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刀客夏河

    日悬中天,书剑庄这场比武招亲不知觉间已是进行了半日,王延本以为自己和夏河很快就会出手,但事实上这场中并不乏聪明人,在看到林天阳和卫锦川接连派出弟子搅局后,不少人都明白过来这场比武招亲绝不简单,只怕越往后所要面对的敌手越强,故而自卫锦川派出的第一名弟子登场后,擂台周边就接连有人上台,以期不给林天阳和卫锦川再插手的机会,只可惜,这场大戏这些人终究只是配角。

    “咔擦。”

    一声脆响自擂台上传出,却是一名身形高瘦的年轻人双掌分从左右把住刺向自己的一把单刀,继而其双掌用力一错,竟是生生将那柄钢刀自中折断,随即此人不待用刀之人作出反应,一脚直进,紧跟着右掌顺势向前一拍,‘咔咔’的骨碎声中,那持刀之人胸膛登时凹进去一大截,整个人便如断线风筝般朝后抛飞,最终落到擂台下,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已是没有半点生息。

    “下一个!”

    这高瘦男子无悲无喜,淡淡的环视了一眼场边,只是这一眼之中厉色尽显,一时之间却是无人再敢上台。

    此人便是林天阳派出的第二名弟子,名叫‘赵元峰’,一身轻功不凡,更厉害的却是其一双铁掌,分金断玉不在话下,若是被此人一掌落在身上,没有专门修炼过护身气劲的人那当真是不死也要重伤。

    自这赵元峰上台后,已是连败七人,可直到现在也没有半分内力枯竭的征兆,如此凶威之下,擂台边上那些想捡便宜的人自是不敢再上场。

    实际上到了现在,擂台周边剩下的人中没登场的已不足二十,绝大部分人已是在擂台上决出胜负,只可惜能连胜三场进入下一轮的却是一个都没有,若当真计较,这赵元峰算是第一个进入下一轮的,甚至其只要再连胜三人便可进入最后的角逐,由此可见此人实力。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人绝望的,此番林天阳和卫锦川各自带来了三名年轻弟子,显然双方早有默契,而赵元峰不过是林天阳派出的第二名弟子,在他后面可还有更厉害的人物!

    “这什么比武招亲?根本是挂羊头卖狗肉,弄来这么些厉害人物,别说连胜三场,胜一场也难,我看这比武招亲不参加也罢。”

    “说的是,铁拳会和鬼手门两派高徒挡道,一点赢的机会都没。”

    “这赵元峰就如此厉害,后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厉害人物,咱们这些人还是别上去送死了,早点散了吧。”

    眼见赵元峰凶威如此之盛,擂台周边便是有不少人嚷了起来,当中更是有几人一边嚷一边朝着山道而去,显然是要退出比武招亲大会。

    一时间,擂台周边乱糟糟的,仅剩没登场的十几人内竟是有近半人动了离开的心思,眼见这等局面,高台上的林天阳不屑道:“果然是一群杂鱼,特别是那些异人,更是难成气候,令狐掌门此番想要从这些人中间选出女婿只怕难之又难啊。”

    说着,林天阳朝着卫锦川看了一眼,两人不由相视一笑,只觉这场暗中较量胜负不说,至少是落了冷月宗的面子。

    令狐丘的脸色难看至极,他也是没想到此番来参加比武招亲的人如此不济,连个赵元峰都收拾不了。如今擂台上赵元峰凶威难挡,台下又是怪话连连,林天阳更是当众给他难堪,这场面眼见就要没法收拾,他不由看了一眼三公子高斯言,却见高斯言也是脸色冰冷。

    见此,令狐丘不由将目光投向王延那边,然而王延却学着夏河一般靠在树上闭目养神。

    “这刀剑双煞当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令狐丘暗骂了一句,继而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随即唤来一名弟子,将木盒递给弟子后便是低声吩咐了两句。

    “两位少侠。”

    片刻之后,那名弟子行到王延和夏河身前,夏河无甚反应,王延却是悠悠睁开眼睛,不紧不慢的道:“何事?”

    “师尊让弟子给两位少侠传句话,若是两位少侠现在就愿意出手击败鬼手门和铁拳会的人,此物可先行交付两位少侠。”

    说着,这名弟子双手奉上一个巴掌大小的红木盒,王延接过后打开一看,却见是一根乌色的四叶草。

    “你的东西。”

    王延顺手将木盒丢给了夏河,这家伙一把接过后,方才一伸懒腰好似美美睡了觉醒过来一般,道:“看来是该我上了。”

    不等话音落定,夏河将那木盒往怀中一揣,继而脚下一点整个人如大鸟般一跃而出,高喝声随之响彻全场。

    “我夏河来会一会阁下的手段!”

