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穿心

    疯了!

    眼见王延率先出剑,殿中大部分人心中都是闪过这样的念头,区区通脉期武者竟敢主动向蕴胎期高手出剑,这简直就是找死!一个大境界如鸿沟般的差距在不少人心中根深蒂固,这天下又哪有那么多能越阶斩敌的绝世妖孽?

    或成炮灰,或成妖孽。

    王延没想那么多,他只知道要将名剑落沙据为己有,这罗成就是他必杀之人,自从觉醒以来,王延从未有一刻出剑如此坚决,今次方才是真正的剑出无回。

    唰!

    剑光横空而过,速度快的肉眼难以捕捉,只是那罗成却是冷冷一笑,面对斩来的剑光他竟是双脚一错,原地一个转圜。

    叮!

    只听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却是那罗成在剑光临身的刹那背身用出一记苏秦背剑,他身后的四尺大剑正正的挡住了王延的剑锋,继而其矮身一旋,身如陀螺狂转,右手一把握住剑柄,大剑横扫而出,便是攻向王延下盘。

    王延首剑无功,心中自是有了准备,不等罗成剑锋荡开,他足下一点,整个人当即腾升一跃,直接从罗成身上跃了过去,只是就在两人身形高低错开的刹那,王延回身半转,便是一招回头望月凌空击出。

    这一剑可谓极妙,然而那罗成的应对却是半分不慢,只见他旋身之势一止,整个人一下蹿起身子,与此同时,他手中大剑借势就是一记横斩。

    叮!

    两剑相击,激起点点火星子,王延登时只觉一股无匹巨力从大剑之中传来,落沙的剑身剧烈震颤之间他几乎要握不住剑,好在他如今绕指柔小成,每剑之中必然蕴含丝丝缕缕的剑劲,故而王延不将这些剑劲吐出,反而以此抵消大剑传来的巨力,方才勉强接下这一记硬拼。

    不过王延这一剑也并非没有收获,只见两剑相击之处,落沙连一道白痕也无,但大剑的剑刃上却是崩出了一个门牙大小的缺口,名剑之利在这一剑之下尽显无疑。

    罗成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不由瞳孔微缩,冷声道:“你手中是何剑?”

    王延自是不会回答,趁着其说话的当头,八卦游身步用将出来,身形闪到罗成右侧,手中长剑便是侧击而出,剑锋直指其肋部。

    尽管只是短短两个回合交手,但王延却觉此战与当初在启明楼和王莫成那一战有几分相似,罗成手上用的虽是剑,可他这四尺大剑与王莫成的斩马大刀无论从长短还是重量来看都极为相似,更关键的是此人前后用出三招,除开第一招苏秦背剑是刀剑通用的招数,其第二招明显是地趟刀的路数,而第三招若是惯于用剑之人,借起身之势该是上撩而非横斩。

    罗成如此用剑的路数让王延既觉熟悉又感怪异,而此人同样力量惊人,绕指柔虽能冲销力道,但对内力消耗不小,故而王延自是用出了当初对付王莫成的游斗之法。

    只重‘轻’,‘快’的侧击一剑速度自是更快,罗成见此想也不想便是腰身一扭,手中大剑横扫而来,只是不待其剑锋扫过,落沙却是倏尔一回避开大剑的剑锋,等到大剑招式用老,不及变招的刹那,王延轻抖手腕,落沙直若吐信的毒蛇一般,剑尖一下点在了大剑的剑身上。

    叮...

    金铁之声刚刚响起,王延手中的落沙便已然倒回,完全不给罗成反手硬拼的机会,他这一剑很轻,只重一个‘快’,看上去似乎无甚效果,罗成没察觉到什么异常。

    不过罗成身为蕴胎期高手,从交手开始便是被王延连番抢攻,自觉脸面上不好看,故而趁着王延回剑,他当即一声大喝,身形朝前猛地一进,手中大剑随之朝着王延腰间就是抹去。

    又是刀法的路数么?

    王延心下冷笑,不待大剑近前,脚下几个错步之间,身形便是绕至罗成另一侧,在避开大剑的同时,手中落沙又是如流星般击出。

    “呔!”

    罗成一声轻咤,生生止住剑势,脚下连退两步,堪堪避过落沙的剑锋,而不等他回气变招,王延手中的落沙斜斜的朝下一指,却又是点在了大剑的剑身上。

    叮...

    落沙依旧轻触既回,可剑锋却点在了之前同样的位置上,罗成不解王延究竟是何用意,但他被王延当做柱子般绕来绕去袭扰的这种打法弄得很是恼火,只觉空有一身力气却用不出来。

    ......

