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应雨

    王延几乎都忘了场中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和夏河几乎同时循声看去,就见一名身着紫罗纱裙,身姿曼妙的女子,如同一朵刚刚盛开的紫茉莉静立秋风中,腰间丝带轻飘之间,这女子就好似随风而舞一般。

    这女人自然就是魏晓峰从春宵楼掳来的那位清倌人应雨姑娘,尽管她与王延二人相隔十数米之遥,加之发饰被魏晓峰解开,此时只是随意的披发于肩,但就是如此,此女言语之间展露出来的风情也足以让人不由有些心旌摇荡,怪不得魏晓峰如此痴迷,冒着天大的风险也要将之掳走。

    不过已然见识过四小姐那般天人之姿的王延却没有多少感觉,目光之中更多的是对于美与风情的欣赏。

    至于夏河,这家伙对于应雨展露的风情不但没有丝毫感觉,淡漠的目光中还凭添了一两分厌弃,手中之刀缓缓提起,喝道:“以姿色和肉身娱人之辈,安敢乱我道心?!”

    话音未落,夏河脚下一点便是朝着应雨姑娘一刀斩去,此女万万没想到夏河会暴起出刀,登时花容失色,眼见刀光临身,她不禁扭过头,戚戚然的闭上眼,一行清泪自眼角滑落,身体微微颤动之间,口中轻吟:“我本怜人儿,误入莺花处,紧束衣襟拒风尘,只叹...”

    不知应雨口中念的是词还是曲,但她身处刀剑之下的这般模样却是不禁让人生出几分怜惜之意。

    只听‘叮’的一声,夏河的长刀在兜头斩下之际却是被王延手中的剑挡住了,夏河转过头眉头微皱的看向王延,道:“王兄何意?此女不过是虚幻的存在,今日留她不过是为你我二人徒增是非。”

    夏河锐意极盛,可王延这一次没有半分退让,只是淡淡的道:“若是夏兄认为这方世界的人和物皆为虚幻,又何须在此消磨时光?如果你心中对这方世界没有牵绊和寄托,又何必太过执着于生死胜负?”

    夏河目光微微闪动,手中长刀缓缓收回,王延见此转头看向应雨道:“我有三个问题,你让我满意,我可让你离开此地但不可再回天马集;你若不能让我满意,纵然夏兄不杀你,我手中的长剑也自会取你性命。”

    生死之间,命运转圜,应雨止住了泪水,朝着王延微微一福,道:“公子请问。”

    “你有过去吗?”

    王延似乎在问应雨,但也是在问自己,只可惜他的答案很明确,没有!他没有过去,他的过去只有一句话,话中提及的所谓父母以及十二岁之前的时光在他脑海中皆是一片空白,所以王延很想探究一下其他的NPC是否也如此,以前是没有机会,但今天机会来了。

    应雨点了点头,随之开始讲诉起自己的过往,从她出生小山村却因为身为女娃遭人遗弃,后来被好心人所救,可养父养母却遭遇贼人最终全家被屠唯独只有她活了下来...

    随着应雨的娓娓道来,她的过去就如图卷一般打开,图中有的只是崎岖不平的道路以及应雨反抗无力的哀叹,王延沉默了,很显然应雨和他是不同的,应雨是有完整过去的,讲诉的也极具画面感,应雨的过去至少是如图画般存于脑海中,而他什么都没有。

    良久,应雨讲完了自己的过去,王延又道:“刚刚你闭目等死,除了口中吟唱的词曲,脑中可还想到了其他什么?”

    “自是想的。”

    “想什么?”

    “想过去,叹自身凄苦;念未来,憧憬他日美好,只可惜顷刻魂断,一切不存,只怨‘江湖太多无情客’。”

    说到这,应雨抬起头看向夏河,目光中说不出的幽怨,夏河与之目光相触,眼神不禁有些躲闪,只是随即他紧握刀柄,仿佛内心在天人交战一般。

    王延却是点了点头,最后问道:“今日若让你离开,日后你想干些什么?”

