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密谋

    大海是博大的,能够容纳一切,但同时也是无情的,可以吞噬一切生命,在宽广的海洋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遇到可怕的灾难。

    在海洋上,最大最突然的灾难,莫过于飓风和暴风雨,一旦飓风掀起,可将海浪吹高十几米,万吨巨轮在这样的海况下,就像坐过山车似的,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船毁人亡,就更别提吨位仅有不足千吨的小船了。

    大唐这个时代的海船,大部分都几百吨级别的木船,甚至还有一些不足一百吨的商船,超过千吨的都能算上大船了,至于牛逼哄哄的万吨巨轮,在大唐这个时代,也只有李安制造的蒸汽巨舰能勉强得到这个水准,普通的商船是万万不可能达到万吨。

    恶劣天气是无情的,普通的几百吨小船,若是在海洋上突然遭遇强对流天气,很有可能就悲剧了。

    而这也与行船人的水平有关,高明的船长能够根据周围细微的变化,预知即将到来的危险,从而成功的避开危险,以保住自己的小命,另外,就算不能避开强烈天气,高明的船长也能冷静指挥,团结全船的人,与恶劣天气作斗争,并取得最后的胜利。

    海盗常年生活在海上,几乎个个都是航海的高手,一般情况下,不会在海上遇险,但凡事都有例外,谁也不能保证有经验的人就能避开危险,只要突然遭到他们难以对抗的天气,还是有可能遇险的。

    看着这些被泡在海里多日的物品,黑狼并没有太多的怀疑,不过,他是连续多次派遣属下去涨海岛的,若是这些人全部都在海上遇险了,那运气也太背了一些。

    自己期盼已久的狼一兄弟现在来做客了,总不能因为这些小事而耽误太多时间,仔细的看了一番之后,黑狼将此事交给属下去处理,拉着狼一兄弟前往大帐,他要好好的招待这位兄弟,从而联络彼此之间的感情。

    “狼一兄弟,快里面请,到了哥哥这里就别拘束了,就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

    黑狼客气的招待。

    狼一跟着大笑道:“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兄弟就不客气了,来,喝起来。”

    大帐内顿时更加的热闹了,随和狼一的到来,所有重要人物都到齐了,喝酒就更尽兴了。

    另外,明日就是黑狼的生辰了,各种美食准备了很多,后厨有一百多人在忙碌,凉菜,蔬菜,熟肉应有尽有,当然,酒就更不能少了,足有数千坛。

    “狼一兄弟,听说唐军水师进攻涨海岛,但被你击退了,那不知唐军水师现在何处,会不会再次跟我们过不去?”

    黑狼喝了一阵子,看向狼一问道。

    狼一蹙眉道:“黑狼大哥,唐军水师实力还是比较强的,一出手就消灭我麾下好几百人,随后我用计诱敌深入,这才重创了他们,让他们不得不逃走,不过,唐军水师的实力尚存,还是不能小觑的,我让弟兄们驻守岛上各处要点,将食物和财宝都藏在岛屿的深处,这样就算唐军再次发起进攻,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唐军水师若是敢上岛,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哈哈!狼一兄弟厉害,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唐军水师之所以厉害,就是船比较厉害,若是他们登陆之后进入密林之中,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黑狼兴奋的说道。

    狼一点头道:“没错,唐军水师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像海里的鲨鱼,在海里凶猛异常,若是搁浅在沙滩上,还不是任由别人宰割。”

    “好,狼一兄弟,我们联手,一定要粉碎唐军水师企图消灭我们的企图,海洋永远都是我们的,过往商船也都是我们的肥羊,我们想宰谁就宰谁。”

    黑狼高兴的大声说道。

    “黑狼大哥,兄弟来一趟不容易,要在哥哥这里小住半个多月,今日喝的有点多了,明日寿宴再接着喝吧!。”

    狼一提出要求,想要出去与麾下兄弟密谋。

    “哈哈!狼一兄弟想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来人,快去准备最好的房间。”

    黑狼高兴的让人去安排狼一的住处。

    狼一离开大帐之后,并没有返回住处,他只是跟着黑狼麾下之人,去看了一眼客房,然后,就以吃多了出去吹吹海风为由,跑回自己的坐船了。

    毕竟,只有自己的坐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有在坐船里与麾下的弟兄商议事情,才不用担心隔墙有耳,而黑狼准备的客房就不一样了,万一夹壁墙里有人偷听,那岂不是非常危险。

    “大王,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

    一名小头目说道。

    狼一看了看,问道:“王六呢?王六怎么不在,我有好多事情要问他。”

    刚刚才来第一天,狼一对马六甲当前的情况,并不是非常清楚,所以,需要在这里待了好久的王六提供准确的情报。

    “大王,我在这里。”

    王六匆忙走进船舱,并拿出了绘制好的马六甲地形图,和黑狼一伙海盗的兵力布防图,以及港口海盗船的位置,还有周边各势力居住的客房情况。

    狼一看了一眼地图,高兴道:“太好了,王六,你干的不错,有了这张地图,唐军水师主力就可以轻松拿下马六甲全境了,这张地图一定要保存好,并尽快送给李侍郎。”

    “是,大王,我知道,这里还有一张,是附近方圆五里的细致地图,这对我们的行动极为重要。”

    王六说着又拿出了一张地图。

    狼一看着这张地图,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并与麾下小头目开始进行讨论部署。

    “大王,明日寿宴的时候,大部分头目都会待在大帐里,大帐周围会有五十名护卫,东西南北几个方向,各有数量不等的零散巡逻海盗,估计也就一百多人,合起来一共只有一百五十多人,更多的兵马距离都比较远,短时间内无法进行增援,我们要选择好时机,迅速冲向大帐,全力以赴的解决周边的五十名护卫,并留下二百人,阻挡后面的增援,其余三百人进入大帐,将大帐内的几百头目全部拿下。”

    一名小头目建议道。

    “大王,这个计谋虽好,但大小头目们,个个都是武功高强,我们三百将士,都未必打得过他们啊!”