    “这王延不愧是傲剑山庄的弟子,洞察力当真敏锐,以轻快与变化应对罗成,一时之间倒是不落下风,只是他这般打法究竟是何用意?要知道他终究比罗成低了一个大境界,若单单这般困而不伤,岂不成形同于比拼内力,他的内力又怎么及得上罗成,如此下去怎有胜算?”

    高斯言看着场中身形飘忽将罗成死死压制的王延不禁眉头微皱,他也看不出王延用意何在,不由将目光投向了恨天刀,恨天刀却似乎对王延很有信心,只是道:“三公子且请放心,这罗成若是沉下心来稳扎稳打,王延或许无机可趁。但我观此人气浮气躁,一把大剑用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或许要不了太久就会露出败像。”

    恨天刀这番话刚一说完,被王延搅扰得不胜其烦的罗成终于是忍不住,一声暴喝之下,整个人竟是腾空而起,朝着王延便是兜头一剑斩下。

    只是王延却不接招,脚下急点,整个人便是抽身爆退,那罗成一剑斩空,落身于地后,怒道:“你既扬言要和我一决生死,怎又像只老鼠般躲躲藏藏,如此行径须不当男儿。”

    “男儿?冒名顶替之人又堪为男儿?”

    王延站定身形后冷冷一笑,却是没再出剑,这场决斗至此两人已是相交了数十个回合,他固然此前占尽上风,但除开以落沙剑锋先后点了大剑剑身十数下以外,却似丝毫没有建功,而到得此时他体中内力已是消耗大半,王延知道一决生死的时刻到了。

    听得王延这番话,罗成眼睛一眯,道:“你此话何意?”

    “何意?你我交手至此也有数十个回合,可从开始到现在你手中那把大剑用的尽是劈,砍,抹,斩的刀法路数,而剑法的刺,撩,崩,点却一样也无。试问,罗成是自幼就跟在令狐掌门身边修炼剑法,对剑的基础用法可谓是深入骨髓,即便是换了大剑,又怎会一味的将之当做大刀来用?

    而你若是说自己消失的几年间改修了其他武功,却为何又要用剑?岂不是欲盖弥彰!

    你不是罗成,你究竟是何人?!”

    王延说到最后声音越见拔高,待吐出最后一句话,他一步踏前隔空遥指罗成!

    罗成没想到王延会以此诘问自己,眼中当即闪过一抹慌乱之色,不过他很快掩盖住,继而喝道:“一派胡言。”

    说着,罗成一提手中大剑就欲进身而前,但王延却是分毫不动,只是冷冷一笑道:“这殿中可非我一个明白人,你问问这些人,到现在可还有谁信你是罗成?令狐掌门信吗?”

    王延一番喝问掷地有声,那罗成心中当即猛跳,止住身形不由朝着四周瞄了一眼,只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目光之中俱是浓浓的疑色,眼见如此,罗成眼中再度现出慌乱之色,这次是怎么都掩盖不住,而就在其心神动摇之间,一声冲天剑鸣响起,就见王延直若一把出鞘的宝剑般一剑直指而来。

    “小心!”

    王延来的太快,而罗成因为心神动摇反应不及,其身后当即传来一声轻喝,紧跟着,一道人影朝前一窜而来,可就在这时,一声惊天暴喝震彻整个大殿,如若九天惊雷一般落在了殿中每个人的耳畔!

    “斩!”

    暴喝声尚未落定,就见一道刀气横空而过,卷起阵阵空爆之音就是朝着那突起之人直直斩去,这自是恨天刀出手了。

    而就在恨天刀出手的同时,王延手中落沙已近罗成身前,罗成本就心神动摇,又受了恨天刀一记蕴含内力的暴喝,整个人完全反应不及,只能将大剑横于身前护持己身。

    下一瞬,只听‘叮’的一声,落沙的剑锋击在了大剑的剑身之上,却正是王延此前连番点击之处,紧跟着,随着王延将剑中丝丝缕缕的剑劲吐出,罗成的大剑之上却是传出了‘咔咔’声响,就见无数如同蛛丝般的裂纹,以落沙点击之处为原点,迅速朝着整个剑身漫开。

    “死!”

    王延一声暴喝,当即将全身力量灌注于落沙之上,转瞬之后,就见大剑剑身上被洞出个鸡蛋大小的窟窿,就在剑刃碎片四散之间,落沙从中一穿而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