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街头突袭

    「呼呼,逛街还真是个体力活啊!」嘴上发着牢骚,可望着两女欢快的身影,常威的心才能感到温馨和宁静。

    夜晚的粉子胡同灯火辉煌、人潮涌动,士子如织、仕女如梭,看着比苏州的南浩街还要热闹。

    到底是一国之都,一个小小的立夏节,也搞得五彩缤纷,花样百出。

    青鸾和宁馨本来说是要陪常威买剑去的,可看到这等繁华所在,两人顿改初衷,直缠着他陪她们逛街看光景。

    宁馨少年心性,新奇的玩意自然一样也不愿意错过,不一会儿,常威手上就多了一大堆的东西。

    而青鸾简朴惯了,那些在名媛贵妇圈中十分流行的物事她只是拿起来看两眼,就又放下了,不是常威和宁馨坚持,她怕是就两手空空了。

    「姐姐你看,这式样好像从没见过呢!」宁馨拿起一顶尖顶覆额的貂皮帽子冲魏柔嚷道。

    店主人谄笑道:「夫人好眼力!这可是辽东极北之地今年最时兴的款式,估摸今冬就要在京城流行了。」只是笑容里却泛着疑惑,目光不时在常威和宁馨身上转来转去。

    有了皇上的旨意、大哥的支持,宁馨也大胆起来,知道常威用李隆的身份一时半时难以得到父母的认同,就想生米做成熟饭,造成既成事实。

    见青鸾盘起了凤头髻,自己也把代表未出阁少女的双丫髻打散了改梳牡丹髻,可配上她那张天真的娃娃脸,看着着实让人生疑。

    听别人叫她夫人,宁馨还不习惯,心中羞涩,嘴上就不饶人:「骗人!大热天的,蒙古人也不戴帽子啊!」

    店主顿时急了:「那极北之地,四季都是冬天,我哪里骗人了!」

    他摸着帽子的皮毛:「夫人你看这貂皮的成色,可是寻常蒙古貂皮比得上的吗?」

    常威伸手一摸,果然毛绒丰厚,色泽光润,绝非一般貂皮可比。

    宁馨虽然对貂皮只是一知半解,可毕竟从小锦衣玉食,眼界颇广,也看出它非同寻常,可面子上过不去,便想开口反驳。

    常威使了个眼色,顺手将帽子戴在她头上,棕里带兰隐泛毫光的貂皮帽子与宁馨白嫩的俏脸交相辉映,勾勒出另一种塞外佳人的风致。

    「多少银子?」

    常威催问了两声,看傻了眼的店主才清醒过来:「本来是要八百两银子的,夫人喜欢的话,本钱三百两就卖,只是别人问起,夫人可一定要说是在敝号福瑞皮草行购得的啊!」

    扔下六百两银票,拿起两顶帽子,飞快出了福瑞。半天身后才传来店主如丧考妣的嚎叫:「另一顶是要卖八百两的啊!」三人对望一眼,不由开怀笑了起来。

    福瑞对面就有一家兵器铺子,只是进去一看,常威却大失所望,这里所售的刀剑,都是公子哥们附庸风雅所佩,看着精美异常,却是极不实用,比之宁馨的佩剑尚且差了许多。

    店主见常威是个行家,便直言相告,说京城对兵器管控甚严,除非花大价钱订做,否则,各家店铺卖的都是这种不堪一击的华美佩剑。

    「老板,你看此刀如何?」常威解下雷切短刀递了过去。

    刀甫一出鞘,老板就两眼放光,赞不绝口,脸上那股商人的市侩气刹那间也去了几分,正色道:「小人虽是铸匠出身,可此刀的工艺已经远远超出小人所学,十年里,小人见过的刀剑千千万万,却没一件能比得上这口刀的!」他有些迷惑:「公子有了这口刀,其他兵器都不足为道,怎么还要打制兵器?」

