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熊,蟒,雕

    就在王延前方数十米处,一只巨大的棕熊不断咆哮着,这只棕熊完全超出了王延记忆中老熊应有的体型,不仅高近两丈,身宽两三米,而且其背上满是如铁蒺藜一般的倒刺,每一根尖刺都有数寸长短,刺尖泛着金属的光泽。

    而就在这黑熊身前不远处,一条青色巨蟒盘在一棵需得十余人才能合抱的擎天大树之上,这巨蟒的脑袋隐于树冠之中,仅仅露出的蟒身就足有二十三米长短,而且粗的吓人,足有泡澡用的木桶般粗细,青色的蟒身上有一道粗长的黑线,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幽光。

    “这是荒古遗种?!”

    王延心神剧震,他知道这一熊一蟒绝非普通凶兽,只可能是传说中蕴含了荒古巨兽血脉的遗种,王延万万没想到蒙泽山区内还有这等存在,心下大惊之间不由心生退意,毕竟这等存在已超凡脱俗,绝非他可力敌的。

    吼...

    王延刚刚萌生退意,就见那巨熊一声暴吼,继而朝着身前的擎天大树就是冲去,那盘在树上的蟒尾登时一散,继而数米长的蟒尾凌空倒卷,迎着巨熊就是拍去,眼见蟒尾就拍中巨熊,那巨熊身形却是倏尔一止,紧跟着庞大的身形人立而起。迅速的一个转圜,身下两只巨掌转动之间,就在蟒尾临身的刹那,巨熊竟是背身一靠。

    砰!

    沉闷的撞击声中,巨熊身形微晃,而蟒尾却拍在了巨熊的后背上,无数尖刺扎入蟒尾之中,树冠中登时一阵晃动,如若痛呼的怪异声中,一个硕大的蟒头张着血盆大口就是俯冲而下,朝着巨熊的脑袋咬去。

    这蟒头来势极速,但巨熊却早有所备,王延就见这巨熊抬起两只巨大的前掌,这两只巨掌上都长着泛着冷光的尺长利爪,巨熊头也不抬,听着头上的动静,两只巨掌猛然朝上一拍。

    看着这短暂的交手,王延的脸色不由变得怪异起来,这巨熊一招一式颇有武学的影子在其中,其之前那背身靠分明就是许多外门拳法中的常用打法,有的叫贴山靠,有的粘衣靠,叫法很多但大体是一样的。而巨熊现在这双掌上举的一招,当中又有举火烧天和双峰贯耳的痕迹,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仅是如此王延只会怀着好奇离去,可这巨熊一招一式皆是圆融恒通,甚至隐隐还夹杂一丝道法自然的玄妙在其中,这不由让王延驻足下来,不过退身十几米远,找了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便是继续观战。

    回说场中,那巨熊双掌往上猛拍,时机拿捏的极妙,眼见其掌上利爪就是要刺入巨蟒的脑袋中,可就在这时,一声厉啸传来,王延瞬间只觉天空一暗,就见一个巨大的阴影穿过繁密的枝叶从天上猛冲而下,一双巨大的三趾爪朝着树冠中就是抓去。

    这从天而降的阴影却是只金冠大雕,其展翼之间足有十余米长短,单单那双三趾爪便有小豆子个头那般大,趾尖上同样生出尖锐的利爪。

    金冠大雕突如其来这一下当真有如羚羊挂角般毫无痕迹,让巨蟒防不设防,而且其时机拿捏的极妙,瞬间便是让巨蟒陷入前后夹攻的境地,眼见其一双三趾爪就是要探入树冠中,可就见这时,那巨蟒身上的黑线突然间幽光大盛,继而其凌空一个转圜,蟒头就是带着蟒身猛然旋转起来,其转动之速超乎想象,寻常人根本无法想到如此庞然大物还能如锥子般快速转动。

    啪。

    就在巨熊双掌相合的瞬间,转动的蟒头陡然往下一沉,堪堪避了过去,不等巨熊做出反应,那蟒头倏尔朝前一钻,正中巨熊的胸口。

    咚...

    如似大锤猛击,巨熊登时如被飓风卷起的巨石般朝后倒飞而出,‘咔擦’声响中,那硕大的身形一连撞断了三四棵需得两三人才能合抱的大树,最后才跌落十数米开外,扬起一片山石。

    而就在巨熊被击飞的瞬间,树冠一阵剧烈摇动,一股刺眼的金光爆射而出,王延放眼看去,就见树冠的冠心上结有一个金色的果子,其上金光流转,当中更有一抹好似云霞般的金红之气团成一个婴儿的形状,看上去既显神异又觉诡秘。

    此物不过只短短现出一瞬,下个眨眼间,不待三趾爪抓住此物,旋转的蟒身陡然翻于其上,不仅将透射出的金光遮住,更是挡在了三趾爪之前。

    吟...

