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气为万物本

    四千多字大章节,主要是一个完整的东西不想拆开,这一章当两章咯,今天也算三更了,所以请兄弟们多多支持下啊,推荐,点击,收藏一个别少哦。

    ......

    随着一缕晨曦从窗外照入屋内,躺在床上的王延缓缓坐起了身子,继而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这是一间很破败的茅草屋,屋内空空如也,只有一堆干草铺就的‘草床’--姑且这么叫,或许这屋子连大户人家的柴房和猪圈都比不上,可就在这么一间屋子里王延昨夜睡的是无比安稳与香甜,这还是他自傲剑山庄外门被毁以后,第一次睡到天光大亮,第一次安稳入眠。

    王延站起身,只觉精神头格外的足,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推开破烂的木门,迎着灿烂的阳光开始了自己新的一天。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王延住在村东头,出了居住的屋子走上不远就是打谷场,此时晨曦刚刚破晓,但是打谷场上已经聚集了一堆孩子,白茉莉领着头带着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摇头晃脑的背着三字经,第五韵就坐在不远处,徜徉在晨曦中满脸幸福的看着她的养成对象们。

    三字经,王延当然是不知道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识字,又怎么会认识武功信息状态中那些奇怪的数字,所以他听着这些孩子背诵的东西格外有兴趣,不由找了个谷堆躺了上去,懒懒的晒着太阳,听着孩子们背诵书经,显得那般的悠闲惬意。

    ‘或许能这般过日子当真是种幸福。’

    不经意间,王延脑海中闪现过这个念头,但随即摇头失笑,这毕竟是个属于刀剑的世界,江湖中也从来没有崇尚过与人相善的说法,这里只有强者为尊,即便一辈子呆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中,若有一日灾祸来临,没有足够的实力,那就只有等待命运的判决,一想起任人宰割的无力感,王延不由握紧了拳头。

    “王小哥,用些饭食吧。”

    正这时,一个颇为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王延就见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白发老者端着一碗稀粥和两个窝头走了过来。这老者是这个名叫‘山下村’的村长,尽管第五韵恳请王延留下来,但山里人惧外,除开那些孩子外,这老者是仅有的几个敢和王延说话的村民。

    王延的左臂昨天已被第五韵处理过,骨裂的臂膀处被硬木枝夹住,又用厚麻布捆了几圈不便动作,故而也难以行礼,所以他站起身向老村长道了声谢便接过饭食。

    只是看着稀的能数清米粒的粥以及用米糠所做硬的像石头的窝头,王延的脸色如同便秘一般,他也是昨天吃过这些粗粮才知道村民的生活如此艰辛,而他以前在傲剑山庄不说精细小米随意吃喝,就是大肉包子顿顿都有。说起来,若是不计较以前每日下矿洞干活,相较于这些村民王延在傲剑山庄的日子也算的上是‘锦衣玉食’了。

    咬了一口窝头,王延只觉好似啃了一口沙子在嘴中,即便他意志力不弱,却也觉得这些粗粮是如此难以下咽,好在这时小孩子们停止了背诵书经,第五韵走到场中为他们讲解起三字经。

    王延对三字经不知也不懂,但之前初闻之下能听出当中蕴含的一些三纲五常的浅显道理,故而对整本书经也是很有兴趣了解,想听听都讲了些什么道理。而第五韵声音轻柔,逐字讲解,对书中的故事和道理都说的很细,自是将王延全副心神吸引过去。

    王延就这般一边听着第五韵讲经,一边吃着窝头就稀粥,偶尔咬下一口窝头眉头紧皱,偶尔喝下一口稀粥心中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的心神不在饭食,只在第五韵讲解的书经中,王延将书经中的东西与自身一一印证,有的使他明悟,有的却使他更为疑惑,但不管怎样,王延对这个世界,对人世,对江湖,对人心,渐渐有了更深的了解。

    不知不觉间,王延就将饭食吃了个干净,而第五韵也讲完了三字经,她循着惯例开始指导这些大大小小的孩子习武,王延看了一阵眉头越皱越紧,到最后忍不住大声道:“你这样教他们练武,他们一辈子连通脉期都进不了。”

    真是误人子弟!

