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杀劫当身又如何?

    “罗成?此人莫非是当年的书剑庄大弟子?”

    “传闻此人当年远出游历遭遇不测,这些年杳无音讯,怎会今日突然出现?”

    “消失数年,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拜堂行大礼时现身,还带着几名帮手,来者不善啊。”

    ......

    随着令狐丘道出了那虬髯大汉的姓名,殿中之人登时七嘴八舌的说了开来,王延身处场中自是听得明白,当即对虬髯大汉的身份有了几分了解。

    令狐丘人到中年方才创立书剑庄,自立派以来不过短短二十余载,这些年间他前后收过四位弟子,当中大弟子便叫做罗成,不过此人于七年前出门远游,此后杳无音讯,坊间传闻此人在北胜州遭遇不测尸骨无存。

    “大师兄,真的是你?”

    殿中右边的席间冲出一人,直奔那虬髯大汉,却是被王延昨日在山门前打伤的那名中年人,此人被其他书剑庄弟子唤作三师兄,便是令狐丘所收的三弟子莫云远。

    “老三,一别七年你可还好?”

    那虬髯大汉看着行到自己身前的莫云远,一双虎目之中隐有泪花闪烁,显得那般的情真意切,莫云远见此登时带着哭腔的喊道:“大师兄你怎现在才回来?二哥和老四都不在了啊,你早些回来咱们四兄弟团聚一起那该多好。”

    莫云远情绪激动至极,眼泪不住从眼角滚落,一场师兄弟久别多年后重逢的戏码倒几乎坐实了这虬髯大汉的身份,就连令狐丘也站起身子颤颤巍巍的走出几步,继而指着虬髯大汉道:“你果真是罗成?这些你到哪里去了?”

    “师父。”

    虬髯大汉对着令狐丘深鞠一躬,继而站直身子道:“弟子当年远游到北胜州的确是遭遇杀身之险,不曾想濒死之际为一位前辈所救,只是那前辈年事已高,为报救命恩情,弟子呆在其身边一直为其养老,待得前辈坐化,弟子为之送终守孝后,如今方才回返门中。”

    这‘罗成’一番话说得是无懈可击,完美解释了他这些年销声匿迹的原因,只是王延心下冷笑,这世间哪有这般巧合的事情,此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大婚行礼之时现身?

    场中的明白人自然不止王延一人,三公子高斯言起身道:“若当真如此?你回返山门又何必邀上这么些帮手,需知书剑庄乃是养育你的地方,而非龙潭虎穴!”

    面对高斯言的诘问,罗成只是淡淡道:“这些都是在下这些年在北胜州所结交的好友,此番我回返山门,他们只不过是跟来游历一番,何足为奇?”

    “既是你好友,那怎都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恨天刀‘噌’的站起身,须发皆张厉声喝问。事实也是如此,罗成身后另有七人,但这七人不是头戴斗笠,便是脸罩面纱,甚至当中有两人还带着铁质面具,竟是无一人以真面目示人,这自是奇怪。

    面对恨天刀的喝问,罗成尚未回答,其身后一名面罩黑纱之人朝前走了两步,冷笑道:“这南越州当真奇怪,连他人装束也要强管,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你若是如此目中无人,何不亲自上前来揭下我面纱?”

    “好胆!”

    恨天刀一听此话,当即一声暴喝,只是那罗成却是一步踏前横在两人之间,道:“两位稍安,我罗成此番回来尚有正事。”

    说着,罗成看向令狐丘道:“师父,当年你曾在众师兄弟面前将师妹许配于我,可有此事?”

    罗成话音刚落,一旁的莫云远立即道:“师父当年的确将师妹许配给大师兄,此事我可作证。”

    此言一出,殿内皆是一片哗然,众人这才明白罗成此前来时那番话是何意思,他既与二小姐有婚约在身,身为男人自是不可能眼见二小姐另嫁他人。令狐丘似乎没想到罗成会说出此番话,当即脸色急变,恨天刀和高斯言等人皆是看向他,显然此事知情人并不多,这真可谓波折横生。

    令狐丘默然无言,不知该如何应对,那罗成却是又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若是今日要让师妹嫁于此人,弟子自是无话可说,只能谨遵师命。然而男儿活在这世上却是有两大仇怨必须了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罗成便在此静待此人与师妹行完大礼,一旦两人礼成我罗成誓杀此人以解心中之恨!”

    罗成说话间一手指向王延,目中不掩恨意。

    “荒...唐。”

    令狐丘终于是做出反应,只是他口中这二字却是说的有气无力。江湖中人向来讲个快意恩仇,一个男人配妻被夺,寻仇解恨却是谁也无法指摘,故而令狐丘难以斥责罗成,而殿中之人也尽皆默然,就连恨天刀也是无法多说什么。

    如此一来,全场焦点自是到了王延身上,所有人都看着王延。不远处的夏河不由捏了把冷汗,以他如今眼力自是看得出来这罗成乃是蕴胎期高手,以‘夺妻’之名誓杀王延,却是逃过了以大欺小之名,即便此人稍候要在这大庭广众下斩杀王延,也无人能插手。

    “这好好的局面怎会变成这样?”

    夏河一声暗叹,到此时方知书剑庄之事是何等波诡云谲,更关键的是这罗成要杀王延只怕是为挑动后面的大战所找的一个由头,王延竟是就这般成了炮灰步入了杀局之中。

    一直默默看着场中形势的王延知道自己无法再沉默下去,事已至此,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处境,更明白自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因为他现在是出身傲剑山庄的名门弟子而非无名之辈,他若是在这样的局面下退缩,辱没的不单单是自己的名声,连带着身后的师门都会为人耻笑,若是这等事传回师门,王延觉得自己只怕会被逐出傲剑山庄。

    王延抬起头直视罗成,面对着此人眼中的恨意,他没有半分畏惧,反而心气涌动之间只觉一团火在心间燃了起来,渐渐沸腾的战意充斥全身。

    “金前辈,剑来!”

    王延一声高喝,其他人不明他是何意,恨天刀却是当即会意,眼中不由神光一闪,满是激赏之色,与此同时,其一把拿过放在身旁的铁盒,继而一手掀开盒盖,另一手在铁盒上一拍。

    嗡...

    只听一阵震颤之音,随即就见一道剑光从铁盒中一冲而出直射王延,王延右手一扬当空接住了名剑落沙,继而他一手持剑,一手并成剑指轻抚剑身,嘴里用细若蚊蝇般的声音喃喃道:“千寻万求,名剑终是入手,纵然杀劫当身又如何,我自一剑斩之!”

    话音未落,王延一震手中宝剑,继而落沙前指,激起冲天剑鸣,紧跟着王延一声暴喝,足下轻点,他整个人便好似化作一道剑光,朝着罗成就是斩了过去。

    “傲剑山庄王延,愿与阁下一决生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