    「在下善剑而不善刀。」

    老板恍然大悟,冲伙计道:「去,把郭师傅请来。」

    不大一会儿,就见一位三十五六岁的矮壮汉子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一进屋就嚷道:「东家,听说有口宝刀……」见到老板手里的雷切,他叫声顿住,「噌」上前一步夺下刀来,举到近前,仔细鉴赏起来。

    「……好刀,真是好刀!」汉子的目光渐渐变得狂热起来:「这锤法当真惊人,俺都能感觉到,大锤一下一下砸在刀刃上,那落点和力道,简直让人没话说,这等技术真是羡慕死俺老郭了!五百两,不,八百……一千两银子都值!东家,买了这口刀吧……」

    老板听一口刀竟值一千两银子,不由吓了一跳,连忙把刀鞘小心翼翼地还给常威。

    宁馨却噗哧笑了起来:「这是相公的宝贝,如何卖得?叫你来,是问你能不能打造出类似的宝剑来!」

    老郭这才看到绝代风华的宁馨,愣了一下,头脑才清醒过来,讪讪道:「俺老郭可打不出这等神兵利器来……」

    宁馨插了一嘴说:「你们东家可说了,你郭大路是京城第一铸匠师,莫非是浪得虚名?」

    郭大路的脸顿时挣得紫红:「夫人你有所不知,就算俺郭大路有一身本事,一没材料、二没助手,如何打出这等上好的兵器来?」

    常威一听就知郭大路果然名下无虚,这等利器自然是要用特殊的矿石,和名师联手才能铸就的,郭大路一眼能看出其中的奥秘,自然是有真本事。

    于是,常威便抢在宁馨前头和颜悦色地道:「郭师傅所言极是,境况不同,我亦不能强人所难,但求郭师傅您能使出全部本事,替我打造三口宝剑。」说着,把式样比划给他看。

    郭大路听得极仔细,见三剑长短厚薄轻重均不相同,正好与三人相配,便知道常威是个大行家,态度也谦恭起来:「此刀重量特异,必然用到特殊的材料,京城俺没见过,不过,公子若是肯花银子,助手倒是能请得来。」

    想是他被雷切激发起了斗志,要做出几把像样的兵器来,见常威点头,便向老板要了便宜行事的权力。

    仔细盘算了一下,郭大路才道:「三口剑,七天,六百两银子。」

    「成交!」

    常威便把三剑的具体明细详细说给他听。青鸾随身宝剑明霜虽然没在江湖现身几回,可毕竟几大门派中都有人认得,给她订制的那一口剑轻重与明霜完全一样,剑身也与明霜相同,只是剑柄剑鞘的式样却大不相同,她用起来与明霜毫无二致,可别人就无法从剑上认出她来。

    对宁馨却是另外一番心思,她日后很可能要孤身在京,总要有点自保的能力。虽说她眼下武功比唐书雪差了一大截,可她毕竟才十五岁,尚有潜力可挖,而且打下的底子还算扎实,日后她的成就该不会在唐书雪之下。

    可若是一味仰仗妖刀墨漪的锋利、奇诡,只能让她陷入投机取巧的邪路上去,对她武功的进境极是不利,故而给她订做的佩剑甚至比青鸾的还要长了三寸、重了五两。

    「为什么偏偏人家的剑又重又长?」宁馨附在常威耳边娇嗔。

    虽然她和青鸾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又知道常威不喜她捻酸吃醋,可心思玲珑的她知道,眼下这种无关大局的飞醋绝不会惹得常威厌烦,只会让常威觉得她天真可爱。