    这句话王延没说出来,但在他看来第五韵所谓的指导习武简直和她宣扬的仁义,纯善一般中看不中用,甚至是狗屁不通。

    其实这不怪第五韵,对于玩家来说,武功只是秘笈到手后的随意一点,然后招式自动学会,即便他们的修炼也不过是一个增加熟练度的过程。可对于NPC来说武学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修炼就是真的修炼,想要成为武者首先要对这个体系的根基有基本的认识,继而按图索骥,循着前人留下的门径一步步方能入门。

    正是因为这样的差别,第五韵所谓的指导完全是想当然,她将自身的武功一招一式演练给那些孩子看,然后让他们有样学样,武功要诀却只字不提,这样能成为武者简直就有鬼了。

    王延自是一片好心,可第五韵在这些孩子中声望无双,那叫李墨的小鬼头当即冲上前道:“姓王的,你什么意思?你莫非以为韵姐姐教错了?韵姐姐怎么可能错?”

    听着李墨的话,王延不禁想起宝爷给他讲过的某个故事,继而看向第五韵笑着道:“我觉得你应该给他们讲讲什么是个人崇拜主义,什么是两个凡是,这样是不对的。”

    王延其实也太不懂什么叫个人崇拜主义,但他觉得眼下的情况倒很贴切,说完这话他也不管第五韵的反应,更不理会李墨那个小鬼头,只是随手从谷场边捡了一块木柴,然后飞身到场中,道:“借剑一用。”

    第五韵不明王延何意,但还是将自己佩剑递给了王延,王延见之先是将手中木柴当空一抛,继而一把抽出长剑,手腕轻抖之间,剑光横空而过,待得木柴落下时已然变成大小相若的四块,且切口处无比光滑,就仿佛是拿着柴刀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切开的一般。

    场中孩子都被王延这一剑惊住了,特别是白茉莉和那个叫做小豆子的小女孩更是跑上来拿起地上的木柴左看右看,白茉莉道:“王大哥,你用的是剑法吗?好厉害!我阿爷劈了一辈子柴,但一斧子下去也不能将一块柴劈成四瓣,更没法劈的这般匀净,光滑。”

    王延笑而不答,只是看向李墨道:“就这一剑,我给你十年,你照着练可能练成?”

    李墨一张口就想回答,但话到嘴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最后憋得满脸通红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第五韵是个护犊子的,眼见李墨这般模样连忙看着王延软声道:“王大哥,若是小妹哪里说错了,你尽管指正,但是别为难孩子们好吗?”

    面对第五韵的软语相求,王延有些招架不住,但他很清楚这些孩子已经被第五韵带上了错误的道路,若是不能掰过来,只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一辈子都别想成为武者。

    所以王延硬起心肠,丝毫不理会第五韵,只是扫了一眼场中这十几名孩子,道:“谁能告诉,武者的根本是什么?”

    很显然,这些孩子脑袋中对武学根本没有基本的概念,对于王延所问,这些孩子登时七嘴八舌的回答,有些说是天资,有些说是绝世武功,还有人说是运气,林林总总十数个答案,甚至有的回答让人啼笑皆非,可王延笑不出来,他将目光投向李墨,问道:“你说呢?”

    李墨思索了一番,回道:“是意志,是执着吗?”

    王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又看向了比李墨小两岁的小男孩安国以及白茉莉和小豆子,这些都是第五韵最看重的孩子,他当然要重点考校。

    安国长的瘦瘦弱弱的,与争强好胜的李墨不同,安国很沉静,虽然年龄小,但显得更有想法,他想了想,最终道:“我不知,还请王大哥教我。”

    王延自然不会现在就说,他又看向小豆子,这女孩比安国还小一岁,可她的回答却让人出乎意料。

    “武者的根基啊,就在你刚才那一剑之中咯。”

    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回答,不能说错,但更不能说对,王延不禁有些头疼,只觉小豆子天生的圆滑和刁钻,这类人王延是最不想接触的,可小豆子偏偏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

    最终,王延将目光看向白茉莉,或许是因为这个青涩小姑娘心中的‘侠义’更贴合自己,故而王延对她有一种特别的期待。

    “我听韵姐姐说过,她运行武功的时候,会有一种奇特的能量在经脉中游走,武者将之叫做内力或者内气,王大哥,我觉得这就是武者的根基吧?”

    王延眼睛一亮,目光中对白茉莉多了一分赞许,继而道:“记住,今天我教你们一句话,‘气乃万物之本’,所以武者的根基就是‘气’!”

