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龙抬头

    小豆子说今年的冬天格外长,可再长的冬天终究会过去,随着翻过年头,不到一月末,一个久违的艳阳天下,山下村内外的积雪开始消融,打谷场地里的野草倔强的抬起了头,后山上的嫩芽一茬茬的往外冒,大地银装尽去,春风卷着红绿重归,而此时距离王延结束闭关又已过去了一个多月。

    叮...

    一大早,练功场内就传出了金铁交击之声,一高一矮两道人影身形飘忽来回,一长一短两道剑光一若游龙一若青虹翻飞上下,不时交击,溅起点点火星子,只看这两道剑光,用剑之人的剑法似乎不相上下。

    “好!”

    王延背负落沙走入练功场内,看着相互试剑的小豆子和令狐婉不由出声叫好。

    这一个月来,小豆子和令狐婉两人可谓是突飞猛进,令狐婉还好些,尽管她资质超卓,但也仅仅表现在内功的修炼速度方面,区区一个来月,她竟然接连打通了五条经脉,修炼之速不禁让人乍舌。至于剑法方面,令狐婉倒不如突出,仅仅是因为成年人的理解力,加之她出身书剑庄以前不止一次看过孤峰十九剑,故而对于这套剑法的修炼速度不慢,不过练出来的剑法并无出奇之处。

    而小豆子则是完全爆发了,这小家伙在每日为白茉莉早晚推宫过血的情况下,内功依旧再做突破,到如今同样打通了五条经脉,更让人称奇的是她的用剑天赋,同样一套孤峰十九剑,令狐婉用来只能说‘平稳’,一招一式皆是有迹可循,可小豆子用将出来却是剑剑凌厉,时不时更是会有一剑如奇峰突起般刁钻至极,让人防不胜防。

    “茉莉,剑来。”

    王延朝着白茉莉一招手,这丫头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等王延将目光落到她手中木剑上时,她方才恍然连忙将手中木剑递给王延。木剑入手,王延当即一声大喝。

    “看剑。”

    喝声未落,王延身形招展之间腾空而起,凌空一剑就是朝着小豆子和令狐婉击去,两人登时齐齐退身,手中之剑各自转圜迎向王延击来的木剑。

    王延见此手腕一抖,手中木剑轻震之间,两道剑光化现而出,不分先后的击向了小豆子和令狐婉手中之剑。只听‘叮’的一声轻响,令狐婉的剑登时被荡开,可小豆子的剑却是倏尔往下一沉,避开王延手中剑光,继而小小身子就地一滚,窜到了王延身下,手中长剑摇动之间,一道如若游鱼的剑光便是钻向了王延的足底。

    小豆子这一剑充分发挥出自己身材小巧的特点,如此灵动的一剑实在妙极,不过王延的剑路本就偏于奇诡,对如此一剑却无多少惊讶,只见身在半空的他双脚一提,继而如似鹞子翻身般凌空一个倒转,与此同时,他手中木剑再震,一连四道剑光不分先后的分击而出。

    叮,叮。

    接连两声轻响,小豆子那灵动一剑被荡开,而正准备重整剑势的令狐婉手中之剑再被击开,下一瞬,又听啪啪两声,却是两道剑光几乎不分先后的打在两人的额头上,不过这一下王延用的是剑身拍打,小豆子吃力不住,登时如葫芦瓢般滚倒。

    踏。

    眼见两人中招,王延凌空倒踏,身形再转,随即飘然落于地上,令狐婉见此一手揉着额头,嘟着嘴道:“延哥哥你下手可真重,额头都被你打起包了呢。”

    王延哈哈一笑,道:“我之前就说过,剑乃杀器,剑法是杀人之术,即是试剑当然没有留手的道理,而且我用的可是木剑,你刚才若是虚招相应,实则如小豆子般剑出偏锋,我便没可能这么容易得手。”

    这一个多月来,王延的身体已经修养复原,亏损的精元也都渐渐补了回来,而这段时间以来,闭关的效果慢慢显现,他的剑法有了明显的进步,不单单是剑光分化临近小成,如今最多已能分化出五道剑光,更重要的是他对那张得自书剑庄疑似孤心剑诀的残页终于是参悟透彻。

    经过一个多月的参研,王延终于确定那张残页上所载剑招并非孤心剑诀,但两者之间大有干系,完全是一脉相承,而那张残页的上剑招比孤心剑诀更为玄妙,特别是当中对于剑光分化的运用可谓别出机杼,故而尽管王延如今对这剑招尚未修炼深入,但剑光分化的运用却越发得心应手,说是剑法大进亦不为过。

