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二五四

    “轰隆!”

    一场惊天变故发生,那鲜艳亮丽的秩序神链被挡住了,人们预料中的身死道消的场面并未出现。

    “劫罚依据每一个人的实力而动,总是高于被罚者上线,从而毁掉,可他却挡住了……”

    王明嘴角露出一缕冷笑,所谓的劫罚不过如此,比这更凶险的事都遭遇过。

    鲜艳的秩序神链震动,苍穹上顿时电闪雷鸣,出现成千上万道的劫光,全部打向王明与鼎。

    “天劫,上苍震怒了!”

    并未有人突破境界,没有妖孽渡劫,只是因王明亵渎了道之源,于青天白日降下神劫。

    可怖的光飞舞,炽盛的电芒闪耀,将这个地方淹没,成为一片如同泽国般的电海地带。

    哧哧……

    闪电成片,神芒亿万道,交织成一片光的世界,这里被大范围的笼罩了,让很多人都变色。

    无穷的雷海降临,恐怖的天劫涌现,镇杀一切阻挡,这像是有一个天神在怒吼,要撕碎世间万物。

    众人莫不变色,他们都是一方人雄,各个法力通天,见识非凡,许多试炼者来自古老的星域,自然都不是凡俗,皆度过雷劫。

    一些人心惊,失声叫道:“这简直就是神劫,雷海太浩大了,无法抵挡,有几人可度过这样的天劫?!”

    轰隆!

    雷海恐怖,每一条都如一道星河坠落,大气磅礴,神威盖世,这岂是血肉之躯所能抗衡的。

    无论是魔国、神国、九天国度,还是走上星空古路的试炼者,莫不倒退,与他划清界限,生怕被连累。

    许多人胆颤,如此景象预示了王明肯定是被上苍所不容,被诅咒了,今日多半要应劫。

    “可惜了,此人之实力如此强大,绝对是这一批人中的佼佼者,为一代翘楚,却难以活命了。”

    “只怪他不知进退,敢亵渎上苍,强掠道之源,自然要遭受惩罚,殒落是他应得的下场。”

    有人暗道可惜,自然也有人讥笑,一个强人的殇去,对这些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魔国、神国等人也在低语,见证了这等可怖的场面,谁能寂静,这个世间,天劫是最可怖的力量之一。

    “这数十年来,倒也见证了一些试炼者渡劫,有几批人当可应对如此威势的雷劫,不知他能否抗过。”

    然而,让许多人毛骨凉气嗖嗖的是,在那万丈雷海中,王明根本就没有一点惧意,他盘坐在那里,引雷电入体,眉心前更是出现一个金色的小人,吞吐电光。

    “引雷入体,以天劫淬炼真身,这还真是……逆天!”

    众人惊憾,忍不住倒吸冷气,这等人物实在少有,在整条星空古路上都应有一席之地。

    预想中的骨碎肉毁的场面没有出现,王明的肉身、金色的小人、鼎将无穷雷海引来,用以淬炼己身,给吞纳了!

    “真是让我意外。”王明自语。

    他刚才还真以为天地有意志,要针对他而罚,仔细体悟过后,发现这应该是一种自然存在的秩序之力。

    道之源,确实应该是逆天的东西,摹刻下了整片宇宙最本源的东西,至于那道模糊的意志……有些诡异。

    禁仙六封奏效,他以鼎将此道之源吞入当中,重聚成一团光,感受到了内部诸多符号,恐怖而神秘。

    那道模糊的意志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不过这团光对他有排斥,难与他相融。

    禁仙六封发威,彻底封住了道之源,深埋鼎中,与外界隔绝了气息,劫罚顿时消失,漫天雷光退去。

    王明完好无损,屹立在天穹下,衣袂猎猎,头上悬有一口鼎,古朴自然,垂下的丝绦将他护住。

    “竟然无恙,不可思议!”

    “那鼎……天啊,是以源根铸成!”

    王明并未遭天谴,平安度过,让人惊诧,此时他们的注意才从道之源转移到鼎上,自然有很多人认出。

    古之仙王的专属仙料,无论在何时,无论在哪里,都注定会引人瞩目,化为风波,成为焦点。

    “真的是……混沌精粹!”