    这句话并非王延所创,而是剑元心经开篇第一句,而意思近乎相同的一句话--气为万物本,也出现在凝元剑煞功的首页,足见这句话的重要性。

    只是场中孩子听过这句话,不少人将目光投向第五韵,显然这样的说法似乎与第五韵之前教授过的他们一些东西相悖,见此,王延一挥手道:“不要看你们的韵姐姐,我不管她之前教给你们什么,但从今天开始,要想成为武者,必须听我的!”

    “凭什么!”

    李墨改不了他那愣头愣脑的性子,他对第五韵也是最维护的,王延却是分毫不让的道:“就凭我刚才那一剑!”

    说着,王延手腕轻抖,又是一剑击出,不待李墨反应过来,这小家伙身上的衣服就被切成了几块大小相近的布条,第五韵看的大惊失色,软语哀求道:“王大哥...”

    王延狠下心肠,摆手道:“以后我上课的时候你别说话,同样的,任何人都不能说话,若有问题私下里一个个来问我。”

    王延师威极重,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是再让第五韵护着这些孩子,根本无法将他们引领到正确的道路上来,待得这番话说完,王延不敢再看第五韵,他踏前一步道:“刚才这一剑,你们看着我或许只是抖了一下手腕,但你们根本不知道这一剑蕴含的奥妙。

    想要用出这一剑,首先要打通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阳三焦经以及足少阴肾经四条经脉,而后在用剑的过程中催动内气自丹田生发,以足少阴肾经的四满穴为始,而后一路运转内力往上,再将内气流向双手,这当中光行气的穴位就有四十六个,蕴含十三种变化,最难的是内气在不同经脉之间的穴位跳转。

    在完成一系列变化后,最终将内力运转到手太阴肺经的列缺穴以剑法要诀激发,方才能达到刚才的效果。”

    王延刚才用的那一剑并非是元应剑法,而是他昨天粗粗看过第五韵送他的那张剑招残页后所领悟到的粗浅用法,故而他自是能将剑招奥秘尽数道出,反正就算是一般人听去也根本不懂。

    一群孩子自然也听得云里雾里,他们连武者最基础的辨识经脉都还不会,只有白茉莉和小豆子听得极为认真,目光中异彩连连似有所得。

    “我所讲的便是刚才那一剑的奥秘,如果只是比着我的样子练,纵然你资质惊天,别说练十年,就是练一百年,一千年都练不名堂!而刚才那一剑我不过是初学乍练,但我通晓其中全部奥秘,别说十年,就是让我再练半年你们可知道会有什么效果?”

    王延的话将这些孩子的好奇心完全勾了起来,毕竟他之前展现的那一剑已足够令人吃惊,小豆子更是迫不及待的道:“会练成什么样?难道一剑下去把木柴破成十瓣吗?”

    小豆子已经努力想像,可她终究还没接触武学,哪知高深武学的厉害,王延微微一笑道:“十瓣?太少了!只需半年,待我练成这一剑,一剑出,剑影纷纷,难辨剑锋所在,至于用来劈柴,哈,一剑之下或许能将刚才那样的一块木柴劈成百余根筷子吧。”

    听着王延所说,场中登时响起一片抽气声,小豆子更是惊呼道:“这怎么可能?!”

    “半年后自见分晓!”

    王延自信满满,他昨日已通读过那式剑招,知道这式剑招出乎寻常的玄奥,只需小成便可实现刚才所讲。看着场中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眼睛,王延问道:“这样的剑法你们想学吗?”

    “想!”

    “那以后关于习武你们只能听我的!”

    王延就像个狼外婆般一点点引诱这些纯真的孩子,这些孩子哪里招架的住,纷纷回应,哪怕李墨这小鬼头也没跳出来反对,实在是王延所讲太令他震撼,让他无法抗拒。

    看着这些孩子的反应王延大感满意,只是他随即又头疼起来,概因小豆子居然跑过来拉着他的衣袖,娇声道:“师父,小豆子以后只听你一个人的,你一定教会小豆子刚才那一剑,好不好?”

    无奈的王延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第五韵,这女子却并不为小豆子的行径感到奇怪,只是掩口一笑,然后白了王延一眼,便转过身翩翩而去,只给王延留下一个无限遐思的背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