    王六忧虑的说道。

    狼一点头道:“王六说的对,黑狼武功高强,麾下的这些小头目也都不是善茬,想要公平的打斗,是俘获不了他们的,所以,必须要用计谋才行。”

    “大王,我们用什么计谋?”

    王六问道。

    一名小头目抢答道:“我们从涨海岛带来了大量的蒙汗药,只要在饭菜和酒水里下毒,一定可以迷晕他们,只要这些大小头目都晕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用蒙汗药,是个好主意,不过,大厨和帮忙的人,都是黑狼麾下的人,我们的人不用插手饭菜,如何给饭菜和酒水下药呢?”

    王六担忧的说道。

    的确,他们都是请来的客人,什么都不需要做,饭菜和酒水的事情,他们根本插不上手,想要在饭菜和酒水里下药不太容易,而这个难题,也是他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能不能完成任务,就看能否成功的给海盗们的饭菜里下药了。

    狼一开口道:“何止下药难,药量的控制也要有讲究才行,若是药量不够,根本就起不到作用,若是药量放的太多,喝一口就晕过去,也同样会露馅,要恰到好处才行,让他们晕的不知不觉,就好像醉酒一般,这样效果才是最好的。”

    “大王,我去后厨看过,里面的人足有一二百人,进进出出的来往不绝,穿的也都差不多,混入一两个人,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王六说道。

    狼一点头道:“也只能这么办了,看看有谁会厨艺,混进去趁机下药,控制好药量。”

    王六道:“大王放心,我亲自去安排,一定将此事安排好。”

    “对了,地图现在就要送出去,明日行动之前,一定要让李侍郎知道马六甲的地形图。”

    狼一下令道。

    “是,大王,我这就派人去联络李侍郎。”

    王六道。

    密谋一阵子之后,狼一离开坐船,在码头附近散步,看看美丽的港口景色,以平复紧张的心情。

    在大帐之中,黑狼早就吃饱喝足了,他在思考明日的寿辰,这可是十年一次的大寿,必须要认真准备才行,一点纰漏都不能有,否则,他的威信何在。

    “大王,属下检查了半天,那些东西的确被海水泡了很多天,而且,能够肯定是我们的弟兄留下的,不过,我们连续派出三组弟兄,一个都没有回来,就算遇到暴风雨,也不该三路人马全部都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吧!这也太奇怪了,另外,大海这么大,弟兄们遗落在海中的物品,怎么这么巧,居然被一大王的船队遇到了,多个巧合聚在一起,总让人觉得有些不正常。”

    一名部下走进大帐,蹙眉说道。

    黑狼闻言愣了一下,仔细的思索了片刻,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三路弟兄尽皆遭难,所遗落的物品又恰巧被狼一兄弟捡到,这的确有些不太正常,不过,也许就是巧合呢?”

    “大王,若就是巧合,那就最好不过了,可万一这些事情不是巧合,而是另有隐情,那就不太妙了。”

    一名小头目说道。

    狼一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万一另有隐情就糟糕了?可那会是什么样的隐情呢?”

    “大王,一大王是您的兄弟,有很多猜猜,小的也不敢乱说,万一说错了,那就不好了。”

    小头目担忧道。

    “没关系,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就是了,我不怪你。”

    黑狼说道。

    小头目说道:“大王,我们的弟兄都没有回来,我们所了解的涨海岛的情况,都是王六和一大王说的,可事情的真相真的如此吗?白大王麾下的两千多兵马,很快就被唐军水师荡平了,而一大王居然在与大唐水师的较量中大获全胜,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也许事实并非如如此。”

    “哼,你的意思是唐军大获全胜,若是如此,狼一兄弟还有心情来给我贺寿吗?他还准备了那么多的财宝。”

    黑狼不悦的说道。

    小头目道:“大王,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据可靠消息,唐军水师有三十艘蒸汽炮船,兵力足有一万多,装备也极为精锐,只怕不太可能败给一大王,而是将一大王彻底击败,并俘虏劝降了一大王。”

    “什么,你是说我的好兄弟投靠了大唐,他刚才的表现都是装出来的。”

    黑狼生气了。

    “大王息怒,这只是小人的一种猜测罢了,并不能作数,不过,属下刚才看到一大王去了自己的坐船,一直呆在里面很久才出来。”

    小头目说道。

    “去坐船了,我刚给他准备了最好的客房,他去船上那么久干什么?不对,你休要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黑狼还是不愿意去向相信这一残酷的事实。

    “大王,属下不敢,不过,多一层防备总是好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小头目说道。

    黑狼点头道:“我知道你对本王是一片忠心,不会真的怪你的,狼一兄弟这次带来多少人马?”

    “大王,我让人查了一下,一共有五百多人,个个都是精锐。”

    小头目汇报道。

    “五百多人,也不是很多啊!”

    黑狼点了点头,问道:“都是些什么,长得像不像海盗,你要知道,大唐官军与我们这些做海盗的,长得可不太一样啊!”

    “这五百人,皮肤黝黑健壮,应该就是一大王麾下的精锐兵马,这个还真不会有错。”

    小头目蹙眉回答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既然目前情况不明,那你就派一些人悄悄的盯着狼一麾下的人马,看看他们有什么异动,另外,在大帐的夹壁内增加精锐勇士,以防不测,还有,派出十艘大船,向龙牙门方向行驶,一有情况立即汇报。”

    黑狼下令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