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延

    编号:PH0332145

    姓名:王延

    性别:男

    年龄:十七

    人物设定:父母早亡,十二岁为傲剑山庄收留,只可惜资质平平,入门五年仍为外门杂役弟子,每日往来于外门演武场与后山精铁洞,循环于基础功法修炼与挖矿。

    修为:肉身境初期

    武功:《剑元心经》第三重,《血剑指》前三式。

    所有物品:傲剑山庄杂役弟子服饰一套,铜钱两吊,鹤嘴锄一把,【精品】精铁矿两块。

    特殊设定:X附加变量程式,具体作用未知。

    评价:低级原住民,初期经验提供目标,只因为拥有X附加变量程式,人物不具备复制功能。

    ***

    王延没有过去,他的曾经一片空白,只是他从来不会去想自己的过去,他总是很忙碌,不是练功就是挖矿,要么就是在去练功或者挖矿的路上,他用这样的方式度过每一天,直到夜里入睡后,上面那一串信息则会反复出现,告诉他是谁,告诉他该干什么,就这样周而复始的下去,所以他也没有未来,直到...

    ......

    “叮,叮,叮...”

    狭长的矿洞中,鹤嘴锄敲击在石头上的声音从洞口一直延伸到洞内数百米的深处,当中间或夹杂着极轻微的‘滴答’声响,那是汗水滴落的声音,已是五月的天了,外间的日头毒辣辣的,矿洞内自然更加闷热,故而在洞中辛劳的杂役弟子一个个汗如雨下,王延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说他流的汗最多,因为他身处洞中最深处。

    “直娘贼,这刚入五月就热成这样,要是等进了三伏天,还不得热死在这洞里啊!”

    抱怨的声音从王延身旁不远处传出,王延看都不用看,听着这声音脑中自然浮现出声音主人的信息:刘向易,十九岁,平头矮个,入门三年,资质中等,修为与自己相若,武功稍胜半筹。

    王延表面上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便又举起锄头挥下,但心中却生出些许变化:天气的确越发热了,汗水流的更多,体力消耗更快,只怕入夜才能干完今天的活计。

    “谁说不是啊,但谁让咱们还是杂役弟子,要是能晋升为守山弟子哪会遭这份罪?”

    “哪有这么容易,想成为守山弟子最少都要打通了足六经,能运使踏剑步,轻功身法是那么好学的吗?”

    三三两两的声音应和起刘向易的抱怨,这些声音主人的信息一一浮现在王延脑海中,他表面上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但心中却默默想着:守山弟子,我也想啊。

    “我说你们都是吃饱撑的,有说话的功夫还不如早点干完手里的活计然后回去修炼,再过段时间可就是一年一度的祭剑大典了,到时候要是能稍稍崭露头角,别说是守山弟子,直接被擢升为内门弟子都是有可能的。”

    一个声音高喝起来,王延知道这是方建年的声音,此人年方二十,资质上等,虽然年纪偏大,但至如今入门不到一年,修为,武功都超出自己一筹,已然是杂役弟子中最厉害的几人之一。

    方建年在杂役弟子中威望颇高,他一说话,其他人都不吭声了,只是这家伙却有点不依不饶,又道:“一寸光阴一寸金,练武一道贵在勤,若是不想一直都是杂役弟子,就别浪费时间,可别像某些人入门五年都还是吊车尾,挖矿都挖到洞里最深的地方了,如他那般早早晚晚只会被门中革除名籍。”

    “叮!”

    王延将鹤嘴锄重重的击打在山壁上,继而微微转过头,借着身后山壁上油灯发出的微弱光亮,他能看见周围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看见自己,特别是稍远处身材高大的方建年,他那满眼的蔑视和不屑清晰的倒映在王延的瞳孔中。

    “干活吧,大家都珍惜时间,别到头来都成了他那样的废物。”

    叮,叮,叮...

    矿洞内又只剩下鹤嘴锄敲击石头的声响,但是王延却一动不动,他垂着头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握着鹤嘴锄的双手却死死合拢,骨节都爆出微微轻响。

    废物?

    王延只觉一团火焰从心头腾的蹿起,但火焰蔓开却带来一股浓烈的苦涩,他想咆哮但最终只是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我的《剑元心经》总是停留在第三重,怎样都无法突破;为什么血剑指我永远都学不会第四式?为什么入门五年自己都还是杂役弟子中武功最差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王延注定得不到答案,他的过去一片空白,仅剩的过往片段除开两点一线的重复生活外,其他什么都没有,但他依旧呆呆的站在原地,死命想得到一个结果,直到洞口处传来的暴喝与惨叫声将他从这样呆滞癫狂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杀!”

