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击破六合阵(三更)

    虎蹲炮的弹药早就装好了,解左辅麻利的吹起火折子,点燃火绳。

    轰!

    一团火光从不大的炮口翻滚而出,炮弹以水平角度直直轰向前方,砸中了生门内的一座院子,剧烈的爆炸声响彻后山,火光与硝烟冲天而起,离的近的树木像波浪一般在风中摇摆荡漾。

    火红的子母弹在震天的炸响声中,翻滚着、呼啸着将宅院右侧靠近山峰的地方碾成了一片狼藉。

    炮弹射出后,虎蹲炮就像脱缰的野马一般猛地蹦起,却被下方固定的铜钉牢牢扯住,还没蹦起多高就重重的砸在地面,将松软的地面夯下去一小片。

    解左辅几人心无旁骛,按照清镗、上弹等标准动作继续操作,反正炮口是平射,目标这么近,随便找个方向都能轰中。

    “怎么啦?什么声音?”

    “是火炮,有敌人!”

    “敌袭,快,快出去战斗!”

    这一炮将贼寇轰懵了,慌乱了半天才乱糟糟的跑出所在的院落!

    咻咻咻!

    常威和唐锦衣在箭楼上飞快的射出三轮连珠箭,瞬间便射到了数人,这又急又快又准的箭雨立即就让贼寇们心中惊恐,按照这种箭雨的密集程度,应该有三四十名弓箭手。

    正在敌人心中打鼓的时候,方贪狼、沙破军二人像黑暗中的幽灵般飞速刺杀着涌出来的贼寇,被杀之人接连倒地哀号惨叫声一下就让人群炸了锅,火光中没有人知道常威一方有多少人,没有人敢迎着箭雨冲击,他们只想稳妥的逃回自己岗位上。

    可紧接着火门方向烈焰映红了半边天空,水门中怒涛阵阵,死门传来一阵剧烈的震颤。那三道阵法的机关被引发了,幸运的是那三个地方本就以机关防御为主的,没有多少人驻守,所以看着效果很恐怖,实际上没死几个人。

    轰隆隆,山峰上适时的传来一道闷响,常威在箭塔上一回头就看到,东边山峰上火红的炮弹腾空而起的画面。

    “好,两门虎蹲炮同时开火,贼寇将无从判断我们的实力,从而将大部分人手派到黑风口和虎尾,舰队就可以轻松的在金沙滩登陆了,所有一切都在向最理想的方向发展!”

    正在常威暗自庆幸的时候,生门爆出一个女子的娇斥,乾坤二门分别爆出两个男子的怒吼,很快敌人竟然也组织起弓箭手,向着箭塔方向摸来。

    可三方人手才刚刚汇合在一起,虎蹲炮的震天怒吼再次响彻起来,火炮带来的不仅有战争和死亡,还有发射时那惊人的美丽,腾空而起的火红硝烟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下一刻,他们猛然惊醒,惊恐的叫声从无数人口中发出,“不!”

    轰!

    贼寇的意志自然挡不住火炮的轰鸣,火光照亮了解左辅四人的面庞,看着飞速远去的炮弹,他们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

    贼寇们都愣住了,他们想逃走却迈不开腿。他们感觉自己的武功、手中的弓箭、几百个同伴,这所有的一切,在这一炮面前全部变成了无用功,什么阵法布局全都变成了无谓的挣扎,这一刻他们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逃,快逃!”

    可炮弹太快了,贼寇们只来得及眨了一下眼睛,炮弹就到了面前,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那迅速轰近的炮弹,根本做不出任何动作,更遑论逃跑。

    贼寇们在心中默念‘无生老母’只希望圣母能让炮弹永远在空中飞行,永远不要击中,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

    或许是因为他们不够虔诚,圣母没有理会他们的祈祷,眨眼间炮弹便落进人群,卷起一阵死亡的风暴,无数人被子母弹吞噬了。

    一阵地动山摇的剧烈晃动和震耳欲聋的轰隆巨响传出,贼寇们视线模糊了,炮弹非但击中了他们的身体,而且击中了他们的心脏。

    “圣母没有显灵,我还能进入西方极乐世界吗?”他们的心像一块脆弱的玻璃般碎成无数片,不过却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心声。

    子母弹造成的死亡还在持续着,一蓬温热的雨水当头浇下,“雨水,哪里来的雨水?”被淋到的贼寇茫然看着天空,很快他们发现那不是什么雨水,而是同伴尸体中喷发的血水,恐惧在一瞬间写满了每个人的脸,士气低落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白莲花开,怜我凄苦!”

    突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从硝烟中传出,贼寇们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白莲花般的女子正一步步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她每走一步就带给人们一份希望,每走一步贼人身上狂热的气息就重一分,随之,响亮的,“真空家乡,无生老母,白莲花开,怜我凄苦!”就响彻在生门后方。

    “是她,圣女!”这个挽救贼寇们濒临崩溃士气的女子正是骆马湖中在常威箭下侥幸逃生的圣女。

    “不要怕,列阵!弓箭手快列阵!”

    “敌人只有一门炮射死他们咱们就赢了!死战!”

    两个男子适时的命令终于让贼寇们重新找回了抵抗之心。

    “死战!”

    “该死的,到底是白莲教的教义太强大,还是圣女太受欢迎?”

    常威暗骂一声立即弯弓搭箭,将箭雨洒向正在集结的贼寇头顶,两轮箭射完,在敌人还击之前飞身溜下箭塔,扑向敌阵,这时候还待在那么显眼的地方除了做靶子没有任何用途,毕竟在怎么善射两个人可射不过一个小阵。

    “放箭,挡住他!”

    “不要让他靠近!”

    面对飞扑而来的常威,敌阵中传来一阵惊叫怒吼。

    稀疏的箭雨根本挡不住常威片刻,在强大的内力支持下,数十步距离转眼而过,左手宝剑豁然挥出,砰地一下将面前贼人的脑袋砍了个稀巴烂,脑浆血水扑头盖脸的浇了下来。

    常威毫不避让,右手裂风刃反手一挥,将另一名贼人的脑袋劈成两半,双手握持利刃,将强大的战力完全发挥到了极致,没有人可以阻挡常威一步。

    紧随其后的是轻功高绝的唐锦衣,他并不与贼人接战,而是直直落入包围圈中,在贼人窃喜举刀要将之剁为肉酱的时候,唐锦衣身前身后猛地爆出一片密集的蓝芒。

    牛毛细雨一般的飞针,柳叶似的飞刀,指头大小的弩箭,花生豆似的暗青子,几乎百十件暗器同时迸发,瞬时间唐锦衣化为人形兵器,周身五步之内二十来个贼人齐齐惨叫着翻倒在地,全是浑身乌青生不如死的惨状。(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