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八九章常灭败

    这位脾气暴躁的节帅名常灭,是一条先天大蛇成道,自号天灾神君,走的是洪水灭世之道。

    本来,他这种野外散妖,是很难有大成就的。但是常灭却是机缘巧合,在洪荒祖界误闯入了上古水神共工氏的一处洞天秘境,得了共工氏一些遗泽,现在是金仙九重修为。在整个碧落水军体系之中,他是最为好战的,而且只要是理由或者条件满足,他就会发动灭世之举,以大洪水彻底覆灭一方。

    你要说他多残忍,那也不见得,实在是他走的就是这条道路。是水道狂暴、毁灭的一个分支,唯有如此,他才有进步的可能,才有晋升更高层次的基础。如果一直是天下太平,那他这洪水灭世之道不但不会有任何的进步,甚至有可能受天道大势影响而就此衰退。

    道无善恶,为道而谋,为道而战,只有成败,没有高尚与卑鄙之说。

    而且,作为恶神,常灭本身是十分精通天条,懂得规则的,从来不作那些出格之事儿,所以,就连那些喜好除暴安良,斩妖除魔,践行己道的仙人也没办法找到他的任何把柄。要说他唯一一个弱点,那就是脾气暴躁。

    不过这个暴躁,只体现在口头之上,那就是嘴比手快,很多话按照脾性直接就来了。具体到行动上,他却是很谨慎,会慎之又慎,思之再三。

    事实上,今日常灭的暴躁,有很大的成分是故意的。毕竟,之前碧落大神已经提醒过他,杜玄这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他上钩呢,所以最好不要有任何的轻举妄动,等着杜玄发着一轮飙就好了。

    可是,常灭却是不这么想。在他看来,自己无论是不是暴躁,是不是与杜玄硬杠,结果其实都没有太大区别,一样要受罪,顶多就是自己顺从了,受的罪少点儿,而和杜玄不对付了,受的罪大点儿罢了。

    这里面就这么点儿差别,就让自己忍气吞声,一则不符合自己本身的性格,二则,他作为玉帝的嫡系部下,表现的这么软弱,看起来是在保存实力,实际上却是在丢玉帝的脸。有些情况,叫做虽败犹荣,有些情况,叫做胜利了也耻辱。常灭相信,自己多在杜玄那儿受一点儿罪,表现出来了自己的气节和对玉帝的忠心,回来之后,玉帝自然会有所表示。如此一来,那他蹉跎多年的大罗金仙,只怕就有望了。

    在来到点将台空间之前,常灭也与自家的另外一位同伴天雨神君董景沟通过。董景是一位人族散仙,无论干什么都很谨慎,叫做谋定而后动。董景和他商量,自然是希望两人同进同退,这样,有好处一起得,有罪受,一起扛。他这样的性格,成不了什么大事儿,但也绝对犯不了什么大错。

    常灭心中其实也担心着董景跟自家抢这“表达忠心”的头名,故而在董景询问之时,故意用那种莽夫之气回答,绝对硬抗。果然,没有让董景察觉出自家的真实心思,没有任何与他争抢的意思,让他直接成了这个出头鸟。

    人族有很多俗语,都是说这抢先出头的不好。比如说枪打出头鸟,出头椽子先烂等等。但是,却往往忽略了一点儿,那就是头一个吃螃蟹的人,往往大富大贵。

    这一刻,常灭就秉持着自己固有的计划,硬顶杜玄,“杜星君,你这是吹毛求疵,鸡蛋里面挑骨头,诸天万界,谁不知道我常灭率军浇灭邪魔的战绩是全胜,从来就没有掉过链子。如果我训练的水军真的这么不堪一击的话,那岂能有那样的成绩?”