    除此之外,或许是因为悟性再次提升,又或许是因为王延创出了无我无相剑,对于精气神三宝合一的运用有了初步的了解,之前他一直参研不透的那本《虚实相生》如今也终于有所得,尽管目下还看不出太多效果,但至少王延对于虚实变化的运用已是有较深的领悟,只待他将这分领悟彻底融入自身武功当中,实力再进一筹也并非幻梦。

    正是因此,王延迫不及待的想找人试剑,为此他还之前接连半月每日晚上都前去寻夏河,只可惜两人自书剑庄分散后,夏河似乎没有再回南河谷,不过王延对此也不奇怪,因为当初两人前去书剑庄时,未免有意外发生,便是提前有过约定,如今得到元休草的夏河很可能按照之前的约定已然离开了这一片地界,去寻找结胎的机缘去了。

    夏河不在,而王延如今身份曝光,自是不愿轻易露面,故而忍了一个冬天,如今眼见小豆子和令狐婉剑法已然入门,自是再按耐不住,以木剑小试身手,不管两人如何想,王延却是心中畅快。

    听着王延的话,令狐婉没有反驳,只是撇着小嘴满脸的不痛快,而小豆子则不同,小家伙额头上同样红红的,甚至还起了小包,可是小家伙一跟头爬起身后,便是满脸兴奋的道:“师父,你这剑光怎么如此厉害,同时几道击出难辨真假不说,而且每一道剑光都有击打的效果,这是什么手段啊?”

    “这叫剑光分化,是剑客的一种常用剑技,待你日后修为更高,剑法更强,合适的时候自是会学到。”

    王延笑着解答,令狐婉不好说,可小豆子用剑天赋上佳,日后必然会成为剑客,为此,王延已然将自己从书剑庄带回的两把利器之一赠予了小豆子,小家伙对此剑宝贝的很,几乎睡觉都抱着,她还为此剑取了个名字叫做‘刺青’。

    至于令狐婉所用的却一把不及两寸的短剑,这把剑是她娘留下的遗物之一,她一直随身携带。

    想到这,王延不由看了眼不远处的白茉莉,原本另外一把利器是要赠予这丫头的,只可惜一个冬天过去,这丫头依旧没能体察气感,李墨也一样,这两个资质平平又过了筑基年龄的孩子只怕...

    “师父真厉害。”

    白茉莉也走了过来,这么长时间没能体察气感,这丫头依旧没有放弃,不过她心态倒是很平和,不疾不徐每日按部就班的打熬筋骨,尽管气感不察,但原本娇小的身子骨越发壮实,看上去倒有几分像苦练外门硬功的女汉子。

    外门硬功?

    王延想到此处脑中不由灵光一闪,他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些孩子的教导有些偏差,这江湖之中的功法成千上万,就连筑基的法门也各有不同,傲剑山庄的法门可谓是传统的由内而外,打熬筋骨只是辅助,重点是体察自身。

    可除此之外,江湖上还有其他的筑基之法,就如专修外门硬功的一些门派,便讲的由外而内,甚至王延还听宝爷提起过有些偏激的门派甚至走的是肉身成圣的金身大道,更是完完全全的外道之法,当时王延只是当做笑谈,但如今想来白茉莉和李墨无法用傲剑山庄的法门筑基,可若是能遇到这些门派的传人,他们未必不能成为武者。

    王延越想越觉此条路可行,不管怎么说,总是给白茉莉和李墨一些希望,不过那等门派并不易寻,至少南越州的地界上并没有,当初听宝爷说,这等门派只存在于偏远的西贺州中,白茉莉若真想成为武者,便是要自己去寻找机缘。

    想到这,王延就准备试探下白茉莉的想法,只是不等他话说出口,第五韵去是从外间款款而来,看着王延道:“王大哥,如今已然开春,再过几日就是二月二龙抬头了,对村里人来说这是个大日子,事关一年收成,故而老村长想大大操持一番,我寻思着过两天下山去采买些东西,正好上次买的那些干肉也吃尽了,你可要同去?”

    听到这番话,王延才想起民间这些普通人最为看重的便是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庄稼人更是要在一日祭天,以期今年能有好收成,这可谓民间最大的节日。

    不过王延摇了摇头,他自然不会轻易到外间露面,只是他寻思自己来了山下村这么久,却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不由笑着道:“我就不去了,不过肉食你不用买,正好已经开春,山上的野猪,老熊也该出来了,我劳你帮着狩猎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回报一番不是?”

    第五韵听着此话莞尔一笑,道:“那好啊,我爱吃兔肉,别忘了帮我猎些野兔。”

    说着,第五韵转身离去,场中诸人谁也想不到第五韵这一去带回的会是何等风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