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女人们

    “我自由了!”

    清朗的月色下,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一座土丘上振臂高呼,脆嫩的声音远远传出,在不远处的旷野上来回飘荡。

    这高呼之人自然就是从书剑庄逃出来的令狐婉,她带着王延从密道中出来后,便沿着小镜山后面的小溪溯流而上,待绕过横水城,远离了小镜山的地界,令狐婉终于是忍不住宣泄自己心中的喜悦。

    半年多时间,这女孩儿日日装傻,暗地里一直在谋划未来,等到如今终于逃离书剑庄,和过去彻底告别,即将迎来崭新的未来,她又怎能不喜?

    “若是有人跟着我们,这下可就被你全招来了。”

    终于从书剑庄脱身,王延心中自然也高兴,难得和令狐婉开了句玩笑。此处距离小镜山已有数十里,王延自是不担心有人跟来,毕竟当真有人盯上他们的话,路上早就应该动手了。

    “有你在我怕什么?”

    令狐婉白了王延一眼,那如夜明珠一般的眸子转动间显得别具风情,王延见之一颗心不禁扑扑直跳,心中悸动之间,脱口便道:“你跟着我,我自会护着你,纵然遇上绝顶强者,先死的也只会是我。”

    这番话一出口,王延自己都吓了一大跳,他知道以自己心性若在平时绝无可能说出这番话,然而面对令狐婉,即便只是短短时间的相处,可王延心底深处却下意识的想要保护她,为她挡风遮雨。

    王延心中第一次生出这样清晰的感觉,或许以前想起四小姐傲剑寒月时,他也曾有过幻想,可四小姐就如天上的星辰一般高不可攀,而王延不过江湖中的一个小虾米,他纵然倾慕四小姐,但却不敢有丝毫亵渎之心。

    至于第五韵,王延不避讳自己的喜欢,他喜欢听第五韵讲课,喜欢和第五韵斗嘴,打闹,但也就仅此而已,红颜知己尤可,相伴一生呵护一世这样的念头却从未动过。

    唯独面对着相识不过片刻的令狐婉,王延情难自禁,或许这当中有将令狐婉当作同类的认同感以及其他一些情愫,但他终归是心动了。

    “呸呸呸,我好不容逃出来还没开始新生活呢,说什么死不死的,真不吉利,你快跟一起连呸三下,把这些不吉利的东西都呸掉。”

    令狐婉说话间就拉住王延的手,让王延跟着一起朝着地上连唾了三下,王延心底这是不相信这些说法但还是依言照做。

    “这就对了嘛,放心吧,咱们才不会那么倒霉呢,我可是要成为女侠的,这里只是我的起点呢。”

    说着,令狐婉不禁看向天上的皎月,眼中褶褶生光,那是对梦想与未来的期许,看着这般模样的令狐婉,王延心知她终归和自己一样,天真只是一层外表,她肯定也有坚定不移的追求目标。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听着王延所问,令狐婉回过头来,继而从腰间摸出一块玉牌,道:“这是我娘留给我和三妹的遗物,她早年也是闯荡江湖的女侠,可惜后来遇人不淑,被令狐丘生生气死。

    我记忆中,娘曾有遗言,告诉我们两姐妹,若日后不想留在书剑庄,便可持此令牌到东华州拜入心月斋门下。”

    心月斋?

    王延从未听过此宗门,不过这并不奇怪,东华州与南越州之间足有万里之遥,中间还隔着个北胜州,两州之间少有往来。更别说王延的见识本就不广,若非此番偶然下山,他甚至连冷月宗,黑水贼这些势力都不知道。

    万里之距,令狐婉一个丝毫没有武功根基的女子该如何去,一路又会遇到何等凶险?王延不愿深想,他不由道:“一定要去?”

    “嗯。”

    令狐婉回答的很是坚决,不过她随即又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陪我去的,我说过我是要当女侠的,这江湖是什么样子,我终归要自己去看看。”

    王延摇了摇头,他一点都不认为令狐婉的女侠梦有实现的可能,她现在最少也有二十四五岁,早就过了筑基打熬根骨的关口,能产生气感的可能微乎其微,不过王延终是不忍心打击令狐婉。

    令狐婉没注意到王延的异样,又道:“不过我也知江湖险恶,所以还得跟着你一段时间,让你教我武功,你不会不愿意吧?”

    “愿意。”

    王延想也不想,心中所念脱口而出,令狐婉见此甜甜一笑,道:“那好吧,我就暂时跟着你了,咱们现在去哪?”

