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魔教家务事

    宁白儿甫一见常威,脸上闪过一丝失落,旋即浮上一层惊喜,想来是猜到了他的身份,嫣然笑道:“听相公说师弟到了京城,奴家一直渴欲一晤,以报师弟襄助之恩,不想今日才得相见。”又唤两个丫头:“苏湖、李芦,过来见过师叔。”

    “一家人千万别说两家话。”常威嘻嘻一笑,转眼细看那两个稚婢,果然是两个美人胚子。

    把常威让进正房客厅,两婢送上茶水就退下了,宁白儿随口和常威拉起家常,常威一面做答,一面打量着厅里的摆设。

    屋里虽说物件不多,可几案椅杌、炉瓶书橱都极其精雅,北镇的手下曾报告过,他们只是以私人名义购下了这座老四合院,也没怎么布置,当时只留下了一千两银子。

    看这客厅的布置推算,整座宅子的装饰所费应在万两,邓奇是绝对拿不出这笔钱的,想来宁白儿定是左使一系的重要人物,可以支配本宗的钱财,方能将此宅装饰一新。

    只是偌大的宅子只住了一妇两婢一妪,未免冷清,再想想宁白儿如此精心布置此宅怕是只为了吸引邓奇,常威心头没由来的一阵酸楚。

    “眼下人口是少了点,不过孩子生下来,这儿就会热闹了,现在真用不了那么多人。”宁白儿似乎看破了常威的心事,淡淡一笑道。

    “师姐自己觉得好就好。”

    常威能听出她心中对邓奇的依恋和对今后生活的向往,不禁暗叹男女情事真乃天地之间最不可理喻之事,邓奇纵然官运亨通,才智过人,可一个惧内就几乎可以断送宁白儿今后的幸福,她竟毫无怨言,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常威和宁白儿几乎同时举起了茶杯,屋里静了下来,过了一小会儿,宁白儿才问道:“师弟这趟回京定然又要重用了吧。”

    常威笑着摇摇头道:“还在等船队,眼下先负责皇上纳妃的事情,也算是休息一段时间。师姐不必担忧,邓兄那边一切都顺利。”

    “那他也不催催皇上。”宁白儿说完,自己也乐了,随即轻轻一叹:“我当然盼着师弟能早日接替相公,好让他从江湖里解脱出来,他在江湖里厮混,那是命悬游丝的事儿。何况,师弟若能掌控江湖,必然对我神教中兴大有裨益,我自然心急了。”

    “师姐,恕我直言,据小弟所知,魔教教义大部分都被抛弃了,真的有必要重整旗鼓吗?”

    “师弟看过神教的教义吗?”

    常威顿时哑口无言,说起来惭愧,他虽然知道魔教的历史,可对它的教义却毫无所知,萧别离只说了胡文清的事情,其余的只字未提。

    而胡文清这种奇人更是不在乎什么教义,宁白儿见状微微一笑:“这倒怪不得师弟,想来文清公就从来没和你提起过神教也大有可能。”

    “师姐所言极是,我后来是从一位前辈那里才知道胡师兄的身份。”

    “那师弟尚未继承光明左使之位了?”见常威面露窘迫,她恍然大悟,噗哧一笑,道:“失敬失敬,原来是左使大驾光临,弟子倒是失礼了,只是,想不到左使一系,门里的长辈都是一样的胡闹性子。”

    她这一笑顿时艳光四射,媚态横生,藕臂轻抬,一只嫩白小手捂住了小嘴儿,动作曼妙无比,那清脆的笑声中更是透着一丝若隐若无的靡靡之音。

    常威没想到她竟突然使出了紫王一系两大绝技天魔销魂舞和天魔吟,一时心旌摇曳,急忙运转九阴九阳心法,才静下心来。

    “师姐也不怕我反击闹出什么事情来。”宁白儿的媚功相当厉害,常威心头一动,笑道:“是不是师姐有意魔教教主之位?那小弟我拱手相送就是了。”

    “我只是见猎心喜罢了,神教各宗之主都神秘的很,见到一个不容易,我岂能轻易放过?至于神教教主,我只是兹王守护使,岂敢觊觎教主宝座?”

