检验,可动作却比常威预料的还要迅速;而遭受重创的长空帮并没有颓废,反倒采用高压与利诱相结合的手段,把江北武林捏成了一个拳头。

    当然这两家背后还有欧阳和慕容世家支持!

    局势的快速变化或许连少林、武当、飘渺这种超级大门派都无法掌握,遑论一直游离在江湖边缘、长时间不在江南的常威了。

    可若是他继续游离在两强争霸之外,或许大家只会惊讶一下常威武功的强横就把目光移走,对于一个无助他们保持江湖地位的人,恐怕会很吝啬他们的注意力吧!

    如此,常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掌控江湖的野心呢?于是,趁着提督江南、尤其是倭寇出现的天赐良机,常威直接发布江湖召集令,让江南、江北两大集团将大部分兵力和各大高手都集中到苏州、嘉兴、湖州等太湖周边地区。

    给双方来一个大战的契机!

    由常威来决定双方开战的时间和地点,把江南、江北两大集团玩弄于鼓掌之间,大战一起局势将变的非常混乱。

    到时候是谁倭寇呢?这当然由手握朝廷大军的傅舟子和手握提督之权的常威说了算!

    那个帮派能存活、那个帮派要覆灭、那个帮派要打击削弱、那个帮派要扶植拉拢,自然都由常威决定!

    不愿意出力参战的?那不好意思,手握司法权的锦衣卫立刻就会炮制证据将他变成勾结倭寇的汉奸!

    这就是大势,在大势之下没有人能够逃脱常威的算计,何况江南、江北武林蓄力多时,也想开战。在江南开战?看起来江北武林吃点亏,但是,这可是能够光明正大的来到敌人地盘的唯一机会,所以,他们前肯万肯!因此,第一时间支持、响应江湖召集令!

    反之,江南武林和金戈会就是想尽办法的拒绝,楚严明甚至下定了不惜与常威翻脸的决心,可惜,他们的后台老板闵承弼不敢跟常威翻脸,因为,常威是权臣啊,是魏忠贤都要礼让三分的人物,他怎么敢明着反对?

    于是,傅舟子派人接洽,闵承弼顺势就下了这个台阶!

    当战场确定之后,常威就开始考虑开战的时间了。争霸、秘笈与宝藏,这不是江湖千古不变的主题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不是人固有的劣根性吗?那就把十二连环坞从地底下翻出来,好好地废物利用一下来吸引金戈会和长空帮的眼球吧!

    即便吸引不了他们,也该能让他们的手下蠢蠢欲动吧!运气好的话没准儿还能逮到十二连环坞的漏网之鱼邱文轩之流呢!

    “藏宝?什么藏宝?”杨四下意识地四下张望了一下后,追问道。

    而东面金戈会的弟子也极其配合地闭上了嘴巴,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可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的常威开始左顾而言他:“宝藏?十二连环坞的宝藏?不会吧!四哥您是不是听错了,我、我说得可是十二连环坞的炮仗呀,有了那玩意,一炮下去,湖面上全是鱼呀,您就捡吧!”

    “是么?”杨四不再追问下去,只是等常威踉踉跄跄告辞的时候,他飞快地给同伙使了个眼色。

    果然不出所料,在一个漆黑的巷子里,杨四和另一个小子的刀抵在了常威的胸口,剩下的两个人该是去跟踪半路与他分道扬镳的羽飘翎了吧!

    按照计划,羽飘翎在解决掉跟踪她的人之后,就该扮成常威本来的模样北上应天来造成他不在苏州的假象了,之后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就继续北上扬州,去调查长空帮遇袭的事情。

    “别、别杀我,杨四爷,我告诉你,我全告诉你,十二连环坞的藏宝就在太湖葫芦岔子周围的山上……到底在哪儿?我哪里知道啊,我知道的话还不早把它挖了……”

    心里却暗忖:“他奶奶的,金戈会的人怎么还没出现呢?再不出现的话,我可要喊如玉出场了!”

    这计划的另一半就是等金戈会的人马也出现后,装扮成蒙面人的颜如玉把常威劫走,造成苏州城里有第三方势力的假象,让金戈会和长空帮心存顾忌,不敢放手攻击对方。

    正暗自寻思,却见杨四身后一个蒙面黑衣人如同灵猫似地蹿了过来,常威正奇怪颜如玉怎么不等暗语就自己出来了,却见一溜剑光划过,杨四和他同伙的脑袋已经带着一蓬血雾飞上了天。

    常威一惊,来人不是颜如玉,难道是金戈会的人?那句“杀人啦”刚喊出了一个字,一柄犹滴着鲜血的长剑已经抵住了他胸口。

    “小子,别吵!乖乖跟我们走一趟!”