    “回家。”

    王延自然而然的说出这两个字,只是待得这两字说出口,王延才意识到自己心底深处已是将山下村那间破茅草屋当做了家,虽然他此番出来不过几日,但一想到回家,小豆子,白茉莉等人的身影就是从心间浮现,让他瞬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

    想到这,王延脸上露出一抹坏笑,继而双手一伸猛地将令狐婉横抱怀中。

    “走咯!”

    一声轻喝间,王延运起轻功,整个人朝着旷野上卷去,不多时,两人的身影便是融入夜色之中,只留下点点细碎的声音和令狐婉那宛若银铃般的笑声。

    ......

    “师父怎么还不回来啊?”

    简陋的练功场中,小豆子坐在梅花桩上,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搓着雪花,整个人蔫蔫的,毫无往日的飞扬神采。

    就在小豆子旁边,白茉莉双脚横踏两根梅花桩,马步蹲的是极为标准,除此外,她左右手各提着一个石锁,随着呼吸,手中石锁一起一落。

    这大半个月来,白茉莉虽然依旧没有体察气感,但在小豆子每日的推宫过血下,她的身子倒是结实了些,耐力也变得更强,故而她练得更加刻苦,连李默都被她比了下去。

    听到小豆子的话,白茉莉手上不停,嘴里哼哧哼哧的道:“师父...会...回来的,要是到...时候看到...你成天偷懒,不好...练功,师父...会生气的。”

    “谁说我偷懒了?”

    小豆子顿时好像被踩着尾巴一般,一跃从梅花桩跳起,继而就见她身形转圜之间,竟是在几个梅花桩上自如来回,短短时间,这小家伙却是将王延传给她的八卦游身步入门了,而且用将出来还似模似样的。

    看着身形飘忽来回的小豆子,白茉莉满眼羡慕之色,她是真不明白小豆子是如何修炼,平日间也不见她如何用功,但师父传授的东西小豆子总是能很快学会,难道天资真的这么重要吗?

    小豆子停下了身形,她毕竟还小,在梅花桩几番来回后不由有些气喘,不过小家伙昂着头对白茉莉道:“看到了吗?我可没偷懒!要不是师父每日让我早晚给你推宫过血,说不得我现在内功都可能突破了呢。

    我每天都耗费那么多内力给你推宫过血,师姐你还说我偷懒,要是被师父知道,真是...”

    小豆子说着眼睛红红的,她终究还是个孩子,说话做事脱不开稚气,只是她未说完,身后却是传来一个声音。

    “真是什么?”

    唰。

    小豆子和白茉莉瞬间齐刷刷的循声看去,就见风雪之中两道人影矗立在练功场边,当中一人却正是王延。

    “啊,师父回来咯!”

    小豆子一声尖叫,然后飞一般的一头冲向王延,继而就好似乳燕投林般钻入王延怀中。白茉莉倒没有小豆子那般肆无忌惮,不过她还是甩开手上石锁,从梅花桩上跳了下来,第一时间朝着王延跑去。

    王延看着怀里的小豆子,不禁伸出手轻抚起小豆子那如同鸡窝的头发,继而笑道:“我离开这几日,你可有偷懒?”

    “没有,师姐可以作证!”

    小豆子回答的斩钉截铁,但是她那小脑袋却悄然转向白茉莉那边,然后死命的朝着白茉莉眨眼睛。

    这一幕却是被王延身旁的令狐婉看到,她当即咯咯一笑,道:“真是好有趣的小妹妹。”

    令狐婉一出声,登时将白茉莉和小豆子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白茉莉只是眼中现出好奇,可小豆子却瞬间如一只小刺猬般,极是戒备的道:“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令狐姐姐。”

    对于小豆子戒备令狐婉不以为意,只是小豆子却不领情,冷冷道:“我只有韵姐姐,没什么令狐姐姐。”

    “小豆子休得无礼!”

    王延不明白小豆子为何对令狐婉这般敌视,不由出声轻喝,可往日间只要被他喝骂后就会听话的小豆子却是猛地从他怀中挣脱,然后这小家伙一下窜到白茉莉身边,道:“师姐,快去找韵姐姐来,就说有狐狸精来抢师父了。”

    狐狸精?

    王延这才有些明白小豆子为何如此,只是他却不由头疼起来。而不待王延做出反应,白茉莉看向令狐婉的目光中多了警惕之色,继而这个一向乖巧最听王延话的丫头,丝毫不理会王延,朝着第五韵的居处就是一溜烟的跑了去。

    看着白茉莉渐渐隐入风雪中的身影,王延不禁怀疑自己把令狐婉带回山下村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特别是想到等下第五韵前来的局面,他只觉自己已然一个头两个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