    魔教有光明左、右使,紫白金青四王,五行旗,五先锋等各宗。

    胡文清是光明左使,手下有五行旗,萧别离、金世南是五行旗两位旗主;光明右使是楚天阔的师傅,也是当年的叛徒,忠于他是云先锋,其余的天地风雷四先锋,守护七门岛,互相残杀;冰霜殿属于白衣王;青衣王朝天阙就是青龙会的首领,不过,青龙会的势力并不简单,连朝天阙都不能完全控制;金衣王一部分加入锦衣卫,一部分成为九城乱云谷;宁白儿就属于紫衣王一系。

    “那紫衣王……”

    “我师傅已在一年前故去了,眼下紫衣王之位空悬,我和祖师姐等几位师姐妹都无意于此,将来就看苏湖、李芦她们几个小字辈里谁的天份更高了。不过,师弟若是有意神教教主之位,我倒是可以暂摄本宗,以促成各宗主的聚会。”

    宁白儿又道:“紫衣王虽握有天魔刀的刀法,可几乎无人修练,因为不知道天魔刀法的修练法门,练起来事倍功半。就算会用此刀法,星宗也没人有这么强的功力,即便是我师傅在全盛时期,恐怕也很难挤进十大去。”

    “既然师姐对魔教如此热心,为何不继位紫衣王之位,进而集成魔教呢?有邓奇帮忙,这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宁白儿摇摇头,道:“相公他能以平常心看待神教,我已经知足了,毕竟神教曾经肆虐江湖,而且神教教义和武功心法中,也确实有很多难以让世人接受的东西。”

    她虽然没明说,可常威大体上能猜到一些,光是她紫衣宗,就有许多不足与外人道的秘密。

    天魔销魂舞,在修练过程中数度需要男人相助方可越过难关,宁白儿若是光靠邓奇,她大概什么心法也修练不成。

    如此推演,就算常威没看过教义,也知道教义里定是鼓励门下弟子无论男女俱放开身心,将伦理道德统统抛去,而这或许就是导致魔门和各大门派交恶的关键。

    “我能做到的,就是助师弟统一神教,放眼神教,只有师弟你才能将神教教义去芜存精,让神教发扬光大了。”

    听着她有些空洞的声音,再看她脸上的表情,彷佛是卸下了一副重担似的那么轻松,常威突然恍悟过来,在宁白儿乃至萧别离、朝天阙的心里,魔教,或许该称它神教才对,大概只是一种象征意义的符号罢了。

    就像没有人愿意做亡国之君一样,也没有人愿意神教是断送在自己的手中,他们的任务只是如同传宗接代一般把这个符号一代代的传递下去,所谓发扬光大,该是自我保护的另类诠释了。

    虽然在紫衣宗两大绝技的修练上颇有所获,可常威从师姐宁白儿家出来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压抑,不过拐进了粉子胡同,那些红男绿女和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就很快让人忘记了烦恼。

    “北地的女子和江南果真是大不相同呢!”

    常威的目光不时落在那些抛头露面的少女身上,她们大多是街两旁商铺人家的女儿,高挑的身材,鼓鼓的胸脯,挺翘的屁股,看起来活力四射、野性十足,那眼神大胆而又火辣,绝不似江南的小家碧玉那么扭捏羞答。

    “小哥哥,我家的酸梅汤好喝着呢,又解渴又温润,又加玫瑰又加糖。”一家茶食铺子里探出个女孩的脑袋,十六七岁的少女闪着大眼睛笑嘻嘻地望着常威,声音甜脆无比:“不信?您弄碗尝一尝……”惹得对面铺子里的几个女孩都笑了起来。

    “不想喝酸梅汤了,有别的吗?”

    “刚上岸的河鲜,又鲜又爽口。”女孩见常威停下脚步,头一缩,须臾,门帘一挑,那少女蹦跳着出来,拉住他的袍袖摇晃道:“小哥哥,进来尝尝吧!”

    她不知道她可爱的笑容和鲜活的肉体对眼下的常威具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嗅着那处子体香,常威心头蓦地升起一团火来。

    小店里坐满了客人,那丫头就把常威径直领进了后院,前店后院的格局倒让常威想起了柳七娘的老三味,只是这院子大了许多。

    树荫旁摆开了六七张桌子,也几乎坐满了客人,多则六七人、少则三五人围坐在一桌,认识不认识地聚在一处,一面晒太阳,品香茗,一面谈天说地,纵古论今。只有靠东厢房的一桌因为大半遮在树荫下,众人或许是嫌冷得慌,就只坐了一个老头。

    丫头瞧了瞧常威身上的衣服,飞快地打量了一圈院子里的客人,便领着他坐在那张桌子旁。

    “河鲜?”丫头见常威点头,她一拧身轻快地转进了店里。

    常威肆无忌惮地盯着她扭动的腰肢和裸露在外、泛着蜜腊色光泽的半截滚圆胳膊。

    直到她消失在布帘后,就听耳边传来豪爽的笑声:“我的好爷,我巴巴儿的来献勤儿,不料转扑了一鼻子的黑灰,得了,我今儿再给您抖搂点新鲜货,不然,您心里非骂我棒槌不可。”接着一票人嚷道:“快说,快说!”

