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将行(上)

    今天三更,大家多多支持下,收藏,推荐,点击,都别忘了啊。

    ......

    这大笑之人却是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着黑色大氅,手上拿着柄鹿头杖,背部微微弓着似乎有些驼背,看上去没甚出奇之处,但只看他卷入堂中所展现的那骇人轻功,无论王延还是高离对之都是极为警惕。

    反倒是黑河显得坦然自若,转头看向公孙三娘道:“这位就是你请来对付康建民的高手吧?不是说还有两日才到吗?”

    公孙三娘邀请众人时,曾明言会自寻高手专门应对康建民,她所虑者只是四大金刚和为数众多的马贼喽啰,这一点包括王延在内的所有人都知晓,但之前公孙三娘告诉众人还需两日那名高手方才能到。

    不等公孙三娘回话,那老者慢悠悠的朝前踱了几步,继而道:“老夫早就到了,只是观之前的阵势觉得难以成事,方才在暗中等待。”

    说着,这老者将目光投向王延,似欣赏又似有些忌惮的道:“这位小友的心思厉害得紧,手段也是狠辣无比,老夫也是隐在暗处查探了好几天,才找到些细作的蛛丝马迹,不曾想这位小友一上来只单凭怀疑就将人全杀了,年轻人的锐气着实不是我这等老家伙能比的。”

    王延听着这番话微微愕然,他之前所言大半都是为动手杀人找的托辞,却不想歪打正着,这些身份杂乱的江湖人中竟当真有黑水贼的细作。不过王延心中并无半分欣喜,反倒是深切感到黑水贼的势力强大,已然有些无孔不入的味道。但关键的是这些江湖中人皆是玩家,死后能复活,如果这些人活过来去通报消息,有了防备的康建民却是更难击杀。

    王延能想到此处,高离和夏河自然也能想到,只见高离朝后退了两步,对着那老者道:“不管怎么说,眼下局面已成,此行前去刺杀康建民也就只有这场中几人能动手,既如此,此事宜早不宜晚。”

    “小友的意思莫非是今夜便动手?”

    老者略带惊讶的看着高离,似乎没想到此人如此果决,高离点了点头,也不管老者反应,而是转头看向王延和夏河,道:“你们觉得如何?”

    “正有此意!”

    王延和夏河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道。这些微的默契引得二人不禁对视一眼,继而都是展颜一笑。

    说话间,几人便是达成协议,欲今夜就动手,这等举动被倒在地上的叶小非看在眼中,不由大喊道:“疯了,你们都疯了,区区几人就想杀死康建民,你们是在白日做梦...”

    “聒噪!”

    王延一声轻喝,随即足下连点,整个人便是飞身落到叶小非之旁,继而长剑一抖,剑刃刺入叶小非喉间,随着殷红的血水渗出,叶小非抽搐了几下,便是带着满心的不甘与恼恨躺在地上不再动弹。从头到尾,王延都没有看叶小非一眼,就像杀一只鸡般轻取了此人性命。

    看着叶小非就这般被王延杀死,莫问心似乎也预感到自己的结局,可他心有不甘,朝着王延道:“我愿用十两黄金换回一命,若是不够,我还可...”

    玩家虽能死而复生,但每次死亡除开掉落一件物品外,另外内功心法会降一级,修炼最高的武技和轻功也会降一级,如果只是些普通的江湖中人,修炼的下等内功心法与一般的武功,这些损失倒没什么,毕竟下等功法容易修炼就如那八卦步。

    可莫问心却出身元和派,其门中传承虽比不上傲剑山庄但也差不了多少,这就好比剑元心经,如果根骨稍差之人没有大量的经验值来提升修炼速度,那么一重境界的心法单靠苦修可是要年余时间的。

    莫问心想要买命,可王延不等他把话说完,手起剑落便是了结了其性命。

    眼见王延如此果决,夏河倒是没觉得什么,高离却是阴测测的看着王延不知在想些什么,而那老者则是道:“小友能不为利所动,不因小失大,这份心性当真是坚定。”

    听着老者的话,王延心头暗自苦笑,他可不是什么心性坚定,二十两黄金他当然动心,换做其他时候,他必然会答应下来,只是他刚才查看经验值,却是发现自己的经验值还少了一点点,加之不想此间之事另生枝节,这才杀了莫问心。

    如此一来,场中就剩下五人,至于庄中农妇早在王延大开杀戒时就吓得跑了出去,诸事已定,唯余一事。

    “高兄和夏兄皆是提高了报酬,而此番我出手应对的则是四大金刚之首王莫成,没道理还是只拿五十两黄金吧?”

    王延此言也属应有之意,公孙三娘并不奇怪,只见她朝前几步走到王延几人中间,继而取出一叠金纸道:“只要王少侠尽力而为,五百两黄金我公孙三娘自愿奉上,至于高少侠和夏少侠的三百两黄金我也可以现在就给。”

    说着,公孙三娘便是将手上金纸分作三叠分别递给了王延三人,又道:“这是云天城宝通银庄的本号金票,可在北部任意大城中的宝通银庄兑换,但是必须盖上我公孙家的印鉴方可,否则就是我亲自去亦是无用。”

    公孙三娘显然不准备任人宰割,说话间莲步轻移,走到了那名老者的身旁,这两人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显然两人之间已达成默契。

    高离和夏河两人不想还有这等变化,但二人皆是北部之人,对宝通银庄的票号还是能认出来,二人目光闪动了一番,最后高离道:“若是事成后,我如何寻你给这票号盖上印鉴?”

    “此间之事我已全权拜托给云扬叔父,待你们离开后,我便会动身前往云天城,若各位事成之后,可提康建民人头来云天城的福客栈寻我,到时候,我只认人头,不管其他,就算是三位少侠中的某一位拿着全部金票前来,我也照样全部盖上印鉴。”

    公孙三娘终于是露出了獠牙,此女显然是心思狠决之人,只看她与叶小非义结金兰,可叶小非被王延杀死她从头到尾不闻不问便知。此番她虽是找来这些人为她寻仇,但从头到尾她并不亲自参与,而且王延等人不断搅乱局面抬高身价,明显是让此女对王延三人暗恨,她这番话完全赤果果的挑拨。

    王延微微变色,他知道如此一来,只怕此行得手之际,便是众人翻脸之时,变数大大增加,即便是看似豪爽的夏河也有背地里捅刀子的可能。王延当即就沉思对策,可不等他想出什么,高离和夏河却是先后下定了决心。

    “就这么说定了,出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