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空我非空,本我无相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许久不见的第五韵走入茅草屋后,一见王延的模样登时大惊,即便之前已听小豆子大体描述了一番,但她依旧没想到王延会如此衰弱。而就在第五韵身后,一行人鱼贯而入,令狐婉,小豆子,白茉莉甚至李墨这个小鬼头都来了。

    “怎么搞成这样?”

    令狐婉也是大惊,尽管她心中对王延撇下自己独自闭关心有怨言,但依旧十分关切。时隔近两月,王延再见令狐婉,心中却是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悸动,甚至面对着小豆子,白茉莉乃至第五韵,王延心中都淡漠了许多,一切都是因为‘空我’。

    “不碍事。”

    王延摆了摆手,然后迫不及待的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和第五姑娘有些话要谈。”

    听着这话,所有人都不由一阵愕然,令狐婉神色一暗,白茉莉垂着头,小豆子却一脸茫然,而李墨这小鬼头则是心直口快的道:“什么嘛,听说你受伤了,大家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却把人往外赶,一句好话都没,哼。”

    面对这些人的反应,王延无意多说什么只是闭上了眼睛,见此,第五韵回过头道:“你们先出去吧,王大哥现在情况不太好,他必然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急于和我说。”

    “我又做错了么。”

    小豆子低着头眼睛红红的,她知道师父并未吩咐什么,她却把一大帮子人都喊来,结果搞成这样。白茉莉见此,摸了摸她脑袋,牵着小豆子的小手就往外去,令狐婉也没多说什么,转身悄然离去。

    瞬间,小破屋中就剩了王延和第五韵两人,王延当即睁开眼睛,开门见山道:“你曾告诉我自性是灵魂的根本,一个人的心性,好恶等等都是自性衍生出的表现,它是人格的核心,是协调,统一与整合一个人各部分的关键,拥有自性方才是一个健全的人,可对?”

    “对!”

    第五韵虽不解王延为何突然问起此事,但她依旧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只是听到这个回答,王延却是摇了摇头,道:“可我却觉得自己没有自性,或者说我的自性不完整。”

    听到这话,第五韵没有丝毫吃惊,反倒眼睛一亮,道:“为何这样说,你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了另一个自己,我将他叫做‘空我’。或许这样的描述不够准确,更为精准的说法应该是‘空我’是这具身体原本的灵魂,尽管这个灵魂一片空白,没有自主意识,就像一双旁观的冷眼,用你的话来说,‘空我’承载着程序指令,然后静静的看着这具身体的循环重复。”

    第五韵目光中现出惊讶之色,不过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饶有兴趣的道:“然后呢?”

    “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不会有太多疑问,可是‘空我’虽然没有自我意识,但它会顺从身体的本能做出指令程序外的反应。”

    “你确定是指令程序之外?”

    第五韵瞬间把握到关键点,王延点点头,道:“尽管我到现在依旧不明白指令程序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如果将之看作一种意志的话,这种意志本身只是设定了我这具身体以往重复循环的生活方式,并没有赋予我情绪或是其他方面的变化。

    而我通过傲剑山庄的秘术进入本我世界,进行记忆回溯,也的确发现了这一点。举例来说,‘我’以前每日重复在精铁洞挖矿,日复一日的有人嘲笑‘我’,或许这也是一种设定,但最开始‘我’什么反应都没有,可到后来我渐渐会产生愤怒的情绪,而每日的劳作还会让身体疲劳,长久堆积的疲劳感加之对于嘲笑的愤怒,‘我’开始厌倦重复的在精铁洞挖矿,渴望能做出改变,最终现在的我诞生了。”

    第五韵彻底震惊了,喃喃道:“令人惊讶,你居然会用游戏里的程序方式找到自己诞生的原因,你是我见过最不可思议的...生命。”

    ”什么生命?”

    王延猛的盯住第五韵,他感觉到第五韵刚才似乎说到了某个重要的东西,但是关键处第五韵却含糊了过去,故而王延登时急切的询问,只是第五韵却道:“这是有关生命类别的探讨,你确定需要现在知道?你是否能认知,会否让自己更混乱,难道你忘了之前龙婆婆的告诫吗?”