    那蒙面汉子的武功尚不能威胁到常威,便任由他点中穴道、蒙上了双眼,塞进一辆马车里,常威隐约觉得似乎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头,这蒙面汉子真的是预料中的金戈会的人吗?虽然杨四的死会让常威制造的流言更富有戏剧色彩,可金戈会怎么就能这么毫无顾忌地挥剑杀人呢?

    “颜如玉该是发觉了计划有变,按兵不动吧!”常威暗忖道。

    颠簸了一袋烟的功夫才到了目的地,把常威推推搡搡的似乎推进了一间屋子里,刚有人伸手想把他眼睛上的那块黑布解开,就听有人阻拦道:“慢!三弟,这人是谁?”

    “大哥,人我给抓回来了!”那个杀了杨四的蒙面人兴奋地道,话音未落,一阵凉风掠过常威的面颊,然后昏穴上就被重重的点上了一笔。

    常威顺势倒在了地上,只是原本应该昏迷的他却还保持着头脑的清醒,早在很久以前点穴术就对常威失去了作用。

    那老三已经把前前后后的经过说了一遍,末了道:“还真让大哥猜着了,那东西真的就在葫芦岔子!”

    常威心中顿时一阵狐疑和惊讶,听对话的这些人似乎并不是金戈会的人马,而他随口胡说的一个地名竟然真的和对方的猜测重合,十二连环坞的藏宝真的在哪里?

    常威之所以弄出这个消息是因为他得到了十三连环寨的藏宝,推而广之十二连环坞肯定也有一批藏宝在,原本在他的计划中,是准备叫人去埋下一批值钱的珠宝冒充的,现在看来已经没必要了!

    果然那个大哥问道:“那金戈会的人呢?”

    “嘿嘿,都叫我给做了。”

    “三弟,你做事还是那么冲动!”那大哥叹了口气道:“这种宝藏的传言,只有杨四之流的江湖混混才会把它当回事儿,可真正有点头脑的人却不会相信,把杨四换成长空冠世,他绝对一笑走之。哼!几百年来这种江湖骗局实在太多了!”

    他缓了口气:“三弟,你若不去理他,即便杨四之流上报上去,金戈会和长空帮的智囊们也不会理会,传言就自生自灭了。可这些人一死,加上这个李隆一失踪,原本不相信宝藏这码事的人,此时恐怕也要信上几分了。”

    常威心中蓦地一动,这个大哥好清醒的头脑呀!这些人不是金戈会,也不是长空帮,难道是他们背后欧阳、慕容又或者是青龙会之流?

    “可这小子说的很可能是真的啊!”老三不解地道。

    “问题就在这儿!”老大无奈地道:“我倒希望他说的是假话!咱们为了那些金银财宝在十二连环坞忍气吞声了七年,总算老天开眼有点眉目了,可这么一来,却弄得江湖皆知,我看用不了多久,葫芦岔子周围的每个山头上都会挤满了挖宝的江湖人!”

    “咦?竟是十二连环坞的余孽!?他们真的出现了”常威真是又惊又喜,看来金戈会打的那一仗,十二连环坞的漏网之鱼还真不少呢!

    只是这几个人投身十二连环坞竟是觊觎它的金银财宝,在老虎嘴里拔牙,他们的胆子也实在够大。

    “三弟杀了那些人也好,让金戈会和长空帮互相猜疑一段时间吧!”

    大哥转过头来安慰三弟:“把这个李隆弄醒吧!看看他说的对咱有没有用,或许两下互相印证,能让我们快点找到那东西呢!”

