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脱困

    常威打量着小黑屋的环境,发现这里的地面比外面地势低,因而空气里散发着浓重的湿气,在加上一股血腥味,气味非常难闻。

    摩挲一下漆黑的墙壁发现那是冰冷结实的青石砌成的,唯一的出口那半尺厚的硬木门板封的严严实实,正常人带着镣铐是无法出去的,但常威却自信自己能够撞破木门冲出去。

    常威笑道:“原来这是一间牢房啊。”

    唐锦衣也笑道:“进了牢房你好像很开心啊?”

    “嘿嘿,我还没给人关过,就当体验一下尝尝鲜嘛。”常威嘿嘿一笑却牵动了刚刚被打破的嘴角,疼的呲着牙骂道:“这帮王八蛋还真够狠的,等我出去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们。”

    唐锦衣问道:“什么时候出去?刘永明敢把咱们关起来,想必现在已经去微山营接收兵权了,武定他们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常威毫不在意的说道:“武定、马远、成时雨都是灵活多变的人,刘永明去接收兵权他们不会强行对抗的,最多就是官职被贬,我估计连软禁都不会,不用担心他们。不过,刘永明再怎么折腾也逃不过败亡的命运,咱们等打起来在出去。”

    常威镇静自若原因是:黄崇文和悟性带来的两千多火枪手和北斗九子将联合袭击太平镇;而太平山这边三万多官军将联手突袭,因而无论刘永明如何算计在大局上都输了一筹。

    探讨一阵出逃的细节后,常威道:“你说白莲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刘永明敢违抗徐和宇的意思?”

    唐锦衣随口道:“他是不是找到什么靠山了?”

    常威边想边说道:“以刘永明在白莲教里的地位能当他靠山的不外乎教主徐鸿儒和副教主于弘志,徐鸿儒是徐和宇的亲哥哥大概不会偏向身为外人的刘永明,那就只能是藤县的于弘志了。”

    “他该不会也投靠了朝廷吧?”唐锦衣这句话说出口,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这个可能虽然有,但是刘永明要是投靠了朝廷的话,官军早就攻破太平镇杀向邹、藤二县了,何必等到现在呢。两人乱猜一阵也没个头绪,索性就地打坐修炼内功。

    过了一阵,在距离官军开战的子时还有一个时辰左右,两人听到院子外面响起了马蹄声,很快一队人骂骂咧咧的进了院子。

    两人同时睁眼,道一声:“夏仲进、张柬白!”

    不一会儿,小黑屋外响起了开锁声,两个人举着火把闯了进来。

    随即“咣当!”一声响结实的木门被用力关上了,两人将火把向墙壁上的铁环里一插,就听夏仲进得意的叫骂起来:“两个小王八蛋刚刚不是很神气吗?大爷这就好好伺候你们!”

    “给老子起来!”张柬白叫骂一声,手里的马鞭就朝唐锦衣头上抽去。

    虽然手脚被镣铐锁住,但以唐锦衣的身手怎么会被他的马鞭抽中?就地一滚便躲了过去。

    “哟,小王八蛋反应很快嘛。”张柬白狞笑一声,再次扬起了马鞭。

    那边夏仲进却是一脚踢向常威的双腿间,他刚才中了常威的膝撞,现在下腹还青肿着呢,因而想要废了常威。

    不料这一脚踢出,就哎哟哟的跳了起来,原来常威坐在地上用手上的镣铐对着他的脚来了一下狠的。

    一听他的惨叫牢房门立即打开一半,两个士兵探着身子问道:“大人怎么了?要不要我们帮忙?”

    “出去!”夏仲进不耐烦的摆摆手,道:“爷不小心踢中镣铐了,你们给我离远点!”

    “嘿嘿!”两个士兵怪笑几声,关好门踢踏着脚步向远处去了。

    “妈的,老子******!”夏仲进狞笑一声,再次扑了上来。

    这里再也没有外人不怕暴露身份,常威也不在隐藏武功,飞起一脚将他踢倒,用手上镣铐一个重击便将其打晕过去;回头一看,唐锦衣早已将张柬白点倒了。

    “嘿嘿,这两个白痴一来,咱们倒是能早点出去了。”嘴里说着话,就在两人身上摸索起来,虽然不用钥匙他也能挣开这副镣铐,但是能省点力气总是好的。

    突然耳中听到咔咔两声轻响,唐锦衣的手铐脚镣已经脱落了,跟着常威的镣铐也被打开了。惊讶的抬眼一看,只见唐锦衣正将手上那根头发丝粗细的小针别回腰带上,即便以常威的眼力也看不出这跟小针跟腰带上的银色丝线有什么不同。

    常威衷心的说道:“你还有开锁的手艺?真是多才多艺啊,佩服佩服!”

    唐锦衣莞尔一笑,轻声道:“玩机关暗器下毒刺杀的人,要是不会开锁会被人笑死的。”

    “哦,也对!”常威回了一句,随意的拧断了夏仲进和张柬白的脖子,就像捏死了两只蚂蚁一般。如今杀人这种事,对于常威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解下他们的腰刀,两人开了牢门轻手轻脚的向外面走去。牢房外面是一条狭窄幽深的走廊,分列两边的是同样形制的房子,想必这是原来驻守西仓寨的明军建造的牢房。

    越向外走视线越明朗,隔着老远就就听到走廊尽头的耳房里一阵低语怪笑。

    稍微一听士兵们的谈话,常威就气的怒不可遏,连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几分。

    “里边怎么没动静了?”

    “嘿嘿,两位大人大概已经干上了吧。”

    “啧,你别说那两个小子细皮嫩肉的,干上去一定不比娘们儿差。”

    “你们说大人干完了,会不会让咱们也过过瘾?嘿嘿……”

    大明社会风气开放,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行伍士卒,都好男色,甚至正德朝的阁老们经常上书弹劾皇帝好女色,而正德皇帝和江彬、钱宁等人玩龙阳却被视为正常现象。达官贵人家里养来供主人狎玩的娈童成年之后,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且不受歧视的。这种现象在遍地男人的军营中更是常见的事情,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可常威的取向很正常,被人这样看他如何受的了?快步奔到门口,一脚踹开屋门,在十几个士兵惊恐的眼神中,匹练般的刀光便落了下来。昏暗的灯火下,这些人甚至还没能看清楚杀他们的人是谁,便死在了常威的愤怒之下。

    唐锦衣在常威杀人的时候将院子里多余的马匹赶进了牢房中,而后,两人迅速换好普通士兵的衣服拿了腰牌,骑上战马远去。

    赶到寨墙附近,两人弃了马匹施展轻功翻墙而过,小心的穿行一阵,离开西仓寨范围才向着自己的大营飞奔而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