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山顶上的村子

    看周围没什么异样后,陈智他们开始试探性的向着那个村子里走。

    那村子远远的看去非常清冷,陈智从外面感觉不到村子里的任何气场,那就像是一个荒村一样,和这繁华的旅游名胜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正当陈智他们要走出林子的时候,忽只见一支利箭从树上射了下来,直射在陈智他们的脚下,深深地插进了土里!

    “没想到你们真的来了?我从早晨就开始等你们了,咯咯咯咯~~~~~~”,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笑声,只见前方的树上一道鲜红的身影飘过,英子轻快的从树上跳下来,正落到陈智的面前。

    这会儿的英子依旧是昨天的那副打扮,背后背着弓箭,双眼明媚闪亮,可爱的小嘴微微的撅着。

    她是那种典型山里面长大的女孩子,脸上没有加任何粉黛修饰,身上穿着一套鲜红色的土布衣服,白皙的脖颈上还挂着一个银锁项圈。

    “小姐姐,我们可真来了,按照咱们昨天说好的,你可别把我们扔外面啊~~~~~”,

    胖威向来对萝莉非常感兴趣,看见英子后,立刻嬉皮笑脸的凑了过去。

    英子对胖威勉强的笑了笑,随后又看了看今天新来的丁宁和米娜,米娜的金发非常惹眼,英子忍不住开口说道:

    “哎呀!还有外国人呢,这可真是新鲜了,我们这村里还从来没来过洋人呢!大家跟我来吧,我在家里都烧好茶了,午饭一会就能做好,绝不比山下的那些农家院子差!”

    英子言罢莞尔一笑,热情的对着大家挥了一下手,轻快的跑着在前方带路。

    “太好了,走喽……”

    最高兴的当数是丁宁了,他第一个冲了上去,跟在英子的身后三蹦两跳的跑进了村子里。

    陈智却没有动,他给身边的姬盈打了个眼神,用唇语说:

    “刚才她在树上的时候,你听到声音了吗?”

    “非常微小,就像是风吹叶子一样!”,姬盈轻声回道,表情却十分凝重,有些复杂的看了前面的英子一眼后,

    “族长小心,她的体重太轻了……”

    陈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一群人就这样跟着英子走进了村里。

    当他们来到外墙的铁栏杆附近时,英子几步就跳了进去,好像对这些铁栏毫无感觉。

    陈智用手轻轻的触摸了一下这些铁栏,触感冰凉,那些发锈的铁栏外面,果然镀的是控石。

    这个村子虽然外表看起来很荒凉,但进到村里之后,却是一副生机蓬勃的景象,村里的人不多,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陈智看到了昨天拿弓箭的那些男人,还有很多妇女和孩子。

    那些拿弓箭的男人见到陈智他们后,态度已经不像昨天那般生硬了,也许是英子昨天已经和他们沟通过了,所以再次见到陈智他们时,这些男人的态度都变得非常友好。

    英子一路都在和他们聊天,陈智了解到,英子是这村子里的孤儿,从小吃百家饭长大,村子里的人对她都很好。

    陈智的团队走进英子家的老房子,外面立刻就有别人家的妇女,拎着鸡鸭到这里来宰杀煮饭了。

    村子里的小孩也来凑热闹,都站在门外争相看着新来的这些外村人,还有一头金发的米娜。

    通过之后的谈话,陈智从侧面了解了一些村子里的情况,他们这个村叫红顶村,估计和他们村里人喜欢穿红色衣服有关,山上一种野花果,可以染鲜红的颜色,他们身上穿的红色衣服,都是自己手工纺织,然后染红的。

    而这些山上人的确与山下不接触,由于他们不善于和外人打交道,国家就对他们特别照顾,让山顶上的这片区域完全归他们自己私人管理,闲杂人等不许入内,他们无需交纳税务,也无需配合国家旅游业的规划,而且让他们成立巡山委员队,国家每年都给他们开工钱。

    因此这红顶村的经济,一直没有发展起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里保留了很多旧时的光景。

    “怎么样,我说有没错吧!说我们是怪物,那都是山底下的人唬你们的~~~~”,

    英子一边说着,一边给陈智他们倒茶喝,那茶碗都有小盆那么大,

    “那些山下人,满嘴里净是胡说八道,说我们山顶上的人,都是一些性格暴躁的恶人,我们也从不去跟他们争辩,公道自在人心,你们也看见了,我们这山顶上的人,和他们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当然,当然,我看你们这山上的人,可比那些山下人长得好看多了,尤其是你~~”,胖威嬉皮笑脸的奉承着。

    趁着胖威跟英子说话的功夫,陈智站起身来,在英子的家里走了一圈。

    英子的家是一个很有年头的老石头房子,和山里常见的那种石头平房不同,这种房子堆砌的很讲究,石头打磨的非常平整,就像是石砖一样,而且穿插颇有京都的风范。

    从风格和样式上来看,应该元初以前就已经修建成了,颇有些大宋兵营里的风格,窗户和窗台上,有一些不引人注意的石窟窿。

    但陈智却知道这些石窟窿的用处,那是一种古代的军事修建手法,就像是古长城一样,窟窿中可以放枪支和小炮,应对外来的攻击。

    英子屋子内的家具很简洁,全是一个又一个的木质箱柜,边缘镶着铜片,柜子和茶几等摆设比较考究,尤其是床榻,这里虽然是四川,但床却习惯性的挨着墙边,一看就是老满人的习惯。

    看着胖威和英子依旧在屋子里寒暄,陈智便借机走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院子里满满的都是人,小孩子在四处乱跑,这里的山民虽然不太善于表达,但脸上的笑容却十分热情,正在外面淘米杀鸡,为陈智他们准备午饭。

    陈智默默地走到了院子的后面,只见院子后面乱七八糟的摆放着很多杂物,陈智注意到在猪圈的地里,横放着很多木桩子,那些木桩子已经被损坏的看不出原型了,上面堆满了杂物。

    陈智跳进猪圈,探手触摸了一下那些木桩,发现木桩是北方木材,上面有很多规律的凹痕,还有已经脱落的把手印,那是军营里的习武之人练拳脚用的木桩。

    看到了这一切后,陈智又回头看向了那院落里的男男女女,那些男女老幼身上的红衣是那么的扎眼,似乎被鲜血染红的一样,陈智的心中忽然紧了一下,那一刻,他感觉又回到了埃及地下室………………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