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臭流氓

    “首先是时间,刚才行功一周虽然痛苦万分,但前后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比之此前的行功速度快了不少。但更为重要的是,此番行功之后,经脉并没有出现以往练功后所产生的胀痛感,也就说经脉似乎并没有受损,可以继续修炼。”

    这两点正是让王延狂喜的原因之所在,如果真如他所想,他就可以不间断的连续修炼内功,而以他现在的行功速度,一个时辰就能修炼三四次剑元心经,一天就能修炼小五十次,如此一天下来,修炼度的增长就将有900来点,若加上增元丹辅助,那一天的修炼成果将十数倍于以往,这怎能让他不喜?

    王延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再度投入到了修炼中,至于修炼时寒玉冰壁带来那些痛楚已不足道哉,一条足以改变命运的金光大道就摆在眼前,王延若是连这点痛苦都无法忍受,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日升月落,月落日升,在冰月寒潭这方不见日月的小天地中就是黑白轮转,王延也不在意时间变幻只是埋头修炼,饿了就在附近摘些野果,累极了就在寒玉冰壁上睡上一觉,他就以这样疯狂的状态修炼着,若是时间长了说不得可能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好在仅仅几次黑白轮转后,王延就不得不停下修炼,因为他的剑元心经已然突破。

    ‘武功资质:中下(悟性:65,根骨:21,无特殊修炼资质。)

    剑元心经,黄级上品内功,当前进度--第四重’

    突破到第四重的剑元心经没有了修炼度的标示,因为王延没有第四重的秘笈,他必须去外门执事院通过考核后方才能得到后面的秘笈。至于根骨从19提升21并不意外,因为每当一条十二正经打通后根骨便会自行提升一点,剑元心经每提升一重能够打通两条十二正经,此番根骨提升两点是应有之意。

    剑元心经无法继续修炼,寒玉冰壁中的奇特寒流对武技的修炼并没有特殊作用,再留在此处已无意义。

    “是时候离开了。”

    ......

    “艹,真以为咱傲剑山庄是你们这些垃圾刷经验的地方?给老子死!”

    后山山脚旁的桃树林内,刀剑之声不绝于耳,却是一场混战正在进行,一方自是傲剑山庄的弟子,一方却是穿着各色服饰的武林中人,而在林中深处,张小宝对着夹攻自己的两人一边撒石灰粉一边破口大骂。

    唰。

    一道刀光闪过,却是一名头戴斗笠,面罩黑纱的家伙无视石灰粉,单刀直进劈入张小宝中门,张小宝见之连忙侧身一闪,却又有一道剑光电射而来,张小宝见此横剑一挡,只可惜动作稍慢,那剑光扫过张小宝的臂膀,带起一串血珠。

    “丑鬼,让你嘴臭!”

    这用剑之人却是名梳着马尾,面罩轻纱的清丽女子,她一剑刺伤张小宝却不追击,反倒是得意洋洋的呵斥张小宝。

    “真是气死宝爷我了!”

    张小宝一声大骂,只是不待话音落定,那用刀之人的右手一扬一蓬石灰粉就是朝着张小宝飞去,张小宝连连退步气闷的不行。由不得他不气闷,之前张小宝倚仗着他的下九流三件套倒很是风光了几天,斩杀了不少来犯之敌,可自昨天开始,也不知道谁带的头,这些来犯的武林中人十个有九个都面罩纱巾,更有不少人内穿软甲。

    如此一来,张小宝的石灰粉再难建功,吹箭由于制作不易又因为对面有所防备,也难以得手,更重要的是只要厮杀一起,必然有两人甚至三人同时招呼张小宝,这些家伙还时不时丢出石灰粉,美其名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正是因此,这两日来情况急转直下,张小宝非但一个敌人都没能斩杀,反倒还死了一次。而他今天已是频频遇险,若非对面那马尾女脑残,他现在已经第二次交代了。

    “还敢嘴臭,看剑!”

    马尾女一声高喝,足下轻点整个人飞身而前,凌空一剑刺向了立足未稳的张小宝,张小宝见此正欲躲闪,却见那用刀之人欺身而前,长刀一记横扫直斩腰腹。两相夹攻之下,张小宝避无可避,只能长剑一荡,挡住横斩腰腹的长刀,至于那马尾女的凌空一剑他已来不及做出应对,眼睁睁的看着剑锋直袭心口。

    “我命休矣!”