    再一指点在常威身上,他知道我该醒了,那大哥显然行事极为谨慎,并没有把他的眼罩撤下,便问起了宝藏的事情。

    常威自然先来了一番苦苦哀求,直到老三不耐烦地使劲踹了他好几脚,才道:“小人是听一个船家喝醉了酒说的,他说那晚葫芦岔子打仗的时候他正在北面岔湾停泊,见到火光他就爬上北山,等金戈会的船都走了,他看见有个汉子上了南山,上去的时候空着手,下来的时候却背着一个小包裹,他好奇,就随后上了南山,在山坳里发现了几排房子,还有一个被打碎脑袋的湖神。在湖神不远处,他竟发现了一枚钻石戒指,又发现湖神的脖子那儿都是空的,他才晓得这湖神的脖子里原来装得都是金银珠宝,看那汉子包裹的大小似乎只拿走了一部分,剩下的定还藏在山上,可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骗人是常威最擅长的事情,而且这个故事跟高胜寒几人取走十三连环寨的宝藏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只是地名,这倒是难不住常威,毕竟金戈会剿灭十二连环坞一战的情报、资料他早就研究过了,大战的过程都能说的身临其境,这些地名和战况都是真的。

    真真假假的故事顿时引起了三人的共鸣:“妈的!还以为是金戈会砸了湖神泄愤呢?原来是东西藏在湖神里!怪不得,都是水上讨生活的人,谁他妈的敢对湖神不敬呢!”老三懊恼道。

    “握草,难道真的说中了?今天运气真是好啊!”常威心中暗笑。

    老大心思却缜密的很:“葫芦岔子里留守的人已经战死了,可竟然还有人能生还?”他自言自语了一声便没了动静,似乎正在把留守十二连环坞的人一个个地过着筛子,过了半晌,他突然道:“莫非是古康?”

    就在他说出古康这个名字的时候,常威也隐约猜到了他的身份,在太湖唯一逃出生天的十二连环坞高手只有‘阴司秀才’李岐山一人,而李岐山在进入十二连环坞之前正是江湖有名的智者。

    怪不得他临阵脱逃,原来和十二连环坞本就不是一条心,只是他怎么逃过金戈会的搜捕的呢?

    李岐山表现出来的智能让常威更加小心地收敛起功力,就听老三诧异道:“不会吧!古康那厮武功差得很,连花容、杜言都没能逃得过金戈会的毒手,他……”

    话刚说了一半,就听老大道:“哼!难道武功高就能决定一切吗?仇厉、黄敛的武功哪个不比我高,可最后还不是只有我逃了出来!你和二弟若不是在江湖上籍籍无名的话,又岂能轻易逃过金戈会的搜捕!古康那厮机灵的很,又不见得和十二连环坞一条心,他能逃出去才不奇怪呢!换了别人,就算逃出去,也未必能猜到宝藏的下落。”

    “若这小子说的是真的话,大哥那咱岂不是白忙活了吗?”三弟道。他虽然用的是假设,可语气中已经完全相信了常威的话。

    “那船夫编不出这种谎话来。”老大斩钉截铁地道,顺手又给了常威一指,才接着道:“不过,这恰好证实了咱们以前的猜想。虽然咱们一直认为投身十二连环坞的人身上肯定都带着贵重的财物,几十年下来该是一笔巨额的财富了,可毕竟谁也没看见过,眼下咱终于可以肯定,确确实实有这么一笔金银财宝就在葫芦岔子里!虽然叫古康拿走了一部分,可狡兔三窟,十二连环坞绝对不可能把萝卜都种在一个坑里,如此看来,大多数的珠宝应该都还留在了葫芦岔子,有了古康的思路,找起来就容易多了。当然,咱们也可以去找古康,只是那小子滑得很,茫茫人海的,找他怕是比大海捞针还难呀!”

    “那大哥你说咱现在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如果金戈会和长空帮依旧把注意力放在武林争霸上的话,咱们弟兄就走一趟葫芦岔子;若是他们兴趣都转移了的话,那就来个二桃杀三士,先让他们争个你死我活吧!哼,老子连十二连环坞都敢惹……”老大的话渐渐低了。

    “那这小子呢?”

    “……或许可以给他设计一套合情合理的说法把别人引向歧途。”老大缓缓道,似乎边说边想,不过很快他就改变了主意:“还是杀了好,一了百了,省得别人发现我们弟兄的存在!”

