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山雨欲来

    “今年的雪真大啊。”

    明康镇公孙大宅中,身披绒毛大氅的陈文远坐在莲花亭内,一边看着亭外鹅毛般的大雪,一边从身旁石桌的小火炉上取过酒壶自斟自饮。

    自上次之事后,陈文远便接替了康建民的位置留在了明康镇,外镇一地看上去好似土皇帝一般,可陈文远本是杨元身边的红人,将他留在明康镇无疑等于发配,他知道这是大当家的意思,杨元也无法违逆。

    陈文远并不担心自己的前途,他知道少主早晚会召回自己,可身处明康镇终究诸多不便,其他不说,他就知少主最近在做一件大事,可惜他无缘参与其中,故而这数九寒天,心情郁郁的陈文远方才会在这莲花亭中赏雪饮酒,消磨难熬的时光。

    “文远。”

    一道身影自风雪中而来,人未至声音先远远传来,来人却是那名独臂独眼的老者。这老者本是长相狰狞,可此时却是一脸喜色,待得走入亭中,老者连身上的落雪都不扫打,急急道:“文远,喜事啊。”

    陈文远呷了口酒,头也不抬无精打采的道:“可是那李云扬说出公孙家的藏宝之地了?”

    颇让人想不到的是陈文远当日擒下李云扬后竟未直接格杀,反倒是将之关押了起来。这却是因为陈文远从隐秘渠道探知了公孙三娘延揽高手的许诺,而杨元喜欢收藏名刀名剑的爱好在黑水贼中上下皆知,故而陈文远自是想找出公孙家的藏宝之地,只可惜这几个月来他将整个公孙大院掘地三尺都没找到,所以方才留着李云扬日日严刑逼供。

    “那老东西生无可恋一心寻死,这几日刑讯都停下了,哪可能开口?我说的喜事是这个。”

    说着,老者从衣袖中拿出封书信,递给陈文远道:“少主给你的亲笔信。”

    陈文远‘噌’的一下站起身,然后一把抓过书信细细看了起来。老者看着陈文远眼中逐渐恢复的神采,脸上露出了些笑容,继而道:“少主在书信中说什么?”

    陈文远没有立即回答,待将整封信看完,将信纸放入了火炉后,方才悠悠道:“少主在信中提到此番与横水城冷月宗的某位大人物联手,夺下了书剑庄的基业,以此作为与那位大人物全面联手的开端。

    少主雄才大略,此事当真做的漂亮,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书剑庄内的密库被人洗劫一空,连带一把名剑都是被那王延带走。”

    “可是那傲剑山庄的王延,就是上次从启明楼走脱的那小子?”

    这老者对王延颇有印象,他与陈文远在当初那件事后从康建民手下细作那里得知了王延,夏河等人的姓名,故而听到这番话当即想了起来。

    “就是那个王延!没想到此人这短短数月内武功突飞猛进,此番在书剑庄中还将百面鬼斩于剑下,然后带着名剑落沙裹挟了书剑庄二小姐将书剑庄密库洗劫一空后悄然脱身。

    当初只觉此子心性果决,却没想到还有这等手段,倒真是不简单。”

    陈文远目光闪动起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老者见此不由道:“可是少主有所吩咐?”

    “没有。少主此番来信只是想表明我陈文远还在他心中,很快就会将我召回,但是我陈文远得少主知遇之恩,却不能什么都不做。山伯,关于那王延可有什么消息?”

    老者摇摇头道:“这小子和那夏河在南河谷倒是闯出了些名堂,只是这两人行事皆是谨慎,我虽然对手下人多加吩咐,但也未打探到出两人的老窝。

    至于这小子的身份,我托人在千机阁中打听了一番,日前才传回消息,此子竟然只是傲剑山庄内的一名杂役弟子,不知为何出山远游,而此番傲剑山庄通传天下的叛徒中也并无此子,故而此子的来头却是让人有些摸不透。

    不过...”

    说到这,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据手下眼线传来的消息,这小子当初和一名女子一道在天马集露过面,而月余之前,那名女子在临淮镇现身,似乎还买了不少吃食,哦,对了,这女子当时还带了几名半大孩子。

    文远,你说这女子会否和王延这小子有什么关联?”