    张小宝心中戚戚,只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耳边突然听到‘咻’的一声,却见一块拳头大小的东西从他身旁飞过,朝着马尾女直直击去。

    “张师兄,我来助你。”

    一个熟悉的声音入耳,随即眼角余光就见一道人影从身旁不远处冲过,却正是王延。张小宝见此登时精神一震,有人相助之下险局自是化解,就见他手中长剑一震,心无旁骛的一剑斜撩,一招之下,强弱易势。

    回说王延这边,他自冰月寒潭出来后,便一路转向后山,眼看穿过桃花林就能到达后山山脚,却不想遇上了这场厮杀,又恰好碰上了遇险的张小宝。这等情况下,王延二话不说便是出手,先用一块石头当做暗器解了张小宝的夹攻之围,紧跟着快步冲上前,不等那马尾女落地站稳,整个人如同暴怒的公牛般合身撞了过去。

    马尾女反应也不慢,眼见王延直撞而来,她尚未站定手中长剑却是一记横扫想以此迫退王延,可王延似乎早有预料,不待剑锋展开,他一矮身向前一窜,一个驴打滚就是钻到了马尾女近前,不待起身,双手并指成剑电射而出,直击马尾女左右小腿!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而贴身相斗却再没有比双手更快的兵刃,近身之下凶险奇诡全在双手翻覆之间。

    ‘哒哒哒’。

    马尾女左右小腿上各传出三声轻响,却是王延的双手迅快的点指了其‘犊鼻’,‘足三里’,‘下巨虚’三处穴位,王延这一招乃是血剑指第三式,名作‘血截断流’,主‘封脉截血’之效,对手一旦中招,局部气血不行,短时内如若残废。

    马尾女一招应对不慎,双腿齐齐中招,登时双腿麻木难动分毫,只是这马尾女反应也快,这般情况下却是手腕一转,长剑倒竖,往下就是直刺王延后背。只是王延却不肯做半分退让,就见他腰胯一扭,如若大蛇摆动,整个人向侧面一晃堪堪避过剑锋,不等马尾女变招,其右手剑指竟是从斜刺里向前一击,直袭马尾女****。

    “流氓!”

    马尾女见王延如此施为,登时怒气勃发,一张俏脸红的像猴子屁股,愤而一提长剑就是朝着王延的剑指斩去。却不知王延这一手本就是虚招,右手倏尔一回,左手剑指电射而出,直击马尾女右胸。

    哒哒哒。

    又是三声轻响,王延连点马尾女右乳上的‘天池’,‘天溪’,‘食窦’三穴,封脉截血之下,马尾女整个右半身都陷入麻木,手中长剑再难自如挥动,只不想这一下却如同捅了马蜂窝。

    咣当。

    马尾女一把丢下手中长剑,然后举起仅能自如活动的左手,指着王延骂道:“臭流氓,大色狼!”

    说着,马尾女眼角的小肌肉微微抖动,一双如玉珠般的清亮眸子中水汽弥漫,晶莹的泪水已是悬而欲滴。

    王延不明白马尾女为何骂自己,他想的很简单,这些人来进犯山门,自己与他们自是生死大敌,动起手当然是各显其能,生死搏杀之间各种手段也尽用的,如今自己胜机在手,难道还会因为这几滴眼泪放过这些犯我山门,杀我同门的恶人?如果自己心软下不去手,说不得这女人等会用出什么手段反过来害自己性命呢。

    “哼,雕虫小技安敢欺我?”

    王延一声暴喝,脚下一动,整个人绕身到马尾女身后,紧跟着,他双手运掌就是一招双风灌耳拍向马尾女的脑袋。

    “咔擦。”

    骨碎声中,马尾女的身子渐渐软倒,只是她口鼻之中还有些呜咽之音,王延见此尤不放心,右手再运剑指,击向了马尾女后颈死穴。

    ‘啪’。

    马尾女伏倒在地,很快就不再动弹彻底死透,王延随即就见她扔下的那柄长剑上有银光流转,如此熟悉的一幕王延自是顺手抄起长剑,然后朝着张小宝那边就是跑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