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水火不侵

    等他吃完,齐天云的手下又给他戴好镣铐,默默的收拾东西退了出去,到了深夜吃饱喝住养好精神的阎老五和王昌又带着手下回来了。

    阎老五因为心中有了疑问,不再亲自指挥用刑,只在一旁盘问,用刑的换成了王昌。不过,任凭他们怎么拷打盘问,常威始终一言不发,暗中却运起九阳神功在体内布下一道防御,看着打的砰砰乱响,血肉迸飞,实际上伤害已经很小了,而且九阳神功的内力就像一层细密的网罗不停的淬炼着血肉,骨骼,筋骨,皮膜,让常威的肉身更加强壮坚实。

    拷打了一两个时辰,厂卫们也熬不住了。要知道刑讯逼供本身就一个制服与被制服的过程,是刑讯官和犯人相互斗法的一个过程。

    审讯成功,刑讯官可以从心理上全面制服犯人,想知道什么都能套出来;而审讯失败,刑讯官不但要面对上司的怒火,还要面对自己心中那无穷的挫败感。

    试想,一个捆绑在自己面前的阶下囚,任凭你用什么恶毒的手段逼迫毒打,他都不屈服,这说明你有多么无能啊!这种事情轻则会让刑讯官产生自卑,重则会怀疑自己继而心理崩溃,因而,这个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干的。

    唾骂一阵,厂卫们怏怏离去,第一天的审问彻底结束了。他们一离开,常威立即变的生龙活虎,暗自运转九阳神功调息、淬炼身体。

    第二天,拷打半天依然无果,下午王昌狞笑着说出一个“白鱼戏水”的词汇,厂卫们就在牢房里支起一个大浴桶,底下架上炭火,将水烧的滚热,而后将捆成粽子一般的常威用绳索掉在屋顶的大铁环上,一点点的向沸腾的热水中放下去。

    王昌在旁狞笑道:“小子,什么时候撑不住了就说!”

    常威心中哀嚎,“所谓的下油锅也不过如此了吧,真他娘的遭罪啊。”

    心中虽然惊惧,但九阳神功已经开始运转了,双脚一伸进沸腾的水中,那难以忍受的灼热感立即从脚底直透天灵感,直透灵魂深处,全身大汗淋漓,疼的脸上肌肉都扭曲了。

    不过,下一刻,丹田中那颗平湖石,不现在应该叫太极石,那上面的阴阳鱼快速游动起来,阳鱼上发出的阳刚内力在身体内外布下神奇的防护,阴鱼则将那灼热的温度慢慢的吸收化解了。

    “幸好练了九阳神功,水火不侵!要不然这一次,恐怕真的熬不下去了。”见九阳神功能够抵挡这些痛苦,常威心中松了一口气。

    见他一声不吭,恼怒的厂卫们加快了放绳索的速度,很快脖子以下部分就全被浸入滚烫的沸水中,随着咕嘟翻滚的大水泡浴桶中的水全部变成了血水。要知道九阳神功虽然能够抵御灼热,但是这皮肉之苦却无论如何也是要忍受的,否则,定然会被看破端倪。

    惨叫哀嚎一阵,常威索性两眼一闭,就端坐在滚水中修炼起九阳神功来,煮了一阵子,王昌见他气息全无,生怕他被煮死,便令手下将他拉出水面,用手段刺激半天,常威才从神魂世界中出来。

    厂卫们用小刀将绳子隔断,将他丢在地下,浑身上下立即传来针刺刀割一般的疼痛感,低头一看全身肌肉呈现出一种灰白紧皱的模样,像极了经常吃的水煮肉片。

    登时,常威情绪失控,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流个不停,这不是痛的也不是屈服了,而是难过!

    想他一个大好男儿,两天前英姿勃勃,意气风发,现如今却像一头任人宰割的猪一般,被下锅煮的皮肉将熟,这是怎样一种痛苦和折磨啊!

    想他两世为人除了战斗厮杀的时候,何曾受过这种摧残和虐待,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常威现在真的伤心到了极点。

    阎老五用一种前所未见的和蔼口吻劝道:“常大人,只要你认了罪,下官保证请太医来给你治疗伤势,保证这副身体复原如初。”

    王昌也用极其怜悯的口吻劝道:“是啊,抬头低头不过几句话的事情,你犯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何况还有安东侯爷照看着,顶多关个几年,何必死撑着遭这种罪呢?索性便认了吧。”

    但任凭两人如何劝说,常威只默默流泪,空洞无神的双眼中完全没有了神采,其实,这是精神进入了神魂世界的缘故,在系统中他发现声望值再次增加一百万,理由是,被人活生生煮熟!

    常威心中哀叹:“我宁愿天天打仗,时刻面对绝顶高手,慢慢的积攒声望值,也不愿意一次赚这一百万,这简直不是人类能承受的痛苦啊。”

    这种折磨痛苦还是其次,主要是精神上的伤害最为可怕,以常威尸山血海里练就的铁石心肠也忍不住伤心落泪,换成意志稍稍弱一点的人,恐怕心都已经死了。

    这种状态下,王昌也不敢再用激烈手段了,因为常威眼神中已是一片空洞毫无焦点了,身为东厂理刑官,他见过许多人在这种状态下崩溃发疯。

    厂卫们用那些温和的药物涂抹他全身,而后又给他灌了一大碗米粥,慢慢的他似乎恢复了一丝生气。到了晚上,厂卫们用细绳索,在他身上来回拉扯逼供。

    现在常威全身的皮肉几乎被煮熟了,随便一点疼痛刺激都会被放大数倍,这种细绳子在身上撕扯更像是用锯子锯肉一般,疼的钻心彻骨。

    不过,常威现在近乎麻木了,这种手段基本上对他无效,折磨了半晚上,厂卫们草草收兵。

    到了第三天,在九阳神功那强大的疗伤功能下,常威体内毫发无伤,体外的伤口也已结痂凝固了。

    这一回用普通手段拷打半天依然无效,但是,王昌见常威已经恢复了生气,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给常大人梳洗!”

    他说的梳洗并不是梳妆打扮,而是一种惨无人道的刑罚,梳洗之刑的发明者正是大明太祖朱元璋!实施梳洗之刑时,行刑者会把犯人放在铁床上,用滚开的水往身上浇几遍,然后用铁刷子将烫熟的皮肉一下一下地刷去。就像杀猪去毛一般,直到把皮肉刷尽,露出白骨,梳洗之刑与凌迟有异曲同工之效。

    常威的身体在昨天已经被烫熟,根本用不着那些准备功夫,番子们将他捆在那张烤他肉的铁板上,用铁刷子刷的他骨肉分离,死去活来。如果不是九阳神功护体,只怕就要被这道酷刑折磨的失血而亡了。

    折磨几个时辰后,常威身上处处都能看到雪白粗大的骨骼,除了脖子以上尚且完好之外,其余地方就像是骨架子上挂着大片烫熟的肉,此时的他要不是还保持着一张正常人的脸,就跟地狱出来的恶鬼没什么分别了。

    其实,不是厂卫们不想在他脸上用刑,而是,他的级别和罪名属于要案,锦衣卫落了供词之后,终究还是要过刑部、都察院、大理寺,进行三法司会审,最后,上报朝廷由皇帝御笔批注才能最终定案。

    这就是常威以前经常挂在嘴上的:“大明是法治社会!”起码对于他们这种有功名,有权势的人来说,大明算是法治社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