    「因为你的恢复力惊人啊!」常威悄声调笑道:「你姐姐功力那么深厚,每每却先支持不住,不好好训练你一番,岂不辜负了你的天赋?」

    「三哥你欺负馨儿~」

    两女初尝情爱滋味,自然食髓甘味,而常威刻意要在两女身心上打上自己的记号,也是极尽荒淫之能事,这几夜三人俱是连床欢爱。

    青鸾纤弱,不堪疾风暴雨,空有一身傲视江湖的绝强内力,却每每先败下阵去,虽然比寻常人恢复的快了许多,可也招架不住一夜泄身四五回。

    反倒是宁馨体力绝佳,兼之恢复力惊人,又正值最易受孕的日子,最后都是她独自承欢。

    她这过人的天赋若是用在学武上,在体力上自然比旁人占了相当大的便宜,这几日在青鸾的指点下,武功进境就颇为迅速。

    郭大路画完了三剑的图形,交给常威看,却是一点不差,常威随口赞了一句,他却道:「这算什么本事!真正的本事是能打出好刀好剑来。」

    随即好奇地问道:「公子这口刀究竟是哪位高人打造的呢?」

    本来敷衍的「何定谦」三字已在嘴边,常威却突然想起,在朝廷下发的剿倭嘉奖令上,赫然就有何定谦的名字,获此殊荣后,他的大名在同行中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说刀是他打造的,万一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很可能会就此追查出李隆的真实身份来,便改口直说,是别人所送。

    郭大路啧啧称奇,说拿这种价值千金的宝刀当礼物,出手还真大方。

    老板闻言却立刻变得拘谨起来,仔细打量了三人一番,迟疑道:「公子可是姓李,可是李隆李大人?」

    「你怎么知道?」常威尚未出言回答,宁馨已笑问道。

    老板和郭大路闻言,都慌忙跪倒,口称:「草民拜见李大人、李夫人及郡主千岁。」

    自己到底成了粉子胡同的闻人。细问老板,才知道自从云仙被害之后,李隆大名已在粉子胡同不胫而走,不仅翻出了他为陆昕大闹一品楼的故事,就连在兰家与洪七发的冲突众人也是知之甚详,甚至连宁馨的身份在有心人的泄露下也广为人知。

    更有传言说李隆本是宁馨未曾谋面的表哥,自幼就与她结有婚约,此番进京,就是想在金榜题名后去登莱迎娶未过门的媳妇的,只是落了第,才无颜面对佳人,心情沮丧,几乎流落街头,结果名妓陆昕和云仙慧眼识英雄,搭救他于水火之中。而宁馨为了寻夫,来到京城,才有兰家一番偶遇,随后在李隆大舅哥充耀的推荐下一步登天,成为锦衣百户。

    这传言就像是坊间流行的才子佳人故事,充满了传奇色彩。

    青宁两人不由莞尔,而常威则忿忿不平:「我如何落第了,又如何流落街头了……」指着十几个沿街乞讨的乞丐:「就像他们,美人能正眼相看一眼,就够他们美上三天的了!能得到美人垂青?那才是活见鬼了!倘若真的如此,大家不打破头颅去做乞丐才怪哪!嗯?这些乞丐……」

    常威话音未落,却见那些乞丐突然暴起,纷纷抽出藏在衣下的砍刀,闷声冲他直杀过来,中间隔着的两个士子来不及躲闪,竟被乱刀砍死。

    四周行人见血光飞溅,吓得哭爹喊娘,四下奔逃,粉子胡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见乞丐们形成了军队冲锋时惯用的队形,整个队伍更是饱含在战场上才能一见的惨烈锐气,常威心里顿时一惊,这些人哪里是什么乞丐,分明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再看十几双眼睛恶狠狠地直盯着他,显然不是认错了人,而是早有预谋!

    什么时候得罪军方了?竟要派人暗杀我!

    不及细想,常威手上的东西已然飞了出去,那些青宁两女精挑细选的胭脂水粉、新奇饰物和彩衣锦服此刻都变成了暗器,而常威则掩在了满天飞舞的衣衫后面,趁着前面几个乞丐拨打「暗器」的空隙,一口气连杀了五人,余下的八人被同伴的尸体所阻,攻势顿时缓了下来。