    常威转头一看,却见树荫当中,一青壮汉子袒胸露腹站在桌边,一边给一商人模样的中年人打着蒲扇,一边眉飞色舞地道:“白牡丹,大伙儿都知道吧,卖艺不卖身,是那百花楼响当当的头牌红清倌儿,你们猜怎么着?嘿嘿,昨儿被人**了!”

    “杜大哥最喜欢说这些无聊事儿!”

    丫头将满满一大碗温润的河鲜放在常威跟前随口道,又凑近他耳边小声笑道:“我给你多盛了一勺,小哥哥你慢慢吃哦。”

    对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笑谑的语气:“丫头唉,你真是个偏心眼子哩!”

    那少女却不怎么害羞,嬉笑道:“肖爷爷你眼馋啦,那我给您再添点去,不过,五文钱拿来。”

    丫头很快就消失,前店又传来她甜脆的吆喝声,想必她对每个客人都大抵如此,就算看常威顺眼,也就是多给他盛一勺罢了;而那边开始是几个汉子争论起来,后来几乎波及到了所有的客人,好像大家都不相信白牡丹已经失了身。

    青楼里叫白牡丹这种名字就相当于江湖里叫什么刀王、剑神之类,没有本事的绝对不敢这么叫,所以,敢叫白牡丹的还真都有点本事呢,常威不由想起了苏州快雪堂的白牡丹,这百花楼的白牡丹是不是一样妖媚动人呢?

    低头看这河鲜,不过是家乡唤做莲藕菱角粥的小吃罢了,吃上一口,倒真是又鲜又爽口,忙里偷闲得几回啊,这种写意的小日子也不错。

    “小哥是外乡人?”

    常威正胡思乱想,却听对面老人问道,知道自己的模样瞒不过老北京,随口应了一句‘是啊!’不过听那老人的语调,似乎也夹杂着一点江南口音,便抬头望了他一眼。

    老头看上去五十多岁,生得十分瘦小,相貌也寻常,梳着朝天髻,一身细布衣衫虽然旧了,可浆洗得十分干净。

    “会试的举子早该散了……”他望了一眼常威手上的玉扳指,欲言又止。

    “落第了。”既然老头想差了,常威也没必要纠正他,倒觉得挺有趣:“寒家尚算宽裕,索性就在京城住下,等下一科开考。”

    “哦,小哥心胸开阔,非比寻常。”老头捻须微笑,沉吟道:“不知今年大比,出了什么题目?”

    “首题是‘如琢如磨者,自修也……”虽然知道自己没本事参加大比,但老师袁可立、二哥常同可都是进士,有他们在自然都卷子不陌生,不然,还真被这老头问住了。

    “嗯,《大学》右三章‘释止于至善’中的一句,好题目,小哥是怎么做的文章?”

    咦?这老头是个读过书的?常威迟疑起来,都说京师卧虎藏龙,他别是个什么高人隐士,或者退隐的大臣上一代的大人物吧,把朝中几个老臣从头想了一遍,却没一个能对上号的。

    “小哥不必多疑,老夫也曾数度赶考会试,却都名落孙山了,听你说落第了,就想看看你的文章和我当年孰强孰弱,来推算一下今科的进士学问如何。”

    常威这才释然,便把常同私下做的文章颂了一遍,那老头闭着眼睛细细聆听,脸上却无甚表情,直到常威说:“……材质以琢而益精,物欲以琢而尽去,其如琢也,天下惟至粗之物于磨炼为宜耳,乃君子至精之用,若不惜以治至粗之法治之,心体以磨而益净,故无稍玷之神明,性分以磨而益莹,故无不发之光彩……”他才突然睁开眼来,细细打量起常威来,嘴里沉吟道:“这么一篇好文章都没中,今科的进士可不得了呀!”

    “命也!”

    以二哥常同的才情,一甲不好说,二甲前几名该没问题,再听老者这么一说,心中那份感慨倒真是发自肺腑。

    老头眨了眨眼,突然向前店喊道:“兰丫头,有纸笔吗?借用一下。”

    方才那丫头应了一声,说等一下,却又吆喝起来:“大哥哥、小姐姐,我家的酸梅汤好喝着呢,又解渴,又温润,又加玫瑰又加糖,弄一碗尝尝吧!”

    “通哥儿,我渴了。”

    “这……就快到了。”

    “不,我偏要在这儿喝!”

    前店传来兄妹俩的争执,男人似乎拧不过自己的妹妹,只好答应,不一会儿,就听见三人似乎是向自己这桌走来。

    兰丫头喊了老头一声,说纸笔来了,老头应声抬起头来,目光却是一呆,而这时院子里嘈杂的声音也突然小了下来,常威心头忽地一动,缓缓转过头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