    应雨似乎对未来早有计划,想也不想就道:“应雨常听闻白莲圣宗拯救世人于水火之中,而今西面的连岳城来了位白莲大士,应雨想去看看,只愿能被那位白莲大士拯救,从此脱离风尘,习得几分拳脚功夫,能于这乱世中有些许自保的能力。”

    听到应雨这番话,王延不禁摇摇头道:“人终究只能自救。”

    说完这话,他也不待应雨是何反应,便转头看向夏河,道:“夏兄心中可有了答案?”

    夏河没有回答,只是将长刀归鞘,然后垂首静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王延见此又回头看向应雨,然后从之前得到的战利品中拿出一把短刀递了过去,道:“你自去吧,愿你以后好自为之。”

    应雨身形微微一颤,似乎没想到王延会赠她短刀,接过之后登时朝着王延一拜,道:“应雨谢过恩公的赠刀之情。”

    说完,她站起身又幽幽看过夏河一眼后,便转过身迈步朝着远方而去,很快,她整个人就消失在夜色中。

    “我也该离开了。”

    诸事已毕,王延自是不愿再多待,不过夏河这时却抬起头,看向应雨离开的方向,道:“王兄,今日你之指点夏河牢记心中,我以前的确是想岔了。

    尽管这个游戏里有很多简易循环智能的低阶NPC,他们和其他游戏的经验怪没有差别,可高智能NPC终究是不同的,他们有自己的逻辑,思考和意识行为等等,这方世界在他们眼中就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生于此长于此,对于修炼武道深信不疑,对于自己的生命同样无比热爱,这些NPC并非虚幻的,他们不经意间表露出的情感和想法,都能让人真切感受到,刻意忽略他们的存在不对的。”

    说到这,夏河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喃喃道:“不知道王兄是否注意过,低阶NPC其实很容易对付,他们所使用的武功完全是按照套路而来,就连攻击线路都是事先预设好的,完全是有迹可循。

    可高智能NPC则不同,他们将武功刻入自己的骨子里,一切招式应机而发,但出于各人的能力,实力有高有低,可无论魏晓峰还是之前启明楼中的那位老者,他们的武功都绝非套路,只从这一点,这些高智能NPC就与其他有根本的区别。

    而我自思玩家的武功更类似其他游戏的技能,尽管也可应机而用,随心而发,终归是太过死板,或许不真正融入这个世界,想明白武功的本质,只怕很难成为绝顶高手。”

    王延并非第一次听到玩家将NPC划分高低,但从夏河这样角度剖析的以前却是没有,王延不由在脑海中回忆以前在傲剑山庄中时相处过的那些杂役弟子,只觉如方建年,刘向易等,似乎总是在重复某些话,周而复始的做某些事,偶尔在演武场与人切磋,来来回回之间也就那么一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简易循环智能,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被人提前设定好的?那么他们没有生命吗?

    随着这个念头生出,王延只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又更加清晰。至于夏河所说的武功本质,王延倒是有自己的见解,在接受了龙婆婆的指点后,王延觉得武功就是这种世界规则的一种具现化,对于武功的运用就是对于规则本身的运用,上乘武学之所以厉害便是因为上乘武学涉及的规则更多更广也更不容易被人理解,所以需要极高的悟性。

    脑中的念头一个接一个的生出,王延只觉自己变得格外清明,隐约间,他心中又泛起当日从王莫成一众马贼手上脱身后在树林中舞剑的那种奇妙感。有感于此,王延不再耽搁,与夏河约定好再见的时间与地点后,便是运起轻功朝着远处而去。

    尽管王延信任夏河人品,不过他并没有告诉夏河自己的落脚点,约定再见的地方也与山下村不在同一方向。而自五里坡离开后,王延也是七拐八绕了好半天,最终才朝着山下村而去,只是一直等他到了蒙泽前山的山脚下,都没有注意到身后远处一直有个人影在远远的缀着他,一如黑夜中的幽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