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初战告捷(端午快乐)

    (祝所有书友端午节快乐,今天准备爆发五更1万+,请大家用收藏,票票和打赏支持!谢谢`(*∩_∩*)′!)

    眼看将要砸倒在石阶上,常威伸掌一拍马背双脚飞速脱开马镫,人如大鸟般落地。

    唰!

    一柄长刀蓦然斩杀而来,目标正是常威的腰腹,按照这个前冲的趋势常威会自己撞上长刀,直接被腰斩。

    常威浑身汗毛倒竖,双掌疯狂的向前一探正好按在极速斩来的刀面上,倾尽余力双脚一蹬地面,身子凌空翻腾,长刀受力向下一沉,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被腰斩的下场。

    身在空中常威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心中警兆大起,下一刻,一股巨力猛地砸在背上,轰,灼热的内力从后心疯狂灌入直直冲击常威心脏。

    噗!

    鲜血凌空喷出三尺远,常威高大的身躯像个破麻袋一般飞出两丈远狠狠的砸中城跺,摔落在地。

    眼皮沉重的似千斤巨石一般,口中的鲜血像喷泉一般吐个不停,不过,这些常威全部顾不上,因为敌人狂暴灼热的内力,已经开始侵入心脏了,不及时驱逐出去,立刻就要死。

    趁着大脑中还有一丝意识,常威用尽全力运转空空如也的黑洞丹田希望奇迹能够发生,黑洞丹田没有让常威失望,一丝微弱的内力瞬息间输入心脏周围,将心脏牢牢护住,入侵的内力立即疯狂的扑了过来,要突破封锁。

    常威的心紧紧的绷了起来,这点内力怎么看都无法防住对方的侵袭,突然,奇迹发生了,强大而狂暴的内力突入封锁的内力之中,却像被磁铁吸住了一般,尽数冲入那一丝弱小的内力中,对近在咫尺的心脏要害视而不见。

    常威大喜,立即用这一丝内力牵引着入侵的内力冲进黑洞丹田,一点漩涡蓦然出现,受到入侵内力刺激的黑洞,像是得到了养料一般,充满了无穷的动力,小漩涡飞速旋转起来,旋即变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漩涡,呼啦一下将所有内力全部吞噬。

    “好!”常威心中大喜的同时,行动力也恢复了,与此同时先前那柄拦腰斩来的长刀紧跟而来,要将常威的头颅斩断,巨大的危机再次笼罩在常威头顶。

    当!

    巨响传来,一柄横空而来的长刀,架住了这要命的一刀,是索亨及时赶到救了常威的性命。

    “机不可失!”常威连滚带爬的躲到索亨马后,暂且避开这令人窒息的斩杀,马蹄如雷,骑兵们陆续登上平整的城墙,纵马踏向敌人。

    常威背靠城墙一边回气,一边观察敌人。

    待看清了袭击者的面目后,常威不惊反喜,“虓虎步其武,生死判崔天平!拿下他们生死不论!”

    持刀斩杀常威的正是生死判崔天平,轰击后心令他受伤的正是虓虎步其武。

    “遍寻不着的杀手果然藏在圣母教!”崔天平和步其武见没能杀死常威,立即展开身法迅速的朝城墙远处掠去。

    索亨带着骑兵们紧追不舍,城楼中还剩下七八个头上缠着白布手拿着弓箭的贼军,这么短的距离弓箭根本发挥不了作用,骑兵们纵马上前,马蹄翻飞狠狠践踏,刀光雪亮毫不留情,眨眼间残存的贼军即告了账。

    常威立即捡起一副弓箭,一步跃上城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恢复一些的内力运转落日箭法的运功路线,两支箭搭上弓弦,常威奋力开弓,由于内力不济视线略略有些模糊,摒住呼吸,迅速锁定飞速奔跃的崔天平和步其武。

    嗖,长箭刚刚离弦飞出,常威喉咙一甜,嘴角溢出殷红的血液,身子一晃,要不是身边的士兵一把拉住,差点一头栽倒城下。

    常威勉力射出的两箭虽然内力不足,但却精准依旧,长箭袭到崔天平和步其武身后时,两人不得不回身格挡,这一耽搁立即被索亨和骑兵们追上,在十几把长刀奋不顾身的砍杀之下,两人终于倒在血泊之中。

    索亨跃下战马,双手连点将两人全身大穴封死,骑兵们立即将两人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

    擒获二人之后,南城墙上的敌人已经一扫而空了,小队的鸟铳手正在鱼贯入城,俯视城下,傅舟子已经率领大队鸟铳手包抄了西门。

    常威一声令下,百人的骑兵队立即绕向西城门,常威在战马上展开千里筒,看到东门已被右哨骑兵队封锁,北门被左哨骑兵队占据,唯有西门还在贼军手中,不过,随着其余三门的战斗进入尾声后,大队人马都在向西门集结,贼军败亡已成定局了。

    常威赶到时,西城楼上的激战已经接近尾声,在索亨带领的百名骑兵增援下,最后那十几个头缠白布的贼军骨干,眼见大势已去,口中大喊:“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圣母降世,改天换地!”

    喊完话,脸上带着无比虔诚的神情,纵身跃下三丈高的城墙,齐齐自尽身亡。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这不是白莲教的口号吗?”常威愕然,“这圣母教也是白莲教的分支?”

    城楼失守,城门口的贼军立刻打开城门,一窝蜂的向城外跑去,这是造反为乱的乌合之众固有的特点,仗着人多士气旺盛的时候他们凶猛如虎,可以攻城略地,但是,一旦失去主心骨,则各自逃命,根本没有拼死一战的勇气。

    开城逃跑的贼军下场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神机营主力早已在傅舟子的带领下列好了阵势,一排排不断射击的鸟铳,带着夺命的轰鸣声欢快的收割着贼军的生命。

    贼军见势不妙复又调头向城门窜了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逃命,城外的人想进城躲避要命的鸟铳队,两相践踏之下反而死了不少人,甚至性急的居然拔刀相向,互相砍杀了起来。

    常威看的大摇其头,这时候只有冲出去才有活路,逃回城里不是送死吗?

    果然,在城内骑兵和小队鸟铳手攻击下,贼军的哭喊声响成了一片,两相夹击之下,战斗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许多人跪地高呼投降,但是在轰鸣的鸟铳声和大片的烟雾中,神机营根本无法分辨投降者和顽抗者,索性不去理会,只是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射击,后退,装填,前进射击的攻击流程。

    常威居高临下看的清楚,本想提醒傅舟子停止射击接受投降的,但是,在这火铳爆鸣人喊马嘶的战场上,消息根本就传递不出去。

    常威终于知道操演中的理想状况,和现场实战的区别有多么大了。

    屠杀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哭喊声渐渐平息了下来,傅舟子传令停止射击,伤势轻的被神机营士兵收押起来,伤势重的直接补一刀,索性杀死。

    常威长叹一声,“战争果然是最残酷的事情,容不得半点同情和仁慈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