    “哼——”杜玄可不管常灭是怎么想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贯彻自己的意志,让自己彻底的在天庭扎下根来,建立新的根基、势力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这一刻毫不客气,直接回斥道,“过往的成绩,只是属于过往的,那些我相信碧落大神也都给予你相应的奖励了。你现在训练的的确是有问题,在执行任务,我估摸着就难保不出问题,为了防微杜渐,为了防止天庭声威受损,所以,你的水军,必须重新整训。至于你,既然不服从本君命令,那这个节帅,就暂时不要干了,我会另外派人来担任的。”

    “你这样凭借权力强行行事,岂能让人心服?我要求和你麾下的水军比试,如果我输了,不管我受任何的惩罚,都心甘情愿,心服口服。如果我赢了,那不好意思,还请星君阁下收回刚才的言论,承认自己不善整军。当然,您是上官,我也没办法对您做出什么惩罚,只是,希望您以后就不要再水军上面操心了,毕竟,您不擅长这个嘛!大家说对不对!”常灭故意表现的十分嚣张、得意,就仿佛还没有比,他已经注定了胜利一般。

    “对,比试论高下!”常灭麾下水军即时都行开口,众口一词,声震云霄。

    杜玄早就有所准备,自然不怕他来这一手儿挑衅。他倒是不晓得常灭自己还有其他的小心思。他只觉得碧落大神之前说的没有错,这玉帝的嫡系部下,果然与他不慎相合,根本就不停他的。这一刻,杜玄并没有为自己有任何的担心,只是觉得碧落大神这本应该和洞阴大帝相提并论的先天大神沦落到如此境地,感到有些心酸。

    和碧落大神比起来,黄泉大神的地位可就要好的太多了。起码,人家还谋划着和他争夺水元大位呢!这个层次,可是高的多了。

    杜玄虽然早就准备要答应,但是,他作为上司,作为领导,自然是不能和常灭那样随便应下。那样,就相当于自觉把自己的地位拉到了和常灭一般平齐的位置上,等于是在自降身份。不过,这种情况,杜玄应付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却是驾轻就熟。

    当是时,杜玄故做出一副惋惜,无奈的神色,道,“常灭,这个你可是要想好,你现在伏法认错,也不过时暂时停职反省一段时间,本身并不会遭受多大惩罚。可是,你要是一意孤行,非要比试,那赢了便罢,如果输了,这水部大牢,你可得走一遭!上官之威严,可不是你能够随便冒犯的!”

    “哈哈——,”常灭一声大笑,当时回道,“我想好了,你不用故意拖延时间了,要开始就赶紧开始,你手下各支兵马,随便挑选,我都无所谓。当然,如果星君实在是怕输,丢了面子,也可以不必,我无所谓的,只要星君收回刚才的话就行了。”

    “唉——,既然你始终执迷不悟,那你就好自为之吧!”杜玄一声感叹,而后右手随意的一挥,一道气息便行勾连身后空间,将北海水军给调了出来。

    北海水军,自然以北海龙王敖顺为首,不过现在这一支军队之中却不止北海龙王一位大罗金仙,还有长江龙王敖瑞。可以说,这两位龙王,单只一位就足以与常灭水军对抗,并取得优胜了,这两位其上,那更是可以速胜,没有任何的悬念可言。至于北海水军,那就和搭头而没有什么两样儿,根本就轮不到出力。

    碧落大神将这种情况也看的一清二楚,这一刻,他却是也禁不住目瞪口呆,没想到杜玄居然会这么的无耻。

    水军之中加入大罗金仙压阵,这本身就已经很不公平了,居然还加入了两位,这简直是不给对手一丁点儿的希望。但是,心中刹那的鄙夷之后,碧落大神又非常的羡慕,觉得杜玄这样的恣意行事,才是最畅快的,和他相比,自家倒是有礼有节了,但也活的太憋屈了。

    北海龙王敖顺、长江龙王敖瑞带着北海水军从杜玄背后空间浩浩荡荡而来,那气息脸面一体,足足有大罗三重之强。

    两厢里根本就不用比,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双方孰高孰下。常灭看到眼前这一幕,也禁不住有些想要吐血。虽然,他已经准备好了要输,但是,也没想到杜玄居然能玩儿的这么狠。本来,他心中还在奢望着那万一赢下来的可能,那样的话,他不但不用受罪,还名利双收。现在想来,还是自家想的太美了,老老实实受自家该受的罪,得该得的好处就好了,想的太多,反倒是徒增烦恼。

    “杜星君,算你狠!儿郎们,可敢一战?”常灭一声大喝,身后升起一面战旗。

    “战!战!战!”