    突听身后宁馨一声惊叫,紧接着就是几下金铁相交的叮当声,常威心中一紧,身形倏然后退,却见青鸾、宁馨并排靠着一堵院墙。

    青鸾的明霜剑上隐约可见血迹,而宁馨身前更是横着两具尸体,另有七八个士子打扮的持刀凶徒逡巡在周围不敢上前,想来是没料到两女都会武功。

    「大胆狂徒,竟敢行刺大明郡主,想诛灭九族吗?」宁馨黛眉倒竖,粉脸含煞,厉声叱道。

    远远观望的众人当中有好事者大声嚷道:「快报官啊,有人造反了!」

    一时叫声四起。

    那群士子打扮的白衣凶徒看起来紧张之极,似乎眼下的局面完全超出了预想的范围,几人的目光四下游移,拿不定主意是该进还是该退。

    而常威身后的乞丐却是相当剽悍,对同伴的死视而不见、对众人的喧哗充耳不闻,气势虽然稍挫,却依旧快速杀了上来。

    奇怪,他们的目标究竟是谁?常威一阵迷茫,却蓦地想起蒋烟的话来,廖喜是想对付自己,可同行的尚有一国郡主,他犯得着冒株连九族的杀头之罪吗?

    隐约觉得似乎有人在旁观的人群中窥视自己,心头微微一动,刀法顿时变成了在江南捕快中颇为流行的五虎断门刀法,力道也减了七分。

    反身冲进了白衣凶徒的包围圈,与两女汇合在一处,两女一左一右护住常威的两翼,立刻形成了相持对峙的局面。

    常威连伤了两个白衣人,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没有一时三刻,凶徒别想击溃这一男两女的组合。

    时间流逝,官府来援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自然对常威有利,纵然敌人悍不畏死,脸上也有了惶惶之色。

    「尔等何人,为何暗算本官夫妇?」

    常威沉声问道,其实他并不希翼能得到回答,只是想趁机找出窥视之人。

    目光扫视着周围的人群,福瑞的老板、小摊贩子、出局的妓女,熟悉的面孔还着实不少,甚至风大虾也夹杂在人群中,正好奇地打量着常威、青鸾和宁馨。

    不是他,他的眼神没那么锐利,也没那么阴柔。

    不过,看他一直没有出手的意思,常威就知道,江湖已经没有什么侠义可言了……

    凶徒默然不语,几个领头的对视了几眼,似乎在暗寻对策。

    正在这时,人群中一阵骚动,却见兰月儿和几个兰家的伙计高举着菜刀朝里挤过来,少女满脸都是焦急之色,边分开人群,边嚷道:「叔叔大爷,求求你们别看热闹了,咱们一起上啊,那歹徒才几个人呀……」见有人挑头,一些血气方刚的少年便跟着向里冲过来。

    「丫头,不知是你命好,还是我命好……」

    常威心头猛的一热,复又担心起来,少女丝毫不谙武功,她冲进来反倒要自己分神保护。而让凶徒丧失了逃命的希望,他们很可能狗急跳墙。

    果然,就听那些乞丐呼啸一声,竟然反身将那些白衣同伴尽数杀死,随后向少女冲去。

    变生肘腋,常威只来得及刺伤扑上来的四丐,其余四人已弃同伴不顾,直扑兰月儿来的方向而去。

    前面看热闹的群众眼见歹徒来势汹汹,俱转身欲逃,后面的热血少年们不明就里,依旧往前冲去。两下拥挤在一处,谁也不得动弹,眨眼间歹徒便到了。

    歹徒连杀两人,头飞臂断,血光冲天,围观者和打抱不平者的勇气都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众人呼啦向街道两旁散开,把少女和伙计暴露在了歹徒眼前,而少女他们也都吓傻了眼,呆举着刀,彷佛都成了泥塑,不会动了。

    常威睚眦欲裂,头轰然一响,眼前蓦地现出何素素胸口那团暗红血污,再也顾不得身份暴露不暴露了,内功一下子提到了极至,遁术刚要发动,身边白影一闪,却是青鸾抢在了他的前头。

    只是一眨眼,她却突然在常威身前两步停了下来,一声轻「咦」传进了常威的耳朵:「……书雪妹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