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先天火土灵种

    “剑乃杀伐之器,剑法便是杀人之术,故而修炼剑法便需明白自己为何修炼杀人之术。”

    练功场上,王延傲立雪中,他将落沙背负身后,手上拿的却是一把从书剑庄带回的无名利器。既然决定传授剑法,王延自然要先说剑,不过他讲的很浅显,更为高深的东西要留待日后让小豆子,令狐婉等人慢慢体会。

    第五韵难得跟着一起前来听王延传授剑法,她却是没想到王延会以此开头,不由道:“怎么说的这么直白,他们还是孩子,不要张口闭口就是杀人啊。”

    王延知道第五韵的担忧,不过他有自己的难处,若是能将这些孩子一直带在身边循序渐进的教导,那自然不用如此,可不谈原本的一年之期将至,就是王延想在山下村多留几年也是不可能的,他终究要回傲剑山庄,更别说他如今修为已然夯实,是时候去寻找自己蕴胎的机缘了。

    所以王延要在剩下的日子将一些行走江湖必要的认识教给这些孩子们,雏鸟终归是要离开羽翼的庇护自行去蓝天翱翔的,可若是连各种凶险都无法辨识,那注定是飞不高的。

    不过王延倒不怪第五韵插话,反倒是有心与之一辩,故而道:“习剑首先要正心明识,不管其他人如何说,我传的是杀人之术自是要讲明白,江湖从来不是温情脉脉的地方,个中凶险万言都不足道明,如今我讲的越直白,他们以后也会少遇一些凶险。”

    “那仁义呢?”

    第五韵明白王延的用意,可她不想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最终个个成为杀人机器,她希望无论李墨,小豆子还是白茉莉有朝一日能成为真正得侠客,秉承仁义之念行走江湖。

    “仁心侠义自是不错,可先决条件是要自身强大,我记得你曾经给我讲过战国时秦孝公三见商鞅,秦孝公为何不取仁心仁术的儒家仁政?”

    第五韵登时语塞,她并非无词可辩,而是她深知此方世界的现状。

    “这方世界就是个江湖的世界,天道不明,王道不存,人道以强为尊,若无强大的实力,卓越的辨识之能,空谈仁义不过是害人害己,不谈其他,单单是不死不灭的异人,小豆子他们知道吗,可了解?

    不说以后,就是现在有异人洞悉小豆子的身份,为了那点微薄的经验,就有异人可能会毫不留情的对小豆子下手,这种情况下,小豆子心中若无清晰的认知,她该如何?若她心中有丝毫犹疑,便可能为之丧命,我们的命只有一条!”

    至始至终,王延都将玩家当做天敌,这一点始终未变,故而他首先就要让小豆子,令狐婉他们清晰的认知到玩家的存在。或许绝大部分玩家不会对没有经验的普通人下手,可小豆子如今已然成为武者,这就让她成了玩家眼中的经验,而她这么小的孩子根本无从隐藏自己身份,一旦流落江湖暴露出自己身怀武功,那她的处境是极为危险的。

    第五韵沉默了,她不由回想起当初自己恳请王延留下时的那一幕,现实终归是血淋淋的,不过是王延待在山下村的这段日子,安稳的时光让她下意识的忘记了江湖的险恶和她那些同类对于经验的执着与贪婪。

    “师父,什么是异人?他们不会死吗?”

    小豆子很聪明,一下把握到关键点满脸好奇的看向王延,不过王延却摇摇头道:“我只传你们剑法,至于异人,你们韵姐姐在合适的时候会告诉你们的。”

    第五韵点点头表示同意,王延见此也不多再多说其他,从怀中取出了那本书剑庄的《孤峰十九剑》。王延对这本剑法已经参研过一二,此剑法虽不比元应剑法精妙,但同样也是黄级上品的剑法,用来教授给初习剑法的武者或许显得有些高深,但好在此剑法共有十九式,由浅入深层层递进,尤其是前九剑极重基础剑法的运用,故而将前九式单独拿出来先传授给小豆子和令狐婉也是极为合适的。

    至于白茉莉和李墨则可依葫芦画瓢,先熟悉剑的基本用法,如刺,点,崩,撩等,反正两人到现在也没有半点体察气感的征兆,如果能在学剑的过程中有所感悟,或许还可能有意外之喜。

    时间就在传授剑法中悄然流逝,等到天快擦黑的时候,小豆子,令狐婉,白茉莉和李墨四人已然能各自拿着木剑单独习练孤峰十九剑第一式,小豆子再次展现出超卓的天赋,不过一下午时间,她便将第一式剑招入门,即便手中拿的是木剑,可剑招用将出来却极是凌厉。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吧,以后每日我会来专门用一个时辰来教授你们练剑,现在都去吃饭吧。”

    眼见天色完全暗了下来,王延叫停了还在练剑的几人,不过几个孩子显然意犹未尽,唯独令狐婉不时看向王延似有话说,眼见于此,一旁的第五韵道:“走吧,姐姐给你们做好吃的去。”

    说着,第五韵拉着白茉莉和小豆子离开,李墨自是亦步亦趋的跟上,练功场内登时只剩下王延和令狐婉两人。眼见场中再无他人,令狐婉再没有此前的小女儿神态,也不提王延躲起来闭关之事,而是神秘兮兮的道:“延哥哥,你可知道我修炼武功后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

    王延饶有兴趣道:“什么神奇的事情?”

