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始末

    王延珍而重之的将那张破旧残页拿到眼前细看起来,粗粗一看这残页上所载剑招的确与孤心剑诀极为相似,但略微细思却会发现这式残页上的剑招更为精奥,当中一些关节之处王延一时间根本捉摸不透,但不管如何,这显然是极为高深一式剑招,王延将之好好收了起来。

    书柜上除开这张残页和三本秘笈外却是再无他物,不过书柜两边各自挂着一把长剑,王延拿过后略微看了看,这两把长剑远不及落沙,不过也非凡品,想来应该是利器级别的长剑。

    这两把剑王延自是用不上,但看着手中长剑王延心中不由浮现出几道身影,继而便是脱下身上喜袍,将两把剑包裹起来系在了背上。

    如此一来,这石室内再无他物,王延不禁道:“走吧,你刚才不是说很快便有人寻来,咱们还是快些离开吧。”

    “别急,我刚说了令狐丘还有件重要宝贝呢,咱们别给他留下。而且真正的出口就在这石室内,其他那两条岔道都是死路。”

    令狐婉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在书柜上摸索起来,很快,她伸手在书柜某处轻轻一拍,就见书柜下面的隔板倏尔滑开,内中现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红木盒子。

    这盒子极为精美,一看便知当中放的是贵重之物,令狐婉将之取出后递给了王延,道:“咯,就是这东西,我虽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但记忆中令狐丘对此物极为宝贝,重视的程度可不在落沙和沉血之下的。”

    王延接过盒子忍不住揭开盒盖,瞬间,一抹红光从中透射而出,王延就见盒中放着的却是一颗红色的莲子,不过这莲子极是通透,道道红光从中射出,更让王延吃惊的是莲心之中竟是有一抹红焰缓缓流动着,这红焰时而团起,时而散开,聚散之间像极了一条赤色小蛇。

    ‘这莫非是先天之气?’

    王延心中剧震,他虽认不出这红色莲子是何物,但莲心处那一抹红焰像极了传闻中的先天之气,也唯有得了天地造化的先天之物方才能如此灵动。

    看见王延的样子,令狐婉炫耀似的道:“怎么样?是好东西吧?”

    “嗯。”

    王延没有多说什么,随即将盒盖关上,然后极是郑重的将此物收好,令狐婉见之又道:“好了,宝物搜刮一空,咱们也该走了,将这柜子移开吧。”

    王延依言照做,待得将柜子移到一旁后,就见后面现出一条不足半人高的洞口。

    “这条山道可以直通到小镜山的山脚下,咱们走吧。”

    说话间,令狐婉就弯下身子钻了进去,王延也不多想其他,跟在令狐婉身后钻入了洞口,不多时,两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山道内。

    ......

    “没想到竟是你来取我性命!”

    书剑庄正殿之内,金无言拄着长刀单膝跪地,他身周围聚了不下十人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令狐丘亦是在其中。

    就在金无言身前,一名身材高大的吊眉老者俯视着已是油尽灯枯的恨天刀,淡淡的道:“念在我当初动过收你为徒的念头上,你自绝吧。”

    “自绝?”

    金无言勉力撑起身子,凄惨一笑道:“我的确没有再活下去的理由,我当年因守护之念而入刀道,如今守护之人已然不在,只是我纵死也要将这背信弃义的无耻之徒杀了!”

    说着,金无言举起长刀直指令狐丘,那吊眉老者见此脸色并无半分变化,依旧语气清冷的道:“我成全你!”

    令狐丘登时脸色大变,脚下一点就欲退身,却不想那吊眉老者右手一提,掌上竟是有一抹紫光流动,随即其隔空朝着令狐丘一扯,令狐丘身形当即变得沉滞下来。

    这吊眉老者竟然是抱元期强者,其翻掌之间罡气横流,一手擒龙控鹤的功夫更是匪夷所思,隔空就能将人制住,这等人已是将内力的运用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即便在抱元期中也是绝对的强者!

    “云长老,你不...”

    令狐丘急急哀求,但不等他话说完,一道刀气破空袭去,下一瞬,令狐丘的后脑整个炸开,血水飞溅之间,这位书剑庄庄主却是已然死的不能再死。

    “多谢。”

    金无言颤颤巍巍的收回长刀,对着吊眉老者道了一声谢,继而他盘膝坐到地上,缓缓闭上双眼,数息之后,金无言便是没了生息,他竟是这般自绝经脉而死。

    “可惜了。”

    眼见金无言身亡,一个面罩黑纱的男子走上前,摇了摇头道:“若是再给他几年时间,冷月宗誓必又将多一位绝顶强者。”

    “道不同,又何须多言,他既然选择了三公子,就该知道有这一天。”

    吊眉老者倒是没有惋惜,随即他看向那面罩黑纱的男子,道:“此间事已然了结,接下来这书剑庄便按之前的承诺交给杨宗主处置。”

    这个将面容隐于黑纱下的男子却正是黑水贼的少主杨元,此番书剑庄之事他乃是亲自在暗中指挥,金无言也是被他打成重伤,待到吊眉老者赶到后,书剑庄大体局势已然控制妥当。

    杨元已是五州公认的绝顶强者,他欲建立黑水宗之事如今也非隐秘,故而在外间不少人都是对之以宗主相称。

    “多谢。”

    杨元道了一声谢,继而一转头,当即有一道人影上前,却是那方勃敖,此人对着男子躬身一拜,道:“请宗主吩咐。”

    “云长老的话你也听到了,日后这书剑庄就交给你打理,相关事宜和此番事情的首尾大公子自然会安排妥当,你无需多操心,但是颜玉儿那女人你却是要多多用心,可不要重蹈令狐丘的覆辙。”

    “勃敖记下了。”

    杨元摆了摆手,方勃敖躬身退下,其随即看向吊眉老者,道:“此番我与大公子联手畅快,书剑庄之事不过是个开头,还望大公子早登城主之位,日后双方精诚携手,共同瓜分云天城以及南河谷。”

    “快了。”

    吊眉老者依旧神色冷淡,回了杨元一句后,又道:“杨宗主若无他事,老夫便先一步离开了,这小镜山周边乱糟糟的,还得老夫亲自出手料理一番。”

    “云长老,且请留步。”

    说话间,杨元从令狐丘尸身旁捡起名剑沉血,而后道:“之前手下前来汇报,那傲剑山庄弟子王延带着名剑落沙与令狐丘的二女儿不知去向,这两人不足道哉,影响不了大局,但那名剑落沙...”

    杨元话未说完,吊眉老者一摆衣袖淡笑道:“区区名剑也值的杨宗主放在心上?”

    说完,吊眉老者不待杨元回应,足下一点便是飘身离开了大殿,杨元见此目光闪动,眼色中隐含怒气,双手紧握之间,指骨捏动的咔咔作响,只是杨元终究没有发作,只是回过头看向方勃敖,道:“给我挖地三尺,把王延和令狐婉找出来,还有你之前提到的密库也给我扒出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