    人们震撼,口干舌燥,许多人被惊住了,头脑中隆隆作响。

    “道之源被他重聚、收进鼎中,真能强行容纳不成?!”

    一些人眸光炽热,这简直是一种仙缘,夺鼎亦能夺道之源,若能到手,还论什么恩怨情仇。

    一道血剑无声的劈向王明的后脑海,这是要一击毙命,将他袭杀于此。

    同一时间,其他各种兵器也都闪烁神辉,从山脉中、从云端上打了过来,不少强者出手。

    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这等逆天的东西。

    “杀,留下道之源,你不被上苍认可,将它交出来!”

    这场杀劫,来的是如此的突兀,宁静的战场顿时喧沸了,人们同攻王明,要将他留下。

    “捅了老天爷的屁股蛋子了,该死的,这么多人围杀,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龙马诅咒。

    王明大开杀戒,走上星空古路,本就是遇强越强,在无尽高手中争锋。

    对于真正踏上仙王路、想走向绝巅的人来说,这本就是一条血路,注定会脚下伏尸,血流成河,脱颖而出。

    历代诸强都是一路战下去、以赫赫威名闯到终点的,没有什么其他捷径,不然也就丧失了闯星空古路的本义。

    “杀!”

    王明手持黑色长枪,挑天裂地,每一次出击都会有人被钉死,果断而利落。

    “噗”、“噗”……

    一具、两具……三十七具,全为大魔,最后足足有五十四具大魔伏尸,倒在了他的脚下,每一个人都是额骨被洞穿。

    “啊……”

    神国的人亦惨叫,王明手中的暗金长枪迅疾如闪电,被击杀六七十位高手。

    这是一场杀劫!

    鲜血满空,诸多土著还有试炼者,在王明的矛锋下一个个的毙命,鲜血淋淋。

    最后,古圣都参与了进来。王明打出了震怒,通体发光,异象展出,短暂的合一,仙王、金色苦海、混沌青莲等融为了一体,恐怖滔天。

    “噗”

    当他将一名古圣徒手撕裂时,整片世界都安静了,他沐浴圣血,杀出了这片战场,无人敢挡。

    在此后的半个月里,整片古地都不宁静,到处是血战,王明遭遇了一批又一批人的阻击,他铁血杀戮。

    到了最后,打到日月无光,天地失色,许多山河千疮百孔,不复存在。

    这是一场浩劫,王明在此屠圣,镇住了许多人,后来竟无人敢寻衅,不敢找他的麻烦。

    当然,也有几次危机出现,有神国、魔国的圣王出现,被他避过去了,未能遭遇一战。

    半个月下来,以王明的体质来说都有些疲惫了,与试炼者、异族等轮番大战,躯体上出现了暗伤。

    他杀了不下千人,沐浴鲜血,所过之处,诸雄伏尸其脚下,大战到人胆寒。

    “终于结束了。”龙马龇牙咧嘴,对它来说这是一种煎熬,战到体无完肤,伤痕累累。

    清澈的湖水,莲香清幽,这是一个水雾弥漫、犹如蓝宝石的美丽湖泊,他们在此静养,恢复了旺盛的血气。

    “这道之源到底是什么东西?”

    湖畔,金色的麒麟草生长,灵气四溢,灿烂一片,更有药果,芬芳扑鼻,龙马吃了一堆灵果,向王明询问。

    王明摆下欺天阵纹,将道之源释放出来,仔细观察,感觉它深不可测,内有各种符号流动,蕴含了无穷的大道至理。

    这一次,道之源并未传出什么意志,但却在第一时间碎裂了,化成一缕缕祥和瑞气,想要逃散。

    王明神色顿时就冷了下来,道之源果真不认可他,竟然百般逃避,不让他参悟。

    龙马嘿嘿笑道:“看来你前途不明朗,道之源对你不屑一顾。”

    王明施展禁仙六封,重新将道之源聚为一道光团,使它不能离开身边,被牢牢的禁锢在此。

    “你打算怎么办?”龙马问道。

    “洗脚!”王明冷笑道。

    他竟真的这样做了,封住这团光,脱下战靴,将双脚融进这团如水般柔和、如月华般神洁的仙物中。

    “我戳,别啊,你……真亵渎它?!”龙马想要阻止,但却来不及了,已成为事实,它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王明坐在湖边的一块卧牛石上,以道之源洗脚,泡在当中,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道之源剧烈挣动,想要分解,冲向上空,但是在禁仙六封这种盖世源术下,它无法走脱。

    龙马先是看的目瞪口呆,而后气急败坏,道:“你真拿它洗脚,败家子,天打雷劈的货!”