    喊声响彻云霄,没有半点儿因为敌手强大便萎靡畏惧的样子。

    从这里,杜玄也能看出,这碧落水军的确是一支强军。这一刻,他觉得玉帝真的是没事儿找事儿,不过想想,他在寄寓着自己的水部权利,也就能理解了。古往今来,但凡事强者,上位者办错事儿,都逃不过一个贪字。若是能够自守本分,肯定能够长治久安,想要的更多,往往自身崩溃的越快。

    “敖顺,此战不求你有多大杀伤,但必须胜的漂亮。如果这个任务完不成,那你就顶替常灭去水部大牢带着,北海神职,你今后永远都不用再想了!”

    因为北海龙王敖顺也是玉帝的嫡系部下,他却是担心他拼着受罚也要给足玉帝面子,不肯出大力。这样的话,长江龙王敖瑞也不方便表现的太过,毕竟他还要继续的在敖顺身边卧底下去,直到彻底取代他的一天。这样的话,他们就有可能自己主动放水输掉,让自己大丢颜面。所以,杜玄却是直接暗中传音,以严词警告他,让他彻底打消这种念头。

    果然,北海龙王敖顺听了之后,面上略自有几分苦涩,但却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北海龙王命长江龙王敖瑞统合水军,显化出一条太古苍龙,朝着常灭水军杀了过去。

    常灭水军,则显化的是一个黑衣大汉,脚踏龙蛇,手持水叉,正是上古水神共工氏。从法相根基上看,常灭水军无意更加的高明,但是,从实力上看,却是太古苍龙更胜一筹,翻江倒海,很快便先行扫灭了共工氏脚下龙蛇,将其吞纳。

    这下子,太古苍龙实力更胜一筹,共工氏则愈发萎靡。

    常灭暗中与北海龙王敖顺沟通,问他能不能合作通融,成全玉帝陛下声明,落下杜玄的面子。结果毫无疑问,对自身安危更加看重的北海龙王敖顺,终究是没有常灭那种赌博的勇气。毕竟,细论起来,北海龙王敖顺出身名门,家大业大,顾虑更多,而常灭则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自然敢赌。

    沟通不畅,常灭也没有办法,只能迎着头皮继续打。没过多久,北海龙王敖顺也行将自家的力量融入太古苍龙之中,龙尾一扫之下,直接将共工氏法相给扫成了两段,溃散开来,长眉水军军阵就此迸散,无数军士吐血,轻伤重伤一片。

    这还是北海龙王敖顺有意留手的结果,不然,怎么着也得死伤大半之人。

    “常灭,你还有何话说?”这时,杜玄挥手让北海龙王敖顺带领北海水军下去之后,再次开口道。

    他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越是如此,就越能衬托出他的底气。

    常灭这个时候儿,自然是只能照原计划,硬扛到底,所以却是一声冷哼,道,“愿赌服输,我没什么好说的,要打要杀,你尽管来就是!”

    常灭说的很硬气,当然,这是他建立在知道杜玄肯定是不敢杀的。毕竟,从杜玄的行事就知道,他很有分寸感,不会越界。

    这个时候儿,刑无道从点将台上下来,刑杖变化为绳索,将常灭绑缚起来,压到了杜玄身边。

    这一刻,常灭自家的命运已经定下,他倒是没有什么惊慌。反倒是,他对董景开始同情了起来。因为经过了这一遭,他觉得董景肯定是出于两难境地,更加的难选了。

    出头不出头,都有好处有坏处,最终董景会如何做,常灭也不清楚。不过,就他的本心,却是希望董景当个缩头乌龟,以求眼前好过一些。这样的话,那他的失败就会被玉帝抛开,忠心放大,那他的获利计划就完美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