    喊杀声骤然而起,紧跟着,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在矿洞中响起,王延身旁的杂役弟子都停止了挖矿,拿着鹤嘴锄默默的朝着洞口涌去,等到王延回过神来抬起头,这洞中最深处只剩下他一人,除开耳中不断听到的惨叫声,他还隐隐能看到不远处有一抹跳动的白虹,随着那白虹的每一次跳动,血光四溅,一个个王延熟悉的杂役弟子倒在了地上。

    那是剑光?有人杀进傲剑山庄了?

    这样的念头刚刚升起,王延近乎本能的就紧握起手中的鹤嘴锄,一如之前那些杂役弟子般要上前迎战,但他的左脚刚刚迈出,整个人就像产生故障的机器般生生停了下来,模样古怪的站定住,之所以这般只因为他脑中生出一个莫名的念头。

    ‘就这样上去我也会像刘向易,李进他们一般被杀死吧?

    死?死!’

    王延不是很明白‘死’意味着什么,但他从心底畏惧着,只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古怪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然而场中的形势变化却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只见那抹白虹跳动之间已是越来越近,紧跟着,一道身影竟是朝着洞中深处飞奔而来。

    “有意思,这怪竟然会自己逃跑。”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王延耳中,话音未落,那抹白虹的主人竟也朝着洞中深处激射而来,刹那间,王延看清楚了,起先那道身影却是方建年,这个将自己视作废物的家伙满脸惊恐的朝着洞中深处亡命奔逃而来,就在方建年身后不远处,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袍,头戴玉冠的白净男子手提长剑,身形如若游鱼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接近方建年。

    轻功!

    只是一眼,王延肯定那手持长剑之人身怀轻功,方建年必然躲不过,而且其连杀数人,要是自己被发现定然难逃一死,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电光火石之间,王延猛一转头,继而福至心灵一般抄起手中的鹤嘴锄朝着身后山壁上的油灯重重劈下。

    咔擦。

    油灯劈落,紧跟着王延一步踏前踩灭灯芯,这洞中最深处骤然一暗,彻底陷入了无光的黑暗之中。片刻后,一股劲风从前面不远处的半长拐角处扑入,王延知道是方建年接近了。

    “还知道灭灯,有意思,说不得今天是遇上了传说中的低级高智能精英怪,看来有希望爆出秘笈啊。”

    就在方建年身后,那白净男子紧跟而来,借着其手中长剑反射出的微微剑光,王延依稀能看到此人在话音落定后竟是一跃而起,腾身半空,犹如鹰击长空一般,长剑直袭方建年后心,而方建年却是不管不顾的向前狂奔。

    呲。

    下一瞬,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白净男子手中的长剑透心而过,方建年停了下来,满脸的惊惧之色定格住,只是嘴巴微微抽动着发出近似哀嚎的轻微声响,整个人渐渐朝地上软倒。

    近在咫尺的距离上,王延就这么看着之前还不可一世的方建年这般死去,他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心底对死亡的畏惧更甚。

    “《踏剑步》?当真出秘笈了!”

    白净男子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喜,一时间整个人停住,伸手探向了方建年身上某处,但就在这时,王延动了,极度的畏惧没有让他再一次发呆,死亡阴影之下他竟是一矮身如同蛮牛般一冲而出,瞬间便是撞入尚未完全软倒的方建年的怀中,紧跟着,他环住方建年的腰身,死命往前一顶,只听‘呲呲’声响之中,方建年的身体直直没向长剑的剑柄处。

    “还有怪?”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白净男子一惊,只是不待他话音落定,他的右脚猛然一痛,却是王延松开了方建年后就地一滚,手中的鹤嘴锄顺势贴地扫向了白净男子的下盘,猝然无备之间,白净男子的右脚脚踝被鹤嘴锄的锄尖正正击中。

    “啊!”

    白净男子一声痛呼,紧跟着握剑之手猛地向回一抽,欲要拔出长剑,然而剑刃没入方建年体中太深,顷刻间却难以整个拔出,而就在这档口,王延却是揉身而起,左手并指成剑,血剑指第一式一血无前直袭白净男子下身会阴之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