    声到刀至!夏河一跃上台也不多做虚礼,朝着赵元峰便是兜头一刀斩去,这一刀去势甚速,不过赵元峰早有所备,足下一点便是欲暂避锋芒,却不想一声刀鸣突起,继而夏河手中长刀就如一分为三般,划拉出三道刀影分斩赵元峰左右。

    眼见这一刀,台上的林天阳的眼睛微眯,冷声道:“看来令狐掌门终于是出招了,此人刀法却是不弱,但若想胜我徒元峰只怕尚未足够。”

    林天阳刚说完这话,眼睛却是猛地一睁,只觉夏河身上气机变化之间,一股刀意如大日般冲天而起,而本欲退身的赵元峰身形一滞,双眼现出迷离之色,就在这分毫之间,夏河长刀上爆出一道璀璨刀光,刀速更增数分,其身形随之猛地朝前一进,整个人便是和赵元峰错身而过。

    呲...

    夏河收刀归鞘,傲立擂台之上,而赵元峰脖颈间现出一道血线,紧跟着血水顺着那道血线狂涌而出,赵元峰随即脖子一歪,整个人便是软倒在地。

    “这夏河竟有如此实力?!”

    “能在通脉期就混出名号,这夏河当真不简单!”

    “这夏河真的是玩家?怎么同为玩家差别如此之大?”

    擂台周边登时炸了锅,那些本欲退出比武招亲的人纷纷止步,俱是一脸惊色的看向夏河,谁也没想到夏河竟能一刀斩了赵元峰,甚至还有人疑惑夏河是否NPC,当真是好笑。

    而就在这些人七嘴八舌之间,高台上却是传出一声暴喝!

    “小辈尔敢?!”

    眼见爱徒身亡,林天阳‘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他这反应却与之前高元琛身亡时大不相同,显然这赵元峰并非玩家。

    看着林天阳这般失态,恨天刀冷冷道:“林香主是准备连铁拳会的脸面都不要了?亲自下场教训下这些小辈吗?”

    “金兄,这小镜山终究还是横水城地盘,怎容外人如此放肆,杀我门人?”

    “上了擂台自是生死自负!”

    令狐丘扬眉吐气般一声高喝,随即又道:“再说令徒之前也未有半分留手,难道你铁拳会如此霸道,只需你杀人不许人杀你吗?”

    林天阳顿时语塞,恨恨的看了令狐丘一眼,继而坐下身子朝着身后最后一名年轻弟子道:“元休,若是你现在上,对付这刀客你有几分把握?”

    “五五之数。”

    听到这回答,林天阳不由将目光投向了卫锦川,此人当即会意,哈哈一笑道:“我鬼手门倒是不惧刀剑神意,更别说我观此人刀意尚且稚嫩,不过区区惑神之效,如此便让我鬼手门人去称一称此人斤两。”

    卫锦川面有得色,此前他派出的第一名弟子表现就远胜林天阳第一个派出的高元琛,足足支撑到第三轮方才被人打落擂台,不过是受了些轻伤,此时林天阳又求到他头上,他自觉此番暗中较量鬼手门已是占了上风,故而微微一摆手,他身后便是有一名年轻弟子越身而出,朝着擂台直直行去。

    这名鬼手门弟子轻功倒是不差,几个起落之间便到了擂台边,可此人随后却没立即登台,概因夏河在此人跃身而出的瞬间便是手握刀柄蓄积刀势,整个人直若一把即将出鞘的宝刀,越是接近擂台越是能感受到夏河的无匹锐意,这等情况下,这名鬼手门弟子却是不敢随意登台。

    “刀意虽是稚嫩,但对刀势的运用却是颇有一两分浑圆之意,无怪这刀剑双煞能在南河谷混出些名堂,单这夏河日后便有成长为顶尖刀客的潜质。”

    恨天刀极是难得的开口赞了一句,目中分毫不掩对夏河的欣赏,卫锦川和林天阳听到此话都是脸色微变,恨天刀见此又是悠悠道:“卫堂主的高足现在上台或许还有一两分胜机,再等下去,若是让这夏河把刀势蓄积到顶点,或许刚才那一幕又要重现。”

    “还等什么!”

    卫锦川不想失了脸面,他本来自觉大占上风,故而当即一声暴喝,擂台边的弟子当即腾身一跃,就在这刹那,刀光爆现,夏河手中长刀直若撕天一般朝着那名弟子一斩而去,刀光横空之间,音爆声隆隆,声势惊天!

    眼见如此一刀,那名弟子身在半空难以躲闪,当下双袖一甩,袖中各自露出一截精铁短棍,当即双臂上下两分挡在身前。这弟子应对不慢,只是夏河的刀更快,就在其双臂两分之际,刀光倏尔从双臂之间一穿而过,继而刀光直没此名弟子腰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