    那洞金穿石不在话下的三趾爪登时抓在了蟒身上,巨蟒嘴中发出如似痛呼的怪异之声,紧跟着,已然停止转动的蟒头猛然回卷,只是那金冠大雕见机极快,翅翼招展之间,那双三趾爪抓起蟒身就是要腾身而起。

    这金冠大雕的力量惊人至极,竟是当真将树冠中的蟒身扯了出来,由于刚才巨蟒全身转动,缠在树身上的部分已然全部散开,如此一来便是没了稳固身形的支撑,若当真是被这大雕扯起来带到空中,这巨蟒自是难以相敌。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本是回卷的蟒头朝下一落,待及至地面后迅快的朝前一游,蟒头带着前半截蟒身登时重新缠上擎天大树,而此时金冠大雕刚刚抓着蟒身中段要穿出繁密的枝叶。

    下一瞬,就见巨蟒那受伤后本是软哒哒的蟒尾突得从树冠中一穿而出,朝着金冠大雕就是猛地拍去,撕风声中金冠大雕再顾不得扯提蟒身,三趾爪一紧一松之间带起一蓬血肉便是振翅高飞,只是它终究慢了丝毫,蟒尾从侧面一扫而过,便是打在了它左翅边缘。

    翎羽散落之间,金冠大雕身形在半空中晃荡起来,不过此雕终究不凡,仅靠右翅扇动间,朝下稳稳滑落,待得落在地上已是距离擎天大树足有数十米之距。

    这乍起旋落的交锋之间,巨蟒竟是接连重创巨熊和大雕,继而奇怪的是巨蟒并未追击,反而是将整个蟒身缩回了擎天大树的树冠中,场中登时只剩下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巨熊,和伤了半边翅膀摇摇摆摆的金冠大雕。

    “结束了么?”

    王延心中不有些可惜,不意如此一场激烈的争斗竟是就这般结束,他并不觊觎那树冠中的神异之物,他只是单纯的再想看看这等洪荒遗种的争斗,铁蒺巨熊的刚猛无俦,金冠大雕的横空无忌,最厉害的还是那巨蟒。

    尽管三者交手短暂,但是王延看得出巨蟒实际上并不比铁蒺巨熊与金冠大雕强多少,可巨蟒先是示敌以弱引得金冠大雕动手,继而于生死一线间动用绝招,一招重创巨熊,最后与金冠大雕的交锋中又是应对迅速,抢出一线之机,又伤了金冠大雕。

    这一幕幕,让王延印象极为深刻,他看到的不仅仅是三只异兽相争,而是看到了这几只异兽争斗中显露出的道法自然,如果将巨熊看做专修外门的绝顶强者,近身之下无可力敌;而金冠大雕则可看做轻功绝顶者,横空无忌之间处处抢先;至于巨蟒则可谓亦刚亦柔,转圜玄妙,深得刚柔并济之精髓,甚至王延隐隐觉得巨蟒之前的争斗方式与剑法不少相通之处,一时间心中颇有些体悟。

    只不过让王延不明白的是,这巨蟒明明接连重创巨熊和金冠大雕,最后为何不乘胜追击,难道是怕还有其他的异兽出现,趁它离开擎天大树之时抢走那树冠冠心处的神异之物?

    带着疑惑之色,王延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到处都静悄悄的,可数息之后,那本是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巨熊竟是缓缓站了起来,其与金冠大雕对视一眼后,巨熊转身朝着林中深处而去,而那之前明明受伤落地的金冠大雕竟是一震翼翅便是冲天而起。

    “它们竟然是诈伤?”

    王延惊的几乎连眼珠都要鼓出来,只是随着两者离去,王延心中陡然一跳,只觉一股莫名的危险气息弥漫开来,他当即再不停留,便是朝着来路飞奔而去。

    待得远离了那棵擎天大树,再感觉不到那股危险的气息后,王延身形慢了下来,满脑子都是之前三只异兽争斗的画面,最后他忍不住一震手中长剑,身形变幻之间便是在林中舞起了剑。

    王延完全是随心出剑,毫无招法可言,剑出时明明是元应剑法的招式,剑光变化之间一下又转至孤心剑诀,而不待剑光展开剑路再变,却是用上了血剑指的套路,甚至到最后剑光变化之间还隐隐夹杂些许孤峰十九剑的剑路以及一些莫名的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王延终于停了下来,摇摇头道:“那巨蟒的各种变化似乎难以尽数融入剑法之中,或许我修为未足够,又或许...”

    王延看了眼手中的落沙,他只觉以落沙的形制并不适合刚柔并济的剑路,毕竟落沙剑锋狭长,剑身虽轻却不得转圜,难以在剑的本身上施展柔的玄妙。只是他刚一动念,落沙竟是微微轻震,王延见此连忙轻抚剑身,又道:“不过此番倒也不是没有收获。”

    说着,王延提起落沙就欲施展刚刚领悟到的一些剑招变化,但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令狐婉的声音。

    “延哥哥,你在哪啊!”

    王延听到这声音,抬头看了眼天色,只见天色渐沉,他方知自己林中悟剑却是耽误了不少时间,连忙运起踏云步就是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几个起落间,王延便看见了正在左右呼喊的令狐婉。

    “在这。”

    王延应了一声,随即朝着令狐婉飞身而去,只是不等王延落身到令狐婉身旁,就见令狐婉一脸急色的道:“延哥哥出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