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禁地

    常威一解开赵明琳的哑穴,她立刻惊叫起来,“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还没资格知道我是谁!”常威用刻薄至极的言语瓦解她的心防,“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我通往峙岛的航路!”

    赵明琳愤怒的叫道:“你做梦,我死也不会说的,有种你就一剑杀了我。”

    “一剑杀了你?太天真了。”常威露出个恶魔般的笑容,“你只有一次机会,要是不说我就废掉你的武功把你送上舰队。知道吗?海上的那几百号汉子,大半年都见不到女人,养一头母猪都舍不得杀。你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上了船,你猜自己会落个什么下场?”

    赵明琳惊恐的颤抖起来,随即哇的一声连隔夜饭都吐了个干净。

    等她吐完,常威悠然问一句,“想好了没有,说还是不说?”

    那随意的口吻和无情的目光让赵明琳感觉自己像是一头猪狗,一点都没有被他放在眼里,赵明琳害怕了,“你这个恶魔……”

    压服赵明琳之后,常威将她交给李云昭,后面犁庭扫穴击破地门老巢的事情就看佛郎机人的运气了,常威不想掺和,也正好不用暴露自己的行踪,接下来他还要和何成空、唐刑天等人汇合收拾十三连环寨,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地方需要去看看。

    前进的路上,生性跳脱的哈空很好奇,“威少,海上的水手真的会那个……母猪吗?”

    “噗,咳咳!”向来优雅的唐锦衣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性格严肃的有些刻板的索亨立即教训他,“你胡说什么?这明明就是吓唬那女人的。”

    常威却一本正经的回道:“这个是我编的,不过欧洲的苏格兰人喜欢艹羊,挪威人喜欢艹鹿,北欧有个神喜欢艹马,希腊的父神宙斯相当于咱们的盘古大神这家伙什么动物都艹,西域人喜欢艹驴,波斯人喜欢艹骆驼,爪哇人喜欢艹猩猩……”

    听了常威的奇谈怪论,唐锦衣、索亨、哈空三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齐声问道:“是不是真的?”那口吻和眼神明显是不相信的。

    常威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千真万确!等将来咱们七海盟壮大了,也来个七下西洋、环游世界什么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没骗人了。”

    哈空叫道:“天呐,这些未开化的番邦人真是太野蛮了!”

    “没错,这些野蛮人需要我们****上国去教化。”常威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大明之文明法度应该广博七海,传扬世界!”

    “绝对要!”这一刻哈空感觉自己成为了正义的化身、文明的使者,不过,他依然追问道:“威少,你说骆驼那么高大,波斯人怎么弄啊……”

    当下四人带好干粮和清水越过白虹岭,沿着白涛河一路到达当日掉落的瀑布白虹潭下。

    根据赵明琳的口供,白虹潭和另外两处地方是地门的禁地,三处禁地都和宝藏有关,具体是什么关系只有地门高层才知道。

    白虹潭下空空荡荡,除了轰鸣而下的瀑布和常年流淌的白涛河之外没有任何异样。

    四人沿着当日钟氏兄弟出现的树林深入数里地,发现一座石屋,这里有住过人的迹象,但是现在却是空无一人。

    不过,这已经能证明这是地门禁地了,翻过山岭继续前进又过了一处水潭,在这里发现了一些断刀断剑,分明是厮杀打斗的痕迹,四人精神振奋,傍晚时分抵达最后一处禁地,这里的水潭连接着一条宽阔的河流。

    在河流上游隐约可以看到超过十艘船,常威立即来了精神,“是十二连环坞和十三连环寨的人吗?”

    哈空跃跃欲试,“咱们过去看看?”

    常威低声问道:“你以前弄的人皮面具带了没有?”

    哈空立即反应过来,从怀中掏出四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挑出一张从怀中取出一堆瓶瓶罐罐涂抹一番,贴合在脸上,在改换一下发型,顿时,哼哈二将之一的哈空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金戈会风雷掌杭太初。

    “妙哉,简直神乎其技!”常威大喜,“小空,你是从哪学来的这门本事,当真厉害。”

    索亨接过话头道:“索、哈两家是丐帮中的世家,索家向来掌管刑罚,哈家负责情报伪装匿迹是必备本领,所以,小空这门本事是祖传的。”

    常威暗道:“难怪索亨方严古板,哈空灵动机智,原来这都是世代相传啊。”

    当下索亨扮成破山拳康凯定,唐锦衣扮成烈火指曹统合,常威扮成穿林腿万高易。

    一番伪装下来,四个人变成了金戈会四先锋。

    前方河流两岸林木丛生,全是高大的不知名林木,茂密的树林中一片漆黑,林中除了风声就只有四人轻微的脚步,沉静的连鸟鸣也没有。

    气氛异常寂静,四人都是经验丰富的高手,立即就觉察到林中有着淡淡的杀气,放缓脚步之后,常威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缓慢的呼吸和从容心跳声。

    然而,即便四人放开六识也无从把握杀气来自何方。

    敌人在暗中,说不定已经发现了自己,这种情况很被动,常威紧紧头上宽大的毡笠儿,蒙面布上方的双眼愈发明亮。

    在原地僵持片刻,杀气竟然消失了,“敌人退了还是隐藏起来了?”

    常威无法判断,不过被动挨打从来都不是他的作风,打个手势,四人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缓慢前进,一刻钟之后,树林变的稀疏了起来,前方出现光亮,已经能够看到河边的道路了。

    “马上就要出去了,看来是虚惊一场。”常威暗道,或许是因为禁地的名头和厮杀的痕迹,自己过于紧张了,这时他心中一松,加快了脚步。

    突然他脚下一痛,心中一惊,立即提起身法,脚步轻轻一抹错开位置,抬脚一看,地下一枚漆黑的铁蒺藜反射着幽暗的光芒。

    常威低声道:“小心,有埋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