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名剑入手,风波乍起

    “令狐掌门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延脸色急变,拜堂成亲可不在事先约定好的范围内,王延从一开始就没这方面的打算,即便最开始和夏河前来,也是准备站在颜玉儿一边对付令狐丘,赢下比武招亲也只是多个暴起突袭的身份罢了,怎么局势变幻之间这老家伙竟然会提出如此荒唐的要求?

    令狐丘对王延的态度似乎早有所料,温和一笑道:“贤侄莫急,这也只是权宜之计。”

    说着,令狐丘看向了恨天刀,就见恨天刀那张凶恶的脸上却是现出了一抹歉意,道:“之前我这边收到的消息确实是颜玉儿勾连外人,准备强夺书剑庄。而这些外人却暗地里意欲借三派较量图谋不轨,挑动三派之间的矛盾,继而引发横水城内乱。”

    恨天刀口中的外人自然指的是云天城或者黑水贼,此番书剑庄的比武招亲大会,暗地里其实分为三重暗流,第一重便是冷月宗,铁拳会和鬼手门三派之间的较量;第二重则是云天城,黑水贼以及横水城三方因南河谷利益的牵扯,而导致的暗中争斗;至于第三重,却是很可能涉及到了三公子高斯言。

    横水城城主高凌阳膝下共有五子,随着五子逐一成年,五子夺嫡之势近年来已是显出端倪,恨天刀认为很可能有其他一位甚至几位公子借书剑庄之事要暗害高斯言,详细的情况恨天刀没说,王延也没多问,毕竟这等事情最是凶险不过,知道的越详细越可能遭至杀身之祸。

    按照事先的约定,王延是完全不参与第三重暗流,只需帮书剑庄和冷月宗赢下与另外两派的较量,继而引出颜玉儿后手,再在乱战之中找出方勃敖将之斩杀便可获得一根元休草与名剑落沙的报酬,除此外,若是书剑庄当真大乱,王延还需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着守卫书剑庄,不过这一条并非硬性要求。

    “原本老夫以为只要挫败了铁拳会和鬼手门,颜玉儿必然忍不住引动后手,可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所以还需劳驾贤侄将这场戏继续演下去,此事至关重要,到了如今局势也非贤侄不可,但请贤侄放心,一旦此间之事了结后,老夫必然与令狐兄联名告知天下,贤侄是事急从权而非真正娶二小姐为妻。”

    恨天刀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令狐丘也在一旁点头应和,王延却是沉吟不语,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头,恨天刀他信得过,毕竟四小姐的关系做不得假,可令狐丘...

    “贤侄。”

    眼见王延迟迟没有回应,令狐丘脸上多了两分急色,一把拉住王延的手腕道:“若是贤侄信不过我,我可承诺贤侄与小女拜堂之后,当即就将名剑落沙交予贤侄,此事金兄可为见证,如何?”

    话说到这份上,王延自是无法再拒绝,毕竟他就是为名剑落沙而来,如今眼看名剑将要入手,即便前面当真是个坑他也要闯一闯,更别说有恨天刀的作保,不过王延也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道:“我需要先验看一番名剑落沙,而后令狐掌门可将此剑交由金前辈保管,待拜堂的过场走完后,再由金前辈将之交给我,如何?”

    王延这番要求是坐实了恨天刀的中间人身份,令狐丘似乎没预料到王延会有如此要求,目中闪现过一抹惊色,但随即哈哈一笑,道:“贤侄还是信不过老夫啊,不过如此也好,我信得过金兄,你也信得过金兄,就这么办吧。”

    ......

    弹剑楼内堂的某间雅室中,王延,夏河与恨天刀相对而坐,三人一边品着香茗,一边谈论着什么。

    夏河身为刀客,难得有这种单独与其他厉害刀客相处的机会,故而这家伙抓住机会便是连番向恨天刀请教,而恨天刀对夏河本是有些欣赏,对夏河所问只要不涉及功法核心便是知无不言,一番畅谈下来,夏河只觉受益匪浅,王延虽不通刀道,但触类旁通之下亦觉很有些收获。三人相谈甚欢,特别是夏河恨不得再多出些时间。

    “来了。”

    恨天刀耳朵一动,止住了话头,话音未落,雅室门便被推开,就见令狐丘手捧着一个黑色的精铁长盒从外间走了进来。

    “贤侄请看。”

    令狐丘将手中铁盒放到案几上后,冲着王延一招手,继而开启铁盒上的机括打开盒盖,就见盒中放着一把寒光四溢的长剑。

    “此剑便是落沙,由三百年前的铸剑大师薛莫离打造,其剑身以沉岩铁为主材,故而银亮之中偶现点点微弱黄芒,恍如黄沙飘落,因此得名‘落沙’。”

    说话间,令狐丘珍而重之的取出长剑,随手挽出一朵剑花后,又道:“此剑造型独特,剑身,剑格,剑柄都有异于普通长剑...”

