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平定贼军

    一千骑兵在常威,傅舟子这两员猛将的带领下,追杀到距离凤阳城北五十里的淮河边,捡便宜的卫所兵到来之后,明军气势更盛,这一仗一直持续到第三日子时方才结束。

    数千人被杀,上万人跪地投降,万余人跳进淮河淹死,淮水为之不流。

    统计战果:这一战城神机营以五千人马大破贼众十万,死伤不过几十人,贼军两万余人被杀,投降者三万,其余全都溃败逃命。

    这一战不仅解了凤阳之围,而且让气焰高涨的圣母教之乱,直接陷入低谷。

    常威自己还得到了,三十万的声望值,让他连连感慨:原来打仗杀人才是赚取声望值的快捷方式……

    一时之间神机营和常威,傅舟子的名声在淮泗大地飞速传播,最后两人竟成了三头六臂身高十丈的天神,传闻中两人脚踏风云,掌中握有霹雳雷霆,一声断喝可令淮水为之倒流,一挥手可令十万大军灰飞烟灭。

    两人听到这种传闻莞尔一笑,不去理会,但是,凤阳巡抚林从浩却不这么认为,此君非但不纠正这种荒谬的传闻,反倒令手下广为传播。

    令常威没想到的是,这种传闻居然让聚集在泗州和颍州的圣母教主力数千人全体撤退,进入六安的大别山中。

    凤阳府上下,大小官员,缙绅名流,弹冠相庆,恭贺贼乱平息。

    这种情形虽然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根据常威的分析:圣母教本身并没有做好造反的准备,只不过是为了响应总教白莲教,为了替徐鸿儒分担压力才勉强起事的,攻占几处州县,得到大量的钱粮和教徒后,已经心满意足了。

    从凤阳城下的战斗就可以看出,这里其实并没有多少圣母教的骨干成员,甚至领导十万乱军的头目都不是什么出众的人物,那一战打的异常轻松,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其实,这倒是常威想岔了,圣母教贼军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凭借十万之众,还是有点战斗力的,这一点从贼军围城十余日就能看得出来。意外的是贼军遇到了全火器军队--神机营。

    不要说是势若雷霆天威的火炮,即便是密集的鸟铳,贼军都没见过,尤其贼军是以圣母教的名义起事造反的,邪教最怕的就是天威惩罚,面对这种威力异常巨大的武器,贼军无比的恐惧,更不要说在常威和傅舟子统帅下,神机营战术合理,骁勇异常,贼军不战自溃就可以理解了。

    常威认为圣母教高层对攻占中都凤阳毫无信心,特别是在神机营出兵之后,已经做好了将主力撤出凤阳府的准备,甚至在此之前已经将钱粮物资转移到大别山中,因此,见到神机营兵锋甚盛,立即就转移了。

    既然,失陷州县已经光复,圣母教也进山做了贼匪,那么叛乱就变成贼寇,神机营就没必要留下了。剿灭贼寇,安定地方,搜索叛逆,这些都是卫所的事情,不用常威操心,朝廷精锐神机营可不是用来剿匪的。

    常威,傅舟子向南京发出八百里加急请求回军,当晚就得到批准的回复。

    回程的路却是异常的缓慢,因为这一战神机营上下全都捞到了好处,贼军原本就以劫掠为主,打了打胜仗的神机营直接将对方劫掠来的财物据为己有,平均每人都得到了二十两以上纹银的好处,加上外出作战一天有一两银子的补贴,这一趟出来,每个人起码捞到了三十两的好处,运气好的甚至弄到了上千两,神机营上下兴高采烈,常威和傅舟子的威望直线上升,被将士们奉若神明。

    三十两银子是什么概念?据常威所知,大明最富庶繁华的南京,苏杭一带,一个小康之家年收入是三十八两银子,也就是说神机营打这一次仗,相当于赚了一家人一年的收入。

    而且相比与战功来说死的人少的可以忽略不计,收入之外这次的战功也是跑不了的,回去之后肯定还有额外的奖励,所以,他们的高兴是有理由的。

    来时走了三五天的路,回程硬是花费了十天时间。

    回到南京常威将一份战报塞给傅舟子,让他上报战功。

    傅舟子一看内容,脸色变的非常怪异,原来常威的战报写的无耻之极。

    大意是:在皇上的天威庇佑下,在安东候魏良栋和魏国公徐宏基的英明领导下,在镇守太监黄秋林和兵部尚书刘廷元的大力支持下,在南京大小官员和缙绅的帮助下,在傅舟子和常威的高明指挥下,在神机营五千将士舍生忘死的努力下,在凤阳府的协助下,历经千难万险大小数十战终于消灭贼军,光复州县。

    战报中上至皇帝,魏良栋,徐宏基,下至打造裂风刃的铁匠,卖坏蛋的老板,全都为此战胜利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就连丢失城池凤阳的大小官员也成了有功之臣,就差没写上圣母教主动配合他打胜仗了。

    反倒是一般将领惯常的虚报战功之事,常威却没有弄虚作假。

    见傅舟子这种反应,常威立即解释,他可不想让傅舟子误认为自己人品有问题。

    “希爵啊,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要做个入世的名将吗?说些好话不用花费一两银子,效果却比花上万两银子来的还要好。实际上对我们有什么损失呢?你怕被清流私下指责没有气节巴结上司吗?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们没有做亏心事,任他去说又如何?咱们的战功可是实实在在的,咱们又不是沽名钓誉的人,怕别人说什么闲话?想想吧,你以前立了功,却因为得罪了阉党被闲置南京,难道你还想重复以前的道路吗?你还想驰骋辽东建功立业的话,就必须牺牲一点名声了,人生就是这样,得到点什么,就必须要失去点什么,”

    傅舟子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指着战报上的某个名字道:“道理我都懂,但是,无畏啊,你能告诉我青秀舫的老鸨跟此次大盛有他娘的有什么关系吗……”

    将所有事情丢给傅舟子,常威直接回家,相比清苦忙碌的军营生活,常威更喜欢吃喝玩乐逍遥自在的日子。

    见他平安归来,薛倩飞鸟投林般的扑进了怀中,一二十天不见,薛倩竟然有些清减了,美丽的脸蛋上写满了相思和柔情。

    “这丫头是真心待我啊!”虽然薛倩投靠他的过程有些蹊跷,目的也并不见得有多单纯,但是至少现在她的心思是纯真的。搂住怀中这火热丰腴的身子,常威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想我了么?”常威柔声问道。

    薛倩腻声道:“想,想死了,日日想夜夜想,好几次都梦到爷回来了。”

    美腻的声音让常威立刻变成了双眼冒绿光的饿狼,“哪想了?怎么想的?走,回房里跟爷好好说说。”

    薛倩已经要说不出话来了,用粗重的鼻息哼道:“嗯!”

    常威施展出降龙十八掌,肆意蹂躏着怀中的女子,“你不乖哦,该叫我什么?”

    “啊,爸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