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黑水贼

    听着叶小非的话,王延目光微动,他大概弄明白了眼前是怎么回事,这叶小非明显是名玩家,而公孙三娘则是个NPC,这叶小非应是花了不少时间和心思与公孙三娘义结金兰,从而想从公孙三娘那里得到些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而王延却是被叶小非当做了玩家,这女子生怕王延半路截胡抢走自己的任务,所以才百般阻挠。

    至于这两人为何会找上自己,王延自然是不得而知,不过他并没有放松警惕,这两人毕竟是自说自话,至于叶小飞的请求他当然不会贸然答应,他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

    这般想着,王延向后微退了两步,与叶小非拉开了些距离,继而看向公孙三娘道:“在下初到此地,很多事情都不了解,贸然答应什么绝无可能。”

    王延这番话说的很死,那叶小非登时眼睛一瞪,喝道:“你这人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

    话音未落,公孙三娘猛的冲上来,一把拉住叶小非如母老虎般低吼道:“小非!我念在与你的金兰之义,三番四次对你纵容,可我滔天血仇不能不报,若是你再这般胡搅蛮缠...”

    “我没有胡搅蛮缠,此人根本是个雏儿,什么都不懂,纵然身手尚可,却也根本难以成事?姐姐莫忘了,之前招揽的那些人大半都是我找来的。”

    叶小非分毫不让,对王延的忌惮之意彰显无遗,可公孙三娘却也不退让,只是道:“妹妹招来的人可能力敌四大金刚?只怕就算一起上,就连王莫成都牵扯不住!”

    听得公孙三娘如此说,叶小非还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是不由低下了头,显然是被公孙三娘戳中了痛处,公孙三娘当即又道:“姐姐的话或许说的有些重,可血海深仇不能不报,妹妹若是再这般横加阻挠,休怪姐姐不念情分!”

    公孙三娘这番话说的极重,叶小非不由脸色数变,最后看着王延一声冷哼,继而悻悻的退到了公孙三娘身后,见此,公孙三娘对着王延又是一福,方道:“少侠但有疑问尽管说出来,妾身定当知无不言。”

    王延听到这话微微一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数十两金子和公孙三娘口中祖传的什么东西王延自是有兴趣,除此外叶小非这样的玩家更是王延最为关注的存在,他之前拒绝不过是想撇开叶小非这个搅屎棍,从真正的话事人身上了解到最为详尽的信息。

    “实不相瞒,在下乃是一路游历初入这南越州北部地界,对周遭一切所知甚少,目前仅仅知道那座镇子的名字,阁下若是不嫌麻烦倒是可以将所知一切细细说来。”

    听得王延如此说,公孙三娘不由惊呼道:“少侠莫非是从太岳山脉穿过来的?”

    公孙三娘之所以如此惊讶,概因这地方并非北部的边界之地,并不与其他地方相接,而要从他处横穿太岳山脉却绝非易事,毕竟太岳山脉深处有不少恐怖的地方,堪称生命禁区,甚至传说有荒古遗留下来的绝世凶兽盘踞。

    王延当然不会回答公孙三娘,只是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公孙三娘倒也知趣,没有再向下问,开始给王延讲起了北部之事。

    南越州北部共有十九座大城,当中十三座被北部三大派--冥罗教,归元宗以及神秀峰所掌控,另外六座小城则被其他各方势力瓜分,而明康镇则隶属‘云天城’于的管辖。

    公孙三娘本是明康镇上大富人家的千金小姐,她公孙家乃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地方豪族,家中与云天城的权势人物也有些生意上的往来,可算是上有庇护,自身势力也是极大,这样的豪绅大族在地方上根本就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

    可不曾想,几个月前一股马匪自东面而来,这股马匪不仅人多势众而且实力极强,短短时间内连破云天城以南十一个镇子,明康镇也未能幸免,加之公孙家在抵抗过程中尤为激烈,最终全家上下几百口人被马匪杀了个干净,唯有公孙三娘在父兄的掩护下从密道逃走。

    若仅是如此,公孙三娘想要寻仇自然要追索马贼而去,但不曾想这伙马贼在横扫云天城以南后,竟是以‘黑水’为号将包括明康镇在内的十一座镇子全部占了下来,隐隐形成一股新兴势力与云天城分庭抗礼,而亲手杀死公孙三娘父兄的那名马匪则正好被分派在明康镇主事。

    “...黑水贼如今势大难治,加之背后又隐有其他势力支持,已然成了气候。妾身自知能力有限,不求杀尽贼人,唯愿取那康建民的项上人头以祭奠父兄的在天之灵,故而此番找到少侠,只求少侠不吝援手,妾身别无其他回报,唯有些许金银奉上。除此外,若是此番能报得大仇,我祖宅的密室之内保存有一卷古经,一把名剑,到时候少侠自取便是。”

    自取便是?

    王延心中冷笑,他虽无什么江湖经验却也知这话当不得真,这公孙三娘想来此前对不少人说过同样的话,她所求只是报仇,至于其他人怎么自取,她不会过问,也没能力过问。

    不过这档子事王延却是很有兴趣,不说金银和那所谓的古经与名剑,单单是叶小非以及她口中招揽的那群人王延就是很有些想法,一念及此,王延微微沉吟了一番,方才道:“我之前在镇口杀的是什么人?”

    呃?

    公孙三娘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王延会有此问,不过她还是很快回道:“那些人不过是明康镇上的一些地痞,以前干些偷鸡摸狗,踹寡妇门的缺德事,虽遭人恨但也无人真格与他们过不去。

    可后来这些人投靠了黑水贼,借着黑水贼的凶名在镇上无恶不作。如今他们成了黑水贼的看门狗,平日里都在镇口设卡收钱,似这等杂碎死不足惜,少侠不必放在心上。”

    只是些设卡要钱的地痞?

    王延不禁暗自摇头,感叹自己当真是江湖经验太少,若当时看出那群人的身份,交个几文钱入镇,又哪来后来的凶险?而叶小非觉得自己是个初踏江湖的雏儿,因而看不上自己,倒也算‘真知灼见’。

    不过一饮一啄,若无之前那番厮杀,想必公孙三娘就不会这般巴巴的找过来,故而王延也不再多想,只是道:“给我说说你那大仇人康建民的修为以及他手下厉害人物的情况,还有,之前追杀我的那名虬髯大汉又是什么身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