    陈文远听到这话登时眼睛一亮,道:“不管有无关联,先把这女子找出来,既然她和王延一道出现过,即便王延现在与她不在一起,但说不得会有些消息。至于王延的身份,既然他只是杂役弟子,就不需多顾忌什么,放手去办吧。”

    “知道了,我这就去办。”

    老者说完便是转过身朝着外间而去,看着老者离去的身影,陈文远喃喃道:“今次若是能找到此子,将之格杀后寻回名剑落沙和书剑庄的东西,我看还有谁能阻我陈文远回去,少主建立宗门这等大事怎能少了我陈文远!”

    ......

    转眼间已是到了隆冬时节,今年的雪额外大,鹅毛般大的大雪已经连下了一个来月,山下村被落雪彻底覆盖,村子内外都有近尺厚的积雪,深井中的水都冻成了冰。

    不过这一切与王延无关,他的那间小破屋已然紧闭了一个多月,期间除开老村长每日送饭外,任何人都被禁止靠近,只是小豆子却是个不死心的,即便被第五韵反复叮嘱,可这小家伙总是溜到破屋旁边的老树下,期望着什么时候听到王延的召唤。

    “师父都整整闭关五十三天了,从初冬到隆冬,若不是今年冬天格外长,说不得现在都已然春暖花开了,怎么师父还不出来,莫非师父还记着我之前针对令狐姐姐,故意躲起来不见么?”

    小豆子骑在光秃秃的树杈上,手里搓着雪花,嘴中不住念叨。

    这小两月以来,村子里的人渐渐都接受了令狐婉的存在,特别是得知令狐婉日后要远去东华州后,无论第五韵还是小豆子都对令狐婉变得友善了许多,只是这样的改变依旧没让王延出关,小豆子终究还小,不太明白练什么武功需要这么长时间躲起来不见人,心里总以为师父还在怪她,虽是有第五韵开导,但这段时间依旧闷闷不乐。

    “哎,师父还多久才出关啊。”

    小豆子长叹一声,抱着头就准备躺下,却不想正这时,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从破屋内传出。

    “小豆子进来。”

    师父?

    小豆子一惊,但随即面现喜色,从树杈上一跃而下,几个健步就冲向了小破屋,还未等进屋,小家伙就是欣喜的道:“师父,你出关了?”

    待得话音落定,小豆子已然进了屋内,却见面容枯槁的王延盘膝坐于榻上,一张脸没有丝毫血色,头发灰败如枯草,就连露出衣服外的肌肤也是干巴巴的,唯独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师父,你怎么了?”

    小豆子完全没想到王延会变成这样,登时红着眼睛冲到草床边,王延却是微微一笑道:“没怎么,此番闭关我本是为了祭剑,耗费近两月时间终于功成,只是不想精血消耗过剩有些伤了元气,接下来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日。”

    王延未有虚言,前后五十三天,他终于是完成了祭剑的第一重境界,与落沙之间产生了一丝微妙的联系,甚至后面这两三日间,他不仅稳固了一番精元,还将剑光分化入门,此番闭关的首要目的已然达成。

    至于对自身武功的梳理和明悟自身武道理念这方面,王延也是大有收获,以至于他如今虽看上去状态大坏,但实则一身武功经过此番梳理后,已有洗练之效,特别是内功根基彻底稳固,内气精纯更胜从前,已然达到了可以蕴结元胎的地步。

    “师父,你当真没事,你都变成这般模样了,不行,我得去叫韵姐姐来给你看看。”

    小豆子说着就朝着屋外而去,王延见此并未制止他,他此番闭关可谓极为成功,之前制定的两个目标都达到了预期,可唯独在对精气神与‘我’的探究上,王延并未有太多的进境,反而随着探究的深入,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故而待得祭剑完成,精元初步稳固后,王延已不准备再行闭关,而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寻来第五韵询问一些问题,以期解开迷惑。

    想到此处,王延不禁回想起这五十多天来在本我世界中的一次次探究,尽管当中尚有诸多不明之处,但他在记忆的回溯中却是发现了另一个自己,他将之称为‘空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