    王延摇了摇头,我当然没忘记当初在明正堂的事情,他知道现在的认知还很有限,就连指令程序都没法理解,更别说去透析世界本质以及生命本质,而且他现在最关心的是‘空我’,随即又道:“我将现在的我,也就是自我意识的归集体称作‘本我’,从我在本我世界探究到的情况来看,‘本我’是从‘空我’之中衍生而来,换作话说,‘本我’是由‘空我’孕育出来的。

    我原本以为自己的意识是完全自主,不受任何影响,可现在我却感到迷惑,因为我显然受到了‘空我’极大的影响,‘空我’虽然没有自主意识,但它却能将本能清晰的反馈给我,从而让我的自主意识产生极大的偏差。

    在这种牵连下,我觉得我的自性不完整,因为很多时候我完全受到‘空我’的左右。”

    “比方说?”

    “令狐婉,我和她认识的时间很短,但当我得知她和我是同类后,我便莫名的涌出想要将她呵护一生的念头,这当中完全没有本我的思考,是空我从身体本能的角度完全的左右了我。

    再比如我在书剑庄时,有一人讽刺了我两句,我完全不做任何思考拔剑便斩。

    还有很多例子,就像你,我第一眼见你心底深处就有好感。”

    王延完全没有避讳,将心中所想一一道出,他现在是最为迷茫的时候,一心只渴望有人能为他指点迷津。

    第五韵脸色微微一红,不过很快正色道:“你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之前才那般冷漠?你不确定自己的情感是归属于本我还是空我,你是否认为你应该是个独立且不受任何影响的意识体?正是因为这样的困惑从而认为自己自性缺失,人格不健全?”

    第五韵虽然武功稀松平常,但关于在这方面的认知却十分清晰,完全把握住了王延的想法,王延点点头,道:“是这样。”

    只不想第五韵听着他的回答,却是摇头笑道:“其实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你的这些困扰不是存在的,首先,你要明白一点,人的自性并非是纯粹的理性表现,它同样有敏锐的感性触角,就像你之前提到的好恶,难道你喜欢一个人或者讨厌一个人,就一定是理性思考后的结果?

    人的情感是极为复杂的,当中必然混合了理性与感性,将之完全割裂开来是根本不可能的,特别是爱情,或许你现在还不懂,但我们有一句话叫做‘爱情都是盲目的’,所以难道坠入爱河的人都缺失了自性吗?

    恰恰相反,人正是需要经历各种情感,接受情感的洗练之后,自性才会越发完整,人格才会更为健全,灵魂才会是个完整体,一个偏执于理性或者感性的人,或是疯子,或是超脱了自性的自我体,这些人不常见但都存在。

    至于你的困惑,我想主要是因为你和我们的生命类别是不同的,你发现了自己诞生的原因,目睹了整个过程,进而因此产生迷惑,甚至偏执的认为本我必须是不受任何影响的意识体。

    我不知道你的想法究竟是对是错,毕竟我不明白你的生命形式,更不知道你的灵魂和意识的承载体究竟是什么,如果你是一个人,你这样的表现其实恰恰是自性在不断完善,但你终究和我是不同的,所以我无法给你答案。

    但我想你既然源于这个世界,就应该去用这个世界的方式去探究这个问题的答案。”

    第五韵这番话王延能听懂大部分,最关键是他完全确定了一点,他和令狐婉的确是同类,是有别于‘玩家’这种‘人’的其他生命类别,所以人的逻辑,哲学,思考观点等等对他不一定适用,不过他依旧期待第五韵为他点出一条寻求答案的道路。

    “什么方式?”

    第五韵微微一笑,继而道:“明心见性,照见真我。”

    王延对这句话并不陌生,这句话是很多内功心法综述提纲之中都会提到的一句话,王延目光闪动起来,若有所思的重复着这句话,到最后他的眼睛越来越亮,道:“我自无中来,多思染尘埃,不忘初心行江湖,纵剑高歌须痛快。”

    话音落定,王延双手轻拍床沿,整个人登时腾升而起,随即他右手隔空一摄,床边的落沙登时呼啸而起落入他手中,随即王延凌空一剑击出,却见三道剑光化现而出,他口中又是道:“空我不空,本我无相,大道难寻,且急一时?斩!”

    随着一个斩字出口,一股凌厉的剑意冲天而起,紧跟着,三道剑光倏尔一合,下一瞬,一旁的第五韵只见一道剑影从落沙中激射而出,不待她分辨这是否幻觉,耳边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紧跟着,整座茅草屋轰然倒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