    “就是我每次修炼结束后想查探自己的修炼情况,只要一动念脑海中便会出现相应的信息,就像刻印的模板一样,将我所学的一项项武功标注的十分清楚,对应的武功品级甚至还有详细的修炼进度,除此外,那上面还显示出了我的修炼资质呢。”

    令狐婉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对着王延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发现尽数道出,不等王延回应,她又道:“我悄悄向小豆子打探过,这小丫头也有类似的情况,不过她能查看到的信息十分模糊,只有武功品级和资质评价,没有具体的修炼进度和数值呢。

    延哥哥你有类似的情况吗?”

    王延点了点头,他猜到了令狐婉要说的,只是没想到她将小豆子的情况都打探了出来,只是这小家伙鬼精鬼精的,是否当真如此却不一定,但若真是那般模糊的话倒和王延觉醒以前查看的武功信息状态差不多,这代表小豆子还没完全觉醒?

    得到王延的肯定回答,令狐婉登时两眼冒光,炫耀似的道:“延哥哥,我悟性可有32,根骨更是高达65,而且我还有个‘先天火土灵种’的特殊修炼资质,资质评价是超卓,怎么样?我厉害吧,你的资质如何?”

    尽管王延已经猜到令狐婉可能有特殊修炼资质,但听到超卓的资质评价还是不由大吃一惊,要知道他此番闭关又得第五韵指点洞破迷障,悟性再次猛增30点,可他的资质评价依旧是中上等,而超卓评价怎么看起来都比中上等高出不止一筹,那么令狐婉的资质该是何等妖孽?

    只是王延从未听说过什么‘先天火土灵种’,更不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不过必要的提醒王延却不会忘记。

    “此事你告知我即可,千万不可再对第三人提起,每个人的修炼资质都是最为隐秘之事,须知江湖险恶。”

    令狐婉嘻嘻一笑,道:“我当然只告诉你,换作别人我才不会说呢,不过延哥哥,那武功信息还有一项经验值是什么呢?我问过小豆子,她却是没有这一项的。”

    听到这话,王延终于确定令狐婉和他是几乎一模一样的同类,因为其他NPC即便有高低阶之分,可很多高阶NPC依旧无法查探到经验值,甚至都不知道击杀玩家会获得某方面的增强,而王延是武功信息中标注了经验值,后来又听到不少玩家提起双向经验制,才慢慢了解清楚当中的情况。

    王延自是不会对令狐婉有所隐瞒,当即将自己所知,特别是对于玩家的认知极是清晰的告诉令狐婉,令狐婉刚开始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可随着王延的讲述,她的面色却是越发凝重,等到王延最后说完,令狐婉不由道:“原来如此,我在书剑庄的时候也曾听令狐丘提起过异人的存在,只是他对异人却十分看轻。”

    看轻?

    王延不由想到了那位铁拳门的林香主,此人口中对异人亦是相当不屑,他有些不解道:“可知为何?”

    “详细的我不清楚,可令狐丘说过异人在这方世界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他们虽然也能通过独有的方式学会武功,但绝大部分异人只得其形不得其神,境界低时尚不觉得,可等到境界越来越高,当中的差别就越发明显,比如抱元期强者就根本不把同阶的异人放在眼中的。”

    这样的说法王延不是第一次听闻,第五韵曾告诉他,武功对于玩家来说就如同一种外置的能力,可对于王延这些NPC来说武功却是一点点修炼出来的,想要成为高手不仅要反复修炼,还得时常感悟,体会各中玄妙等等。

    而且夏河这家伙也深知此点,当初两人斩杀魏晓峰后,夏河就曾提到‘玩家的武功更类似其他游戏的技能,尽管也可应机而用,随心而发,终归是太过死板,或许不真正融入这个世界,想明白武功的本质,只怕很难成为绝顶高手。’

    “原来是这样么?异人很难成为真正的高手?”

    王延有些不确定,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未曾和厉害的异人交手过,唯一有印象的便是顾晓月,王延当初为此女的战斗力深感惊讶,可现在回忆起来顾晓月所用剑法固然威力极大,可用出来却失之刻板,无一丝圆融可言。

    如果当真如此,那且非是说洞悉了经验值的秘密后,等到自己和令狐婉这样的觉醒者成长为顶尖高手乃至抱元期强者后,玩家反倒成了被猎杀的对象?一念及此,王延不由摇头失笑,回忆自己觉醒以来的所做所为,他岂不已然在找一切机会猎杀玩家吗?

    “经验值虽然能减少修炼的时间,但仅是变强的手段而已,并非万能,武者终究是不断认知自我,认知世界的修炼过程,你切记不要本末倒置,以免日后迷失。”

    王延最后向令狐婉叮嘱了两句,同时也是警醒自己,令狐婉点了点头,继而脸上又展开笑颜,伸出一手挽住王延的胳膊道:“走吧,咱们也吃饭去。”

    王延没有抗拒令狐婉的亲密之举,只是点了点头,两人便既并肩朝着练功场外而去,身影很快消失在夜里的风雪之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