    “不就是道之源吗,它算什么,我的道何需它来认可。”王明坐在青石上一边赏湖中美景一边洗脚。

    仙光四溢,光团剧烈挣动,宛若沸腾了,但是却无法逃脱,王明身体舒畅,以它泡脚,浑身毛孔舒张。

    “感觉怎样?”龙马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

    “真的很舒服!”这是王明的评价,笑了起来,他知晓道之源有大用,可这种不朽的仙物却不认同他。

    “你也来试试看。”王明说道。

    “算了,以后再说吧。这……太疯狂了,别人恨不得拿它当亲爹祖宗供起来,你却拿它来洗脚!”龙马没脾气了,寻问他接下来做什么。

    两日后,王明出手,开始争夺这片古战场的地盘,因为他已经听说,还有几股道之源。本应为一体,这一次却分成了数股,散在各片古战场中,而今正被人追寻。

    半个月后,历经上百场血战,以及施展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无上源法,王明再夺一股道之源。

    翠碧的山谷内,鸟鸣清脆动听,王明一枪刺死一名大魔,进入当中,开始再一次修整。

    谷中植被丰茂,巨木参天,更有几股清泉,非常的怡人。

    “王明!”

    山壁前有一个古洞,从中走出一个年轻人,清秀单薄,正是苗玮,身上带着丝丝血迹。

    他进入这片战场后历经几次血战,而后便隐伏了下来,因为将族人自星空深处迁徙到一颗生命古星才是他最大的目的。

    “我听闻天仙王十三骑中的二首领要对付你,正在拉拢人,寻找最强种子级人物联袂杀你。”苗玮告诉他这样一则消息。

    这片古地无比的浩大,共分为几大区域,这段日子以来王明一直在中部地域征战。

    同样,在西部地域、南部地域、北部地狱等一样传来了道之源的消息,他还没有来得及赶去。

    这片区域以王明为尊,试炼者被他所慑,不敢与之争锋。而拓跋玉、穆广寒、苦头陀、欧冶魔等人亦各主一方,还未曾与他交手。

    天荒十三骑亦是如此,独尊一处古战场,寻找道之源,无人可撄锋,听闻王明在这一方,似要有所动作了。

    “他们的二号首领是一个心狠手辣、不讲规矩的人,为了杀你会不择手段,有可能会请动非常厉害的人物。”

    王明闻言点头,表示谢意,他正要寻这几人呢,不曾想听到了关于他们的消息。

    在此休整了两日,他再一次上路,跨越过一道又一道莽荒山脊,来到了另一片生机勃勃的古地。

    可惜,天荒十三骑走了,离开了这片区域,王明倒是与另一人欧冶魔隔着一片山脉对望了片刻。

    苗玮曾告诉他,此人非常的强大,横扫了西部地域,以一杆黑金魔戟连劈三尊古圣,震动了西野。

    欧冶魔隔着数十里看着他,最终提着那杆可压塌天宇山河的大戟远去,消失在地平线上尽头。

    而后,王明进入南部地域的战场,大战、小战不断,到处都是战火,近几日神国、魔国等都疯狂了,只为了得到道之源。

    王明的到来引发一场骚乱,他横扫了中部地域,而今跨区域而至,让诸多强者紧张。

    “你就是那个得到道之源的试炼者?我曾听闻天地并不认可你,可否将它交出,我给予你一定的补偿。”一位骑坐圣兽上的青年男子问道。

    王明摇头,并未说什么。

    “轰!”

    突然,恐怖的攻击到来,这个男子发难,祭出一张巨网,璀璨夺目,铺满了天空,要将他擒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