    他奶奶的这个阴司秀才果然是判死不判生呀!常威浑身的肌肉立刻紧绷起来,那把倭刀一文字已经从小臂滑落到了手中,将绑在腕上的绳索悉数割断,正准备扯下眼罩的时候,就听‘咯嚓’一声巨响,似乎是木门被什么重物砸开,接着就听老三和另外一人两声惨叫,然后屋子里突然变成了漆黑一片。

    颜如玉这丫头的救人时机选得真是正确无比,真不枉这几年的调教!常威心中暗自赞了一句,却也觉得有些可惜,李岐山的意外出现让他觉得有必要修正计划,他可不想现在就被颜如玉给‘劫走’了。

    飞快地拉下眼罩往墙角一缩,因为眼睛早就适应了黑暗,常威已然将屋子里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却见背靠着门旁墙壁而立竟不是意想中的颜如玉,而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粗豪汉子,看起来很是眼熟,却是原来罗浮帮的副帮主侯飞。

    而躲在木桌后的却是个三十七八岁的文士,侧面映出的轮廓显得很斯文,只是薄薄的嘴唇扯出的弧线却透着一股冷酷和阴险,正和李岐山模样相仿。

    两人都是一副屏住呼吸的模样,似乎都怕对方先发现自己,只是侯飞的目光在屋子里扫来扫去,似乎在寻找什么,而李岐山眼珠却是滴溜乱转,像是在寻找脱身之法。地上躺在血泊中的两人虽然还能发出点声响,可是那断断续续的哀嚎已是一声弱似一声了。

    “金戈会还留了后手呢!”见到是侯飞,常威一惊又是一喜,惊讶的是一上午的搜索并没有发现他的路引,显然是偷偷摸摸溜进苏州城的,或许像他这样的角色金戈会来了不少,喜的是可以通知颜如玉不要轻举妄动了。

    “强盗啊!”常威尖叫着。

    “李岐山,想不到你这个十二连环坞的漏网之鱼胆子倒不小呀!”屋子里的两个人根本没理会常威,而侯飞的内力到底比李岐山深厚,率先发现了对手,手中短枪气势如弘的向前突击,一下子就将李岐山身前的桌子击得四分五裂,李岐山手中那杆似棍非棍的兵器格了一下,身子便往后退去,口中却低喝道:“看暗器!”

    侯飞舞动短枪向左一闪,李岐山已一缩身飞也似地弹出了后窗,却哪里有暗器的影子!侯飞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愠色,可并没急于追赶,却好整以暇地在地上那垂死挣扎的两个人身上又补上了两枪,才转头朝常威望来,那目光里分明起了杀机。

    侯飞的眼神让常威一愣,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罗浮帮原本在江湖上的名声就不如金戈会,虽然与金戈会合并了,可老毛病还没时间去纠正,再说即便是金戈会,它对待敌人的手段也是同样的毒辣,常威总算明白绿林道里的白道实在是不能和少林、武当这样的名门正派划上等号。

    此时屋后如常威所料地响起了几声兵器相交的‘叮当’声,金戈会果然在此设下了伏兵,接着传来一声刻意压低的呼喊:“帮主,点子扎手!”

    侯飞眼中精光一闪,一边快速向后窗移去,一边低喝了一句:“妖言惑众,留你不得!”抬起手中短枪,随手向常威心口刺来。

    眨眼间救星变成了煞星,常威心中不由得暗自苦笑,而眼前的形势若真要解释开的话,他的计划也就全然落空了,暗叹一声,倭刀一文字闪电般地划出,不仅一刀劈开了毫无心理准备的侯飞的那杆短枪,而且还连带削下一大片铁屑来,好在常威刻意隐瞒自己的实力,一文字才没顺势割下他握枪的右手。

    饶是如此,侯飞已经如惊弓之鸟般退出了门外,而常威就是要争取到这点时间,一缩身从后窗飞了出去。

    后窗小院里,李岐山和一个瘦小汉子缠斗在了一起,月色下那汉子的容貌看得一清二楚,却是原来罗浮帮的总管曹晓。

    他如泥鳅一般滑不留手,却又悍不畏死,李岐山明明已经占了上风,可偏偏逃脱不得,脸上没甚表情,招式已然有些使过头了,显然内心是又气又急。

    曹晓一见出来的并不是自己人,脸上一怔,身法就是一缓。其实李岐山心中该更加惊讶,他却把握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猛然脱出了战团,向院外窜去。

    “这小子他妈的真是一点道义都不讲呀!”

    常威心中暗骂,身子已从曹晓旁边掠过,曹晓这才猛的醒悟过来,可被常威一刀劈断了他的短匕,借势朝李岐山走脱的方向奔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