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后山

    “文远。”

    公孙大宅后院的竹林中,陈文远刚刚练完一套拳脚,那名独眼独臂的老者却是从外间急急而来,陈文远见此不由道:“山伯,出了何事?”

    “那个女人出现了。”

    老者一言道出,陈文远登时眼睛一亮,道:“你说的是之前和王延一起在天马集出现的那个女人?”

    “对,此女自从在临淮镇出现过一次后便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我派人在附近的集镇搜索了一番都是没找到人影,却不想刚才属下回报此女又出现在临淮镇,这一次身边还跟着些穿着粗布麻衣的愚民。

    看起来此女的落脚点应是在临淮镇附近的某个村庄,我之前却是漏了这茬,这才导致白白耽搁了月余时间。”

    陈文远摆摆手,道:“山伯,这怪不到你,就算是我也想不到此女会躲在乡间,毕竟我等江湖人一般是不会去那等穷凶僻壤吃糠咽菜的。”

    “那现在该怎么办,是否直接将此女抓起来逼问王延的下落?”

    老者显得跃跃欲试,这苦找了一个多月的对象突然现身,他实在有些迫不及待了,不过陈文远却摇摇头道:“不必,先派个两个轻功出色的手下悄悄缀在此女身后,而山伯你带上三十人跟在后面,若是确定王延与此女在一起,你不可急切动手,派人回来通告于我,我亲自出手将其拿下。

    若是王延没有现身,到时候你再带人将那处团团围住,不仅要拿下此女,还务必不要放走一人,挨个盘问,一定找出线索。”

    “此计妥当,那我就去了。”

    老者赞了一句,随即就准备转身离开,不想陈文远又道:“那周氏双鬼自从投在我手下一直还没有显露身手的机会,这两人虽是通脉期顶峰修为,但江湖上曾有传闻这二人联手可力敌蕴胎期高手,为防有意外发生,此番就让二人跟你走一趟吧。”

    ......

    ‘咻!’

    积雪尚未完全融化的蒙泽山区的前山山腰上,几道人影迅快的奔跑着,当先的却是白茉莉这丫头,只见她手持木弓一箭射出,不远处一只窝在雪地里的山鸡登时中箭。

    这些个小家伙自小都长在山里,不少时候都在这蒙泽前山上玩耍,猎些山鸡野兔自是不在话下,而明日就是二月二龙抬头,第五韵带着李墨和安国以及村中一些汉子下山采买去了,王延便是应约上山准备猎些野味,不曾想小豆子此番却不闹着下山,反而一心跟着王延,令狐婉从未打过猎也是闹着跟来,白茉莉见此自是一同前来,一行四人便是进入了蒙泽前山。

    “再这么下去,我就只能成看客咯。”

    跟在白茉莉身后的王延玩笑着摇了摇头,他手提落沙,身后背着个大竹筐,里面已是放了几只山鸡和野兔,都是白茉莉和小豆子猎来的,王延至今还没开福,可不管怎么说,有了竹筐里的几只野兔也算对第五韵有所交待。

    “师父,这你可不能怪我和师姐呢,区区山鸡和野兔怎能劳你动手,自是我们两个徒弟代为效劳啊。”

    小豆子油嘴滑舌,惯会说好听的,王延晓得她性子不由呵呵一乐,正准备说什么,却不想前面的白茉莉回过头将一根手指竖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继而又伸手朝着山上指去,王延随即便顺着白茉莉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百十米开外的一处山崖边上竟是立着一只麂子,这麂子个头不小,怕不有百十来斤,王延见之登时大喜,悄声道:“这是我的了,你们不许和我抢。”

    话音未落,王延足下一点,整个人便是跃出六七米远,继而又是几个起落之间便是往山上行出数十米远,离那处山崖越来越近。

    王延以前也未打过猎,不过他听村里人说过麂子生性胆小,一有风吹草动便会逃跑,不过王延自觉以他轻功麂子绝难逃脱,故而催动踏云步,身形若飞一般朝着麂子快速而去。

    呼...

    不过王延还是低估了麂子的警觉,他刚到二十米开外,身形卷动的风声便是将之惊动,就见那麂子连头也不回,撒开四蹄便是往山崖上窜去,王延哪肯让之逃脱,登时将踏云步催动到极致,十数米之距一跃而过,紧追麂子而去。

    只是这山崖怪石嶙峋,而那麂子颇为灵动,左右跳动之间不住往上爬,几个呼吸之间,虽被王延迫近到身后数米,但其倏尔从山崖上一转,竟是没了踪影。王延随之跟上,转过那山崖,就见后面是一处陡峭的崖壁,而崖壁前方是一条数米宽的山涧,山涧对面有一方如同擎天巨印般的怪石,而那麂子却是顺着崖壁跳到了山涧之前,然后不做丝毫停留,四蹄一蹬便是从山涧上一跃而过,跳到了对面那方怪石上。

    王延见之想也不想,脚下一踏,便即腾身半空,继而凌空一个转圜,登天步用将出来,待得借力换气再行跃升数米之高后,王延便是凌空连踏,朝着对面那方大石便是踏空而去。

    待得王延顺着麂子追去,身形消失了片刻后,小豆子的身影出现在那处崖壁之前,小家伙急的跳脚,大声道:“师父,那边是后山去不得啊,有吃人的怪兽在里面。”

    ......

    唰。

    跃过山涧后的王延,顺着那只麂子几个呼吸间就追入了一片山林中,那麂子当真灵动,在山林中绕着一棵棵树蹦跳着往前,不过既然不是山崖峭壁那等环境,这却是难不住王延。

    几息之后,王延再度追到麂子身后,此番他再不给这畜生机会,手中落沙一震,一道剑光击出,等到王延身形落定,那麂子已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东西还真能跑。”

    王延不由回头望了一眼,他与这麂子一追一逃,只不过短短时间便是深入了这林中百多米远,好在是将麂子猎杀,否则到时候空手而回须不得被小豆子笑话。不过王延没有处理猎物的经验,而这麂子体型颇大,身后的竹筐自然是放不下的,难道要把这玩意儿扛回去?

    吼...

    正当王延踌躇之间,远处隐隐传来一声兽吼,由于相隔太远王延也听不太真切,不过想来应是老熊的声音,一念及此,王延心思不由活动起来,他曾经笑话第五韵的武功稀松,猎不了老虎,熊之类的,此番自己山上既然遇到老熊岂能错过?

    寻思间,王延便是放下背后竹筐,然后循着声音传来的地方飘身而去,随着王延在这山林中越发深入,这林子已然越来越密,一颗颗老树枝繁叶茂,枝干交错间,只能有点点斑驳的阳光透入林中。

    吼...

    待得王延深入了近千米后,又是一声兽吼传来,王延此番听清了,的确是老熊的吼声,这样的声音他曾经在傲剑山庄后山也听过,自不会听错,而且这声音传来的地方已是不远。

    虽说王延不惧熊虎这等凶兽,但第一次对上他自是多了分谨慎,故而他收敛身形,轻手轻脚的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只是待王延又行出百余米后,前方传来的老熊吼声转急,而吼声之中还夹杂着其他一些声音,更重要的是王延竟然感到脚下山体竟是微微在震动。

    “究竟是什么东西?”

    王延好奇之心大生,他猜测到老熊估计是在和另外什么凶兽搏斗,但能闹出这么大动静,究竟何物?想到此处,王延不再收敛行藏,展开身形朝前一纵,几个呼吸后,待王延接近兽吼声传来的地方,他整个人竟是怔在原地,满目的惊讶之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