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提剑杀人时

    “武功资质:中等(悟性:65,根骨:23,无特殊修炼资质。)

    所会武功:

    剑元心经,黄级上品内功,当前进度--第五重(102/40000)

    元应剑法,黄级上品剑法,当前进度--第一式第一重(625/5000),第二式第一重(625/5000)...第七式第二重(0/10000)

    血剑指(残),黄级中品武技,当前境界--初窥堂奥(200/30000)

    八卦游身步,黄级中品轻功,当前境界--初窥堂奥(115/50000)

    健步功,黄级下品轻功,当前进度--第二重(1066/4000)

    当前所有经验值:40367。”

    王延当初在冰月寒潭突破到第五重剑元心经时尚余两万四千多点经验值,如今经验值暴涨一万多达到四万出头,自然是因为之前的那一番狠杀,只是看着这经验值,王延不禁眉头微蹙。

    在王延看来,叶小非招揽的那群江湖中人比之当初他最早在精铁洞击杀的那名白净男子都是要强上一截,按照他在傲剑山庄大半个月厮杀的经验来看,这等实力的玩家每击杀一个他大概能获得600-800经验。

    也就说之前将近三十名玩家被王延击杀后,他所能获得的经验应该在两万左右,可事实上那些人一共只给王延提供了1万5经验不到,若非高离将叶小非和莫问心两人交给他处理,他的经验值还达不到四万,毕竟单单一个莫问心就给王延提供了将近2000点经验。

    “看来随着自己修为提高,击杀比自己修为低的玩家所能获得的经验值会逐渐降低,若真是如此,内功心法再度突破的话,只怕击杀这些普通的散人玩家所能获得经验会少之又少。”

    王延暗自沉吟一番,但随即还是做出决定,眼下大战在即他自然是要尽可能的提升实力,故而他不再犹豫,将目光投向了剑元心经。随着王延的心念,经验值开始飞速降低,剑元心经的修炼则开始急速提升,等到经验值降到470点后,剑元心经的修炼度到了临界状态。

    到了这一步,剑元心经再度突破只差临门一脚,只是眼下并非行功突破的好地方,王延不禁抬起头朝密道出口望去,借着点点火折子发出些微火光,他只隐隐看到夏河和高离两人停了下来,相隔数米各自盘膝坐在地上也不知在干什么。

    眼见如此情况,王延自觉此番任务完成前,两人并无贸然动手的理由,便是心下一横,随即心神收束开始催动内力行功周天。

    以王延如今的根骨,即便没有寒玉冰床的相助,行功周天也只要不到半个时辰,而公孙大宅乃五进大宅子,李云扬前去探查一番想来也要花不少时间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延的头上隐隐有些微白气蒸腾,他运功已然到了最紧要关头,而就在这时,密道出口的机关终于传来响动,紧跟着,一道人影飘身入内,却正是去而复返的李云扬。

    李云扬的脸色很难看,一进密道中就是道:“情况不太好,想来应该是康建民已经知道有人要刺杀他,虽然宅子内的巡逻队伍很少,但康建民搬到了后院的启明楼居住,他独居二楼,而四大金刚则住在楼下,楼外还有不少于二十人的守卫力量,这是典型的外松内紧,说不得正等着我们上门。”

    听到李云扬所言,夏河和高离二人皆是面色难看起来,两人沉默半晌却是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李云扬心中也急,但他看了一眼周围却是没发现王延,不由道:“那位王小兄弟呢?”

    “他独自退回密道,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夏河的话音刚落,不远处却是传来一声长长的吸气声,李云扬闻之登时脚下一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身而去,高离和夏河自是紧紧跟上,只是两人奔出二十余米,待再想往前,却是被李云扬拦住。

    “不要去打扰他,他行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想来应该快要突破了。”

    行功突破境界?

    夏河和高离万万没想到王延竟如此胆大包天,敢在这等情况下运功突破,二人不禁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流露出复杂的神色,而就在这时,二人只听前方传来细微的噼啪声响,显然王延已然突破!

    王延长长吐出一口气,继而缓缓收功,不等睁开眼,他脸上便是流露出一抹笑意,心中洋溢着喜悦。王延无法不喜,毕竟大半个月前他还是浑浑噩噩的,剑元心经修炼了五年却只练到第三重。

    可如今大半个月下来,他的内功心法已是接连突破达到了第六重,也就说他的十二正经只剩下最后两条尚未打通,一旦他将剑元心经练至第六重圆满,到时候他便踏入了肉身境初期巅峰,距离蕴胎期就只有一线之隔,与过往已是云泥之别。

    “恭喜小友修为再进一步。”

    李云扬率先走上前,对着王延一礼,王延客气回道:“谢过前辈,晚辈不过是想在稍候大战时全力以赴方才冒险进行突破,侥幸成功也是托了前辈的福。”

    两人客气一番,随后夏河与高离也上前一一恭贺王延,最后还是李云扬回转正题将探查的信息再次道出,场中气氛再度沉滞起来。

    “为今之计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王延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到了这一步要说放弃已然不可能,不说其他,单单****扬就不会同意,这老家伙轻功高绝,即便事有不谐,能跑掉的一定是此人,而王延,夏河和高离已然没有退路,其实大家心中都清楚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强闯,只不过这样的决心并不好下。

    不过王延并没有贸然建议,再帮其他几人下定决心后,他仔细问起启明楼的情况,最关键是四大金刚的卧室分布,之后几人交流一番,逐渐完善出一套都能接受的行动方案。

    “走吧。”

    ****扬脸色凝重的一挥手,继而率先朝着密道出口走去,王延三人随即鱼贯而出,待得出了密道,又行出密道所在的厢房,王延抬头望了眼天色,东方已然微微泛白,远处隐有鸡鸣声传来,此情此景正可谓是--‘清晨闻鸡鸣,提剑杀人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