    随着令狐丘的话,王延的目光完全被其手中长剑吸引,确如令狐丘所言,这落沙与普通长剑截然不同。

    先说剑身,此剑剑身虽和普通长剑一般都是三尺出头的长短,但是两侧剑锋极窄,如此一来,不仅让剑刃更显锋利,也让整把剑看起来格外狭长;其次是剑格,此剑并无剑格,仅是在剑柄与剑身之间有一截红木相连,红木上刻着两字,正是‘落沙’;最后此剑的剑柄也与普通长剑不同,一般长剑的剑柄是直直的一截,不过几寸长短,而此剑的剑柄却是微弯,长近一尺,只是上面有层层白布包裹却时看不出剑柄是何材质。

    “好剑!”

    王延不懂品鉴名剑,但他也看得出来此剑绝非凡品,心喜之下不由出声叫好,令狐丘见此自得的一笑,随即将长剑递到王延手边,道:“贤侄可要上手一试?”

    王延自是不客气,接过剑就是当空一剑击出,只听吟吟剑鸣中,那剑光横空而过,这随手一剑之下,王延却是能感觉到同样一式剑招,这落沙用来竟是比普通长剑还快上一两分,有感于此,王延当即大喜。

    “当真名剑!”

    王延恨不得立即演练一套剑法,无奈这雅室空间有限,更别说恨天刀和令狐丘还在场,王延只得按耐下心中躁动,最终将落沙放回盒中,继而看着令狐丘道:“接下来如何行事,但凭令狐掌门吩咐。”

    ......

    “吉时已到,新人入场。”

    落日的余晖下,夜色渐渐拉开帷幕,不等天边的月牙挂上枝头,书剑庄却是喧闹起来,喧天的锣鼓声中,灯火通明满布红纱的书剑庄正殿大厅前,知客的声音响彻整个小镜山。

    声音回荡之间,一身大红喜袍的王延沿着红毯朝着大殿缓缓踱步而来,就在他身旁,两名侍女扶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亦步亦趋的跟着,而在红毯两边书剑庄一众弟子分两排站开,犹如迎亲的队列,这样的安排自是充满了喜庆,只是无论新郎官还是新娘子浑然不似即将成婚的两人。

    王延一脸木然的走上台阶,就见大殿之中已然高朋满座,令狐丘高坐殿中上首位,三公子高斯言和恨天刀位于左上席,其他一些人王延大多不认得,只知道部分人是横水城内各派遣来的代表,另外一些人是令狐丘的好友,除此外,还有些另外关系的人,而方勃敖竟然也身处殿中,就坐在靠右边墙角的一桌。

    “新郎官来了。”

    眼见王延现身,殿中当即就有人起哄,尽管王延脸上没有丝毫喜色,但众人亦不奇怪,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不是场简单的婚礼,自是不能以寻常眼光来看待,除开一切从简,免去了所有繁琐礼仪,当中的意味场中人都是多少知道些。

    不过终归是个喜庆的典礼,故而也没人不给面子,随着有人起哄,殿中百余人都是喧闹起来,尤其是夏河闹腾的最欢,王延恨恨的瞪了其一眼,便是与新娘子携手迈入殿中。

    接下来之事自是没什么好说,新郎官和新娘子及至令狐丘身前,在知客的引导下便是要行大礼,那知客倒是声音洪亮,扯开嗓子道:“一拜高堂!”

    王延脸上现出些挣扎之色,尽管知道是逢场作戏,但这大礼却是实实在在的,他只觉这几拜下去自己似乎就会和对面盖头下的女人产生某种联系,因此身形不由有些僵硬,动作更是迟缓。

    眼见如此,夏河哈哈一笑道:“我这大兄第一次拜堂成亲太紧张,我且去帮帮他。”

    说着,夏河便欲起身,却不想正在这时,正殿之外却是传来一声大喝。

    “谁敢娶我师妹?!”

    话音未落,殿中人就见七八道身影从殿外一卷而入,当先之人却是名披头散发的虬髯大汉,此人身着玄衣,背负一把四尺大剑,而其左右脸上各有几道刀疤,让他的面容看上去格外狰狞也难辨年岁,然而令狐丘一见此人却是惊骇道:“你是...罗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